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著網路慢慢變老

BH69-27-7623-談妮攝.DSC_0357r李紅蕾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我第一次上網是1997年,那時候剛考取南京大學資訊系統專業的研究生。21歲的我,經常在南大商學院資訊中心的小松林裡出沒。資訊中心的機房很簡單,南邊房間是6台機器,北邊是伺服器區。還沒有開學,我就已經在那裡用windows95系統下的新機器編程了。

遊戲

電腦的新奇,讓我即使處在失戀,日子都如穿透小松林的陽光一樣明亮!我記得自己,穿著白裙子、花裙子、藍毛衣、白襯衫,或淡藍牛仔褲,綁著藍色的絲質髮帶,漂漂亮亮地坐在電腦面前,把自己投入到一個未知而新鮮的世界。

那個時候在網上可以做的事情很少。除了編程式之外,人文的東西就是各個BBS流行的文字了。我喜歡看小說,於是下載了很多流行小說,每一部都認真地看,然後傻傻地流淚,為那些真誠的主人公未能成功的愛情惋惜。我想,如果是我,絕不放棄任何讓愛情成功的機會。

我們師兄妹6人一起做課題、一起上網的日子,是最熱鬧的。特別是聯網打遊戲的時候。我們那個時候打“帝國時代”,是戰略型的遊戲。6個人裡只有我一個女生。

我其實沒有那麼感興趣,也開始打是為了能一起玩。作為女生,我只喜歡遊戲裡的蓋房子、造船、打漁。把自己的地盤,慢慢地修建得漂漂亮亮的,讓我最開心。所以,遊戲打到最後要打仗的時候,我就開始哭!因為我不但速度慢,而且鐵定會打敗,讓他們把我辛辛苦苦蓋的漂亮房子全炸了!

升級

windows95的介面,在開學後不久,就升級成了windows98。

我們的計算機房雖然小,也是用client/server的模式構造的。老師和男同學們,整天為了得到伺服器的管理員權利而討論。我聽著,一點興趣都沒有。

能夠讓我感興趣的,是跟生活有關的部分。

學編程的時候,我用Visual Basic編了一個小程式,看著很花哨,色彩很漂亮,其實打開什麼也沒有。我就是想把電腦外面那個世界,搬進電腦裡。男生們笑我技術弱,我也不在意,只是癡癡地想:如果,電腦裡有我喜歡的一切,多麼好!

中大  

2000年我去了香港,是互聯網泡沫起伏的時候。

香港中文大學的“新研宿”(新研究生宿舍樓),是每個人一間房子的。突然之間,沒有了在熱鬧的南大校園裡熙熙攘攘的人群,沒有了同學經常一起吃飯、打球、去舞會。一切都是一個人了。

每天上完了課,一個人呆著的時候,我可以無限度地上網。我把能去的地方都去了,把網路上所有能看到的中文小說都看了。還是覺得什麼也沒有找到,很空虛。

我甚至去了色情網站。當時很有名的是亞情網站,有不少人在那裡表演真人秀。說實話,沒有美感。也用QQ找人聊天。人家問我多少歲,我說25。對方是小男生,說:你怎麼這麼老?我就再也沒有聊天的興趣了。

後來在博士班學習電子商務的課程,要做一個小項目。我拿代碼修改,作了一個電子商務賣嬰兒用品的電子商店。那個色彩設計,讓老師非常開心。

再後來,我信了耶穌,歡喜地到網上,到處分享見證,也經常去網上找各種各樣的屬靈書籍和錄音。那正值我最後寫博士論文的階段,生活上和經濟上非常苦,但我到處都能找到福音見證,到處都能聽到福音錄音,到處都能遇到弟兄姐妹。

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不少弟兄姐妹在網上為我禱告。他們的話語,就從網上走到我的心裡。藉著我的分享,主也讓我在網上帶領不少人信主。網路帶給我越來越多的神奇體驗。

相遇

社交網出現後,我不能自禁地在網上不停地寫——為了分享,為了相遇,為了傳福音。從MSN空間到貝殼村,從貝殼村到西西河,再到愛吱聲,這一寫就是7年。終於,將心中所有的憂傷、衝動,還有願望,都寫完了。

再抬頭的時候,我已經老了。我的青春和最美好的年華,有一大部分是在網上。我穿好了衣服,洗好了臉,只是為了在電腦前……

這些年,我做了很多研究,讀了很多學術文章,都是跟網路社區有關的。我研究人為什麼要上網——各種各樣的上網原因,無關寂寞,無關社交資源,無關人際關係,我們其實只是尋找愛,只是希望無論什麼時候到網上,都能遇到一個人在那裡等著我們,給我們無限的接納和包容,可以傾聽我們所有的故事,在我們痛苦的時候安慰我們,在我們失望的時候鼓勵我們,在我們鬱悶的時候,給我們歡樂。

為了這樣的相遇,這樣的愛,這樣的體驗,我們一次又一次在網路上忘記了時間,忘記了現實生活。

有沒有網站,可以把這樣的愛帶給我們?有沒有網站,會像光一樣,照亮我們內心所有的黑暗?在那裡,你會不會遇到祂,替你擔當了所有的過錯,擦去你所有的眼淚,陪你走人生的道路,當你回頭的時候,你能說,祂陪著我一起慢慢變老?

作者在英國Northumbria University從事研究與教學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