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文化中的“理解與滿足”(鍾興政)2018.07.11

鍾興政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07.11

 

2017年8月,我有機會從台北回到波士頓,停留兩個禮拜。雖然時間很短暫,但為了留下一些美好的記憶,我和妻子就答應和女兒們一起到波士頓城裡去吃飯,並且到波士頓港邊走走。

該不該穿越

那天傍晚約6點左右,我和家人走在波士頓港邊步道上(Boston Harbor Walk),港邊步道風景很美,有自然的海灣景觀,遊艇和帆船點綴在海面上,夏日徐風吹來,在這裡走路真是一大享受。

我們從波士頓水族館往右走一段,是慢而悠閒的步道,再走一段路,就進入了一家港邊高級旅館的後面。很明顯,當天有一對新人,正在舉行招待客人的餐會。他們的親友們三五成群,拿著杯子和點心正開心地聊著天。此時的港邊步道,已被這婚禮餐會的客人擠滿了,原本是公共空間的步道,似乎成了私人餐會的場地。

我們一家五人在港邊步道上停了下來:要不要繼續往前走呢?如果要走,就要從婚禮餐會的客人中間穿越過去。孩子們說:“不好吧!他們正在餐會中,這樣會不會不禮貌?”我說:“沒有關係,這裡是公共空間,我們走過去時,只要說聲抱歉(excuse me)就可以了。”說完了,我牽著妻子的手,對女兒們說:“我們走前面,你們跟著我們走過去。”

穿著正式禮服的先生

果然女兒們的見解有幾分正確,我一路說“excuse me”的同時,遭遇了一些不解的眼神,甚至收到了幾個白眼,我頓時心裡有些不舒服。回頭看了一下,女兒們並沒有跟上來,而是停在原地等。

我們大約走過了人群陣中比較擁擠的前半段,妻子和我停下來討論怎麼跟女兒們再聯絡上,正在說話時(我們是用中文交談),一位穿著很正式禮服的先生,笑容滿面地走到我們身旁說:“怎麼樣,要不要跟我照張像,然後我幫兩位照相。”(這位先生說的是英文)我立即高興地回答說:“好啊!謝謝!”

妻子看我和這位西裝筆挺、素不認識的美國人有說有笑,心情也受了影響,跟著我們一起開起玩笑來。旁邊的另一位賓客見到我們三個人說話的樣子,便問那位與我照相的先生說:他們兩位也是我們的客人嗎?他回答說:“是啊,今天和我們一起慶祝的人,都是我們的客人。”之後,我們又寒暄了幾句,才離開了。幾分鐘後,女兒們過來找到我們,看見我們倆笑得很開心。妻子開懷地和她們分享我們剛剛的經歷。

“用心理解”,跨越文化阻礙

我想那位穿著正式禮服的先生,是一位有著高文化智商的人。他的用心、風趣的舉止給我和家人帶來了很愉快的一個夏日傍晚,也使我們對波士頓有了更好的印象。

在讀大衛·湯瑪斯(David C. Thomas)的《文化智商》這本書時,我注意到他提出文化智商的三元素是:相關的知識、“用心”和改變行為的技能。我認為,這三項元素中最重要的是“用心”這件事。

湯瑪斯說,“用心”才能跨越文化阻礙。“用心”指的是特別去觀察的行為,也就是理解和你有不同文化之人的處境,是一種體貼的注意力,用以體察他人、情境以及文化所提供的線索。那位在餐會中穿著正式禮服的先生,便有著“用心”理解的洞察力,並採取了積極的行動。

“被理解”帶來滿足和幸福

為什麼我們因為這位先生的“用心”,而感覺到了滿足和幸福呢?因爲,在跨文化的領域中,“被理解”可以給人帶來這樣的感受。

當我們希望穿越婚禮餐會的場地時,我們雖然說著“excuse me”,但是我們臉上的表情,必然顯示出心裡的不安。“被理解”有時也很不容易,因為隱藏在需要“被理解”的表層底下,是一種強烈的自尊心。很多時候,人們寧可不被理解,也希望保持表面所擁有的面子。所以能夠表達“被理解”的需要和習慣,是需要被教導和學習的。

學習文化智商,有助於提升理解他人的能力,和表達“被理解”的習慣和勇氣。對基督徒來說更是如此,《提摩太前書》1章5節說到:“但命令的總歸就是愛。這愛是從清潔的心和無虧的良心,無偽的信心生出來的。”當我們基督徒願意更多去“理解他人”時,其源頭都是從主給我們的愛。

因為主愛我們,我們也用各樣的方法,用主耶穌給我們的恩賜,去“理解他人”。當我們用清潔的心和無虧的良心,設身處地去理解他人時,就是“用心理解”的具體實踐;同樣的“被理解”,也是一種無偽的信心的具體生活表達。

當我們可以更多“理解他人”和“被理解”時,不僅僅是我們得著滿足和喜樂,主耶穌的心意也得到滿足。正如《約翰福音》15章11-12節所說:“這些事我已經對你們說了,是要叫我的喜樂存在你們心裡,並叫你們的喜樂可以滿足。你們要彼此相愛,像我愛你們一樣,這就是我的命令。”

 

作者为Gordon-Conwell職場神學教牧博士,曾於美國麻州牧會,目前在台北信友堂擔任牧師並在台北華神教導職場神學相關課程。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