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受傷之處造出晶瑩

維綱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在受傷之處      在2009年的感恩節,在失業和斷腿之後,我寫過一篇散文詩:

       當苦難侵噬我們生命的時候,肉體的痛苦或難以忍受。

        我們常問自己:“為什麼讓我受這樣的痛苦?”

        當你思想珍珠形成,就不難看出苦難的背後——

        每一顆珍珠都來自那負傷的牡蠣,它忍受著砂石的劇痛,在受傷之處造就出晶瑩。

       若不是這傷痛,怎麼會孕育出貴重的珍珠?

       接納每一個苦境,忍受每一次傷痛。那是生命的功課,那是化妝的祝福。

        經歷苦難的人,更會珍惜神家中的溫暖。受過傷痛的人,更體貼他人的痛苦。

       當傷痛使你無法忍受,請你仰望十架上流血的耶穌。

       祂手上的釘痕和慈愛的雙目,必能助你贏得與死神的搏鬥。

        在人們的眼中,金錢是財富,時間是財富。

        然而,是否有人想過,這苦難也是一筆巨大的財富?

        苦難是測試你勇氣的考官,雖然殘酷,卻讓你知道,你有上帝的呵護。

        苦難是衡量你意志的壓力表,有神應許, 必得剛強的筋骨。

        苦難是增進友情的紐帶,一人有難,得八方援助。

        苦難是機遇,雖處險境,卻能逼你開闢新路。

        在這感恩的季節裡,讓我們把讚美獻給慈愛的天父。

        感謝祂將烏雲化為甘美的雨露,將苦難化為愛的祝福!

失業和斷腿之後

        說起我的失業和斷腿兩大打擊,那是2009年初,美國“裁員”滾滾的時候。我所負責的部門也裁掉了。一夜之間,我從高級主管變成失業人員。

       人言“禍不單行”﹐2月底,又在冰雪中意外跌斷了左腿膝蓋骨。在病床上,我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個好不容易爭取到的面試機會,都失去了。一系列的挫折和痛苦迎面壓來﹐苦悶、壓抑、病痛、焦慮、孤獨, 折磨著我。

        就在這樣的苦難來臨的時候,上帝的愛透過教會的弟兄姐妹傳到我的身邊。

       在我斷腿的第2天,教會的弟兄們就趕來我家,將臨時小床安置好,並送來了圈式拐杖、雲南白藥等急救物品。楊弟兄夫婦送來餃子、包子和煲好的湯。在華弟兄夫婦的組織下,教會兩個小組的弟兄姐妹,組成每週7天的探視,為我送飯、送菜,關懷入微。

       大雪中,王弟兄送我到醫院,完成了膝蓋骨手術,後來多次送我去復診。馮姐妹和李弟兄主動在週末接送我的女兒。退了休的李長老,更是日復一日地接送我作復健理療。

        我手術後的第一週﹐由於夾板緊固﹐血脈不暢﹐我的左腿浮腫,脹大了一倍﹐夜間常痛醒。

       在我最痛苦的時候,不是止痛藥,而是耶穌在十字架上被羅馬兵士釘入手心的畫面,顯示在我的腦海中,使我戰勝腫痛、度過難關。

       在李弟兄的足部按摩、田弟兄的電針灸和中藥的幫助下,我的腿腫得到了緩解。

       曠日持久的病床生活是十分難熬的,特別是骨折療養,每天孤獨一人,在寂寞中度日。李弟兄送來張乃千牧師的讀經DVD和劉牧師的講道CD,楊弟兄送來多套連續劇,張長老夫婦、劉傳道常來探訪,教會弟兄姐妹每日一家前來關懷探視,都使我倍感溫暖。

       園子裡的草長高了,唐弟兄主動承擔了剪草的工作。他還幫助我買糧、買菜。看到我頭髮長了,嚴弟兄夫婦趕來為我理髮。看到我的傷腿有淤血,弟兄們就在下班後來幫我按摩洗腳。真是感人至深!教會的慈惠部,也寄來了慰問函和支票。

        感謝神的豐盛恩典!感謝教會的弟兄姐妹對我的無私援助!正如在陪護我的黃老先生所說:“你們教會的弟兄姐妹真有愛心,他們這麼純樸,這樣無微不至地來幫助人,這是我從未見過的。”

多麼精確的時間!

       手術後,我常一個人靜靜地躺在床上。這與我過去10幾年的早出晚歸、忙碌不堪,形成了鮮明的對照。透過百葉窗,我仰望藍天白雲,溫暖的陽光照在臉上、身 上,《詩篇》中神的話響在耳邊:“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 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詩》23﹕4-6)

       神讓我停下來休息,必有祂的美意。苦難不僅能磨煉人的意志,也能讓人體會上帝的愛。
        對於一個膝蓋骨折病人,最痛的莫過於“彎腿復健”(如在老虎凳上重刑一般),復健師要配合病人,將一條已經僵直的腿(0度),彎到正常人的樣子(140 度),每增加1度,都要增加膝蓋內的淤血和已撕開結痂的傷口,真是撕筋裂骨的痛。經過60天咬緊牙關的療傷和復建,我終於可以放下拐杖行走﹐並能爬上汽車開車了。 當我第一次自己開車到北波B組參加聚會時,弟兄姐妹們真是為我歡欣,我們一同將感恩獻給神。

       當時,我申請工作亦屢戰屢敗。往往一個職位,就有上百人申請。可我明白,神是仁慈的,祂知道什麼對我是好的。如果在我在傷腿沒有康復前,就去投入繁重的工作中,則我多半會就此 停止理療,再也沒有機會達到正常人的140度的彎曲標準了。神要我徹底治癒後,才去工作。

       於是,我一方面積極理療,另一方面申請多種工作種類,且每份申請都認真對待。神讓我在冷酷的就業市場,有樂觀且感恩的心,越挫越勇。這是神給我的最佳財富。

       在我的傷腿彎曲到138度的那一週,4個公司的面試同時來了。在傷腿正好彎曲到140度的那一週,我收到了2個公司的聘函。我真為神的精確時間表而感慨,家人和朋友也不約而同地讚嘆神。是的,上帝是仁慈、信實的,祂讓我經過苦難的磨煉,變得更堅強,更懂得感恩,更信靠祂。

       回想這段難忘的經歷,我也永遠不會忘記當我身處苦境時幫助我的人。他們耐心的照料,溫暖的話語,真誠的鼓勵,使我深深體會到了神家中的溫暖。

       我的新工作,是在一家大公司中,負責創建立技術研究開發團隊,在紐約及亞特蘭大建立兩個信息數據中心。在一次艱苦競標中,我和同事分享了我的經歷,鼓勵大家勇敢地去面對明天,並關心和幫助周圍有需要的人。我知道神把我放在這個工作崗位,是要我為祂作見證。

       2010年9月30日,是一個難忘的日子。那一天﹐外面下著傾盆大雨,我們不但已用盡了全部經費,而且也是美國聯邦政府年度項目經費審批的最後期限。之前,連續競標的6個大項目,5個都失敗了,負責營銷的幾位副總,也都已紛紛逃離……

      上 午9點鐘,公司執行副總裁來電:我們在23家大公司的激烈競爭中險勝,“競標成功了﹗” 作為標書的作者之一﹐我的第一句話是“感謝讚美主﹗”,祂使我們這條曬乾了的“鹹魚”活了過來,翻了身﹗這一競標的成功,使我部今後5年的運行,有 了保障。包括我們精心設計的2個信息中心和一個技術研究開發團隊。這是神豐盛的恩典﹗

        苦難使人感悟到神的信實和慈愛。無論環境多麼惡劣,只要你信靠神,神必會在最佳的時機,解救你於危難之中。在這感恩的季節裡,讓我們把感恩與讚美獻給神﹗

作者保留版權,請勿轉載。

作者於1998年信主﹐現住美國,曾獲博士學位,現任系統開發總監。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