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媽媽的大茶壺

沈頌恩

117058586835e5c7c2l      我家有一把紫紅色漆花的大茶壺,是教會一位老姊妹王媽媽去年在臨走時送給我的。每當我看見這把大茶壺時,都會引起我對許多往事的回憶。

     89年初,我剛從上海移民到澳州珀斯不久,就找到現在的這個教會——珀斯華人宣道會。在參加了第一次祟拜以後,我見到一位雙手拄著拐杖穿著整齊的老太太,一拐 一拐微笑著向我走來。她是在聽說有一位上海來的弟兄參加聚會後,特意走過來向我表示歡迎的。我看見她那慈祥的笑容,又聽見那熟悉的鄉音,心裏感到非常溫暖 和親切。在那以後,王媽媽常邀請我一家人和其他人去她家裏聚會。那時她身体還好,常常煮很多菜招待我們。在聚餐以後,她也常為我們作見証,或一起查經、禱告、贊美神。

     以後與王媽媽接觸多了,我就逐步對她有更多的了解。王媽媽的大腿患有先天性疾病,她中年時,曾做手術,在二邊的髖關節釘 上鋼板。十多年前又重做手術,拿去舊的鋼板,並為她重新接骨和裝上塑料關節。她的大腿常有疼痛,每天要靠口服和肛門塞藥止痛。但我每次見到她,總見她臉上 堆滿笑容,從來沒有流露出難受的樣子。她行動不便,又一個人生活,難處是可想而知的,但她常對我們做見証,說神的恩典從來沒有離開她。

      王媽媽的家是開放的,教會的婦女會、禱告會、華語團契聚會都在她家裏舉行。王媽媽自己從不喝茶,她說怕喝茶影響她的睡眠,但她卻預備了一把大茶壺,外面還配 了一個保暖套。每次聚會前,她都為我們煮好茶水,放在保暖套裏,她還常預備一些點心和花生、糖果之類的小吃,供聚會後弟兄姊妹和孩子們享用。我們華語團契 的職員會在她家舉行時,她不但在一邊為我們準備茶水,也常在旁邊為我們禱告。王媽媽樂意接待遠人,很多來珀斯的傳道人都曾住在她家裏,為此她還特意添置了 二用沙發。每當傳道人來她家時,她不但照顧他們的生活起居,為他們煮飯,也常為他們禱告。

      王媽媽雖然只是一個普通的信徒,但她熱愛神的家,教會的事不論巨細她都關心,教會的每一項需要,她都盡自己的能力奉獻。她不但將養老金的十分之二奉獻給教會,而且熱心參予各項信心奉獻。每當她出遠 門時,總會預先將該奉獻的款額獻上,回來後再將不足的數額補上。王媽媽也關心她周圍的每一個人。每次聚會後,她都會打電話給那些缺席的弟兄姊妹或慕道的朋 友,問長問短,關心到他們的靈性和日常生活的需要。她也常與一些軟弱或有各樣難處的弟兄姊妹或朋友談心,用神的話語堅定他們的信心,為他們禱告、守望和排 憂解難,也盡自己的力量去幫助他們。

      前年春天,我母親不慎摔了一跤,造成股骨骨折。因考慮到她已84歲,又有心臟病和糖尿病,醫生沒 敢為她做手術,只是採取保守療法,睡在床上靜養。我和家人非常擔心,怕她從此以後癱在床上。王媽媽知道後,常為我母親禱告,也常安慰我們。正巧那時,王媽 媽要去上海探親,她就主動提出去看望我母親。因我母親住在二樓,我們考慮到王媽媽的腿不方便,就勸她不要去了。如果她一定要去的話,需要有人抬她上樓,為此,我也特意給我姊姊寫了信。最後王媽媽還是去了,她也執意不要任何人背她或抬她上樓,她硬是扶著樓梯的把手,一步一步地走了上去,把主的愛和主的安慰帶 給我母親。我姊姊來信說,二位老姊妹相見甚歡,一起禱告和訴說神的恩典。王媽媽還把她女兒給她的一盒新約聖經磁帶轉送給我母親,使她老人家在床上可以天天 聽到神的聲音,對神的信心增加了不少。我母親自那以後,病情一天天好轉,三個月後已能下地,現在已能在房間內走動,若有人扶著她,還可以下樓散步。這不能 不說是一個神蹟。這也使我想起神的差派是奇妙的,她差派的人看似軟弱的,又是年老殘廢的,但實質上在靈裏卻是剛強的,也是有成熟生命的。

      王媽媽的一生是奉獻的一生。在她蒙恩以後,她把向人傳福音看成是人生最大的樂事。在她的影響下,她的二個兒子都做了牧師。前年她去上海探親時,也帶領了六個 親友信主。去年她離開西澳洲去了香港,為的也是能常在她小兒子、兒媳(王牧師、王師母)身邊,為他們禱告,幫助他們一起做傳福音的工作。

      王媽媽臨走時,把她那把大茶壺送給我了。她說,“沈弟兄喜歡喝茶,這把茶壺就留給他吧。”起初,我想這麼大的茶壺對我有什麼用呢?但當我看見這把茶壺,想起 王媽媽為我們斟茶時,微彎的身影時,我頓時明白了,我感到羞愧,也感謝神曾經把這樣一位老姊妹放在我們中間,讓我們懂得怎樣透過我們與別人分享神的恩典, 就像王媽媽曾經用這把茶壺,把滿溢香氣的茶水分給我們一樣。

作者現住澳大利亞。

本文原刊於舉目前身《進深特刊》第四期,1998年。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