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乾燥症之後

憨金蓮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BH69-54-7197-談妮攝-黑門山的The Banias Waterfall-IMG_2489r我今年46 歲,來自河南鞏義。 2009年5月份開始,我嘴乾、沒有眼淚、沒有鼻涕、沒有唾液、不出汗,後來發展到嘴疼、舌頭疼。一點刺激性的東西(酸的、甜的、鹹的……)都不能吃。

我到醫院檢查。檢查結果是,這是乾燥症。醫生說,這個病不好治,20萬人中才有一例。

我立刻就蒙了,兩眼發直,問醫生:這個病發展下去,會是啥情況?他說,這是免疫系統出了問題。嚴重時,舌頭和上牙膛粘連,無法吃東西。想吃東西,得用手把舌頭撕下來。這個病是很痛苦的,目前,國內、國外都沒有好的治療辦法。他還舉例說,一個阿姨花了60多萬,也沒看好。

我聽後,內心絕望極了。想到2個沒有成年的孩子,還有年邁的父母,真是心如刀絞。

我想到了死——死了就不受罪了,也不連累家人了。

當我的人生走到盡頭的時候,有一個姊妹帶我去一個基督教會,說,讓我聽“純正的福音”。開始時,我還不接受。因為我已經信耶穌,都信了7、8年了,我還不是一樣得了不好治的病?你的耶穌,和我信的,不都是一位嗎?我不去!

那個姊妹說,你在家那麼痛苦,醫院也沒有啥好辦法。咱們一起去那個教會看看,就當是出去散心。我就抱著這種心態,到了那個教會。

到了教會,我才發現,雖然信的都是上帝,但我信得不明白。我不明白上帝的旨意,也沒有人告訴過我啥是對的、啥是錯的,何謂罪,犯罪有何危害……我由此認識到,我雖然信耶穌,但還是活在罪中。也正是我的罪,給我帶來了疾病、患難。

打罵丈夫

我這個人特別驕傲。我一直看不起丈夫,在家霸道,不服人、愛責備人。丈夫本來是電廠的工人。結婚後,我認為上班不如做生意,就讓丈夫辭了工作,去做生意、掙大錢。我們開過飯店、賣過服裝,但都賠了——其實丈夫不是做生意的料。所以我老和他吵架,說他無能。

我幻想過人上人的生活。丈夫不幹,我自己幹!我到一個公司做業務銷售。我在外面跑業務,丈夫在家帶孩子、洗衣服、做飯。由於工作中接觸的有錢人多了,我就拿丈夫和有錢人比,心裡更看不起丈夫。

我在家時,不讓丈夫在一個桌上吃飯。都是我和孩子吃過了,他才能吃。我還和丈夫分屋居住。他想去我屋裡看電視,我不讓他進,說哪遠滾哪。我覺得是自己掙錢,改變了家裡的一切,是我養著他。丈夫為此也很自卑。

我嫌他丟人,從來不和他一起出去。有一次,他說要和我一起上街散步。那天我心情不錯,就一起出去了。在商店門口,我遇到一個客戶,帶著老婆、孩子,開著名車來玩。打過招呼,我轉過頭來,罵我丈夫:你是個男人,人家也是。和人家比一比,你還算男人嗎?說完,我就回家去了。

丈夫回家後,問我:我哪做錯了?你當著那麼多人罵我,不給我一點面子!我不想搭理他,讓他出去。他不走,我順手就拿起擀麵杖打他……

其實丈夫是個老實人,沒有大的本事,不愛說話,可也不喝酒、打牌。然而因為我追求虛浮的榮耀,整天希望丈夫更有本事一點。看丈夫達不到自己的要求,我就生氣、藐視他。我看不見他的長處,老覺得他無能,天天盼著他死。我覺得他死了,我就好過了。

幾乎殺人

有一天,丈夫沒和我商量,就買了一條狗。養了幾個月,又把狗扔了。我想,用我掙的錢買狗,不想要了就扔,眼裡還有我嗎?我就命令他:去,把狗給我找回來!丈夫不去,我們倆就打了一架。打完他回屋睡去了。

我越想越生氣,心想:要是把他殺了,我的日子就好過了!於是我到廚房拿了一把刀,朝他頭上砍去。他是頭朝裡睡的,如果砍下去,他可能就沒命了。幸好上帝憐憫我——雖然我那時信耶穌信得糊塗,但上帝也看顧我——就在刀快砍到他時,他突然醒了,把刀搶了過去,說,你這個瘋女人,想殺你丈夫嗎?

我一聽也害怕了,殺了丈夫,我自己還能活嗎?孩子怎麼辦?但我不知道為什麼,想都沒想,也不知道為啥,管不住自己。其實,這是魔鬼的工作吧?

病症消失

到教會後,經過學習,我明白了,正是自己的罪給自己帶來了疾病、坎坷、磨難。我照著教牧人員的引導,在上帝面前承認自己的過犯,願意悔改。

上帝用恩典扶持我,不到一個月,我的病症居然消失了!我的病好了!

教牧人員把上帝的話語送給我,叫我改變對丈夫的態度。

我把丈夫的被子拆洗了,給他做飯,給他端洗腳水。他感到很突然,說:你是不是精神不正常了?你唱的是哪一曲?你是不是變著法整我啊?

我說:我錯了,我想改!

從此,我不罵他了,也不打他了。他也看到了我的改變,支持我信耶穌,也讓孩子信耶穌。

看不見了

我的病好了,家也和睦了。可這時候,我的心又轉向了世界,要錢不要耶穌,只想著如何做生意,如何發財。

我又開始追求虛浮,過罪中的生活,不去教會了。我在家看電視、上網,又和丈夫吵架。

沒過多久,我的眼睛突然看不見了。這時候我又想到了主,又一次回到上帝家中。教牧人員說,第一次上帝能救你,這一次上帝照樣能。只要你心轉回,上帝會拯救你到底!

上帝的警戒是出於愛,是要救我們。祂的呼喚,是為了讓兒女回到祂的羽翼下。當疾病再一次降臨,我的心才從世界轉回,在上帝面前認罪。

我順從上帝,外出傳福音。去的時候,眼睛看不見。傳福音後一週,就好了。這是上帝的憐憫,也是祂給我的方向。因此我立下心志,全身心投入事奉。

歡聲笑語

我的丈夫,20多年不上班了,精神有點抑鬱。他來到上帝面前,病也好了,也上班了。

以前家裡是戰場,現在歡聲笑語。我以前教孩子與爺爺、父親作對,現在教孩子孝敬父母、老人。一家人沐浴在上帝的愛裡。

我有今天的幸福日子,都是上帝的恩典。盼望大家以我的失敗為警戒。我吃的虧,大家不要吃;我繞的彎,大家要避免。我們要認識到,信上帝是自己生命的需要,要堅定的跟從上帝、順從上帝,依靠上帝脫離自己頑固的罪性,改變性情,過以上帝為中心的生活,上帝必將安舒的日子賜給我們。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