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客和媒體避談的同性戀健康問題(鲍约瑟)2019.09.28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9.09.28 

鲍约瑟

(编者按:本文对同性恋行为的案例、数据有具体详细的分析,可能会引起不适。但作者用意是让大家知道这种行为的危害,揭露“政治正确”的谎言,从而以神的爱与真理来挽救陷入罪中的同性恋人群。)

愛滋病是較新發現的一種通過性行為、注射毒品和輸血等途徑來傳染的高致命傳染病,幾乎得病即踏入了死亡之門,因之人人聞之色變,幾可稱之為“愛死” 病。

同性戀者(包括男女同性戀和雙性戀等,簡稱LGB,廣義的可包括變性人T 和雙性人Q) 多有濫交、變態的性行為和注射毒品等不良生活習性,因而成為愛滋病的最高發病者。

長期以來,同性戀都被認為是性別認知障礙,在醫學上歸屬於精神病理学,被列入《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中。直到1973年,隨著60年代起性解放運動和“政治正確”的崛起,美國精神病醫學學會才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中去除。中國也在2001年將同性戀從新版的《精神病診斷和統計手冊》中取消。

近年來,政客和媒體基於“政治正確”,過分強調個別人的自由與權利,妄顧自然規律以及大部分人的意見和權益,只宣傳同性戀是人類性取向中的一種正常類別,無害和受到不公平的畸視。對這一個危害健康和破壞家庭的問題都三緘其口;或避而不談,或避重就輕,盡量少談。相反,卻大肆宣傳傳播愛滋病等傳染病的同性戀者無害。還對婚姻和家庭曲解詞意,使人們誤認為同性婚姻和異性婚姻一樣正常,以致同性戀運動甚囂塵上,使同性戀者可以享有結婚的權利。加州還無視大多數人公投通過的婚姻是一男一女的規定,改變了一男一女才能結婚的傳統規定和家庭結構,使同性婚姻合法化。

更有甚者,加州州長在2011年7月14日簽署了加州教育法案中的SB48修正案,規定加州公立學校從幼稚園到12級學校課程的教學內容必須包括男女同性戀, 雙性戀和變性人對加州和美國的經濟、政治和社會發展的作用和貢獻,等等,但對他們有危害性的健康和生活習性卻隻字不提。

2016年,美國兒科醫師學院(American College of Pediatricians) 在他們的Facts about Youth項目的網站上就指出:“當今的媒體將男女同性戀的關係描寫為與異性婚姻一樣,甚至更加健康、穩定和熱愛;一些醫學協會亦散播同樣的信息。但是,實際上,同性伴侶之間的性關係卻置男女同性戀和雙性戀者於愛滋病的極度危險之中。他們不但是愛滋病的最高發病者,也是性病(STDs) 、結核病等傳染病、精神錯亂和惡性腫瘤的高發病者,甚至縮短壽命和影響他人”(註1)。

同性戀者是愛滋病的最高發病者

愛滋病,全名為獲得性免疫缺陷綜合征(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縮寫為AIDS) ,是一種由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IV)所引起的免疫系統破壞性疾病。感染此種病毒後,細胞免疫功能出現缺陷、減弱而失去抵抗力,易致嚴重感染或惡性腫瘤而致命。但有時不一定馬上發病,病毒可存留體內,伺機發作或傳染他人。目前對之尚缺乏有特效的治療方法和疫苗,使它成為史上最具破壞力的流行病之一。

在美國,據CDC統計,男同性戀者是愛滋病的最高發病者,佔75%。洛杉磯男女同性戀中心 (Los Angeles Gay and Lesbian Center)承認HIV/AIDS 是一種“同性戀病” (Gay disease) 。

同性戀者還是一些其他恶性疾病的高发人群

同性戀者易感染愛滋病,感染愛滋病後因免疫力降低,又更易感染其他傳染病。性病和其他傳染病的發生率也是不成比例地高,且還在繼續增加。

CDC在2015年的報告就曾指出,在所有早期梅毒的病例中,60%以上是男同性/雙性戀者,比異性戀的男性高106倍,女性高168倍。

肝炎和結核病也是男同性戀者的多發病。男同性戀者得B型肝炎為普通人羣的5–6倍, C型肝炎為2倍。在與愛滋病有關的死亡者中,三分之一有結核病。

惡性腫瘤:由於愛滋病會引起細胞免疫功能缺陷,不但易致嚴重感染,還容易發生惡性腫瘤,男同性戀者更容易患肛門癌和口腔癌。根據2007年2月的一份研究報告,男同性戀者得肛門癌的機會甚至要比其餘人口多90倍。

精神方面的影響:一個荷蘭的研究報告指出,同性和雙性戀者都有高發病率的各種精神異常,例如重度憂鬱症、雙相性精神障礙、焦慮症、恐慌症、強迫症以及自殺意念和尝試自殺等。

縮短壽命:同性戀者得了愛滋病,使免疫力降低,加上不良的生活和性生活習性,更易得各種傳染病、代謝病和癌症疾病,以致壽命縮短更多。

根據國際流行病學雜誌在 1997年的一份研究報告,男同性戀者縮短的壽命是吸煙者的2倍, 可縮短8–20年。

影響同性戀健康的原因

同性戀容易得愛滋病的原因主要為濫交、肛交(即肛門性交,主要指男與男性行為MSM)、變態的性行為和毒品注射。

濫交:同性伴侶聲稱,他們之間有真愛,但事實上,同性戀者比動物有更多的性伴侶。在對舊金山同性戀的一個報告中,僅24%聲稱在過去一年中恪守一夫一“妻”制,甚至有一個傍晚就與48個同性伴侶有MSM的報告(註2)。眾多研究都顯示,典型的男同性戀者都有數百個性伴侶(註3)。女同性戀者同樣有較多的性伴侶。

肛交:根據2012年美國性行為與健康調查(NSSHB)指出,大於65%的男同性戀者和大於83%的男雙性戀者在一生中曾從事過肛交(註4)。

肛門是專為排出糞便而設計,不是生殖器官。物非所用,必然會產生弊端,容易引起黏膜、血管和肌肉等損傷,導致細菌或病毒入侵,引起感染、痔瘡和大便失禁等。因此,男同性戀者成為HIV/AIDS的高發病者。即使應用了保險套,也非100%安全,更無法避免肛門直腸的損傷。

聖經說: “男人……棄了女人順性的用處,慾火攻心,彼此貪戀,男和男行可羞恥的事,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 (《羅》1: 27)

變態的性行為:同性戀者不但有濫交和MSM,還有一些常人無法想像的不正常性行為。權威醫學雜誌《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曾根據同性戀者的“性日記” 報告,他們平均每人每年有將近100個性伴侶, 與72人有MSM,與106個不同男性口交。

另一個報告研究了655個舊金山的同性戀者在調查前一個月內的性行為。他們中僅24% 聲稱在過去一年中只有一個性伴侣。即使在這 24%人的性活動中, 也包括身体的排泄物(註6)。而嚥下人體排泄物是糞便嗜好症(coprophilia) ,屬於性慾倒錯 (Paraphilias) 的精神疾病(註7,8)。口腔和肛門接觸甚至吞嚥穢物也容易得各種傳染病。

性虐待狂(Sadism施虐癖):同性戀者會對其現有或前任性伴侶施虐,例如以鞭打、捆綁、羞辱、強迫性行為、甚至切割皮膚造成出血等方式來獲得性興奮或快感,但也造成別人身體和心理方面的傷害。這些行為屬於一種性慾倒錯。據同性戀醫學協會報道,多達 37% 的同性戀者曾有過從輕微到致命的某些類型的性虐待(註9)。

毒品注射、酗酒和吸煙:同性戀者有較高比例的毒品注射、酗酒和吸煙,甚至成癮,不但容易得愛滋病,還增加了患心、肝、肺等疾病和癌的機率。

應該如何對待同性戀

醫生治病,有治表與治本之分。如果只是捨本逐末,只想通過保險套、藥物和疫苗來控制病情,是無法根治的。應該在尊重他們的基本權益的前提下,從治本著手,加強宣傳同性戀的危害性,幫助他們改變濫交和不正常的性行為等有害的生活方式。愛滋病和性病都是由性接觸傳染,只要保持一男一女的婚姻關係,避免濫交和肛交,是完全可以防止的。

同性戀者聲稱,他們的性取向是先天性的,無法改變,也不應由他人加以干涉或治療。但是,目前尚無科學依據能夠證實同性戀是先天性的。美國兒科醫師學院的Facts about Youth網站報導了全國同性戀研究與治療協會(NARTH) 的意見,LGB學生並非生來如此,性取向也並非是固定不變的。

根據多家最新、最廣泛和完善的科學研究發現,同性戀發展的主要因素是環境,而非遺傳(註10)。考林斯(Francis Collins,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院長,人類基因組研究計畫的領導者)也認為,同性戀並未與DNA有緊密聯系,僅僅靠遺傳密碼不能完全決定我們的命運(註11)。況且,不論是否是先天性的,只要有害於自己和/或他人,也應給予治療或矯正。

基督教一貫主張要維持一男一女的正常婚姻關係,禁止淫亂和男與男性行為,還主張對罪人要將人與罪分別開來對待。對罪要恨惡,要避免;但對罪人要愛,要幫助,使之改正,脫離罪。對待同性戀也應採用相同原則,以愛心對待,幫助他們脫離這種有害的生活方式。

已經證明,恢復對異性吸引力的療法是有效且無害的(註12)。事實也證明,已經有不少曾經是同性戀者,通過基督教的輔導,從同性捆綁中得到自由,甚至結婚生子。更有同性戀者以自身經歷証明同性戀並非不可改變,他們在改變後還幫助了多位同性戀者脫離了這種害人害己的生活方式。

作者来自上海,定居洛杉矶,骨科医师,现已退休。

註:

1.  Facts about Youth, a project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Pediatricians

2. Hoffman, The gay World Male Homosexuality and the Social Creation of Evil, p. 50

3. Robert Seidenberg,Gay Behaviors vs. Public HealthThe American Spectator. June 29, 2006

4. Brian Dodge, et al. , Sexual Behaviors of U.S. Men by Self-Identified Sexual Orientation: Results. From the 2012 National Survey of Sexual Health and Behavior. J Sex Med. 2016, 13: 637

5. McKusick, et al.: “AIDS and Sexual Behavior Reported by Homosexual Men in San Francisco, ” Americ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December 1985, 75: 493-496; quoted in “Homosexuality and Civil Rights, ” Tony Marco, 1992

6. “Paraphilias,”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Fourth Edition, Text Revision, p. 576, Washington: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000

7. Karla Jay and Allen Young, The Gay Report: Lesbians and Gay Men Speak Out About Sexual Experiences and Lifestyles, pp. 554-555, New York: Summit Books,1979

8. Jay and Young, Gay and Lesbian Medical Association, MSM: Clinician’s Guide to Incorporating Sexual Risk Assessment in Routine Visits, pp. 554-555.

9. CDC及WHO,UNAIDS,NSSHB等的各項統計報告。

10.同註1。

11.同註1。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