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的心向遠方(安然)2016.11.17

outlander12

 

安然

本文原刊與《舉目》81期和官網2016.11.17

 

2016年5 月中旬,我們一行3人,從北京出發,赴西北邊陲探訪和短宣。此行中,我們看到主耶穌在那流奶與蜜之地,播下了福音的火種,藉著祂差遣的工人,讓星星之火漸漸有了遍地燎原之勢,也聽到了偏遠而真切的“馬其頓的呼聲”。

 

溫柔、勇敢的翠芝

翠芝原是我們教會的。我常聽弟兄姐妹提起她的名字,知道她離開家人,離開繁華的大都市,遠嫁數千里之外的邊疆。我的想像中,她結實而強壯,堅強而勇敢。

等我們到達西北的S 機場,她和丈夫以勒帶著孩子——小果溪,來接我們。我才發現,翠芝的身材是那樣的瘦小和單薄。1米5左右的她,看上去仍然是少女的模樣。

翠芝有一雙彎彎的笑眼,臉上總是帶著滿足和喜樂。而以勒弟兄卻是樸實、憨厚、強壯的。他們夫妻二人光是體型上,就成了鮮明的對比。

聽同行的教會長老說,翠芝和以勒,是通過一位姐妹介紹認識的。只通了一次電話,翠芝就決定嫁給以勒。現在他們夫婦生活幸福,更在主裡同心服事。上帝安排的婚姻,何等奇妙美好!

翠芝居住在種植農作物的大棚外。用秫秸和泥土搭成一間窩棚似的小屋,屋子的牆壁是土砌的,地面是土,頂棚也簡陋——只要能遮風擋雨就是家了。小屋的一側,有一條向下延伸的、幾米長的通道,地道似的,可以從屋裡彎著腰,直接進入大棚。

抵達之前,我們一行3人,對翠芝一家的生活環境根本不瞭解。說老實話,要在這樣的條件下,與他們一家同吃同住,我們也缺乏思想準備。漱口刷牙就在田邊,廁所幾乎露天……

雖然同行的長老小時候在農村生活過,我在小學時也去農村收過麥子,但多年的城市生活,已使我們不適應這種近乎原始的鄉村生活。

pic2-by-svklimkin

 

好在我們清楚的知道——我們如同當年摩西差遣的打探迦南地的小分隊,是上帝的偵察兵,有翠芝一家接待就很不錯了——起碼是在瞭解當地情況的自己人處落腳,這已經是上帝的預備和恩典了。

並且,即使再不習慣,我們只是停留兩晝夜。而翠芝已經在這裡生活了兩年。

其實,當我們的眼目從低矮的大棚挪開,抬頭觀看上帝為翠芝預備的,就不覺會滿懷感恩。看哪,上帝賜給翠芝的大手筆——透亮、蔚藍的天空,門前大片茁壯生長的青青麥田,高聳成排的白楊樹,滋味蜜甜、隨便採摘的紫桑葚和白桑葚……

這真是一片流奶與蜜之地!

上帝也給翠芝預備了愛主、忠心服事的公公、婆婆。自我們抵達,翠芝的婆婆就沒有閒著。包了豬肉白菜餃子還不夠,又準備了一桌子豐盛的菜餚。每天都花樣翻新地為我們做飯。直到我們說實在吃不動了,別浪費,請她簡單些,才算罷休。

以勒弟兄開著他的皮卡車,當我們的嚮導和司機,全程陪伴,細心又勤快。直到快離開時,我們才知道,翠芝家大棚種植葡萄,投入不少資金,但今年才能開始有收成。

這兩年來,他們一直在賠錢。全家人的生活,都靠以勒開車從百公里以外拉菜賣維持。賺錢很不容易,他們平時很節儉。而且以勒一出車,就是一天一夜,非常辛苦。現在以勒竟然放下工作,這麼甘心樂意地接待我們!

上帝為翠芝預備的,是多麼好的丈夫啊!

翠芝本人非常溫柔。我們和她在一起兩天多,從來沒有聽她高聲大嗓說過話。不管是聚會中對弟兄姐妹,還是在家中對自己丈夫和公公、婆婆,或是照顧哭鬧不停的一歲多的孩子,她從來都是柔聲細語,不急不慌。

溫柔並不代表軟弱。他們白天在大棚裡幹活,晚上9點半之後才有時間聚會,12 點以後才結束。翠芝和婆婆帶著小果溪,組織起當地的弟兄姐妹,不顧白天勞作的辛苦,認真地敬拜、聽道、唱詩、交通,從不缺席和早退。

他們唱詩,是把讚美詩的歌詞抄在舊掛曆的背面。只有歌詞,沒有譜子,沒有鋼琴、電子琴或吉他伴奏,沒有詩班,更不要說訓練有素的分聲部了。然而,他們的歌聲卻有著使人潸然淚下的奇異力量,質樸有力,直抒胸懷,充滿感情。

這個聚會點裡,有翠芝公公、婆婆帶信主的新人,也有心裡火熱追求主的忠心老信徒;有飽經滄桑的長者,也有剛懂事的孩子……男女老少十幾個人,把一間小屋擠得滿滿登登。

昏暗的燈光下,一張張因終日勞作而灰塵滿佈的臉龐,一雙雙因渴望而專注的眼睛,一顆顆饑渴慕義的心,讓我們看到了主的工作——他們種植葡萄、蘑菇等,等待農作物成長、成熟,上帝則在這裡播種下福音,訓練未來收割的工人。

聚會的地方雖然狹小,可是週三晚上禱告會,週五晚上查經,主日晚上敬拜,安排得次序井然。就在這漆黑的夜晚,主已撒下火種,燃燒在弟兄姐妹心裡。終有一天,會在這片土地上燎原。

翠芝,我的姐妹,你以生命順服主,以喜樂的心面對清貧,以溫柔待人成為剛強的見證。你是我們的榜樣!

pic3-by-hilarycl

 

顏值高、有星兒的D弟兄

從S 地離開,抵達第二個目的地,U 市。我們一邊回味著短宣初戰勝利的喜悅,一邊走出機場。陽光燦爛,雨後初晴的天空格外清澈。

我們在機場外,正在張望之間,一輛白色越野型的德國豪車,穩穩地停在我們面前。車門打開,走下來一位身材高挑的俊朗小夥子,衣著時尚,連髮型都是精心打理過的。用現在流行的詞:這是一位顏值頗高、有星範兒(編註:明星氣勢)的高富帥。

這是來接我們的嗎?一開始,我真有些不敢相信。幾個小時之前,我們還在土屋裡吃早餐,行走在下過雨的鄉村土路上。沾在旅遊鞋上的泥巴,還沒有清洗呢。我們已經習慣了那樣從頭到尾的“土”,而現在上帝又給了我們另一個出人意料。

是的,這位弟兄就是來接我們的。D 弟兄(姑且這樣稱呼吧)已經在和長老握手交談了。

坐在D 弟兄的奔馳車上,另一個驚奇出現了:D 弟兄除了外貌英俊、氣質出眾之外,嗓音也低沉渾厚、悅耳動聽,且如同播音員似的,講著一口無比標準的普通話。若不是車窗外不時掠過U 市富民族風味的建築物,我會覺得恍如回到了北京。

更令我驚奇的是:D 弟兄已將自己奉獻給主。他在本地讀完了神學培訓課程,今年又報考了外地的一所神學院。可惜,D 弟兄未被錄取,因為他的妻子和他今年同時報考了這所學校,按這學校的慣例,夫婦兩人中只能錄取一個。

他的教會從服事的需要考慮,安排他的妻子先上神學院。弟兄順服了這樣的安排,盡心盡力服事的同時,也繼續做準備,等待明年重考 。

當天中午的午餐,是當地教會準備的歡迎宴。長長的鐵釺子上噴香的烤羊肉串,手抓飯,各種拌面,涼菜,小菜,自釀優酪乳等,琳琅滿目,擺滿了餐桌。

就餐時,我看到D 弟兄十分溫柔地照顧一位盲人弟兄,手把手地告訴他飯菜的位置,時不時地給他端菜加面,使我心酸又感動。

當天晚上,我們和當地教會的主要同工見面、交談,直到半夜12點多,才言猶未盡地結束。

pic5-by-jackiebabe

 

D 弟兄的妻子——L 姐妹,和我們一起下樓。D 弟兄已經在樓下,默默地等著自己的妻子服事結束,然後陪她一同回娘家——他們自己的房子,一百多平米的複式豪宅,收拾得美麗、乾淨,則成了我們的住宿之處。

上帝用D 弟兄給我上了一課:這位弟兄顛覆了我心中傳道人的傳統模式。

上帝的智慧和全能,是我們有限的頭腦不能測度的。上帝使用的器皿,不論出身——貴族以賽亞,羊倌阿摩司;上帝揀選的人,有不同的經歷——年少敬虔的提摩太,以及殺害司提反的幫兇——掃羅;上帝呼召的人性格各異——謙卑的王子摩西,性情暴躁的漁夫約翰,愛表現的彼得,和怯弱的馬可……

上帝親自呼召他們,走上十字架的道路,用烈火熔煉,用苦難鍛造。救贖的恩典重造他們,最終,上帝的這些工人有了基督——上帝兒子的樣式。

看遠方,主已繪製宏偉藍圖,祂已親自呼召天國的精兵,包括翠芝和D 弟兄這些甘心樂意為主擺上的年輕人!

 

作者為作家 ,現居北京。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