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深情的告白——在她的病痛中(慕容)2016.12.08

pic-2-by-marcusscottreed

慕容

本文原刊於《舉目》82期和官網2016.12.08

 

臨到感恩節,女兒馬上就要過4周歲生日了。她小小的右耳朵,近來總是流血流膿,有時候還發出股臭味。我只好按照醫囑給她用藥,內服加外用,但還是不見好。醫生建議觀察10天,如果到時不見好就需要全面檢查,如果是膽脂瘤的話,她則需要住院手術治療。

她這麼小就要吃這樣的苦,我心中有一百個不願意!我不希望我女兒的感恩節、聖誕節或生日,是在醫院裡面度過的。不過,我發現自己竟然沒有抱怨,而是在默默預備自己的心——如果女兒住院,我在生活和工作上需要做出各種調整。

對於過去凡事抱怨的我來說,這種反應蠻異常的,因為前不久我還在抱怨妻子的工作換得不順利,又抱怨有些人今生做財主,死後當拉撒路……

不過我也知道,不是我已經修煉到寵辱不驚的層次,而是某些奧秘的事情發生在我的身上。

 

你愛我的證據在哪裡?

 

說來慚愧,我受洗已經9周年了,平日也有正常的讀經禱告,甚至在網上還會修讀一些神學課程,以至於我還自命信仰狀態不錯。

但是,在我心中卻常常錯失上帝的愛,故此,我常常離開十字架而追問上帝:

“你愛我嗎?”“你在什麼事上愛我?”“你愛我的證據在哪裡?”“你愛我,為什麼我還會遭遇這些痛苦?”

其實上帝已經用十字架告訴我:“我愛你!”耶穌的死和復活就是愛的烙印!因為“惟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上帝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羅》5:8)

上帝對我的愛已經在十字架上顯明了,只是我過去基本上是忽視這個告白的。我的禱告沒有蒙應允,就證明上帝不愛我!我在工作上受挫了,就是上帝不愛我!我和妻子鬧矛盾了,就是上帝不愛我!我的神學課拿不到A,就是上帝不愛我……

直到有一天,越過千山萬水之後,我才明白,其實上帝的愛就在耶穌的死和復活上顯明出來!

生活中的順利與磨難、富裕與貧窮、眼淚與歡笑,都不能最深刻地表明上帝的心!只有回到歷史上替罪羔羊被獻祭的那一刻,我躁動的心才能夠真正安息下來,上帝的怒氣已經止息,祂向我露出笑臉。從此以後,比死更堅強的愛如烈日噴薄而出,傾瀉在我的幽暗上……

pic-1-by-lisaleo

為什麼我還要經歷這麼多苦難?

 

可是,苦難呢?上帝愛我,為什麼我還需要經歷這麼多苦難呢?沒有苦難不行嗎?

以前有人說,耶穌基督貴為神子,卻為了拯救世人而遭遇一切的苦楚;主尚且如此,我們作為祂的門徒難道可以免遭苦難嗎?

我很難同意這樣的說法!

首先,主遭受苦難是替世人贖罪。可是我的苦難不單不能救他人,也不能贖自己的罪。我覺得這樣的受苦,是毫無意義和目的的!其次,耶穌遭受過苦難,不代表因此就能讓我遭遇的苦難,變成甘甜!這如同別人被火燒很痛,我被火燒也很痛,我被火焚燒的疼痛不會因為別人的疼痛而減少啊!

大概一個月前,一位長輩和我聊天,她提到了近況。平時她需要照顧自己年邁的父親:她父親已經變得有點像小孩子了,吃飯或者出去散步都需要有人哄著,否則他就有可能不吃飯一直在床上躺著……

她為了照顧父親,付上了極大的時間、精力、金錢。

有一次半夜父親上廁所摔倒,讓她折騰了大半夜,第二天她再開2小時車帶他去看醫生……談到這些難處,她突然說:

“我真是為上帝的恩賜感恩,因為若不是這些艱難,看不到上帝給予的恩典豐富。面對這些事情,需要主的恩典給予動力,並讓我們的信仰能真實地接地氣,而不僅僅是打高空的空泛理論。”

這樣的話真的讓我很有感觸。

回顧信仰歷程,我不得不承認,在安逸的生活裡,屬靈生命基本都處在停滯狀態,只有在遇見風雨之時,屬靈生命才掙扎著成長。空有聖經知識或神學教義並不足以改變生命,只有經歷水火之後,聖經真理和教義才能轉化成生命的特質。

萊瑞•克萊布在《破碎的夢》中說:

“最大的祝福乃是與神相遇……然而,我們並不這麼認為。因此,上帝要幫助我們看得更清楚。

“有一種方法,就是使我們在世上的夢想破碎,讓我們受到打擊,而情況卻一直沒有好轉……

“美夢破碎的確是個悲劇,但它絕不僅止於此。對於基督徒而言,它是通往喜樂之地這趟漫長旅途中的必經之路。因此人們不需要將夢想破碎視為一種必須盡可能解除,或是不得不忍受的苦難,反而應當欣然接受這個機會。”(註1)

若是這樣,苦難就不再是一種毫無意義的痛苦,而是上帝訓練我的途徑。

上帝愛我,祂藉著苦楚讓我生命不斷成長。如同肉體的疼痛讓我發現傷處及時處理,生活的疼痛也可以從安逸的迷夢中將我喚醒,讓我在難處中反思、掙扎、求告、警醒、調整、改變……

於是生命就在不知不覺中成長。

人生多有艱難,生命中有許多幽暗的角落,我不需要當鴕鳥,忽視它們的真實存在,我也不需要咬緊牙關強忍著,因為上帝在基督裡極其愛我!

我承認我如今仍然害怕苦難,但我也要直面苦難。我可以在難受中向上帝嚎啕大哭,也仍然會求祂把苦難挪走(就像我現在正祈求上帝,將女兒身上的疾病挪走一樣)。

但與此同時,我深信,上帝帶領我進入苦處,不是為了摧毀我,而是為了雕琢我!

 

註:萊瑞•克萊布,《破碎的夢》(甘肅人民美術出版社,2014),10-12。

 

作者現居南京。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