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碎石瓦礫堆中站起來

──試析《哈巴谷書》的時代信息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文:David Jeremiah 節譯:許 言

       很多人都有過這樣的經歷:我們求神幫助我們解決問題,可是難題依舊存在;我們求神給我們健康,可是疾病更加惡化;我們求神引領不認識神的家人信主,可是他們好像離神越來越遠……

        聖經中的先知哈巴谷,也曾面對如此難熬的光景。

在艱難的時刻裡

       《哈巴谷書》是聖經中極其著名的一卷書,書中有一節經文,“……惟義人因信得生”(《哈》2:4)。使徒保羅讀了這節經文之後,寫下了“人稱義是因著信,不在 乎遵行律法”(《羅》3:28)。而馬丁.路德又是讀了保羅的話,才勇敢地展開改教運動。所以有人逕稱哈巴谷是宗教改革的先祖。

        但是《哈巴谷書》又是哈巴谷“考問”神的書,記錄了在艱難的、無法解釋的生命時刻裡,哈巴谷與神之間的對話。哈巴谷淋漓盡致地向神表露了強烈的感情:“神啊,你在聽嗎?”這說明哈巴谷內心極度的痛苦與呼求:面對一個理性不能得到解答的問題,究竟該怎麼辦?
我們就從頭看起:

第一章1-4節

        哈巴谷心中極其沉重,他覺得有個問題,必須得到神的回答:“耶和華啊,我呼求你,你不應允,要到幾時呢?我因強暴哀求你,你還不拯救。你為何使我看見罪孽? 你為何看著奸惡而不理呢?毀滅和強暴在我面前,又起了爭端和相鬥的事。因此律法放鬆,公理也不顯明;惡人圍困義人,所以公理顯然顛倒。”

       哈巴谷生活的年代,正是神的選民以色列人,遠離、背叛神的律令的時代,也正是以色列處於衰敗的時期。哈巴谷為以色列民哀哭,可是沒有人聽見他的哭聲。而不法惡行還在繼續不斷增長。哈巴谷的心幾乎要碎了。他眼見以色列的衰敗,卻無能為力。

       其實哈巴谷面臨的問題,也是當今你我的困境。比如現今的美國,絕對的道德標準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包容惡行的相對道德;墮胎合理化──在保障婦女權利的美名 下,殺死千千萬萬的嬰孩;色情媒體大行其道,躲在出版、言論自由的保護傘下,滋長、繁榮;吸毒嫖妓,虐待孩童,政治腐化等等,在在都助長了這個國家的衰 敗。而我們身為基督徒,卻深感無能為力。

       哈巴谷當年所見、所感,也正是如此。他看到“惡人圍困義人”,他禱告,神卻似乎聽不見,或者不關 心。神的似乎漠不關心,可以給人的信心帶來莫大的傷害。神的似乎沉默不語,給不信的人理由和口實。現代有一些多疑多慮的信徒,甚至因此放棄了信仰。即使就 先知哈巴谷來說,他對這點也是困惑的。從他的角度看,神似乎確實漠不關心。

第一章5-11節

        然而,神回答了哈巴谷:“你們要向列國中觀看,大大驚奇;因為在你們的時候,我行一件事,雖有人告訴你們,你們總是不信。我必興起迦勒底人,就是那殘忍暴躁之民,通行遍地,佔據那不屬自己的住處。他威武可畏,判斷和勢力,都任意發出。

       “他的馬比豹更快,比晚上的豺狼更猛;馬兵踴躍爭先,都從遠方而來,他們飛跑如鷹抓食。

       “都為行強暴而來,定住臉面向前,將擄掠的人聚集,多如塵沙。他們譏誚君王,笑話首領,嗤笑一切保障,築壘攻取。他以自己的勢力為神,像風猛然掃過,顯為有罪。”
用現代的話來說,就是哈巴谷質疑,神啊,你的選民違背了你的聖律,你為何什麼都不做呢?神卻一直長時間不肯回答。最後,神回答了:好吧,我做些事,“我必興起迦勒底人”,用他們來審判以色列民。

       哈巴谷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得到了回答,卻比沒有得到更糟糕──你可曾這樣苦苦哀求過神?求神聽你的,結果竟然比不禱告更糟?

        很難想像當時哈巴谷內心的絕望,到了什麼地步!迦勒底人是當時最殘暴的民族之一。在戰場上,如果一國的軍隊估量自己將要敗給迦勒底人,那麼寧可自刎,也絕不要落在殘暴的迦勒底人手裡。

        神卻說,我回答你的問題:我要興起迦勒底人,用他們來懲罰以色列民的背叛。而且,神確實是這樣做了──那就是我們所知道的“以色列民亡於巴比倫人”的史實(迦勒底人就是巴比倫人)。

        我們可以想見,在哈巴谷心中,寧可沒有這個禱告。

第一章12-13節

       哈巴谷繼續考問神。這回他說:“耶和華我的神,我的聖者啊,你不是從亙古而有的嗎?我們必不至死。耶和華啊,你派定他為要刑罰人;磐石啊,你設立他要懲治人。你眼目清潔不看邪僻,不看奸惡;行詭詐的,你為何看著不理呢?惡人吞滅比自己公義的,你為何靜默不語呢?”

        在這樣關鍵的時刻,哈巴谷所能做的,必定是專注在神的屬性上,再次肯定他所認識的神。他不明白現在神在做什麼,可是有些事是他知道的,他就溫習這些:神是亙 古永存的,在此之前、在此之後神都存在。雖然他不能把現在聽見的,跟過去所認識的神聯繫在一起,但他確認神是那至聖的一位。

        這就啟發我們:當我們陷入泥沼中,我們該怎麼辦?當我們處在即使能聽見神的話,卻於事無補,我們該怎麼辦?

       我的方法是,當我遇見難題,我會專注於我所知道的事上。當我生病,不知如何是好,我會專注於思考:我所信的神是一位至善的神,從未讓祂的孩子們無目的地經歷任何事;我會專注於神的全能,注視神的慈愛、憐憫、公義,和祂的恩典,以及全能神的恆久忍耐,天天背負我們的重擔。

第三章1-19節

        我們直接進入第三章吧,看看結局如何。哈巴谷面對難題,但又掌握了大有能力的屬靈原則,於是他進入了不止息的讚美。雖然他跟神對話了半天,依然沒找到答案, 他甚至不明白他將來會怎麼辦──迦勒底人就要入侵以色列了,他也將跟其他以色列人一樣,成為受害者。但是,他卻唱出了讚美之歌──最後一節經文之後的附加 經文為,“這歌交與伶長,用絲弦的樂器”:

       “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神喜樂。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他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穩行在高處。”

       哈巴谷跳出了“泥沼”,他如此地狂喜。他知道,不管前面有什麼發生,有一件事是千真萬確的,那就是我的神必不至動搖,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神喜樂,我要感謝讚美祂。

       “哈巴谷”這個字,希伯來文的意思是embrace(懷抱)。我們得把這個字義銘記在心,因為它正是整卷書的關鍵所在:儘管不能明白神的預言,哈巴谷依舊“懷抱”他的神。

        哈巴谷能至終對神懷抱堅定的信心,發出讚美,與舊約中其他的人物:(1) 但以理──在火窯中,與朋友一同讚美真神,不拜外邦的假神,“我們事奉的神,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窯中救出來。王啊,祂也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但》 3:17);(2) 約伯──祂必殺我,我雖無指望,然而我在祂面前還要辨明我所行的(《伯》13:15),是一脈相承的。

        因此,哈巴谷通過與神對話,進入生命極為深刻的層次:即便我的“世界”成了膠著狀態,甚至失去所有的一切,我仍要讚美歌頌我的神,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神喜樂。

三個可應用的原則

       我嘗試歸納出三個應用的原則,供各位參考:

       第一,當你覺得神沒聽見你的時候,事實上正是神最靠近你的時候。

        哈巴谷以為神忘了他的問題,他向神哭求,因為神好像掩面不顧祂的百姓,好像靜默不語。可是神一直是有祂自己的計劃。即使先知以為神忘了,神還是掌管一切。

       你可能沒有想到神要顧念你的問題。可是神確實過問。你的禱告,會將你“帶入”祂永恆的計劃裡,幫著你去明白祂正在做什麼。

       絕不要依憑自己的感覺,決定是否讚美神。你的感覺經常欺騙自己。當你認為神沒有聽見,正是祂離你最近的時候。

       第二,當你不知所措的時候,請記得你認識的是誰。

        哈巴谷清楚知道,整個事情的過程就在神的手中。他認識神,知道神可以在他不明白的時候,獨行奇事。他知道,即使在他不明白神為什麼這麼做的時候,祂仍是可信的。

        哈巴谷教了我們很重要的功課:你敬拜你所信靠的,你信靠你所認識的。

        被譽為近代宣教之父的戴德生,是中國內地會的創始人。他的傳記《戴德生的屬靈秘訣》一書裡說:戴德生每天一早起來就敬拜神,他的人生目標就是敬拜神,他的生 活總是與清晨醒來敬拜真神息息相關。無論面對什麼艱難處境,敬拜神總給他帶來力量與能力。戴德生懂得這個屬靈的秘訣:當你不知道怎麼做的時候,你得記住你 認識的是誰。

        第三,在困境中看不見神的時候,你必定得以在讚美中看見祂。

        這是何等真實啊!有一回,一個農莊的雞棚,因遭大風襲擊,整個棚頂全給砸壞了。小雞失散各處,整個農莊滿目瘡痍。可是有一隻公雞,儘管所有的羽毛都給吹沒了,被雨淋濕了(真正的落湯雞),卻依舊站在廢墟中的高處,對著從東方升起的太陽,鼓動翅膀,高聲啼叫。

        正像那隻公雞一樣,有時我們自身被打得七零八落,甚至失去一切。可是我們還是可以依靠神,就在那樣的時刻,我們可以看見神的光,看見神的至善。我們可以學著從碎石瓦礫堆中站起來,站在高處讚美神!

作者為Shadow Mountain Community Church (http://www.shadowmountain.org/ )的牧師。經其同意,轉譯為中文。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