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言與思

10美元,拯救MH370(張怡昕 )2014.04.30

10美元,拯救MH370 一個多月過去了,你還記得MH370嗎? 2014年3月8日,原定從吉隆坡飛往北京的馬來西亞航空MH370航班,在飛行過程中失蹤了。很快,除了傳統媒體的報道,微博和微信上也出現了很多關於MH370的帖子。大家為乘客們祈求平安,期待能出現奇蹟。 尋找MH370的過程中,最困難的就是定位這架飛機。真是想不到,在科技如此發達的今天,定位一架飛機會如此困難。據說是因為飛機上的通信尋址與報告系統(ACARS)被關閉了。難道沒有其他辦法定位飛機? 我讀到這樣一則新聞。“MH370班機如果付費更新到Swift系統,就能通過衛星持續傳輸飛行數據予有關航空公司、飛機制造商與引擎生產商。之前2009年墜毀於大西洋的法航客機便配備該系統,相關資料讓調查員把搜索範圍縮小至方圓64公里,並於肇事5日後發現飛機墜毀證據。”在馬航事件中,即使人為關掉某個系統,Swift系統仍能傳輸數據。 更新到Swift系統有多貴?每架飛機約需10美金,大約78港幣,63人民幣。 “很多大型航空公司使用全套Swift,其批發價僅約10美元(78港元),零售價要貴一些。馬航回應《華郵》的聲明指出,Swift並非強制要安裝的系 統,馬航現有Aero H SATCOM通訊系統已夠應付需求。被問到為何Swift價錢相宜都不考慮安裝時,馬航一名高層說﹕‘每塊錢都用到燃油去了。’” 人們表達了哀傷,表達了對馬航的不信任,表達了憤怒,但我們真該問問,從這樣的悲劇中,我們學到了什麼? 你也會關閉自己的定位系統,不去團契不去教會不接朋友電話,躲藏起來任由自己被悲觀的情緒或者挫敗感籠罩嗎?或者是“把錢花在刀刃上”,把精力用在“最重要的事情上”,卻忘掉還有其他也很重要的事嗎? 當我們大多數人可能只沉浸在情緒表達中時,新的熱點新聞又來了。 曾經高調曬恩愛的知名演員文章出軌了。媒體和大眾的注意力一下子轉移了。人們說,文章拯救了馬航。沒過多久,新的悲劇發生了。4月16日,原定從仁川開往濟州島的韓國歲月號客輪,發生了沉船。死難的有很多高中學生,船長和許多船員卻先逃了。 我們再次表達震驚,憤怒,期待,擔憂。但能夠預期的是,沒等我們做更深的反思,新的事件又將轉移我們的注意力。 人的所謂“軟弱”以各種形式表現了出來。我們無法回避。這不僅是馬航的問題,文章的問題,船長的問題,這是我們人類的罪。到底要怎樣對付這可怕的罪?在上帝,已有答案。在我們,不能隱藏。   馬航飛行員與空管最後通話時已關閉應答器 http://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40317/c17flight/ 馬航為省78元未更新追蹤系統 http://specials.mingpao.com/cfm/News.cfm?SpecialsID=281&News=c19b72cac68969ec4d92d2cecc1b31ecc117d4aeca5367e4843b14c84a Malaysia Airlines didn’t buy computer upgrade that could have given data on missing flight […]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4.30

    “你們出來必不至急忙”。(《賽》52:12) 在我們基督徒的生活中,我們的失敗常是因為我們要自己工作得勝;其實,我們需要讓神在我們裡面工作。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4.29

    “耶和華要使你乘駕地的高處”。(《賽》58:14) 人生的逆境,是神給你的逆風,它們能抬你到最高級的 ── 屬天的── 生活去。這就是“耶和華要使你乘駕地的高處”的方法。

No Picture
天下事

天堂是真實的?(裴重生) 2014.04.28

天堂是真實的?(Is The Heaven For Real?) 好來塢近日颳起一陣基督教影片風,經過《挪亞》(Noah),《神之子》(Son Of God)到復活節上片的《天堂是真實的》(Heaven Is For Real),十分熱鬧。影評人肯尼斯‧摩費得(Kenneth Morefield)對《天堂是真實的》影片有十分客觀的評論。有時候我在想:拍宗教片的目的何在?宗敎片是只為基督徒拍的?是不是不管好片、爛片,只要把基督傳開就可以了?傳福音只有用說服的方法?在勸人信主時是否只有我對而不允許對方有任何的異見和問題? 導演瑞道‧華禮士(Randall Wallace)以十分智慧的手法,把他的信息傳逹給觀眾。當然他拿到的藝術執照允許他改編原著,不過他做的十分高明,使這部片子不僅只呈現給少數的團體,對非信者也有啟發。他藉著一個4歲孩子到天堂的異象,展示出天堂的榮美。 這部影片改編自泰德‧伯保斯(Todd Burpos)的暢銷書《天堂是真實的》(Heaven Is For Real)。他是位牧師,本書記錄了他4歲兒子卡爾顿(Carlton)因急性闌尾炎,臨近瀕死邊緣,手術醒來後告訢泰德他到天堂的經歴。肯尼斯宣稱自己是天堂存在的相信者,只是對卡爾顿的經歴有疑問。他以為華禮士拍的雖然不全符合書中所寫的,但是有些觀點可圈可點。這可能和華禮士接受過神學訓練有關。 電影中描寫一些書中發生的事:卡爾顿在父親泰德的詢問下,回想他坐在耶穌的膝上,看見祖父,天使對他歌唱,還有許多動物。他遇見自己不知情,未出世的妹妹。肯尼斯指出卡爾顿回憶的程度和科學家對記憶的研究有矛盾。在書中,泰德對卡爾顿經驗的真實性是深信不疑的,但在電影中他甚至對天堂的存在都有懷疑。 整部片子都顯示出導演對一些問題的探討。影片中有一個鏡頭:泰德和妻子索潔討論是否該付醫生帳單時,卡爾顿從外面走進來堅持該付錢給醫生;還有一個畫面:當泰德在卡爾顿與妹妹的睡房裡詢問卡爾顿時,鏡頭轉向正在小睡的妹妹。攝影機把觀眾的注意力轉到泰德沒有注意的地方。這些都暗示著孩子其實會聴到大人們的談話,卡爾顿的經歷是否是從大人的對話中想像出來的?從這些細微的小節裡,導演有意地敞開大門讓觀賞者自然的得到答案,而不是透過奇蹟來回答天堂是否真實的這個問題。這是他高明的地方。 影片中耶穌的穿著和卡爾顿形容的相異,耶穌的手上也沒有如他所說的傷痕,小演員沒有坐在耶穌的膝上,更沒有看到耶穌的馬(動物)。實景是在地球上取的景,是原先存在卡爾顿記憶之中的,這些改變使這部影片不只是部片子而已。這部影片技巧地使用鏡頭和演員帶出質疑,而不是用絕對的手法來護教,因而導致反感。 對基督徒來說,這部影片成功的使用卡爾顿的故事,讓基督徒們往內心去省察所信的是誰,而不是集中精力在如何讓非信者來相信。 片中戲劇性的高潮是泰德和南茜在墓前的對話:提到許多為什麼的問題,為什麼許多禱告沒有得到回答?為什麼是卡爾顿?如果天堂是真實的,為什麼死亡還是如毒鈎般的綑綁我們,甚至基督徒? 這部影片成功的讓泰德扮演一個真理尋求者,而不是利用他的境遇來謀利的角色。當然這片子一定也會引起基督徒中的分岐。 影評人肯尼斯希望這部片子,不是在社會辯論中拿來當做必勝的一張王牌,而是對探討上帝隱祕事的邀請。 我是聖經的死忠。在一個受洗的見證會裡,我聴到一位年青的姊妹說到她受洗的原因。她父親做醫學研究,一生換了許多工作;每到一處,他總是先把住處安頓好,再接他們母女去團聚。後來她父親過世了,去逝前接受了主。她要受洗因為她相信這次他也是先去预備一個家。這樣的說法在我心中造成震撼!我想到耶穌回天家前,不也告訢我們祂去是為我們预備地方嗎?這比書和電影更有說服力!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4.28

    “聖靈立刻把耶穌催到曠野去”。(《可》1:12直譯) 這似乎是很可怪的一回事。可是,信徒們啊,事情突然轉變,並非出乎偶然,乃是有神的美意在其中。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4.25

     “他…將我藏在他手蔭之下;又使我成為磨亮的箭,將我藏在他箭袋之中”。(《賽》49:2)      神將我們暫時藏在疾病,憂愁,窮苦的蔭中,在那裡和日光隔絕。但是不要怕!這是神的手蔭。他正在引導。你有許多功課只能夠在那邊學得的。不要想神已經把你丟在一邊了。你仍舊在他箭袋之中。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4.24

“這事出於我”。(《王上》12:24) 你是不是正在艱難的環境中,四周的人都不瞭解你,都不遂你的心意,都看不起你?“這事出於我”。我是管理環境的神。你所處的境遇並非偶然的,都有我的美意在其中的。

No Picture
言與思

市長賣牛肉(陸加) 2014.04.23

市長賣牛肉 本文原刊于《舉目》網站“言與思”專欄 週六起了個大早陪妻子去屠宰場買牛肉。早春的天氣特別好,藍天白雲,清涼的空氣。我們這大山腳下的小鎮,背靠著高聳的洛磯山,山上還有厚厚的積雪,山腳下卻已是一片嫩綠。這裡雖算是典型的美國城郊,還是留著不少城市化之前的痕跡。我們的小城Draper(中文譯成德雷珀)以前有很多牧場,現在還能看到有些人家後院還養著幾隻羊,幾匹馬什麼的。 這個屠宰場恐怕就是這樣留下來的。自從妻子去過一次之後,就不見她在別處買牛肉了。據她講,這裡一直生意不錯,批發牛肉給周圍副食店,還兼開了一個只有一個冰箱的小鋪,擺些牛排、牛腱、牛腩、牛舌、牛尾、牛肚、牛里脊、牛骨頭什麼的,又新鮮又便宜。農家人勤快,一般是早上7點開店,下午4點就關門了。妻子平日去的時候,人少品種多。看鋪子的是兩位婦女,一個是中年人,不愛搭理人;另一個是挺漂亮的年輕女孩兒,大概20出頭,特別和善的樣子。每次看到她,妻子都忍不住用我們亞裔的特有思維方式感歎,這麼好的女孩,為什麼賣牛肉呢!要是好好讀書,到外面做點兒什麼不比窩在這裡強啊!我們搬來5年了,她們一直在賣牛肉。 車一開進屠宰場土路,一股濃濃的“動物”味迎面撲來。嗨,我心裡感歎著:我們中國人就是有一種不惜代價地熱愛美食的精神。 走進狹小的小鋪,不料,迎接我們的是位老先生!溫和禮貌但是有點兒拘謹,好像不知道和我們“外國人”該說點兒什麼。妻子要三條牛尾,冰箱裡沒有,老先生抱歉要我們等幾分鐘,他這就叫人到廠裡拿。 就在老先生出去的時候,妻子對我說這位老人家非常非常的面熟。 老先生一回來,妻子就細細地看著他,小心翼翼地問:“您是我們的市長嗎?”老人笑了“我是前市長,我做了12年市長了,去年年底剛退下來的。” 真的,嘩,退休市長賣牛肉!“所以,您在這兒……工作?”妻子不確定這個問題是不是太冒犯了。 老市長讀懂了妻子的心思:“這是我的家族產業,我和我弟弟共同擁有這個屠宰場。前12年,我每週40個小時管Draper市,40個小時管這個場,現在可以專心點兒了。” 妻子告訴我,在我們市的地方報紙上,幾乎每期都有他的出現,剪綵啦,頒獎啦,發個言什麼的,永遠都是西服革履,站在前排中央的。 看得出,妻子想要把眼前這位穿著簡單的小店主和大市長的形象重疊起來,找個合適的語氣:“Draper公園裡那個老牛棚是您搬過來的吧?裡面修得真好!有時我散步的時候,會過去看看呢。” 我記得,這是3年前我們城市的頭條新聞,花了3000美元從附近某個農場轟轟烈烈運過來,修繕一新,幫工的志願者特別興奮,好像挽救了一大古跡似的。 “對,我把它移過來的。”老市長接著說:“Draper有很多歷史,我希望盡可能保留些文化遺產。我的祖先是第一個定居Draper的,另一個祖先在這兒開了屠宰場,然後傳給我的曾祖父,就一代代傳下來了。” “真的?你們家有很多老照片嗎?應該弄個Draper歷史展覽。” “有啊,我捐出去了,就在Draper公園展覽館裡。”這個展覽館就是一個收拾得整整齊齊的小紅磚房,也是我們的“古跡”,坐落在市公園的文化遺產區。 講到我們的Draper公園,老先生不拘謹了,有點兒眉飛色舞的樣子。他斜靠在櫃檯上,問我妻子,“你喜不喜歡我們的聖誕樹?”“公園裡的那些?”“對。”“喜歡呀,那棵最大的,纏了金色的燈的,每個小枝子都仔細纏著,好多功夫哦!…… 看著妻子和老市長一來一往數點我們小鎮的“珍寶”。我忽然想起,對了,我們這個小城去年剛剛被評為全美最適宜居住的頭25個小城之一呢。那是從教育、治安、收入、房價、和環境綜合評比的結果。 前兩年,我在中文網上看到過一組照片,都是國內新建的一些豪華的縣政府。於是每次有國內朋友來訪,我就特意帶他們看看我們的市政府。那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兩層辦公樓,旁邊就是草場和輕軌車站,甚至和附近的市圖書館和老年活動中心一比,都差遠了。同胞們看到之後都感歎說,真是廉政啊! 不過“為人民服務”倒真是我們的市政風格。去年我家修地下室,需要報批市政府。為了水、電、氣的安全,市裡有嚴格的安裝規定,開工前要審批,工程當中還要到家裡檢查驗收3次。可是妻子與“檢察官”們每打一次交道,就誇獎他們一次,說他們真是替我們著想,把我們不懂之處解釋得清清楚楚。每次到家裡來檢查,他們都是隨叫隨到,生怕因為他們動作慢使得我們工程被迫停下來。 看著眼前這位賣肉的老市長,我想他的“執政”理念和他的“經營”理念大概很相似,難怪可以把兩者都做得不錯。“服務於他人”已經是一個自然流露的價值取向和習慣,從一塊肉到幾萬人的城市管理都可以通用的。我相信,這內心的選擇絕非是靠一個好的民主監督制度可以強加上的。這正是深入美國民眾中的基督信仰在社會價值上實踐的產物,我希望我也可以併入這個良性的互動中。 牛尾送來了,結帳付錢,老先生問還能為我們做什麼。妻子拿出手機,給他看牛百葉的照片,“這個,你們有嗎?”“有,我們都包裝運到西部去了。”“可是,我很喜歡,能給我留些嗎?”“當然可以,我留個條子給我的女兒和外孫女,你下週一來找她們就行。”“啊,她們是你的女兒、外孫女啊!”老先生笑得好開心“是啊,他們週一到週五在這兒上班,我週六上班。”原來是這樣!也許有一天,那個漂亮女孩也可以成為一個不錯的市長。

No Picture
成長篇

花開時刻——一個80後在祈禱中的突破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陳思       對於長期生活在南方的我而言,北京的冬天,長得讓人幾乎要絕望。枯槁的草坪久久不見綠意,光禿的樹幹看不見任何新芽的痕跡。偶爾有幾聲鳥鳴劃破冬日的寂靜,卻又很快地沉靜下去。       這是我第一次離家在外。他鄉的風景帶給我的,除少許的新鮮感外,是徬徨與不安。宿舍的集體生活常常讓我感到無所適從,因為我身上帶著獨生子女最鮮明的印記——自我中心。和室友的關係磕磕碰碰,使我羞於宣稱自己是重生得救的基督徒。       一天晚上,我和室友的關係再次陷入了僵持。在無比沮喪中,我出門禱告。沒想到尚未開口,上帝便對我說話了:“親愛的,你今天過得開心嗎?你要知道,每一天都是我賜給你的禮物。你看到我今天給你的禮物嗎?”      我的情緒,還持續著和室友關係緊張後的低落。我努力地回憶這一天的每個細節,卻找不到任何亮點,只好回答:“我真的沒有發現你今天賜給我什麼禮物。”       祂說:“親愛的,你抬頭!”       這時我剛好走到一棵樹下。抬起頭的那一刻,我幾乎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目光所及居然不是枯槁樹幹,而是滿樹晶瑩剔透的梅花。那粉嫩、細小的花朵所帶來的盎然生機,讓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祂說:“親愛的,你每天禱告時都會路過這棵樹。現在它已經開滿花了。請你告訴我,它開第一朵花是在什麼時候?”       我一時語塞。       我每天從它下面經過。可若不是上帝提醒,我至今都沒注意到它已經開花。       上帝說:“親愛的,你知道自己為什麼沒有發現我今天賜給你的禮物嗎?因為你總是體會不到成長的快樂。你總是等到自己做得毫無挑剔的時候,才認為自己進步了,卻常常無視自己在這個過程中邁出的步子。”     “試想,如果你能夠從這棵樹的第一朵花,就開始關注它,那麼每一朵新的花開,都會給你帶來歡喜。你卻選擇錯過了這喜樂的過程……”      “你知道嗎?我看到的,不是你離完美還有多遠,而是你向完美又邁進了多少。我選擇無視你身上的種種缺點,卻為你邁出的每一小步歡喜、快樂。”      頓時,我的心安靜下來了。在我為著自己的有缺陷而沮喪、懊惱的時候,全能的上帝早已接納了我。從小在完美主義的家庭中長大的我,此刻終於明白,我不需要通過讓自己變得完美來贏得上帝的愛,因為祂已選擇用無條件的愛來愛我。      離開北京已經有4、5年了。那次與上帝的對話,讓我這個標準的完美主義者,開始學會享受生活,學會為自己、也為別人邁出的每一小步,歡喜、快樂。 作者現居上海市,化學雙語教師。

No Picture
舉目在線閱讀!

2014.04.23

     “他使人安靜”。(《伯》 34:29)      我們容易專看喜樂,奮心,盼望,安慰,經歷,恩賜,異象等等過於看主。所以為了愛的緣故,主把這些暫時收回;好叫我們靠著他的恩典,分辨主所賜的和主自己,叫我們嘗到他同在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