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相思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章以諾

       不得不承認,我曾經害單相思很多年。現在偶然回憶起來,還真像阿嬌(香港歌星,編註)說的那樣:“很傻、很天真!”又好像小時候的玩具,當時是那樣在意,長大之後再看,這故事竟然已經像別人的故事一樣了。

不敢對她表白

        我讀大學時,專業是服裝藝術設計。大二開學的時候,在公交車上看見一美女,那麼巧,跟我一個站下車。原來,她是我同校的學妹。

        利用學長的身份,我很快就認識了她。為了幫她,我做了很多的事情。我一心介紹她在校外發展,她亦非常努力地爭取機會。

        她是模特班的班花,也是校花,還是一些服裝、珠寶等品牌的代言人。我暗暗地發誓,努力在學業上長進,向她看齊。

        我在深圳國際服裝設計師大賽上獲了獎,我想到第一個報喜的對象就是她。她也很熱情,對我說,回學校一定請我吃大餐。

        我趕在平安夜前夕回到學校,她真在大酒店裡安排了一個浪漫的平安夜大餐給我。她說,那一晚很多人約她,她都推了。我受寵若驚,想入非非,但我不敢對她表白。

        我內心其實很自卑。那一晚穿戴在身上的,是宿舍的哥們湊出的最好的家當。我的父親在我14歲那年突然病逝,我自己摸索著長大,靠獎學金、擺書攤、當業餘演員,來維持生活。我有些特長和小聰明,總能掙點小錢。

       不久,我用我和她的名字,聯名參加了國內外的設計比賽。居然老天眷顧,入圍拿獎了。我和她接觸的機會更多,我設計,她出錢,做了些演出服裝。然後她找來資 金,乾脆成立了模特表演隊,開始了周邊城市的演出。她很忙,作業都留下來,我幫著做。每逢周末,她還要飛外地演出。我只有等待,祈禱她平安,而她總會帶些 特產回來犒勞我。

        我一直小心地隱藏著這份情感,甚至用跟別的師妹交往來掩飾這份情感。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傷害了不少人。

夢這樣破滅了

        轉眼間到了大學畢業,我為了她,努力留校。然而最後我不得不去了北京。我在一家跨國設計公司工作,我一直努力,因我有一個夢想:“等我賺了錢,就去向她表白……”

        可現實真的很殘忍!當我像一條城市快狗那樣,奔波在北京城裡,日夜兼職工作賺錢的時候,她已經是某城市的形象特使。她上了衛視,也開始拍電視劇。

        很多人覺得我已經發展得不錯了,可我和她還是天差地別。有一次,她路過北京轉機,請我吃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是在“釣魚臺國賓館”。那是怎樣的一餐飯啊,竟然有60多道菜,20幾個漂亮的服務員站在後面伺候著。所有的菜,味道早就忘了,還能記起的,就是那種奢侈的氣氛。

        吃了那餐飯後,我在命運面前徹底低頭服輸,心底的夢就這樣破滅了!

        不過我仍然小心地處理著這份情感。當她偶爾來電話關心我的終身大事,我即使已經有了女朋友,仍然會說:“沒有,以後再考慮吧!”

        可能是由於她的存在吧,我在感情的路上,走得很不輕鬆。後來特別想出國,想走得遠遠的,忘掉一切的煩惱。可是越掙扎,越陷得深。去巴黎的夢想破滅之後,我靠酒精來麻醉自己,險些自殺葬送了自己。

        直到有一天,同行耿姊妹從澳洲回國,在公司將福音傳給了我。當我聽到耶穌的故事,竟然禁不住地感動流淚……

        經歷了神的一些奇妙的帶領後,我完全接受了耶穌。

        那年聖誕節前,窗外飄著雪花。我在一群兄弟姐妹的掌聲裡,下到水中。牧者問我:“你願意與耶穌基督同死、同埋葬、同復活嗎?”
我說:“我願意!”

單相思治愈了

        我以為我一心跟隨耶穌,就不會再軟弱。可是,洗禮後有一天晚上,她突然打電話跟我聊愛情,繼而問我有沒有女朋友。

       我竟然心底還是那麼在乎她,我很想跟她說“沒有”。我心存僥倖——也許上帝會原諒我?
然而,就在那一瞬間,上帝居然干預了我。有真實的聲音在耳畔,那樣威嚴而慈祥:“不可說謊!”那聲音“大而可畏”,我只有順服的份!

        我就告訴她:“我前幾天洗禮了,我現在是基督徒了。我本來想向你隱瞞我已經與人交往。但我正準備撒謊的那一瞬間,我所信仰的上帝,提醒我‘不可撒謊’。”

        她說:“真的不能撒謊?那好,我正想問你,有人說你一直暗戀、喜歡我,是真的嗎?”

       我說:“幾年來,你難道沒有感覺到嗎?”在差不多半個小時中,我述說了許多單相思時候的苦楚。她在電話的那一頭,已經哭得淚汪汪。

        我一直不相信美人流淚,但我真聽到了。

        她很感動地哭著說:“你給我3天的時間考慮。這個世界的男人都是愛色愛財,像你這樣真正愛我的人,我再也沒有遇到過。我3天後會找你的,給你一個交待。”

       其實,我並不在乎3天後她給我什麼交待。我知道魔鬼來試探我,而上帝在將計就計來釋放我。

        3天後,她在電話中說:“你那麼好啊!我從前真是忽略了你!你可以為我再回來嗎?你做我的助理,我不敢保證永遠,但我保證作你2年的女友。”

       我覺得,如果我這樣去做,是對愛情的褻瀆,也中了魔鬼的試探。我說:“抱歉,我已經有女友了!要是從前,我肯定回去。然而現在我是基督徒,我不能這麼做。”

        當我說完這句話,我的心突然無比輕鬆,像一下子卸掉了背負多年的重擔。我因順服上帝,單相思竟然徹底治愈癒了!

尾音

        雖然總總原因之下,我並沒有同當時的女友走進婚姻。但是上帝帶我到了南方,在千萬人中,讓我找到了祂為我預備的、最適合我的妻子。

        我們在教會舉行了婚禮。她與我患難與共、相濡以沫。我們一起創業。2008年四川大地震後,我們又一起同赴四川災區,做了一年多的志願者,還險些一起喪命在災區的泥石流中。
如今我妻子挺著大肚子,支持我響應神的呼召,出來全職事奉上帝。我們一生都會牽手同行,隨時隨事感受“上帝在我們當中”的平安與喜樂!

作者畢業于西安工程大學服裝藝術設計。今居廣東虎門。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