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的記號——寫在2018年感恩節(言靜)2018.11.21

言靜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11.21

 

去年感恩節,我在微信朋友圈寫下這段話:“2017年感恩節,我最想感謝,上帝的揀選。在美國3年一直參與教會不同事工的服事,最終發現服事人的人,是被耶穌不斷地服事著。祂十字架的救恩,就是對整個人類最大的服事。感謝神不斷地帶領和鼓勵,持續地感動和更新。真的是徹徹底底顛覆了我曾經屬世的價值觀。這條天路剛剛開始走,我感恩有主耶穌與我同行。我已熱淚盈眶,期待有一天在羔羊的盛宴,與你相見。ps:我想以後每年的感恩節,都看一遍我當年受洗的視頻。”

我,得了癌症?

如上段朋友圈所說,去年感恩節前,我從美國“風風火火”回到國內參與服事,正準備擼起袖子“大幹一場”,沒曾想到在一次常規體檢中,查出了患有甲狀腺惡性腫瘤,學名叫“甲狀腺乳頭狀癌”。

我得了癌症?我得了癌症?我得了癌症?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這句話大家一定不陌生吧?而“我得了癌症”這個震驚的訊息,在那一刻對我的沖擊,豈止是三次?我不敢相信的原因是,我是朋友們口中的“運動達人”,無論在哪裡我都堅持健身,常年定期體檢,各項指標從來沒有過問題……有如此健康積極的生活習慣,我怎麼會得了癌症?

還記得去年確診的那個初冬早晨,在醫院窗口接過“穿刺活檢”的報告,赫然寫著“結果:確診甲狀腺乳頭狀癌”時,我眼淚止不住地掉,渾身發抖。那是一種人性裡本能的對疾病、對死亡的恐懼,是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遇到這種事情的恐慌。

主耶穌與軟弱的我同在

那一夜,我不知道自己是何時睡著的。只記得眼淚一直流一直流,枕頭都哭濕了。但我信主後這幾年,被教導即便在最軟弱的時候,依舊要呼求神。我難過得張不了口向神禱告,只是心裡默想:主啊,求你搭救我,主啊,我害怕,主啊,求你與我同在……

第二天早上醒來,一睜眼就想起《詩篇》30篇:“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我想那一夜,若不是有主耶穌的同在,我真的不可能第二天一早上,情緒上就能有很大的好轉。以我從前的個性,那是不可能的。但因著聖靈工作的大能,非常奇妙,這天早上我安靜了下來,接受並面對了這個現實。

愛我的天父預備了一切

在得知我生病後,國內外的弟兄姊妹們組成了微信禱告小組,為我守望禱告。我的“代禱軍團”跨越了大洋兩岸。

感謝神垂聽禱告,這方面的醫學專家願意為我多加一台手術,使我不必等很久。

因為剛剛回到國內,我的國內醫療保險還沒生效,國外的保險也不負擔這種癌症手術費用。我一下子拿不出看病所需的全部費用,正在擔憂的時候,上帝差派了一位牧者,給我奉獻了幾乎一半的手術費用。我還記得我和這位牧者說:“我不能收您這個錢,您是牧師,本來生活就很清貧。”牧者回復我說:“收下吧!上帝已經為你預備。”後來,我收下了微信上的那筆“轉賬”,我在心裡說:“以馬內利的神,我感謝你!”

手術那天清晨,我安靜地在醫生辦公室簽完“手術責任書”,叮囑了前來手術室門口守望的姐妹,請她照顧好我父母的情緒,自己獨自走進了手術室。手術室的走廊很長,長這麽大以來,我第一次走在這樣的走廊上,但一點都不緊張,因為我深知道,我不是一個人,有主耶穌和我同在。

手術需要全麻,我一邊禱告著,便進入了麻醉狀態。感謝主,手術過程中需要對切除的甲狀腺現場化驗,以進一步確定是否有癌細胞轉移到淋巴,但化驗結果是好的,沒有轉移。只是切除了甲狀腺,手術圓滿地完成了。

這個過程中,還有一個很“有意思”的小細節:那段時間家中奶奶正在彌留之際,父親的情緒壓力很大,我和母親就商量“隱瞞”我的病情,只是告訴父親是一個腫瘤需要開刀,并未提癌症這個字眼,因為不想讓父親再有壓力和負擔。

手術後,母親告訴我,手術室外的大屏幕上,都寫有患者姓名和手術名稱。那天上午,大概有十來台甲狀腺癌症患者的手術,唯獨我的名字後邊寫的是“甲狀腺切除術”,其余患者都寫的是“甲狀腺癌手術”。這解除了我母親的擔憂,一直“被隱瞞”的父親還說:“哎呀,看來其他人都是癌症手術的啊,就我們女兒這個最輕了。”

天父,你是何等的愛我!你顧念著我一切的所思所想,你照顧著我所有的需要。

病床上的思考

手術後的1個禮拜,我在醫院留院觀察,。手術後甦醒的那24小時,我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身體上的軟弱。因為全麻,我幾乎昏睡了一天,但當麻藥作用過去後,我脖子上長達8公分的傷口開始疼痛。從小到大,連皮外傷都沒有經歷過的我,第一次體會到了“疼痛”的滋味。

夜裡我想上廁所,但因為傷口疼痛,我無法自己起身。又因為剛剛過了麻藥,我聲音也喊不出來,沒辦法叫陪床的家人起來幫助我。那一刻,我深深體會到自己的“局限”。

我們每一個人,終將或早或晚地面對疾病、死亡。也許有一天,我們甚至不能說話,不能自理,不能上廁所,不能自己吃飯……那一刻,我們該如何面對自己的生命?我們的心,該安放在何處?我們的依靠,該建立在何處?

你的保守,何止我看見的這些?

很感恩,手術後我的身體很快地康復。我似乎對事情的認識,只看得見恩典的表面……

7月份去廣州出差,需要約見幾位未曾謀面的弟兄姊妹。廣州很大,我第一次去,分不清東南西北,也不知道大家分別在城市的哪個區域。就在內心焦慮時,這幾位弟兄姊妹幾乎同時間發信息給我,都說自己在某某地鐵站附近上班,下班後可以在那裡見面。

7月份的廣州,熱到讓人窒息。我收到那“不約而同”的地址信息時,正在走出地鐵站。我手中一邊拿著手機,一邊提著大行李箱,衣服濕透了。可是當我意識到自己內心那小小的焦慮,神都看顧保守,都安排得好好的,那一刻我抱著手機,完全不顧形象地流下了眼淚。仿佛聖靈正在強烈地提醒我:我豈止顧念你這些,你所經歷的這一切,都在我的保守中!

我突然想起,2017年,我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尋求主的帶領——是繼續留在美國教會服事,還是回國服事,心裡有些茫然。若繼續留美,我內心一直不太平安,雖然從人的角度看是好的,比如美國神學院的裝備更強,又比如美國教會對全時間的工人更有條件支持等。但我怎麼禱告,心裡都不太平安,我自以為是地認為:“看來神是要我回國服事嘛!宣教中國呀!我不是也一直有感動回到國內服事嗎?”

在回國前的那段時間,我甚至還得意洋洋地想:“我是犧牲了自己為主服事呢!我完全可以留在國外啊,我可以進修神學,我在教會服事已經有一定的經驗,做些事工也能得到各種支持,但是我願意放下這些回到國內呢……”

可是就在這個炎熱的夏天,在人來人往的地鐵站口,我被聖靈觸摸。我想,若不是我領受了繼續留美的“不平安”,回到國內,得以及時發現病情,及時就醫,我會如何?……醫生都說我的病情是這類癌症中最輕的情況,而且被發現的非常及時,神帶領我的一切時間都剛剛好。

在決定回國服事的過程中,我完全沒有意識到我那隱藏得很深的“驕傲”。我自以為自己是舍己服事,以為自己靈命好,我是為了神……殊不知,我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手中。祂知道我的需要,也知道我的危機,在祂的掌權中,祂帶我安然度過危機。

上帝愛我,祂用祂的方式,帶領我認識到,自己是何其驕傲的人。這是我信主後,第一次對自己的驕傲認識如此深刻。我的心深深被神的愛“扎”到,我羞愧地把“榮耀”還給神。

恩典的記號

到今年的感恩節,手術過去差不多1年了。脖子上留下的疤痕還清晰可見,醫生說很難全部消褪。但我一點也不介意。這何嘗不是恩典的記號!

回首信主這些年經歷的恩典,尤其是過去這1年的種種經歷,我唯有無限地感恩,稱謝那一位永活的上帝!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