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體戶”樓伯登夫婦

滕勝毅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pic6039          一年多前,在一次小組聚會上,我初見樓伯登夫婦。高大憨厚的弗雷德•樓伯登,有50歲開外,寡言少語。而他妻子阿蒂,卻滿臉笑容、談笑風聲。他們剛剛從非洲撒哈拉地區短宣五週回到西雅圖來。

         一年後,在國際團契自願服事者的禱告和工作聚會裡,我再次遇到阿蒂,而且還坐她的車,一同輪渡,到一個島上聚會。來回路程數小時,也正好給我機會,去深入瞭解這對喜歡短宣的夫婦。

泰國女兒

          國際團契(TGIF, The Gathering of International Friends),是教會為國際學生、學者及家屬而設的團體,有晚餐、英語教學和查經。通常,星期五下班後,很多人口中哼著另一個“TGIF” (Thank God It is Friday,感謝神,今兒是星期五),逍遙自在地去過週末。為什麼這些義工,卻願意在週五晚上,花時間在這個TGIF上?這是我問阿蒂的第一個問題。

         “因為我們有一個泰國女兒姵妮。”她說得輕鬆自如,卻引起我更多的好奇。

         “我們要給她找個舒服自如的環境,聽說教會有個TGIF,所以我們就來了。一到這裡,我就喜歡上了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於是,阿蒂結合自己在Toaster Master國際組織的經驗,給學生們開設了極受歡迎的英語演講訓練課。

           說起姵妮,阿蒂眉飛色舞。姵妮是個泰國女孩,20歲,一年前才來美國。她原是樓伯登夫婦通過國際慈善組織Mission of Mercy,每月定期資助的七個外國孩子之一。他們彼此沒見過面,但一直保持著電話或信件聯繫。有一次在與姵妮通電話時,阿蒂脫口而出:“如果你想來美國 學習,我們可以幫助你。”說完後連自己也愣了半天,不知這話從何而來,又如何去兌現。

          樓伯登夫婦並不富裕,兩個人都是個體戶,先生做專業合同工,幫人整修房屋。妻子有時打下手,有時幫人家清理房間。既然話己出口,那總得有落處,可這一大筆學費從哪裡來呢?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們在城的西南邊,買到了一幢拍賣的破舊房子。夫婦倆在美麗的夏日,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清理整修這房子。房子煥然一新後,他們再把它賣掉, 除去成本,獲利數萬元。“這是上帝為姵妮預備的讀書費用。”阿蒂很感恩地說。就這樣,這位泰國女孩,來了美國讀書,並與樓伯登夫婦同住,成了他們的“女 兒”。

借來的狗

          費雷德在主日學做老師十多年了,第一次婚姻卻失敗了。阿蒂則是快到中年才結婚。6年前兩人結婚,決定調整自己的生活方式,要“為基督工作”。不久後,他們遂開始每月出資,幫助海外的7個貧困孩子。

          外出短宣,是他們喜愛的另一項工作。“我們喜歡外出旅行。‘個體戶’的工作,在時間上給我們很大的自由去國外短宣。”阿蒂說得很輕鬆,但實際上,他們的收入卻常常不能支持他們如此頻繁的短宣。

          還有一個問題是,他們特別喜歡狗,尤其是12歲的兒子,特別想有條狗。但因他們常常外出,不能養狗。有一天,阿蒂突然來了靈感:“為什麼我們不能借狗呢?”

         “借狗”的意思是,如果有人外出度假,可把狗借給他們照顧,讓他們過過癮,不收費用。但狗主願意的話,可向他們的短宣基金捐款。

         於是他們一家3口,常興高采烈地牽著幾條狗上街遛達。教會的弟兄姐妹聽說後,更紛紛給他們打電話,把狗“借”給他們。

         在短短6個月之內,他們就籌集了三千五百多元。

          2002 年,他們笫一次去法國Marseilles短宣。看到來自非洲北部的穆斯林難民的困境,他們用自己的專長,幫助建造了“希望房屋”。從那以後,“我們被短 宣吸引上了。”阿蒂幽默地說。費雷德則說:“短宣開了我的眼界,看到了事工的需要。”此後,為了北非穆斯林難民的“希望房屋”,他們又攜其他義工,4次前 往法國。

          幾年來,他們已外出短宣7次,履及法國、阿爾及利亞、非洲撒哈拉地區等。

國際客棧

          在短宣中,他們體會到了宣教人員的需要。在有了自己的房子後,他們家自然成了國際旅客接待站。“以我們所能付的款,買到現在這棟五居室的房子,實在是意想不到的。”阿蒂感歎地告訴我。

          前屋主,也就是他們原來的房東,己經在這所房子生活了五十多年了。當那位老太太搬進老人院之後,特意告訴家人,樓伯登夫婦有優先權,以他們能付的價格和條件買下這房子。阿蒂和費雷德深信,這是上帝預備的房子,好讓他們接待遠方的客人。

          在高高興興買了房子後,他們開始實現自己的夢想──為那些來西雅圖訪問的國際旅人,提供臨時的家。他們先後接待了來自阿爾及利亞、埃及、法國、愛沙尼亞和台灣等地的客人。

          購房後4個月,他們得知一個從非洲來美國學習的牧師加百利需要住所。因為經濟原因,原來資助加百利的學校,突然停招博士專案。因此加百利牧師不僅緊急需要住處,還需要一張飛機票,可以回剛果老家。

          費雷德和阿蒂高興地讓他住了進來,並開始為他籌集所需的2,000元路費。

          通過加百利牧師,他們的眼光又伸至非洲的撒哈拉地區,開始關心那裡貧困和被愛滋病折磨的人,以及那裡的基督徒。於是,他們開始去非洲短宣。

捐贈腎臟

          2004年9月,與費雷德一同教主日學十幾年的馬德,突然發現雙腎功能衰竭。這是家族性的遺傳病,馬德的父親就是在中年時,因此猝死的。馬德也正人到中年,又是一位有5個孩子的父親。腎移植是挽救馬德生命的唯一途徑。

          有一天,費雷德突然對阿蒂說,聽到馬德所需後,他感到上帝在拍他的右肩,他要報名驗血型。結果在15個報名驗血的人中,有二人與病人血型相配──費雷德,和馬德的一位親戚。因此費雷德決定向費雷德捐贈腎臟。

          手術前的最後檢查時,醫生突然發現,在費雷德的一個腎上,有兩個小瘤子。也就是說,這個腎有某種癌變的可能。至此,醫生也不清楚費雷德是否還可以捐贈腎臟。

          面對這突然而來的消息,費雷德和馬德在電話中,向上帝敞開心,懇切禱告。他們最後的選擇,是相信上帝,如期手術。

          手術開始後,阿蒂和馬德的妻子、兒子一起,在候診室裡進行全天的燭光禱告。手術的結果,大大令人吃驚——當醫生們把費雷德的腎取下來後,才發現兩個小“瘤子”,原來是費雷德以前滑雪受傷後,遺留下來的傷痕。醫生們把疤痕除去,再作測試,結果是一個完好的腎臟!

          我是在他們動手術前的星期五晚上,得知這一消息的。當時阿蒂只是輕描淡寫地對TGIF的學生說,因費雷德下週五出院,所以當天她不能來教課。經過細問後,我才得知,費雷德要做捐腎手術。

           我忍不住問阿蒂的感受,她很直接地回答:“我很高興費雷德能幫助馬德弟兄及他的一家。”我接著又問:“你心裡是否有擔心呢?”她靜靜說:“費雷德是我們家的最主要勞動力,我確實擔心他今後的體力,但我支持他。”

           一個月後又見到阿蒂,她高興地告訴我:“費雷德和馬德的手術,都進行得很順利。兩人都出院了,而且恢復得很快、很好,都準備要回去工作了呢!”

          那年年底,費雷德和阿蒂再次出發,與教會的短宣隊一起,從西雅圖飛到颶風Katrina 的重災區密西西比,為災民整修房屋!

           費雷德和阿蒂,只是教會中兩個不起眼的基督徒,可他們在信仰的道路上,總是翻開新的篇章。這是我在普通人身上,看到因著基督信仰而活出的不平凡的生命。

      作者來自中國,現居西雅圖,從事牙齒矯正工作。

作者保留版權。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