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者的膀臂(微僕)2018.04.18

微僕

本文原刊於《舉目》86期和官網2018.04.18

“摩西對約書亞說,你為我們選出人來,出去和亞瑪力人爭戰。明天我手裡要拿著神的杖,站在山頂上。於是約書亞照著摩西對他所說的話行,和亞瑪力人爭戰。摩西,亞倫,與戶珥都上了山頂。摩西何時舉手,以色列人就得勝,何時垂手,亞瑪力人就得勝。但摩西的手發沈,他們就搬石頭來,放在他以下,他就坐在上面。亞倫與戶珥扶著他的手,一個在這邊,一個在那邊,他的手就穩住,直到日落的時候。”

——《出埃及記》17:9-12

有的牧者回憶說,當年回應神的呼召,奉獻作全職傳道人時,曾聽到有弟兄姐妹說:“佩服佩服,你膽子很大!這份工作不好做啊。看到太多牧者因為牧會而遍體鱗傷。”

牧養教會的工作確實不容易。在教會中,有句流行的話叫“同工變同攻”。有牧者感慨道:弟兄姐妹作普通會友的時候,是溫順的羊,但成為教會同工以後,反而變成了兇猛的羊。牧會工作不但吃力、孤單,而且時常伴隨衝突和傷害。

教會中何等需要像亞倫和戶珥那樣的同工,作牧者的膀臂,不是彼此同攻,而是同心為主爭戰,互相擔當扶持,共同取得勝利。

多年前,筆者牧養的一間教會有位弟兄全家搬到了外州,在當地一間教會聚會。一段時間以後,我遇到這位弟兄,他說想和我好好聊聊心裡話。弟兄告訴我,現在他已在教會擔任同工。但事工參與多了,也看到教會很多問題,尤其是牧者的缺點。據他所講,那間教會的牧師在人際關係的處理上有缺欠,教會已有好幾位主要同工,因為與牧師產生嚴重衝突而離開教會。弟兄很焦急,想和那位牧師面談指出他的問題。如果談不好,他也要離開那間教會了。弟兄問我的意見。

我建議他,首先若不是因為教會真理的教導或者道德倫理上出嚴重錯誤,最好不要輕言離開屬靈的家。其次,感謝神我們弟兄對教會有熱心關心。可能這位牧者確有需改進之處。但我建議他先不要急於找牧師談。因為從弟兄的言語態度情緒上,我聽出他雖只是教會近期衝突的旁觀者,但對那位牧者也是頗多不滿。倘若帶著這樣的情緒立刻和牧師談話,可以想見結果不會太好。近來教會經歷這樣的衝突,牧師也是在巨大的壓力下和情緒波動中,人自然處於自我防衛狀態。現在你帶著不滿的情緒去指出牧師的很多缺點,他若不改你也會離開教會。這樣情形下牧師是很難聽進去的,反而可能埋怨弟兄對實情不瞭解,對牧師不理解。最後很可能不歡而散。

弟兄問那該怎麽辦。我說很簡單,一句話:你先去和牧師作朋友。我解釋道,看來這位牧者的問題主要是在個性上,這不是一朝一夕能改變的。你來教會的時間畢竟不長,最好先和牧師建立起彼此的瞭解信任。讓牧師曉得你是真心支持牧者的牧養工作、願與教會共度難關。當這種互信建立起來,你再慢慢和牧者分享你的忠告與建議,那時你們的情緒都更穩定了,你對牧師的理解也增加了,雙方更能親切地分享,牧師也更能聽得進去。聽我講完,弟兄說好,我說我會為你們禱告。

一兩年後,我在一個營會裡又見到這位弟兄。他很興奮,說謝謝我當初的忠告,現在教會平靜了許多,他和牧師的關係也拉近了許多,有深入的交通,兩家關係也很好,最近牧師家還邀請他們家一起去釣魚呢!感謝神!

曾有一間正在聘牧的教會和筆者聯系,希望我幫忙介紹合適的牧者。我問他們為何聘牧。對方說,教會幾位主要同工實在忙不過來,他們都是帶職事奉,又拖家帶口,時間精力有限,應付不了教會繁重的探訪、關懷、造就、講臺等工作。我表示完全理解,難為同工們了,確實教會需要有人專心牧養才好。但我也在主裡憑愛心提醒他們,避免有因同工忙不過來而需要“僱”一個牧師來幫助打理教會工作的想法。當牧者來到以後,同工們應能端正心態和角色,不是把牧者當作自己的膀臂,而是甘心順服牧者的引領,甘願作牧者的膀臂。

那麼,教會同工們如何做好牧者的膀臂?我想至少有以下兩方面要注意。

一、在生活上關心、扶持牧者,讓牧者沒有後顧之憂。 

《哥林多前書》9章14節說:“主也是這樣命定,叫傳福音的靠著福音養生。”華人教會有個傳統,認為窮才屬靈,既然牧師比會眾都更屬靈,就要最窮。這觀點有三個錯誤:第一,並非窮才屬靈。第二,牧師不一定比每位會友都更屬靈。第三,牧師不應該是教會裡最窮的。

現在很多教會開始曉得,牧者的待遇應該不低於教會各家庭收入的平均線。教會善待神的僕人,他才能更好地全心服事主。在此同工們要注意的是,不是教會花錢“僱”、“養”牧師。牧師是主差派來牧養祂羊群的,為教會指引屬靈的方向,為教會警醒守望。是牧者在牧養餵養教會,不是教會在養牧者。牧者要注意的則是,不可單為一份收入而牧會。

北美教會常稱牧師的待遇為“工資、薪水”,有的臺灣教會則是稱作給牧者的“謝禮金”,叫法不同,反映其中的態度也不同。對薪水會討價還價,對謝禮是沒人討價還價的。牧者只要確知是神所差派牧養的教會,不管收入多少,都要忠心服事。筆者知道有的牧者,因為教會奉獻減少財務出現難處,而主動要求減少謝禮金,與教會共渡難關。牧者這樣的態度和心志,一定會贏得會友的尊重。而教會同工們也應做好榜樣,盡力不虧欠神的僕人。

同工對牧者的關心扶持不單在金錢上,也包括生活的許多方面。有的教會同工真是把牧者當作自己的家人,處處體貼關懷,實在令人感動。比如有位牧者嗓子不好,但講道教導探訪輔導還要常常講話。弟兄姐妹看在眼裡,給牧者送來各種中藥西藥偏方。不管療效如何,這一份份情誼是最寶貴的。有姐妹看到牧師師母常請人來家吃飯很辛苦,就特地準備晚餐請牧師一家來吃飯,使師母可以歇一歇。也有姐妹表示,牧師家何時請客,提前告訴她,她儘量準備一兩個拿手菜送過來,讓師母可以少做一點。有個教會同工們看到牧師一家從不去度假,特意撥出一筆專款,請牧師一家去度假休息,回來能重新得力,更好地牧養教會。

二、不單在生活上關心扶持,更重要的是順服牧者的權柄,支持牧者對教會的牧養和治理。

有位牧師講過一件事:他新到一間教會不久,去探訪一位主要同工的家庭。因為這家有小孩,他就帶了一些糖果給孩子作見面禮。但臨走時,這位同工死活不肯接受牧者的糖果,反覆強調牧者收入少,可以把糖果留作探訪慕道友的禮物。牧師最後只好把糖果帶回來,心中也有一份感動,感謝這位同工顧念牧者的清貧。結果沒想到,後來在一起服事中,這位同工處處和牧者對著幹,公然頂撞、孤立牧師。當這位牧者黯然離開教會後分享說,我寧可這位同工當年少一些顧念牧者的清貧,而能多一些顧念牧者牧養教會的不容易。

《希伯來書》13章17節說:“你們要依從那些引導你們的,且要順服。因他們為你們的靈魂時刻儆醒,好像那將來交帳的人。你們要使他們交的時候有快樂,不至憂愁。若憂愁就與你們無益了。”首先,這裡的順服不是盲目順服。牧者的教導和帶領若偏離聖經真理基要教義,或有違聖經道德倫理,則“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徒》5:29)。但若非以上情形,教會同工則應在充分溝通基礎上,盡力順從牧者的帶領治理。

有同工說:“我們請來牧師是專門‘祈禱傳道’的,不需要治理教會。” 其實,牧者為教會祈禱傳道已經是在治理教會了,兩者是分不開的。牧者要為教會的屬靈方向、各項事工專心禱告,尋求神的心意,也必定要把從神而來的領受與同工分享,引導教會各項工作;牧者在講臺上的傳道同樣也必定有關乎教會發展,事工運作,使命異像,教會紀律等等。所有這些信息一定不能只停留在講臺上,必應落實到教會生活事工的各方面。

教會同工們作為牧者的膀臂,應積極配合牧者的教導引領,使得會眾整體穩步跟上。同時,同工們也應幫助牧者多分擔事務行政性的工作,做好百夫長、五十夫長(參《出》18:21),使牧者能專注在教會的牧養治理上。而牧者則要注意牧養教會時應多聽取同工們的意見,從善如流,不固執己見(當然若清楚看到神的引領,則另當別論),避免專制作風。

牧者還要特別注意的一點是,要盡力團結所有同工,都做自己的膀臂,引領整個同工團隊同心事奉。避免形成牧師周圍的一個小圈子,對與自己意見看法相合的同工偏聽偏信,而對似乎常與自己意見不同的同工排斥疏離。其實,意見相同與否不是最重要,是否能在充分尊重牧者權柄基礎上又坦誠講出真實想法更重要。有些意見時有不同的同工卻是牧者的好膀臂。有些似乎從來只說恭維話的人最後卻變成教會的大麻煩。

筆者和不少牧者有過分享。大家一個很深的感受是,教會裡若有幾位謙卑事奉、愛護支持牧者的主要同工,就能帶給教會一個和睦美好的屬靈氣氛,幫助牧師的工作順利開展,教會蒸蒸日上。多年後牧師都還會記得這樣的好同工,為他們向主感恩不盡。而另一方面,有時僅是教會主要同工中有一兩位不但不能和牧者同心,而且時常產生嚴重沖突、權力爭鬥,甚至傷害。最後牧者不得不傷心地離開教會 。有的牧者會經過一段療傷,重新振作,牧養新的教會,也有許多牧者最終離開了牧會崗位,從此不再全職事奉。

培養一位牧者何等不容易,他肩負神的呼召,歷經多年的神學裝備。如今莊稼多,工人少,教會荒涼,各處都缺乏牧者。但同時又有許多牧者經過牧會事奉而傷痕累累,不敢再繼續,實在令人惋惜。

牧師也是人,也有不完全。有些在教會衝突中也有言語態度不當之處,甚至也會給同工帶來傷害。同時,牧會工作也是艱辛、孤獨、和常常不被人理解的。常言道,“一個籬笆三個樁,一個好漢三個幫”。求神在教會當中興起更多的亞倫和戶珥,作牧者的膀臂,使牧者能更有果效地牧養帶領教會,為著主的榮耀,在屬靈爭戰中同心得勝。

作者在北美華人教會牧會。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