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記抑鬱歲月(干地)2016.10.14

pic-1-benjamin-comb

干地

本文原刊於《舉目》81期和官網2016.10.14

 

2015年,我經歷了一生最恐怖、最困難、幾乎死去的抑鬱時期。

2014年底,公司決定要將本地業務平臺,轉換到集團的平臺上。兩個平臺的差距很大,整合起來非常困難。經過初步瞭解,集團平臺的架構非常複雜,網站的回應速度很慢,所以我對這個項目非常沒有信心,對本地的業務也很擔心。然而,我提出的意見和建議,大多不被採納。而且因為雙方的時差,溝通非常沒有效率。兩邊的團隊也互相推諉,踢皮球。

因為期限將近,我負責的部分進展緩慢,有些東西甚至不知如何下手。壓力巨大,晚上睡覺很成問題。常常是幾個小時翻來覆去,輾轉反側,實在困極了,才睡著。睡眠品質也非常差,經常做惡夢,總處於半夢半醒狀態,自己都不知道是醒著,還是睡著了。

 

身體、精神全都垮了

幾個月下來,我的身體、精神都逐漸垮了下來。每天早上起床的時候,都覺得非常疲憊,對一天要面對的工作充滿了恐懼。

上班非常忙碌。很多工作同時進行,卻又互相干擾,進展非常緩慢。中午常找不到時間吃飯。下班後,忙完家務活,又接著要和香港的團隊開會到深夜。有時第二天一早也要開會。忙碌而無序,腦子裡亂七八糟,項目毫無進展。新的問題不斷出現,每個問題都好像錘子一樣,重重地敲在我的腦袋上。

我的健康急劇地變差,體重下降了10多磅。身體越來越虛弱。冬天裡出門,背著背包,都覺得沉重。有幾次頭重腳輕,差點摔倒在雪地裡。記憶力明顯地下降。出門的時候,總是不記得剛才有沒有鎖門;平時堅持打的羽毛球,也逐漸失去了興趣。實際上,我對任何事情都失去了興趣。我原本興趣愛好很廣泛,各種體育運動,吹拉彈唱,都很喜歡。可是現在,什麼事情都不想做。

到後來,我甚至不敢在公眾場合露面。手發抖,身體也會發抖。很多時候,我要躲到太太的身後,拉著她的手,才敢出門。

我對自己失去了信心。我在公司工作了10多年,應該說很有經驗,對系統也很熟悉。可是現在,我對自己做的,和將要做的,都缺乏信心。任何簡單的東西,對我都好像困難無比。

pic-2-evan-kirby

每天都在和死亡鬥爭

我去看過家庭醫生。家庭醫生告訴我,如果想看專科醫生,要等好久,說不定要一年。我如何能熬過一年?

又在網上看到抑鬱症的帖子,說三分之一的抑鬱患者自殺身亡。我已重度抑鬱,如何能逃出死亡的厄運?我認為自己無法醫治,對未來感到絕望。

到了4月中旬,我已經低落到了極點,覺得自己毫無用處,毫無價值。我開始考慮怎麼結束自己的生命。

死亡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我就像一個弱小的獵物,被死亡追趕,無法掙脫。血淋淋的畫面,常常在夢裡出現,死人也紛紛過來,和我說話……

我做著自殺的準備:查看保險條例,確認死後,家裡能夠拿到保險;將重要的資訊、密碼,都寫在一張紙上;考慮死亡的方式:跳地鐵,跳立交橋,觸電……

唯一放不下的,是我的家庭,和年幼的孩子。可是心裡又有一個聲音說,你活著也是無用,也幫不了他們。

4月中下旬的每一個日子,都在和死亡鬥爭。每件事情,每個地方,都充滿了危險。在馬路上,怕自己要撞車。走在水邊,怕自己要跳水。有電的地方,怕自己要觸電。廚房裡,怕自己要割脈……

常常莫名地悲傷,莫名地流淚。早春窗外明媚的陽光,草地上的新綠,樹枝上的苞蕾,小鳥的鳴叫,孩子們在戶外玩鬧的嬉笑,這一切以往能觸動我心的,都已和我無關。我已木然,有氣無力。

我信主多年,可大多時候不冷不熱。現在我不斷流淚禱告,跟上帝說:“你若拯救我,我必事奉你。”可是卻總觸摸不到上帝,得不到祂的回應。我免不了心生埋怨:上帝啊,我都快要死掉了,你還不來救我?上帝,你在哪裡?

 

醫治之路,初顯曙光

一天早上,我渾身發抖,坐都坐不住。突然想起,牧師說可以去急診室,於是跟公司請假,非常艱難地來到醫院的急診室。

我和護士講述了自己的情況,淚水不禁流下。當她瞭解到我有自殺的傾向,立刻安排了兩個員警看護我。

下午的時候,終於見到了專科醫生。醫生瞭解情況後,一是開了醫生證明,讓我跟公司請幾個月的假,停止工作,專心治病;二是開了藥,並解釋醫治的步驟:先吃小劑量,看看身體是否適應……藥物要有幾個星期的時間,才可能起作用。如果不起作用,要換其他的藥物。

休長假、停止工作,等於切斷了病源。果然,病情得到遏制,不再惡化。

休息、吃藥、看醫生。幾個星期後的某一個黃昏,就像厚厚的烏雲裡,透出了一絲久違的亮光,我突然感覺到自己有一些精神氣,情緒有點振奮,居然願意、也可以在草地上慢跑上幾分鐘。

之後每天的黃昏,都是如此。醫生說是藥物開始起作用了,並鼓勵我要有信心和耐心。

雖然我大部分時間還是很消沈、頹廢,但這短短的亮光卻給了我信心和希望。我漸漸地走上了康復之路。

pic-3-ben-white

天使陪伴,我不孤單

經過一個暑期的休息、治療、鍛煉,到2015年9月份,我的身體、睡眠已經完全恢復,精神和心理狀態也變好。我開始回公司上班,直到如今,一切都正常。

在我生病、治療期間,在我走過死蔭幽谷的時候,無數的人好像上帝派來的天使,關心、幫助我:太太一邊上班、帶孩子、做家務,一邊看顧我這個病人;教會的牧者、同工、弟兄姐妹,看望我、關心我、陪伴我,用無數的禱告托住我;同事一直要我放輕鬆,不要太擔心;還有許多其他的朋友關心、幫助和陪伴我。一路走來,我並不孤單。

每個人的人生,都會有高低起伏。親愛的朋友,如果你面臨類似的困境,那麼讓我分享的經驗:

要承認人的軟弱。無論是身體上,還是心理上、精神上,我們都會生病,甚至會垮下來。精神上的疾病,更要承認和照顧。

要學會放手。如果有什麼東西對你的身心造成嚴重傷害,要及時遠離它、避免它、放棄它,切斷它對你傷害。物質世界中,沒有什麼比你的生命更重要。

抑鬱症像其他人體疾病一樣,需要醫生的藥物治療。不要忌諱、躲避。要積極尋求幫助。

不要輕易相信互聯網上的負面的帖子。實際上,抑鬱症是可以治療的,就像感冒可以醫治一樣。

要學會交託。將一切都交託給創造萬物的主宰,自己盡力做好本分,坦然接受結果,不要為明天而憂慮。

 

尾音

窗外正下著淅淅瀝瀝的春雨,無聲地滋潤著萬物,好像在告訴我,在困難的時刻,在呼求而感覺不到上帝的時候,祂其實一直在看顧我,從未走遠。明天將如何,有什麼事情發生,我也不知道。但我確信上帝掌管明天,祂將帶領我一路走過。上帝的奇異恩典就像這無聲的細雨,從上到下,澆灌著我。

 

作者是中國大陸移民,現居在加拿大。

2 Comments

Filed under 成長篇, 見證

2 Responses to 追記抑鬱歲月(干地)2016.10.14

  1. 余夫

    干地弟兄,佩服您有勇氣能說出耒,神允許你經历走过這死蔭的幽谷,願這体会成為許多軟弱肢体的幫助與鼓勵. Blessings

    • Chen HanJie

      小編回復:感謝主!愿更多的人能夠坦然面對自己的軟弱,也靠著主更加剛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