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前的“不倒翁”

本文原刊於《舉目》73期。

文/吳蔓玲

苦難,最討人厭,人見之,莫不遠避。然而苦難防不勝防,避之不及。BH73-12-7874-圖1-wooden-baby-toy-tumbler-haba 宽390

在驚嚇、悲痛中,有些人一厥不起,倒在苦難的鐵蹄下;有些人一日度一日,苟延殘喘。然而,有些人卻像絕壁上的花朵,不懼風霜,不怕苦難的欺壓,反倒綻放出美麗的光彩,甚至成為他人的大祝福。

唐美和泉特

唐美·泉特(Tammy Trent)嗓音甜美、輕柔,有說不出的磁性。她是小有名氣的福音歌手,自己寫詞作曲,很有才氣。泉特其實不是她的姓,而是她丈夫的。她丈夫是她的經紀人,音樂事奉是他們共同的事奉。

她15歲那年第一眼看見他,就被吸引。後來發現他也喜歡她,更是喜不自勝。等到她滿了16歲,他們才開始正式約會。唐美曾想用更親密的行為來肯定他的愛,但他委婉地拒絕了:“我愛你……我曉得我們將會在一起,我曉得上帝對我們有個計劃,並且等候是這計劃的一部分……我想得到上帝給我們的、最美好的。”

他們談了7年半的戀愛,才步入禮堂。

他們婚後的感情,比婚前更好。他在各方面大力支持她。他從未對她臉紅脖子粗、發脾氣。有許多次,她做錯了事,他可以對她大吼,但是他就是不動氣。她問他怎麼不生氣?他回答:“因為我永遠不要傷害你!”他這個人說到,做到。

BH73-12-7874-圖3-TT&Trent-small 加字后他們是一體的。在靈性、情感、生活、事業上,都是密不可分的。他也一直是她信仰生活的支柱。然而,他們的婚姻生活在第11年嘎然而止。2001年8月,他們一起去牙買加服事。就在回國的前一天,泉特想潛水,一探當地著名的藍礁湖。泉特是潛水能手,唐美就坐在岸上,看著他潛游,等他回來。

然而,40分鐘過去了。海面上看不到他的蹤跡。唐美心裡有不祥的感覺。泉特從來不會惡作劇嚇她。她趕緊呼救。當地派潛水隊員去找他。隨著時間分分秒秒過去,她全身發顫。在這樣的時候,她選擇向上帝──她唯一的倚靠呼求。不管身邊的人怎樣看,她唱著自己想得起來的讚美詩歌,一首一首地唱。

隔天,搜索隊找到了泉特的屍體——那一天,正好是2001年9月11日,也就是改變了世界的911事件當天。

她的美好世界隨著泉特的死,崩潰了。她一個人在旅館,看著911事件的報導,不斷地哭泣──為911事件的死傷者哭泣,為自己的失喪哭泣。

BH73-12-7874-圖2-Tammy Trent 2 宽380她內心有太多的問題。她曉得從上帝的話語中可以找到答案,但她無力查考聖經,只能對上帝說:“主啊,我無法面對這一切。我必須現在就有答案……我沒有耐性搞清楚,也不想猜謎。我不想翻遍整本聖經找答案,我就是必須馬上知道。” 然後,她翻開聖經,答案就在眼前——主一一回答了她內心的問題。她對主說:“謝謝你!”

因為要處理後事,她獨自待在旅館。有一次,她腳軟得走不動,眼睛也昏花。想上廁所,結果摔了一大跤。她坐在地上大哭。為了自己的孤寂,她向上帝要求,差遣一位天使來抱抱她。

不曉得哭了多久,她起身,看見自己的床好亂,就想找清潔女工來鋪床。一打開門,清潔女工就站在門口。清潔女工說,她一直想找她,因為聽到她在哭。接下來,這位女工就抱著她,讓她盡情哭泣,並陪著她哭,為她禱告(這位女工也是信徒)。唐美知道,這正是上帝對她的懇求的回應!

沒有泉特的日子,一片慌亂。唐美花了一年時間重整自己,再次出發。出發的腳步不是快速的,卻是穩定的。今天的她,除了繼續寫詞、作曲,唱詩讚美主,出版專輯外,還常應邀在婦女聚會裡講述自己的經歷,見證耶穌是人隨時的幫助。

卡車司機傑瑞

也許你會說,唐美全職服事上帝,因而上帝給她“待遇特殊”。其實類似的經歷,我身邊不少朋友都有過。

就拿我的朋友傑瑞來說,他是貨運車司機,天南地北地跑。開貨運車的日子是苦悶的,他於是在工作中找樂子:遠遠看有人在舉行婚禮,他就故意放慢速度,然後在靠近時,突然按喇叭,驚嚇新人和賓客……他還把喇叭改造成馬的嘶叫聲。

在傑瑞開朗笑容的背後,有不少傷心事。20年前,他曾因憂鬱症自殺過,但奇蹟出現,沒死成。他想,上帝讓他活著一定有原因,自己的生命是有價值的。他決定好好活下去。從此,他隨身攜帶一條燙金字的藍色緞帶,提醒自己是自殺的倖存者,要珍惜生命,要活出主要自己走的一生。

幾年前,他開車出門,幾天後,收到妻子的電話留音,告訴他,他不用再回家,她已經把他所有的東西搬出去。原來,她在臉書上與自己少時的戀人又聯絡上,重譜戀曲,因而決意離婚。

他一個人開著貨車,沒人可傾聽他內心的痛苦。不過,此時的他已經曉得:要隨事隨地,倚靠耶穌。

後來有好幾年的時間,他的膝蓋痛到無法走路,更別提開車送貨。不知這是否是長途貨運司機的職業病,我的另一位朋友的丈夫也是長途貨運司機,也因類似的腿疾,無法開車。對中年人來說,自己變得“無用”了,是極其痛苦的。我朋友的丈夫因而自暴自棄,離家出走。

相形之下,傑瑞儘管日子更加艱難,仍堅定倚靠耶穌。他不被環境打倒,笑口常開。並且,他愛開口見證上帝的良善,鼓勵別人。

前年,傑瑞開刀治癒了腿疾,又開著貨車到處跑了。他還記得當年他痛苦不堪時,在加油站、貨運司機休息中心遇見其他貨運司機,大家都是各顧各的,沒人傾聽他的傷痛。因此,他現在在加油站休息時,總是刻意找其他的司機聊天,聽他們傾訴心事。他還積極推展貨運司機崇拜,鼓勵長年出門在外的司機依時、依地參加主日崇拜。

葛蕾絲夫婦

我的另一個朋友葛蕾絲,患多發性硬化症。這10年來,在教會裡,我看著她從攙扶下邁著軟綿綿的步伐,到完全以輪椅代步,現今甚至必須有人亦步亦趨地推著她,包括幫助她上廁所。

然而每回問好,她總是含笑點頭。她老公羅勃也是笑臉盈盈,總是回答說,一切“好極了”。

仔細觀察他的臉,他沒有自卑,也沒有自憐。就算哪天他滿臉寫著疲憊,也沒有埋怨,仍面帶微笑。我覺得,他大概是禮貌性回應。這樣的生活狀況,怎麼可能常保喜樂?

隨著病況嚴重,葛蕾絲愈來愈安靜。她不再主動開口說話,因為她口齒不清了。不過她的臉總是常帶微笑。很難想像她也曾歌聲美麗、熱心服事,並且熱情好客。BH73-12-7874-圖4-by Stevebidmead-wheelchair-369735_1280 宽400

前些日子聽到羅勃的分享,才曉得他們的喜樂是真的。羅勃說,葛蕾絲剛開始發病時,還能夠自理,能照樣打理家務。然而漸漸地,變得衣服要他來洗,廁所要他來清,家裡裡裡外外要他打理。除了上班外,他還要每天煮飯。

他愈來愈煩,也不甘心。他埋怨主:這種日子何時結束?然而他聽見主說:“你可以選擇埋怨,也可以選擇愛葛蕾絲!”他當即做了一個決定,就是無論如何,他都要愛葛蕾絲。

從那天起,每當他“不想”時,他就“選擇”愛葛蕾絲。剛開始時,很勉強。但不過二個星期的時間,他就發現,自己的情感追上了意志,他對葛蕾絲的愛加深了,變得樂意照顧她、做所有的家務。從那時起,照顧葛蕾絲不再是掙扎,而是甘心情願。

我這才豁然明白,原來每次向他問好時,他回答我“好”或“棒”是真的。他靠著耶穌,度過每一個艱難的日子。透過信靠耶穌,人可以不被眼前的黑暗現實打倒,仍能在黑暗中擁有喜樂和平安!

大衛的秘訣

聖經裡記載,大衛面對苦難有秘訣。有一次,大衛帶著手下兄弟回到駐紮地,發現全城被火燒燬,婦女、兒童都被擄走。

手下人放聲大哭,把責任怪到大衛頭上,說要用石頭打死他。要曉得他的手下可不是什麼有操守的軍人,而是“受窘迫的、欠債的、心裡苦惱的”(《撒上》22:2)。換言之,是不容於社會的亡命之徒、烏合之眾。他們氣急起來,什麼事都敢做的。

在快要沒命的情況下,大衛“卻倚靠耶和華——他的上帝,心裡堅固”(《撒上》30:6)。“倚靠、心裡堅固”的希伯來原文,有“緊緊捉住、纏住不放、全神貫注”的意思。大衛的秘訣就是緊緊捉住上帝、纏住不放上帝、全神貫注於上帝。在苦難和人生驚恐中,更是如此。聖經因此稱他為合上帝心意的人。

結語

憶起年輕時常唱的一首詩歌,給出了面對苦難的良方:“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神未曾應許常晴無雨,常樂無痛苦,常安無虞。神卻曾應許生活有力,行路有光亮,作工得息,試煉得恩助,危難有賴,無限的體諒,不死的愛。”

唐美、傑瑞、葛蕾絲、羅勃、大衛的經歷,只是歷世歷代信徒遇見人生苦難時的掠影。他們在苦難時,緊握上帝的應許,緊緊倚靠祂,讓祂成為了自己生活的力量。故此,他們面對苦難時,才能不為之打倒,成為“不倒翁”!

作者現居加拿大。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