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有主愛充滿在我心

本文原刊於《舉目》53期

ALICE

惟有主愛       “唯有主愛充滿在我心,我的心靈喜樂讚美主。在此盼望之地,充滿喜樂之地,向主獻上我的愛……主賜我一切豐盛恩惠,我心難以述說。我心靈喜樂地跟隨主腳蹤,向主獻上我的一生……”

        這是我最近常常哼唱的一首歌。今年是我和先生信主受洗整整7年。回顧這7年的日日夜夜,一路的旅程,我們的心充滿喜樂、感恩和甜蜜。是神帶領我們走過一路的高山和低谷,祂的愛奇妙,祂的作為無人能測度!

回國安家

       從開始接觸基督徒、被邀請去教會查經聚會,到我最後決定受洗,只有短短的兩個月,因為我被基督的愛深深吸引了。有一天我看到《馬太福音》10:30:“就是你們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我被震撼了,這是何等偉大、奇妙的愛!

       我腦海中出現了一位慈祥的老人,他用溫柔的眼光看著我,沒有話語,只有慈愛憐憫,彷彿在說:“孩子,我愛你,我在等待你回來。”我的眼淚忍不住流下來,當日就做了決志的禱告。

        2004年9月,我和先生在菲律賓受了洗。受洗後一週,我們就回了中國。

        我們曾經苦惱於未來向何處去。在弟兄姐妹的幫助下,我知道了要將萬事交託給主,向祂祈求禱告,祂必指引你的道路。

        一個午後,我一個人在家,跪在床邊禱告,請求主帶領我們前面的道路。我非常期望能聽到神親自和我說話,但是我沒有聽到任何聲音。

        禱告後的一個小時,我先生突然從公司打電話來告訴我,上海有個公司邀請他去面試。

        我真是欣喜若狂,因為我知道天父用這樣的方式,回應了我的禱告。

        就在我們決定回上海後不久,我也收到上海一家公司的邀請。我更清楚地看到神的帶領,祂要我們回上海。

        為了等我一起回國,先生推遲了他的面試日期。可是等我們回到上海,他去面談的時候,那個職位已經招到人了。反而是我,回來後2週左右,就開始上班了。

        先生擔當了安家的工作:找房子,熟悉環境,同時繼續找工作。一個星期,二個星期……一個月就這樣過去了,可他還是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

       我們開始有些著急,甚至開始懷疑,那家公司是神為我們預備的嗎?神真的讓我們回上海嗎?

        我們繼續禱告。我們的神是慈愛,又很幽默的父親。就在回國的第3個月,那個原先邀請我先生的公司,突然聯絡他,說現在有另外一個職位,他是否有興趣?我先生去談了後,彼此都很滿意,很快就去上班了——同一家公司,但新的職位比原先的更適合我先生。

       主給我們的,超出了我們所求所想!就這樣,我們順利地度過了回國安家的適應期。

一切備妥

        當飛機駛離馬尼拉的上空,我們的心裡有長長的不捨,因為馬尼拉有我們屬靈的家,有我們的弟兄姐妹。當他們知道我們決定回國後,擁抱流淚,也為我們祝福禱告。因為對國內信仰環境的不確定,他們為我們擔憂,擔心我們找不到屬靈的家,更擔心我們就此離開了教會。
       然而主為我們預備了一切。我們的新家,居然離教會很近。我們週日去做禮拜,非常方便。
        主又奇妙地藉著一個繞了好幾道彎認識的弟兄,幫助我們聯繫了團契,讓我們一點點成長——從什麼都不懂,到慢慢開始在團契中帶領詩歌、查經,開放家庭……神讓我們跟隨祂,與祂同工,更藉著各樣的事來熬練我們的信心。

自然生產

        我和先生結婚後一直沒有要孩子。在不認識主的時候,我一直覺得孩子是個麻煩,生命苦短,何必再生個孩子,讓他也來這個世上受苦呢?

        信主後,我們才知道,孩子是上帝的祝福。我開始轉變,預備要孩子。然而我有過一次宮外孕,使我右側輸卵管有了問題。也就是說,我懷孕的可能性只有正常人的50%。為此,我們夫妻迫切禱告。弟兄姐妹們也為我們禱告。

        等待是難熬的,我也曾懷疑禱告有沒有用,但有一句話常常在耳邊提醒我:我們對人可以失望,對神永遠不要失望。

       2008年,我終於懷孕了!孕育孩子及生產的整個過程,讓我體會到人受造的奇妙,以及人的有限和渺小。

        我的個性比較急,喜歡什麼事都提前安排妥當,考慮問題也比較多。其實說直白些,就是有什麼事情都靠自己。在生產前的幾個月前,考慮到自己是高齡產婦,更擔心意外和生產的疼痛,我早早在醫院裡找了熟人,希望能夠剖腹生產。

       雖然有很多姐妹勸我:“自然生產對大人和寶寶最好的。還是儘量自己生,神會保守的…… ”可我還是憂心忡忡,擔心自己不能順利生產,總想在盡可能的情況下,把一切按照自己的意願安排妥當,完全忘記了神說:“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 的聰明 ﹔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箴》3:5-6)

       孕婦在產前有一堂培訓課,醫生詳細介紹了自然生產的的過程,鼓勵孕婦自然分娩。當醫生講到寶寶是如何的聰明,會自動在子宮內轉動身體,和媽媽相互配合,一起完成生產過程……不知道為什麼,我不住地流眼淚。可能是被如此美妙的生命感動,也在自然生產和剖腹產中糾結。

        我還是和熟人醫生約定了在12月12日入院剖腹產。可那一年正好趕上了國內的生育高峰,各個醫院的床位非常緊張。就在預備剖腹的前3天,醫生打來電話,說我必須提前兩天入住醫院,才能得到預約的那種病房。我同意了。

        入住醫院的當天,按常規檢查了身體,預備兩天後動手術。就在這個時候,突然想起,朋友說,動手術一定要送紅包給麻醉師和醫生,而且要提前送,開完了送就沒有用了。

        我開始猶豫,我知道按照聖經是不能做這種事的。可是明擺著,這又是國內的潛規則。經歷了內心的掙扎和波動後,我和先生一起禱告,決定不做神不喜悅的事情。

        奇妙的事情發生了。當天的半夜,我的羊水就破了。在醫生到達的半個小時前,我的宮頸從1指一下開到了8指。醫生說,沒辦法剖了,你準備自己生產吧!

         從開始陣痛,到最後生產,整個過程也就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按醫生的話說,像你這樣快生第一胎的,還沒見過。

        當我被推出產房的時候,我旁邊那兩個已經陣痛了10多個小時的產婦,還在苦苦等待孩子的出生。

        別的產婦生完孩子,都覺得身體虛弱、疲乏,我卻特別喜樂、興奮,想開口唱歌讚美主,和大家分享神的奇妙帶領,“……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神喜樂。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穩行在高處……”(《哈》3:18-19)

微聲得聞

        常聽弟兄姐妹說,一人信主、全家蒙福。我和先生回國後,常常與父母、家人分享信仰,希望他們早日信主蒙福。父母沒有阻攔我們,但也對我們的信仰有所保留。

       神有祂自己的計劃和時間。2006年的春天,我父親突發心肌梗塞,送醫院搶救。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

        我和先生趕去時,我父親身上插滿了管子,身體非常虛弱,但意識清醒。我和先生就在病房為他禱告,給他講耶穌。我對父親說:“因為罪,我們和神遠離。但只要我們願意悔改,神就會救我們。我很愛你,希望你能信主,我們一家人以後可以在天堂相見。”

        我父親微笑著,用微弱的聲音說:“好,我認罪。”

       父親非常愛我,我想他是為了安慰我,才這麼說的,不確定他到底信不信。

        然而,就是這樣一句微小的、軟弱的聲音,神也聽見了。

        第二天一早,我父親要接受心臟支架手術。就在凌晨6點19分,他的手機收到一條不認識號碼發來的短信:“被惦記是溫暖的,被祝福是快樂的,被祈禱是神聖的,被保佑是安全的。您是被我惦記著、祝福著、祈禱著、保佑著的。願健康屬於您。”

        是誰呢?誰又會說“您是被我保佑著的”呢?我和父母生活在不同的城市,也沒有弟兄姐妹知道我父親的手機號碼,我父親更不認識什麼主內的朋友。當我想要按照那個號碼撥打回去的時候,父親手機上的號碼記錄竟然消失了!我和先生堅信,這是神親自給的話語。

        我父親自己是醫生,他對手術台上會發生什麼,想得比普通人要多得多。這段話給要上手術台的父親,還有我們全家人,莫大的安慰和鼓勵。

        手術非常成功,我父親很快康復。

        我爸爸、媽媽,還有哥哥,因此都先後信了主。

意外回答

        公公、婆婆信主的問題,也是我和先生心裡一直放不下的。今年是我和先生信主的第7年,也是為公公、婆婆禱告的第7年。7在聖經中,是“完全”的意思。就在我們一直苦苦禱告,甚至覺得沒有太大希望的時候,在4月的復活節,我的公公、婆婆也受洗歸主了。

        公公、婆婆是非常樸實、善良的老人,雖然沒有受過太高的文化教育,但總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條。他們參加過我們的小組查經,只是每當說到信仰的時候,他們就說:“你們讀的聖經,我們也聽不懂。你們都是有高知識文化的人,生活不愁,閑暇找個精神寄托。我們就算了。”

        我和先生只有繼續禱告,也常常慚愧,我們自己的見證不好,阻礙了他們的信主。

        這兩年,為了幫助我們帶寶寶,婆婆常住在我們這裡。她會帶寶寶在小區裡,和其孩子一起玩、曬太陽。一個看似很巧的機會,她認識了小區裡另外一位帶寶寶的姨婆,並且聊得很投機。那位姨婆也是信主的,也給我婆婆講耶穌。

       當她聽說我們都信主後,對婆婆說,“你真有福氣,兒子、媳婦都信主!你也要趕緊信主啊,全家都很蒙福的。”

        我婆婆以前總覺得:基督教是國外回來的人信的。怎麼沒有什麼文化的姨婆,也信呢?論文化程度,她還不如婆婆呢!她竟然也能讀聖經,懂這麼多聖經上的道理!

       復活節前,受聖靈的感動,我先生試著問婆婆,是否願意受洗。她的回答,是我們沒有預料到的:“好啊!我願意!”

        過了幾天,婆婆對我說:“你爸也想洗,行不行?我和你爸說了,我一輩子都聽你的,這次你聽我的,一起受洗、全家蒙福!”

        我們真是張大了嘴巴!吃驚之餘,唯有讚美、感謝神。

        就這樣,我公公、婆婆也成為了主的兒女。

尾音

        回想這7年來的一幕一幕,有太多太多“巧合”,我們卻深知,這是主的同在和祝福。在這世上寄居的日子,神不僅給了我們永恆的盼望,也讓我們經歷地上豐盛而活潑的生命。我們如詩歌中所唱的:我們要心靈喜樂地跟隨主腳蹤,向主獻上我的一生!

作者是南京人,現在上海一家投資諮詢公司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