No Picture
事奉篇

情牽青海

王光啟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7期 “勞動改造”        每當提到我家老二在中國青海的時候,我總開玩笑說:我家老二帶著 老婆孩子在青海“勞動改造”。在中國,好多人表示對此無法理解。今天開放了的中國,大家都在找門路,爭取好的單位,賺多點錢,讓生活舒適、前途光明,沒有 人會去窮鄉荒野。人們都想知道,是什麼力量、什麼思想,讓他們從西方放下物質的享受,甘心情願地去青海受苦?         今年四月份,我去巴黎參加《海外校園》舉辦的“歐洲中國學人事工會議”。見到蘇文峰牧師和師母。當他們知道我家老二在青海事奉的時候,便要我寫寫他的故事,也寫寫我這做父母的內心的感受。 “家庭日”         我是1965年到英國,作建築師的工作,1966年結婚。神的恩典,四個兒子都在倫敦出生長大,也讓他們都學有所成。老大老小現在都是建築師,老三是土木工程師,老二是全科醫生。         我們的家多年來在神面前特別蒙恩,到我這一代已是第五代的基督徒了。孩子們小的時候,就讓他們知道,出生在中國人的家中,不是父母的選擇,他們也無權選擇,這是神的旨意和安排。我們當歡歡喜喜地接受和認同,生長在一個基督徒的家中,更是神的恩典,我們都當常存感恩的心。         我家每週都有家庭的崇拜,叫“家庭日”。我們尊重孩子在家中的地位,大家輪流帶領,在一起敬拜、讀經、祈禱和談論家裡的事。我們每個人都很喜歡和盼望這段時 間,我們會討論家中的大小事,彼此勉勵和批評,也探討一些個人的問題,如交朋友,選取大學學科,婚姻觀,教會事奉的問題,及個人的靈命等,可以說是無所不 談。中英文並用,也使我們都在語言上有進步,每個人都從中得到很多的幫助和激勵。 娶了“洋媳婦”         在四個兒子中,老二最 中國化、最溫順。他讀了二年醫科後,要求醫學院給他一年休學時間,去台灣學中文。教授說這不可以,除非你有充足的理由。他說是為了和父母有更好的溝通。這 樣他就去台北師大讀了一年中文。醫學院實習時,他又在中國青島醫院實習了半年。等醫學院畢業拿到全科醫生的執照後,又去選讀了一年宣教神學來裝備自己。         在讀神學期間,神學院安排他在東倫敦的一間教會實習,在那裡他認識了他後來的太太丹妮。丹妮是讀師範的,在小學教書。兩人戀愛,開始時我們還表示反對,沒想到很中國化的老二會愛上一個英國女孩,後來看到既是神的帶領,我們只能順服,也就勉強同意了這段婚事。         婚後他們兩人很同心,丹妮報名去倫敦大學學中文,說神感召他們去中國事奉,要幫助有需要的中國人。兩人又通過“建華基金會”去天津學習漢語,也在一所中學裡 教英語,在兩年學習漢語的期間,他們利用假期跑遍中國各地,後來對我們說,中國的沿海有現代化的醫院,設備先進,不需要國外的醫生去。最需要醫生的地方是 大西北。他們選擇了青海,便帶著一歲半的孫子樂賢去了青海,跟著又在青海生了樂寧。 頭大腳輕         樂賢是在英國出生,剛滿月便跟著父母去了天津。樂賢滿一百天時(北方人叫“過百歲”),我們去天津探望他們,讓他們邀請朋友一同慶賀感恩。他們所邀請的,除教他們漢語的老師外,都是一些鄰居和住家附近擺小攤的、賣菜的、烤地瓜的,讓我們真佩服他們和基層百姓結交的本領。         樂賢一歲時,我們又去看望他們。孩子不胖,頭大腳輕,好像營養不良。問起來從小未吃過魚。為什麼,他們說魚太貴,他們要過普通老百姓一樣的生活。我們只好買 些魚罐頭送給他們。在天津二年期間,他們搬過六次家,可以說是居無定所。他們總是說很好,比他們想像的好,看到他們有異象,有使命,有甘願受苦的準備,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