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說書進入民間

古事今說

本文原刊於《舉目》49期

        我是1991年在美國紐約,領受說書恩賜的。之後3年,我根據四福音書,在美國把耶穌的生平錄製成了說書。

國內首說

        十年後,我回到國內,認識了當地一位國際學校的校長。我無意中跟他提到了我以前說書的事兒。他一下子來了興趣,問我能不能為學校的中文老師說一段兒。我一口 就答應下來,隨即就被邀請參加他們的聖誕晚會。我找出了當年錄製的《耶穌傳》錄音帶。年頭太久,包裝已經破損了,但當年的感動,卻隨著聲音保存至今。

       聖誕晚會我要說的自然是耶穌降生。於是我在原稿的基礎上,重新查經後改寫。晚會上我就為他們說了約20分鐘的耶穌降生。這是我在國內說的第一場書,所以我自 己也很興奮。說完後,大家掌聲鼓勵,校長走過來抱著我的肩膀說:“幹得好啊!我觀察了一下大家,他們都聽得聚精會神!但願這是你今後說書的開始。”

登臺講課

        不久後,校長對我說:“你一個人說不行啊,你要教別人說啊!我們學校的總部,對中文老師有龐大的培訓計劃,為此還設立了一個培訓中心,你要不要去試試?”

        我一下子來了興趣。他說的不無道理啊,我一個人說書,能說給幾個人聽呢?最後我們商定,先在學校裡,為現有的中文老師教一次課試試看。

        我的恩賜在於寫和說,教別人說我還真沒幹過,所以特別好好預備了一下。那天登臺授課,學生也就5個人。為大家介紹了說書的歷史之後,我給大家輔導了一段《撒但三試耶穌》。學生們聽得高興啊!

       到了最後一次課的時候,我和學生把教室佈置成一間茶館兒,學校的全体教職員工,作了我們的聽眾。

        第一個上臺的學生,用黑板擦當驚堂木,往講臺上“啪”的一拍,開始了她的說講,說完了再往臺面上摔一回黑板擦。大家都是第一次看見這種陣式,不禁哈哈大笑。

         那天居然每個學生說的都是《撒但三試耶穌》,都好好剖析了一下撒旦的內心,也就是數落了一下撒但。

        沒過多久,我又開了第二班。有位老師很高興地報名參加。我問她,為什麼這麼高興啊?她說上次茶館式的表演課上,傳出的笑聲很大,她就來聽了。

        因為她在一所盲人學校,義務輔導盲童,平時常給孩子們講故事聽,所以她學了《撒但三試耶穌》後,就講給了那些瞎眼的孩子聽。我追問她孩子們喜歡聽嗎?她說,喜歡,都高興著呢,哈哈大笑。

       於是我跟著這位老師,去盲人學校看望盲童。

       當知道我是教那個故事的老師的時候,他們高興得為我鼓掌。因為是平生第一次見到盲人孩子,我內心很激動。有一位15歲的男孩子問我,能不能跟我學說書,我說可以啊。我告訴他,歷史上的說書人都是靠耳朵聽,用心記,然後動嘴去說的。看得見、看不見,不那麼重要。

        後來我到了總部,說書培訓讓全國各地方來的老師,用自己的家鄉話,練習說講聖經故事。
這樣的機會不錯,但是一年也只有一次。

        主啊!你要我朝哪裡走呢?這聖經說書能夠進入民間嗎?

網絡收徒

        我在網上發現了一個叫“基督徒聊天室”的網站,就進去看了看。原來這是基督教眾多網絡平臺中的一個。來來往往的人不但多,而且哪兒人都有。每天一早到午夜人還不散。

        我就以“故事今說”為網名,為大家說了一個小段子《水變酒》。(參《約》2章,“迦拿的婚宴”)幾次之後,一位平臺的管理就動員我,定時來說書。我一看,當然可以,但是說什麼呢?我就開始在這個網絡平臺上,說講正在創作的《大衛王》。

        這裡的聽眾絕大多數都是基督徒。我講著講著,就有人開始要求拜師,等到我說《耶穌生平》的時候,我已經在網絡上,收了10個來自全國各地的說各種方言的“徒弟”了。

       在這些基督徒們中間說講聖經,我最擔心自己有不得當的地方。不過,好在儘管開始的時候,有些人不習慣說書的形式,但是我的說講,讓他們對情節有了一種身臨其境的真切感受。當他們聽完了《大衛王》和《耶穌生平》後,都改變了看法。

        我深知道,這是神讓我的說講,在這裡經受一下大家的“檢驗”,另一方面要加給我同工。我進來的時候是一個人,當我離開的時候,是帶著9個同工(徒弟),等於把一個人變成了10個人。

        這裡的基督徒占絕大多數,但是大使命要求我把聖經講給非信徒聽。神啊,我要怎麼辦?

說書茶館

        在新浪網的視頻語音聊天網站(UC)裡,我發現了一間說書茶館。雖然平時聊友不多,但每隔一段時間,就舉辦評書說講聚會。我就向他們介紹了一下我自己。當他 們得知我也是位評書愛好者時,非常高興,讓我加入他們的評書票友俱樂部,參加他們的評書說講聚會。就這樣我離開了基督徒的網絡平臺,開始接觸非信徒的說書 群体。

        當時我很清楚,這是我進入民間的一扇門。因為是第一次,所以我小心謹慎,以大衛擊殺歌利亞為內容的說段《牧童出戰》,參加了第一次的聚會。

       這是我第一次同國內說書的朋友一起切磋說書技藝呢!在基督徒中間說書,我會使用很多屬靈的字眼,說書前要做禱告,說完之後感恩。現在呢,我對神說,主啊!我 要在非信徒中間說書了,我知道你向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你要我除去所有外在的屬靈光環,用字也必須通俗,不能使用屬靈術語。求你與我同行!

        聚會當天,我排在第3個。有說《楊家將》的,有說《跨海東征》(薛仁貴)的,而我是說外國文學作品《牧童出戰》。出乎意料的是,人們的反響很強烈!從他們的 反饋中看到,他們雖不知道大衛是個聖經人物,但大衛擊殺歌利亞這段緊張、生動又刺激的征戰描寫,深深地打動他們。他們說沒有想到,一段外國古代的故事,用 中國的評書藝術來表現,竟然如此精彩!

        我心裡非常激動。上帝就是讓我看到這一幕,得勝不需靠任何外在之事物,而靠在心中掌權的神。

        不過,這個地方雖然可以接觸到非信徒,但畢竟平時沒有人流量。我還是無法接觸到更多的非信徒。

故事會裡

       一次我的一位朋友,邀我進入UC社區的朗誦區去看她。在尋找的過程中,我看到朗誦區有一個新的房間,叫“故事會”。嘿!這3個字一下子就躍入了我的眼簾。因為,說書就是說故事!

        我興奮得地進了房間,看到有不少人呢,就問上面的管理,這裡能不能說書?他們說可以。哎呀,我太高興了!我終於來到了非信徒中間了!

        後來我發現,這地方我來對了,這裡有專門的時間說鬼故事。我想太好了,鬼的故事都可以講,那神的故事更可以講了!

        首先我同他們其中的一位管理員聯繫,向她介紹並推薦了我的評書節目,還作出了一個說講計劃,供管理員們參考。為了讓那裡的聊友聽眾熟悉我,我還先說了幾段跟劉蘭芳老師學來的《岳飛傳》。

       結果我被批准做了這個房間的管理員,每周三和五晚上7點開講,每次半小時,《大衛王》。我的前方亮起了通行的綠燈。

         這次的聽眾,跟說書茶館的又不一樣了。他們談不上對傳統文化特別熱愛,或者特別愛聽評書。人們到這裡來,要麼希望藉著朗讀文章,抒發一下自己的心聲,要麼希望能欣賞到引起自己共鳴的聲音。在這裡,人們是在用心靈在抒發和聆聽。你說得好他們就留下聽,不好馬上離開。

        我該怎麼辦呢?運用神學術語嗎?這裡不行!靠評書的味道和技巧嗎?顯然也很難。我再次翻開了舊約,重新讀了一遍《撒母耳記》。看著,看著,我不再擔心了。無論是在人物性格的刻劃還是矛盾衝突的展開,都是愛憎鮮明、真情流露。

        開講那一天,我豁出去了。我以掃羅王率兵攻打亞瑪力京城作為開頭,說到掃羅王攻城的時候,突出那股泰山壓頂之勢;說到後來百姓搶戰利品的時候,形容掃羅的軟 弱無力;說到撒母耳堅持原則的時候,表現掃羅王的強詞奪理;說到大衛受膏為王那一段時,則詳細交待每個人從自己的角度出發,對候選人的猜測,顯示出神的揀 選有多麼出人意料……

        人們聽得終於有了反應。我把每次說講時,大家對我發的反饋信息都收集了起來,認真分析,總結經驗,並不斷地對稿子進行修改。

聖誕禮物

        轉眼就到臘月,聖誕節就要到了。我帶的這幾個徒弟,都是主內的,一共是9位。我早就將《水變酒》、《耶穌降生》和《掃羅王圍攻亞瑪力京城》教給他們了。所謂拜師,實際上就是成為同工,一起將聖經傳入民間,然後同心禱告,求神感動、帶領今後的腳步。

         平安夜就要到了,我忙著在網站各個房間,為人們說《聖嬰降世》。一連說了幾天,到了聖誕節那一天,我實在累了,就休息了。

        到了中午的時候,湖北的同工來了消息。她告訴我,昨天晚上教會舉辦了一萬多人參加的聖誕晚會,她的節目是說講耶穌降生的段子,被排在了第一個演出。她是背下 來說的,說完的時候大家雷鳴般的掌聲把她嚇了一跳。事後大家都說,那天的節目就數她的評書最好,問她怎麼學的?都想學呢。最讓這位姊妹興奮的是,牧師、長 老也說她講得太棒了!

        到了下午,一位叫“上帝的寵兒”的同工,也發來了消息:

        昨天晚上是平安夜,我們大家在一起過得快樂極了。每人都要演節目,第一個節目就是我的評書。說完以後,大家的掌聲很熱烈,都說太好了,真的是感謝上帝!

        感謝你為我們幾個付出的辛勞!你很認真地教我們說評書,讓我們一次一次的練習稿子。我們能有今天的成績,能被教會和網絡所認可,這都是與你的辛苦分不開的!

        說實在的,我也非常高興,這兩個消息,是神給我最好的聖誕禮物!

        新年過後,網絡說書茶館的負責人告訴我,他們準備把以往的錄音,放到幾個主要評書論壇上去,問我同不同意把我的《牧童出戰》和《聖嬰降世》放上去。我當然同意了!

        元旦,故事會房間晚上舉辦了一次晚會,也請了新浪網的其他貴賓參加。我出了一個評書節目,《岳飛大戰金兀術》的片斷。沒想到新浪UC網絡時報的一位記者也參加了,在新浪UC的社區新聞上發了個報導,說:

       “故事今說”是評書方面的高手,能自編自講評書,最新創作了一部《大衛王》,每周三、周五兩天晚上7點正,在我們房間熱播。

       這樣等於把我的《大衛王》做了個宣傳!好事兒啊,﹗沒過多久,又發佈了一條消息,新浪UC在論壇上給了我們故事會房間一個版面,要求大家踴躍投稿。

       真實感謝神啊!我知道神在一步一步帶領我往前走。雖然這僅僅是拉開了聖經說書傳入民間的序幕,但神既然這樣開始了,便一定會到達終點!

作者在1991年,於紐約開始聖經說書的工作。目前在中國專門從事聖經說書民間化的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