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禍從何而來(米寶)2017.07.05

米寶

本文原刊于《舉目》官網2017.07.05

“我老公被主接走了!”

今天接到一個電話,是位很久沒聯絡的姐妹打來的。姐妹名叫路德,她從朋友圈裡得知我在學鋼琴,說起自己買了一台昂貴的電子琴,可惜沒學多久就丟開了,很羡慕我可以學……我們討論鋼琴沒多久,她突然冒出一句話:“我老公被主接走了!”我異常震驚,感覺像在噩夢裡。

“是什麼時候的事?”我追問。

“就在今年3.8節,”說完,她又不解地問:“上帝為什麼接走他?他們不是說上帝要醫治他嗎?”

我頓時失語,不知道如何安慰這位憂傷的姐妹。

上帝醫治了他?

我見過這位姐妹的丈夫,雖然只是匆匆一瞥。在他離開前一個月,當時我們去一個姐妹家聚會。他看上去非常瘦削,虛弱地躺在椅子上。當時,我並不知道他就是路德的丈夫。

2年前,我和路德在特會上認識。她50歲左右,是一位愛上帝愛人的姐妹。當時,她希望我幫忙聯絡牧師,去她家為身患重病的丈夫禱告。但因為種種原因,我沒安排上。

後來聽說,去年路德帶著丈夫去了香港,找牧師禱告。不久後又聽說,路德的丈夫在教會作見證,說上帝已醫治了他:醫院給出最近的檢測結果,其中顯示他的癌症細胞指數已為零,腫瘤也消失了。我聽到這個消息,為他們感到高興。可沒想到,今年第一次見他,卻成了最後一次見面。

也許,認識他的人不免都會問:“上帝當時不是醫治了他嗎?為什麼上帝後來又接走了他?”

像從狼窩裡逃出來

最近,我也讀到或聽到不少基督徒遭遇災難的故事。遠的有一百年前,很多敬虔的宣教士來到環境惡劣的中國傳福音,他們的妻兒卻最終在中國犧牲;近的有這幾年,身邊不少熱心愛主的牧者、信徒,其家人身患重病或遭遇災禍。而我自己,自信主以來,雖蒙受了上帝許多恩典,但也經歷了一些談不上“災難”卻也讓我對上帝深感疑惑之事。

我大學期間受洗後,就開始為自己的婚姻禱告。但直到去年初,我仍沒遇上合適的戀愛對象。我覺得自己的樣子也不賴,很多人看我外貌,甚至以為我是畢業不久的大學生。但從年齡來看,我卻已是“剩女”了。還未信主的家人,一直催逼我,他們甚至懷疑我是不是想當修女。

家人的不解,以及周邊環境對單身女性的貶低,讓我很難過。我對上帝也有埋怨與疑惑:“為什麼,10年了,你還不讓我遇見他,我不是一直等候你,為你持守聖潔而拒絕了一些外在條件好卻未信主的異性嗎?為什麼我要忍受那些人對我的侮辱?”

埋怨之後,我開始放低“標準”,改變過去固執的想法:也許人們說的是對的,如果再不抓緊,我可能嫁不出去了。在這種情形下,我接受了一個基督徒弟兄的追求,他年齡比我大很多,且離過婚。雖然一開始,我很難接受他的年齡和他過去的婚史,但想到他那麼喜歡自己,就勉強接受了。不久,我發現,他連摩西是誰都不知道,於是我再次降低“條件”,想著只要他信主就好了。

過了幾個月,我們開始談婚論嫁。但我覺得,他似乎有很多事情隱瞞我。我想,只要還沒真正領證結婚,我都可以繼續求問上帝的心意。

今年春節前,這位弟兄要回美國,而我留在國內。2個月中,有兩三個星期,他很少回我的資訊或打電話給我。這種不正常的狀況,讓我很難過,我對主說,如果這段關係不是從你來的,求你親自干涉,切斷它。

後來,我們因為一件很小的事徹底分手了。當時,我還猶豫著,要不要跟他和好,因為想到,談戀愛偶爾拌嘴也很正常。與此同時,我又繼續禁食求問上帝,在禱告中,上帝告訴我,我一直處於危險中,我卻不知道。上帝要像切斷電源一樣,切斷我跟他的關係,為的是保護我。

幾天後,我從一個我和他彼此都認識的人口中得知,原來這位弟兄是個有婦之夫,他的妻子是這位熟人的親戚。聽到這個消息,我感覺自己像從狼窩裡逃出來一樣,對主的拯救之恩感激不已。

雖然現在,我有時仍會擔心別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待自己單身的狀態,我偶爾也會問上帝,為什麼還沒讓自己遇到那位生命中的“以撒”?但經歷過這些事以後,我內心比從前多了許多平安喜樂。

這一次,在電話裡,我沒能安慰路德。放下電話後,我發短訊安慰她,沒想到她很快便回覆:“三個多月,雖然我心會反復軟弱,但上帝的恩典都在,感謝上帝,生離死別確實是痛苦的事……”她的短訊裡,雖流露出憂傷痛苦,但知道她仍信靠上帝,我就放心了。

災禍從何而來?

也許,我們不應該把苦難一概視為是上帝降災禍。聖經上說,上帝對我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耶》29:11)。

災禍從何而來?聖經上說,人種什麼就收什麼。有些災禍,也許是人為的,因為我們都活在一個邪惡敗壞的世界裡。就如同我經歷過的這一次“戀愛”,如果沒有上帝的保守,真不敢想像後果。而有些災禍,也許是來自那黑暗掌權者的攻擊,如約伯。但在這樣的災禍面前,上帝所重用的僕人甘願為上帝受苦,忍受災禍。

無論如何,這個世上有苦難,信主後,也不等於之後的人生總是一帆風順。但是主應許在祂裡面有平安,我相信,祂的應許永不改變。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見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