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選擇“家庭學校”?

汪長如

本文原刊於《舉目》55期

         那是2003年初夏,當我5歲的大兒子經過了好幾輪的面試後,我緊張的心弦終於放鬆了。我問老師:“我兒子的水平如何?他上幼兒園(Kindergarten)可以嗎?”老師的回答讓我很驕傲:“你兒子早超過幼兒園的水平了!”

        回到家後,我非常興奮,覺得說服我太太homeschooling的機會終於來了(編註:homeschooling ,“家庭學校”,意即讓孩子以在家上學,替代正式的學校教育。在美國,政府設定課程要求與學力鑑定管道,以允許父母採此教育方式)。 我故意問太太:“既然如此,我們幹嘛還要送他去學校呢?他在幼兒園裡學什麼呢?”

        看著太太答不上來,我就央求和鼓勵她:“請嘗試一年homeschooling吧。即使兒子什麼沒學到,他也不會落後於同齡小孩。” 最後,太太終於同意了在家自己教,條件是我要多承擔家務,多照顧另外兩個年幼的兒子。

        這一嘗試就是8年的“家庭學校”。剛開始,我們遇到了父母的反對、親戚朋友的不理解,和教會的不支持。父母反對的理由是,美國的公立學校是免費的,在家教學要花錢不說,這更意味著太太要放棄工作,我們家的收入會減少一半。我們必須省吃儉用,要勒緊褲腰帶過日子。

        親朋好友聽說我們的決定後,一方面勸說我們放棄這個“瘋狂的想法”,另一方面也開始為我們小孩的未來擔憂,“他們的社交能力怎麼培養?誰來教他們英文?將來他們上大學,誰給寫推薦信?”

        還有一些好心的人給我們出主意:“如果你們嫌學區不夠好,可以多花些錢,在較好的區買個小房子,讓孩子去上那裡的學校。”

        說句實話,起初我和太太也是有擔心和憂慮的,也懷疑過自己的決定是否明智。 但是當我們認識神越多,越明白神給我們的託付後,我們就越堅信,是神感動我們選擇這種教育方式,也是神攙扶著我們一路走下來。8年來,我們靠著神的恩典, 克服了許多的挑戰;雖然一路走得跌跌撞撞,但是從沒後悔過。

拒絕上帝的教育系統

        我們不送小孩去公立學校,不僅是因為公立學校的教育質量不好,也不僅因為公立學校有日益泛濫和嚴重的吸毒、淫亂及暴力。 主要的原因,是公立學校的教育理念、教育內容以及教育方法,是敵基督的,是與聖經相違背的。

        在紀錄片《Waiting for Superman》(2011年)中,詳細介紹了公共教育和公立學校的由來,以及這個系統對基督教的衝擊、對我們下一代心靈和信仰的危害。從這部影片中我們可以看出,今天每一所公立學校,都在使用人文主義的教育理念和方法。

        教育與信仰有很大的關係。是送小孩去公立學校,還是homeschooling, 這不只是父母的喜好和選擇,更是一場看不見的屬靈爭戰,是爭奪我們的下一代。

        現代人文主義教育不相信上帝,也不相信聖經。現今的公立學校,已經把上帝從課堂裡趕走了──學校不允許老師教導創造論和聖經真理,禁止老師向學生傳福音,也不允許學生奉耶穌的名禱告。

       結果是,美國的教育雖然投資越來越多,教師隊伍越來越大,教育的成果卻越來越差,學生的問題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嚴重。美國的教育正處在危機中,因為這教育系統拒絕了上帝。

        現今90%的基督徒父母送自己的子女到公立學校。而公立學校向我們的孩子傳遞的,卻是人文主義的信仰、價值觀、人生觀和世界觀。人文主義的教育理念,每天影響著孩子的思想和靈魂,使他們的心慢慢遠離神。

        有人做過一個實驗:在一個盛滿水的大鍋裡放了一隻青蛙,青蛙游來游去,非常活潑。然後人慢慢地給水加溫,青蛙對水溫的逐漸升高毫無察覺,依然若無其事地游來游去,對將要來的危險渾然不知。

        隨著水溫的繼續升高,青蛙游得越來越慢了,直到最後被活活燙死。青蛙一直到死,也不知道危險是從哪來的,更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去改變,以避免悲慘結局。

        這是對我們的警戒。作為基督徒父母,我們不能坐視我們小孩的靈命,在公立學校裡,慢慢地被人文主義教育扼殺。

多麼荒謬!多麼矛盾!

        人文主義教育否定神的絕對標準,認為標準是相對的,是由人的感知決定的;人沒有原罪,人是可以演變、進化的。人文主義鼓吹人可以做自己的神,不需要上帝的救恩。今天學校老師不教道德標準,他們不能講、也不敢講,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於是在學校裡,男老師可以公開搞同性戀,可以公然穿著女人的衣服去教書、育人。小孩學到的第一課,不再是:“In Adam’s fall, we sinned all.”(編註:在清教徒的福音ABC讀本中,開篇即為“在亞當的墮落裡,我們都犯了罪”) ,而是“凱蒂有兩個爸爸”。

        公立學校一方面要求孩子學會包容、接納同性戀,另一方面卻斷然排斥上帝和聖經真理;一方面要求老師教進化論,另一方面卻不允許老師講創造論;一方面允許老師、學生崇拜各種明星、偶像,另一方面卻不能容忍任何人提到救主耶穌。這是多麼荒謬、多麼矛盾!
這種教導,正在敗壞著我們的家庭關係。青少年反叛,原因之一是兩代人有不同的世界觀和標準,並且雙方各持己見,互不讓步。

        我身邊就有一個例子。有一位劉女士,禁止自己的女兒去教會,因為她信佛教。她的鄰居,一位熱心傳福音的林姓姐妹,則認為劉女士不應該因成見,而剝奪了自己女 兒認識真神和瞭解真理的機會。然而,她的女兒不同意這觀點。女兒問媽媽:“如果我去佛教寺院,你會攔阻嗎?”媽媽很乾脆:“當然會!佛教寺院是拜偶像的地 方。”女兒認為,媽媽和劉女士完全一樣,都是在做自己認為對的事,都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女兒誤入歧途。她因此指責媽媽有雙重標準。兩人爭論多時,沒有結果。

        如果林姐妹的女兒也相信聖經是絕對可靠、絕對無謬、絕對完整的話,她們母女就有了共同的標準,她們的討論就會有一致的答案。

我們的出路在哪裡?

        為什麼選擇家庭學校人文主義教育鼓吹世俗的成功。 人文主義教育認為,我們是從猿猴進化而來的,優勝劣汰,適者生存。因此,我們如果想獲得成功,就要互相競爭;想成名成家,可以不擇手段。

        作為父母,我們有時不知不覺地把這種理念,傳遞給了我們的孩子。 課後補習班、週末的各種輔導班和才藝培訓班,使我們和孩子忙得不亦樂乎。甚至週日,我們還需要參加各種比賽和表演。我們實際上強調了能力第一、品格第二、靈命第三。這是本末倒置,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我相信父母都非常愛自己的孩子,希望孩子有出息、上名校、事業成功、家庭幸福。但是,我們能為了世俗的(短暫的)成功,就賠上孩子的生命(永恆的救恩、靈魂)嗎?
基 督徒父母當然希望自己的小孩能一生持守信仰,跟隨主。既然今天的公立學校這麼糟,我們的出路在哪裡呢?我們的出路在於走出埃及(公立學校裡世俗化的人文主 義教育),進入迦南(以聖經為原則和以基督為中心的教育)。我們的出路在於神,在於神的話語,在於神的應許。我們需要靠著神來心意更新而變化,我們需要徹 底改變我們的教育理念和目標,徹底調整我們的教育內容和方法。

       《申命記》6:1-9精確地總結了基督教教育的目標、內容和方法。基督徒的 教育目標,應該是以基督為中心的,好叫我們和我們的子子孫孫一生敬畏耶和華我們的神,謹守祂的一切律例誡命,要盡心、盡性、盡力愛祂。我們要“教養孩童, 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 (《箴》22:6) 我們不可能又順服神,又要這個世界,因為這二者是衝突的,是敵對的(參《約一》2:15-17)。

        基督徒要照著主的教訓和警戒來養育兒女(參《弗》6:4),要把耶和華神吩咐我們的誡命、律例、典章,都教給孩子。聖經應是孩子的第一本書,也是最重要的一本書(參《提後》3:16-17)。

        韋伯斯特(Webster)認為,沒有聖經的教育是毫無用處的。我十分贊同。如果我的兒女只知道進化論,卻不知道創造論;只認識歌星偶像,卻不認識主耶穌基 督;只迷戀電子遊戲,卻不願意查考聖經;只會背數學公式、物理定律,卻不知神的誡命;只知道Harry Potter書裡的人物,卻不知道教會歷史上的信心偉人,那我就必須反思:我的教育目標是否正確?我的教育內容是否全面?

父母最需要關心的

         基督徒父母最需要關心的,是兒女是否敬畏神(參《箴》9:10)。信仰和品格應該是第一位的,知識和能力是第二。教育孩子就像蓋房子,我們需要有堅實的根基。那根基就是神的話語。

        神要我們做父母的,親自殷勤教導自己的兒女。無論我們坐在家裡,行在路上,躺下,起來,都要談論。也要繫在手上為記號,戴在額上為經文。又要寫在我們房屋的門框上,並我們的城門上(參《申6: 6-9》)。

        父母施教的時間和地點,應是隨時隨處、啟發式的個別指導和輔導,寓教育於生活。小孩在學科學,學數學,或學任何科目時,都能認識神,都需要敬畏神,因為是神創造了科學規律和一切知識。任何科目都不能與聖經相違背。

        我們基督徒的教育方法,應是以基督為榜樣,是用神的話語和神的愛,打動兒女的心,也打動我們自己的心,使我們知罪,讓我們謙卑,為的是贏得孩子的心。身教勝言傳。贏得兒女的心,要比規範他們外在的行為重要得多。

        我們要模仿耶穌。教養小孩其實是一個門徒訓練的過程,是訓練我們和兒女在信心、德行、知識、節制、忍耐、虔敬、愛弟兄的心和愛眾人的心上面有長進(參《彼後》1:5-8)。

        在家教學,比較容易做到上述這些,因為父母能有效地控制教育的理念、目標、 內容和方法。父母能及時地發現和解決孩子在屬靈成長、性格、品德和心理上的問題。在家教學,也最接近聖經裡的基督教教育模式。

能否堅持,取決信心

        當然,在家教學並不能保證我們的孩子一定能得救,在家教學也不是我們的最終目標。如果父母不小心的話,即使在家教學,也會偏離基督教的教育模式。我家開始 home schooling的頭2年,就是把人文主義教育那一套照搬回家。結果是,大人和孩子都感到沮喪和氣餒。後來我意識到了人文主義教育的問題和危害,我的世 界觀有了根本的改變(參《腓》3:7-8,《瑪拉基書》4:6), 情況才有好轉。

         在過去8年的家庭教學中,我們學到了很多東西,收穫之大,超乎我的預料。我們與神的關係也因此得到改善。當然,在家教育還有許多其他好處,比如更多的自由,更高的效率,更好的親子關係和兄弟姐妹關係。今天, 我唯一的遺憾是,我們應該早些開始“家庭教學”,應該更全心全意地去做。令我感到鼓舞的是,今天中國一些家庭教會的同工,也開始對孩子採用“家庭學校”的 方式。

       在家教學的確不容易,能否做到,取決於許多因素:父母的遠見和信心、毅力和決心,家庭的經濟條件,以及教會、家人和朋友的支持。在家教學要求父母做出很大的犧牲。而且,一開始,會遇到很大的阻力。能否堅持下來,取決於你的信心。信心越大,困難越容易克服。

        我太太以前沒有教過書,她沒有耐心,她忘了數理化,並且講蹩腳的英語。但是她願意順服神的話語,她相信只要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別的東西都會加給我們。她相信上帝會給她屬靈的恩賜……

        “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4:13)我太太這些年來效仿耶穌,她用神的話語先裝備自己,今天她成了兒女最好的老師。過去我不善言談,看 完一部好電影後,我只能給一兩句的介紹。而今我在吃飯的時候,可以用生動有趣的故事,教導兒女聖經原則(參《太》25:14-30)。神是信實的。

射中靶心,瞄錯靶子

        在2004年的雅典奧運會上,射擊決賽正在進行。9輪之後,奧地利選手Matthew Emmons遙遙領先。最後一輪,他只要射個7.2分,就能拿到他的第二塊奧運金牌。全場觀眾都屏住了呼吸。只見Emmons胸有成竹地走上去,瞄準、射 擊、正中靶心。可是報分牌上卻報出了零分。

        他和觀眾都以為儀器出了問題,他打手勢給奧運官員。但經核實後,他還是拿了零分。原來他射到了旁邊選手的靶心。結果,他不但沒拿到第二塊奧運金牌,還落到了第8名。
在兒女教育上,我們的靶子是什麼?如果我們瞄錯了靶子,既使射中靶心,我們也只能得零分。

        我們教育兒女的最終目標,是要孩子認識和敬畏神,使他們的日子得以長久,在那流奶與蜜之地享福。在家教學,是目前達到這一目標的較好的和可行的方法。

        如果基督徒不能在家自己教小孩,不得不送他們去公立學校,那我們必須清楚人文主義教育的危害和影響,我們必須要用聖經世界觀去取代世俗的世界觀,我們和孩子必須都要注目耶穌,因為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 (《約》14:6)

        我的禱告和盼望就是,每一位基督徒父母、孩子,將來都可以到父那裡去。

作者來自新疆,目前住在西雅圖,在微軟工作。他的5個孩子,在家庭學校上學。他是校長,妻子是副校長和老師。

2 Comments

    • 海外与国内的大环境有不同之处。以美国为例,各州教育局皆有相当完善的,对家庭学校的要求、评估或考核标准。若无法达成自设家庭学校的要求,就必须将孩子送到有公信力/正规的公私立学校就读——政府必须保护孩子,确认孩子正在受符合资格的教育。国内好像目前还没有对家庭学校的评估、管理系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