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硝煙的戰爭(新民)2018.04.30

新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18.04.30

 

跌破眼鏡的政治秀

最近國際舞臺上大小國之間的博弈,著實讓人目不暇接。其中最跌破許多吃瓜群眾眼鏡的,當數美國特朗普總統和朝鮮金正恩委員長之間,從惡性謾駡到良性對話的互動。戰爭的危機開始向和平的轉機傾斜,這幕政治秀,亦幻亦真,非同尋常。

一個炫耀自己飛彈越射越遠(理論上可達美國本土)的半島獨裁強人,和一個動不動就用推特喊話叫陣並炫耀自己核彈發射按鍵超大的大國民選總統,在象徵人類和平共存與友好競技的南韓冬奧後不久,透過南韓特使表達儘快擇機坐下來和平談判的意願。

這戲劇性的轉折,雖然難以想像,但值得地球人的審慎稱道與密切關注。

戰爭與和平的歷史

和平,在人類歷史上,稀少得珍貴。有人統計過,在有記載的人類文明史裡,平均每7年中只有一年是真正和平。部落與民族之內和之間的戰爭,佔據了大半的歷史。人類的歷史,就是一部戰爭與和平的歷史。美國西點軍校博物館裡有一句令人玩味的醒世名言,直譯成中文是:“人類擁有的武器進步了,但擁有武器的人類卻沒有”。

反觀動物世界裡的相咬相吞,人類如今以洲際導彈和網路戰爭,實現了孫子兵法裡的夢想——運籌帷幄,決勝於千里之外。每逢各國隆重的閱兵儀式,我們都看到一些越來越精良先進的武器展示。除了天空漂亮的雁陣,枝頭覓偶雄鳥的舞蹈,草地上開屏的孔雀,或者集體追捕獵物的狼群,我們並沒有觀察到動物世界裡類似人類炫耀武力的閱兵儀式。

現代戰爭,不再像古戰場上的短兵相接和赤膊廝殺,更多的是衛星導航的精凖打擊,以及無遠弗屆的網路攻擊。然而,有一場看不見也沒有硝煙的戰爭,比人類更古老,一直發生在人類歷史中。

戰爭起源

戰爭的起源,按照聖經的記載(參見《以西結書》28章,《以賽亞書》14章的隱喻借代性記載),來自天庭天使長對上帝的背叛。那位“無所不備,智慧充足,全然美麗”的“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後“因美麗心中高傲,又因榮光敗壞智慧”,誓言“要升到高雲之上,要與至上者同等”,最後“竟從天墜落”,成為上帝的抵擋者撒但。

主耶穌對門徒說,“我曾看見撒但從天上墜落,像閃電一樣”(《路》10:18)。撒但被逐出天庭,開始與上帝的長期對抗:敗壞上帝的創造;在伊甸園引誘人類始祖犯罪;欺騙列國萬民繼續背叛上帝;試圖扼殺降生不久的神子耶穌於搖籃;誘惑在曠野禁食四十晝夜後的耶穌;在人心中種植蒺藜稗子和散佈各種謊言,攔阻人認識獨一真神並祂差來的人類救主耶穌基督;用形形色色手段逼迫屬神的子民即基督的教會;最後與神決戰失敗,被打入地獄的火湖。

基督必將最後得勝,終結人類罪惡歷史,施行白色寶座大審判,引進新天新地,作王掌權到永恆。這是聖經所啟示的人類悲喜劇原委,是上帝與撒但爭奪人靈魂的戰爭。

撒但與基督及教會之戰

使徒約翰在《啟示錄》中用不無隱晦的異象語言記載,撒但與基督及其教會即神的子民爭戰的幾幕驚心動魄的畫面:“天上又出現異象來:有一條大紅龍,七頭十角;七頭上戴著七個冠冕。它的尾巴拖拉著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龍就站在那將要生產的婦人面前,等她生產之後,要吞吃她的孩子。婦人生了一個男孩子,是將來要用鐵杖轄管萬國的;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寶座那裡去了。”

約翰接下去解釋說,“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它被摔在地上,它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龍見自己被摔在地上,就逼迫那生男孩子的婦人。於是有大鷹的兩個翅膀賜給婦人,叫她能飛到曠野,到自己的地方,躲避那蛇;她在那裡被養活一載二載半載。蛇就在婦人身後,從口中吐出水來,像河一樣,要將婦人沖去。地卻幫助婦人,開口吞了從龍口吐出來的水。龍向婦人發怒,去與她其餘的兒女爭戰,這兒女就是那守上帝誡命、為耶穌作見證的”。(《啟》12:3-5、9、13-17)

爭戰的始作俑者

撒但正是宇宙天地間一切爭戰的始作俑者。它打開了一個潘朵拉魔盒,讓這個世界充滿了彼此的仇恨與兇殺。人類始祖亞當夏娃在撒但的誘惑下,違背上帝的吩咐,犯罪墮落,被上帝究問時,彼此辯白並推卸責任,開創了夫妻不和不負責任的先河。人類的第一樁兇殺案,正是發生在第一家庭的兄弟倆之間,哥哥該隱因妒忌生恨而謀殺了弟弟亞伯,開始了反目成仇兄弟鬩牆的人類罪惡與戰爭歷史。

不和與戰爭的社會基因,如同瘟疫彌漫在世界的每個角落,也深深植根於我們心中。國家民族之間因為利益的衝突而發動冷戰與熱戰,甚至世界大戰。人因為種族或宗教的不同而彼此歧視甚至無情的殘殺,導致歷史上的部落與宗教戰爭。

中世紀的十字軍東征,上一世紀納粹德國對數百萬猶太人的大屠殺,南非的種族隔離,盧旺達的種族清洗,現代的恐怖主義襲擊,都是臭名昭著的戰爭罪行。即使同一個種族和信仰的人群,也會彼此爭鬥而自相殘殺,比如歐洲的異端裁判所,柬埔寨的殺人場,以及我們所熟悉的十年浩劫。

得勝的關鍵戰役

世界和平與社會和諧,是人心深處的共同訴求與呐喊。但真正的天地和平,始於人與神和好,達於人與人和諧,只有在沒有硝煙的戰爭之始作俑者撒但魔鬼被徹底擊敗後,才有可能。而達成這一得勝的關鍵戰役,在十字架上由耶穌基督來完成。耶穌取了人的血肉之體,甘心被釘在十字架上,“特要藉著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來》2:14)。

聖經宣告,上帝既藉著祂兒子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便藉著祂叫萬有——無論是地上的、天上的——都與自己和好了”(《西》1:20)。耶穌基督“既在十字架上滅了冤仇,便藉這十字架使兩下歸為一體,與上帝和好了”(《弗》2:16)。

4年前,有一件偶遇,讓筆者印象深刻。為岳父慶80大壽,我們一大家子決定一起去乘坐加勒比海郵輪。從機場到郵輪停泊港口的中轉巴士上,岳父與後座的一位美國老人禮節性地互致問候。在攀談中發現,六十餘年前,他們年輕時都曾參與過朝鮮戰爭。兩位老人得知後,哈哈大笑,握手言歡,算是異地偶重逢,一笑泯恩仇。

基督在十架上完勝

人類本來都是按照上帝的形像和樣式所造(參《創》1:26-27),“天上地上的各家,都是從祂得名”(《弗》3:15)。人類自從始祖開始被撒但俘虜,就一直與神隔絕,與神為敵,但如今藉著人與神之間的中保耶穌基督,得以與神和好,並學習與人和諧相處,彼此相愛。“我們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祂身上”(《賽》53:6)。耶穌基督拆毀了人與神、人與人之間隔斷的牆(參《弗》2:14)。

這場恆古以來曠日持久、沒有硝煙的屬靈戰爭,最後由我們救恩的元帥——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完勝,在復活中凱旋。

 

作者旅美逾30載,生化博士,道學碩士,從事新藥研發,熱衷福音佈道。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