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就信歪了呢?(無忌)2016.03.15

文/無忌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6.03.15

圖1-by Unsplash-sunset-801933.R40

高一那一年,我得了重病,休學在家。有人給我傳福音,我就信主了。

信主之後,我很快脫離了危險。雖然病沒有完全好,但我心裡有了盼望。

後來,在一位中醫師的調治下,我的身體基本恢復,可以回學校學習了。可那時我已離開學校5年了。

對一個離開學校5年的人來說,回學校和比自己小5、6歲的孩子坐在一起學習,需要勇氣。這時主不僅為我在各方面開路,也給了我這樣的勇氣。

那不是一條平坦的道路。我回學校的頭幾個月,由於不適應環境,我的病好幾次有復發的跡象。感恩的是,僅僅是跡象而已,很快就穩定了。

     你還要不要我?

我的情況雖然穩定下來了,但並未就此一帆風順。我回校讀書一年以後,由於家庭的變故,我開始懷疑我的選擇是否錯誤,對前途更覺茫然。

一天早上,我照例到學校門口的河邊禱告。實在禱告不下去了,我開始質問主:你為什麼總是讓我經歷這樣的難處——不是痛苦,就是挫折!你不是應許與我同在的嗎?可是我現在感受不到你!我好迷茫。請你告訴我,你還要不要我?

圖2-By dustie-file000560103391.R80

沒有任何回應。我就像對空氣講話。

帶著絕望,我從河邊返回學校。就在水泥臺階上一步一步前行的時候,心裡突然好像有一股暖流經過,隨之而來的是非常明確的感動:你是我的孩子!不管你經歷什麼苦難,我會一直與你同在……

經歷到這樣的慈愛而且真實的觸摸,我的心瞬間融化了,再一次恢復了信心和勇氣。

     感受到愛的奇

試煉一次接著一次。高二的一節英語課上,我突然感覺極度沮喪,沒有辦法繼續上課了。

找老師請完假,在回家的路上,我向主禱告:以前父母不管怎麼攔阻我,我都有力量應付。就算他們罵我、污辱我,我也能忍受。可是這次,我已經徹底沒有力量了。如果他們再逼迫我,我就只有放棄了。

當我走進家門的時候,心裡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

可是看到我沮喪地回家,父母沒有驚訝。他們問我怎麼了,我說太難過了,我要去看醫生。出乎意料的是,母親那天的反應是那麼的慈祥和關切。她沒有半句埋怨和責備,非常慷慨地給我錢,並囑咐我路上小心。

我晚上回來後,父親和母親一塊為我洗藥罐子,熬中藥。這是多年以來,我第一次看到他們相處這麼默契、相愛。我原以為一輩子都感受不到他們的愛了,可是在我最軟弱的時候,他們的愛卻讓我的心被深深地醫治。

我第一次這麼明確地感受到,愛本身就是一種神蹟,帶著醫治之能。

     騎車撞了老人

主掌管萬事。

高三的一個晚上,伸手不見五指。我騎著單車趕回學校,路上撞人了。

被撞的是一位老人,撞得口裡吐出了鮮血。雖然我知道並不嚴重,不過是嘴唇撞破了,我卻面臨一個兩難的決定。不管我是留下來承擔責任,還是跑掉,都要承擔一定的風險。這時,內心突然出現一股非常堅定的力量:留下來,把他送回去。

我這樣做了,感覺越來越平安。

可是,麻煩也來了。老人的家人要求去醫院做全面檢查,讓我準備錢;同時還給很多人打電話,讓帶一些人過來。聽到這些,我知道要發生什麼事了——藉小事故發財,是我們那邊的人最擅長、最愛做的。他們甚至不惜把人搞得傾家蕩產。

我就像一隻被判了死刑的羊羔,等著被宰殺。可奇怪的是,我心裡好像並不懼怕。

沒多久,來了一個很兇的年輕人,臉上有一道長長的刀疤。因為環境很昏暗,他沒有看清楚我,非常兇惡地對我進行勒索。

可是一聽他的聲音,我就高興了,我知道他是上帝派來救我的“惡人”。原來,他是我從小玩到大的哥們兒,只是後來混到“道上”去了。結果他一發現是我,就立即幫我把事情擺平了。那位老人一家又不能不給面子,只好自認倒楣。

後來每次想起這件事情,總感覺上帝很幽默。祂讓挖空心思算計人的人,最後卻把自己賠進去。如果他們沒有找人來勒索我,我確實難辭其咎。他們如果找別人來勒索,我也難以脫身。可是他們不偏不倚,把我曾經的哥們兒找來了,那是唯一能幫我的人……

     果然考了第一

SONY DSC

SONY DSC

高考之前,我最好的哥們兒,突然對我說:這次高考,你考不了第一!我也不知道這傢伙是在激勵我,還是在咒詛我。我回了一句:如果我考到了,你怎麼辦呢?

考場上,學子個個肩負著全家人的期盼,和因此而來的緊張、壓力。

我也不例外。第一天的考試,我敗下陣來,那是我有史以來發揮最糟糕的一次。

回到學校,我面無表情。渾渾噩噩地吃完晚飯,躺在床上跟主發怨言:高中這麼艱難,你給我力量走完了。為什麼到了最後一刻,你卻不管我?……

不停的抱怨,並沒有讓我力量復原。可是當我停止了內心的哀傷,打算入睡的那一刻,卻聽到了內心深處來自主的聲音:孩子,你放心吧!是我讓你回校學習的,我也會對你的高考負責……

第二天考試,我發揮出了最好的水準。

等待成績的那一個月,我心裡充滿了平安。後來不出所料,我的成績果然是全校第一名。就這樣,我順利地開始了大學生活。

     把貓踹進湖裡

大學生活和我想像的相去甚遠。我非常失望。每次難受的時候,我會去湖邊禱告。

有一天,我真的很難過,覺得自己在消磨時光,又在給家裡增加了負擔。煩躁、抱怨、悔恨一起湧上來,禱告中充滿了無助和怒氣。

偶然間,我看到一隻貓在湖邊梳理毛髮,就走過去,一腳把它踹進湖裡。它從淺灘上飛快跳上岸,然後逃跑了。我的心裡極度懊惱,因為那是非常寒冷的11月,如果貓不及時上岸,會被凍死。

主啊,為何我的心如此殘暴?自己心裡的痛苦,總是往別人身上發洩?我這麼殘暴的人,哪裡值得你愛?主啊,你真的會赦免我所有的罪嗎?

主馬上回應了我的禱告:孩子,我愛你不是因為你值得愛。我愛你,是因為我在創世以前就選擇了愛你。你的罪,我都赦免!

主的愛,讓我饒恕了自己。主的愛,讓我一下子釋懷。生命中許許多多的事情,讓我感覺委屈,感覺被遺棄,讓我看不見愛,懷疑上帝的愛。然而,經歷過後才明白,上帝讓這一切發生,都是因為愛。如果不去經歷,永遠不會明白。

 

     不明不白的感情

圖4-by terimakasih0-gargoyle-1192112.R20

我一直盼望著:有機會一定要讀神學,好好服事上帝。

大學畢業後,機會終於來了——某個建築非常華麗的教會招同工。我成為了該教會的全職同工,並且免費讀神學。

這個教會非常強調“恩膏和恩賜”,敬拜也很熱烈,大有演唱會的勢頭。進到教會裡的人,總是馬上被教會的氛圍感染。所以教會增長非常快,會友很多。

起初,我沒有覺得這教會有什麼問題,直到有一天,我陷在一段情感的網羅裡……

敬拜隊有一位非常有才華的姊妹,很有“先知”恩賜。她是主要的敬拜帶領者。

在一次禱告會上,這位姊妹為我發了個非常美麗的“預言”(發預言在那個教會非常普遍)。然後,我們開始了一段不明不白的感情。當“感情”嘎然而止的時候,我體會到了什麼叫生不如死!

經過詢問和調查,我發現,這位姊妹和好幾位同工有過這種“感情”,弄得幾位同工痛不欲生,甚至有人險些自殺。

問題是,我知道了真相,可還是痛苦非常,陷在感情的低谷裡,怎麼也走不出來。教會安排同工為我做了幾次“醫治釋放”,可是效果甚微。

有一天,我去參加青少年營會,和另一位教會的牧師談到這件事。他對這樣的事很有經驗,馬上意識到問題出在哪裡。

他問我:“她有沒有對你發過所謂‘預言’?”我說:“有!”他說:“馬上棄絕!”

於是我奉主名,棄絕她所發的“預言”。奇妙的事馬上發生了。我感到有一股讓我傷心、難過的力量出去了。我的情緒馬上恢復了正常,心裡感受到了久違的平安和喜樂。

     哪一樣更重要?

我清醒過來之後,意識到事態嚴重。靈界是個非常危險的領域,千萬不要隨便涉足。因為,身為上帝兒女的我們,一旦接受了魔鬼的謊言,魔鬼就有權柄蒙蔽我們,捆綁我們,除非我們識破,並且棄絕。

同時我也思考,教會的牧者和同工,明知道這位姊妹存在很嚴重的情慾問題,並且一直陷在罪裡,卻依舊使用她帶敬拜,就是因為她有恩賜和才華,可以吸引人來教會。

為了教會的人數增長,放棄聖潔,這還是主的教會嗎?

為什麼這件事重複發生在多個人身上,卻沒有人阻止?所有受傷累累、從網羅裡爬上來的弟兄,為了“愛”,都沒有去指出這位姊妹的問題,沒有讓她悔改,也不去警告其他弟兄、免得他們跌倒。為什麼?

難道是因為,他們已經被培養成了只知道“服從權柄”的機器?他們都是“問心無愧”的好人。然而這樣的“好人”,是對教會有益的嗎?

在這個教會,十字架淡出了講臺——為了教會人數和奉獻金額的增長,教會放棄傳講十字架,取而代之的,是講“順服就蒙福”、“奉獻就發財”;跟隨主耶穌可以醫治所有疾病;破除“貧窮的咒詛”就可以領受“財富的恩膏”……

聖潔和才華,哪一樣更重要?生命和恩賜,哪一樣更重要?今生的輝煌和永恆的榮耀,哪一樣更重要?…… 我不禁如此問。

 

     提出辭職的時候

圖5-by Deutsch-jesus-673074.40

以前,我覺得教會的教導雖然有點偏向世界,但畢竟還是有益的。這時才發現,那些教導都攔阻我認識主。因為我的生命需要的,不是肉體的醫治和今世的富足,而是與主一同受苦,通過經歷十字架的破碎和生命的對付,在有限的時空裡,和主建立永恆的關係。

讀《啟示錄》18章的時候,4-8節的經文突然讓我感覺非常扎心。我感受到內心有一股強烈的力量,要我離開所在的教會。

這時主也開路了。祂為我在深圳找到一個在真理上,以傳講十字架為主的小教會,讓我去省察、對付自己的生命。同時,祂也為我在那邊預備了一份工作。

當我向教會提出辭職的時候,心裡雖然存在著對同工們的不捨,但更充滿了難以表述的盼望和喜樂。 我知道,主要把更豐盛、更活潑的生命賜給我,儘管可能是藉著我的肉體所不喜悅的苦難和破碎。

     不管浪到哪裡

回想這些年,起初信主的時候,我領受了非常純正的真理。那時,主總是給我力量勝過試探,主也懷抱著我經歷各樣的試煉。走過的高山和低谷,都有主豐盛的恩典和憐憫。

可是當我離開十字架的真理,眼睛注重表面的華麗,耳朵喜聽誇讚時,我漸漸地變成了屬靈的瞎子,看不到主的心意,也聽不到主的聲音。

危險總是發生在人偏離真理時,發生在那世人都喜歡的假道上。這正如主所說,那條道是大的,找到的人也多(參《太》7:13。編註)。如果沒有主特別的恩典和憐憫,我也許再也回不到真理之道上了!

當我來到深圳那個小小的家庭教會,沒有光鮮亮麗的講臺,也沒有一呼百應的敬拜,更沒有各種各樣誘人的“恩膏”。只有牧者諄諄的教導,只有依靠十字架的恩典,釘死各樣的私慾,靠著聖靈的能力,活出聖經的真理,走上一條破碎自我、讓主掌權之路。

就在這樣一個不起眼的教會裡面,我無比真實地經歷到了主的愛。隨著肉體生命的裂開,主的愛就像生命的泉水一樣流過。每一次靠主的恩典勝過環境之後,我總能體會到擁抱十字架的喜樂和滿足。

我曾經厭煩十字架的教導,感覺既僵硬又無情,最終卻徹底體會到了十字架管教和磨練的可貴。

感謝天父,祂總在等待浪子回家。不管是不信的浪子,還是像我這樣信歪了的浪子,也不管浪到哪裡,只要回家來,天父總不責備。天父的愛,就在浪子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作者主修法律和心理學,為心理咨詢師。

1 Comment

Filed under 成長篇, 生活與信仰, 見證

One Response to 我怎麼就信歪了呢?(無忌)2016.03.15

  1. 台灣人

    「同時我也思考,教會的牧者和同工,明知道這位姊妹存在很嚴重的情慾問題,並且一直陷在罪裡,卻依舊使用她帶敬拜,就是因為她有恩賜和才華,可以吸引人來教會。」,人真實的情況只有神知道,這位姐妹讓我想起被眾人要丟石頭的女子,教會如果是出於利用她的恩賜和才華,自有上帝對付這間教會,而這姐妹內心是軟弱掙扎或是沈浸在罪中,也自有上帝的判斷,無論對這間教會或是這位帶敬拜的姐妹,饒恕是幫助自己真正走出的好方法,也饒恕自己輕信美麗的"預言"。

    沒有人是帶著無罪之身來服事上帝的,只有耶穌,我們眼前看到的任何一個服事同工是跟耶穌一樣無罪嗎?能服事是出於神的能力和神的恩典,不是服事的人本身,否則未免高舉器皿過於陶匠。

    這位敬拜姐妹的結局如何,我們不得而知,但聖經上說「神的恩賜和選召是沒有後悔的」,然而我也相信神公義的屬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