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戀是先天的嗎?科學研究做出回答 (張紀德)2019.10.23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欄目2019.10.23 

張紀德

很長一段時間,各國各民都忌諱談同性戀問題。20世紀70年代之前,歐美心理學會把同性戀定為心理變態,同性戀者普遍被大眾排拒及定罪。如今,即使許多西方國家將同性戀合法化,但在另外一些國家,尤其回教地區,同性戀行為依舊被認為非法,有的甚至被處以嚴刑。

80年代,歐美有些人士憑動物觀察及少數案,利用演化假說來推論,作初淺報告,認為同性戀是出自先天;但其實到至今,這種觀點仍未被科學界印証,只是一個迷思。然而,媒體卻將這種推論誇大說有“同性戀基因”。此後,坊間以訛傳訛,造成輿論;這便是從學術討論到社會大眾將同性戀“合理化”的進程。

到90年代,歐美道德墮落,社氛圍明顯變化,媒體輿論將同性戀改稱為“另種生活方式”,形成世俗社會的一種“政治正確”。  

在21世紀,歐美同性戀集團憑“同性戀先天論”,加上“平權”及“愛包容”口號,把他們的訴求推到“同性婚”合法化、“跨性”合法化。進而導致世界其他地區有一些人,不明是非好歹,起而效尤。           

真有“同性戀基因”麼?  

近幾十年,同性戀問題爭議很大,社會不同群體嚴重對立,其間的衝突超過傳統道德與信仰的層面。

近些年,就“同性戀先天論”的觀點,陸續有科學家進行進一步的研究,以證明此論的真偽。科學家試圖找出“同性戀基因”,來解答“為什麼有一些人會成為同性戀者”的問題。   

今年8月底,伽拿博士與20位歐美名校(哈佛、麻省理工等)學者,為尋找導致同性戀的基因,作了大數據分析,並將分析結果發表在世界尖端期刊——《科學》雜誌上。(註1、2)。他們從英國生物樣本庫 (UK Biobank) 的408,995和美國基因公司23andMe 的68,527志願者所收集的資料,研究遺傳基因和環境因素對於健康和疾病發展的影響。分析隱名參與者的生理指標、生活方式、營養、藥物歷史等狀況,比對某種疾病患者和非患者的樣本,統計大量數據,找出相關系數,最後試圖找到特定基因及各因素對健康和疾病的關聯。   

他們在龐大的人類基因組裡,找出了疑似控制同性行為的5個點;然而,最終證明,這5個點影響程度都不到25%,遠不及環境及文化因素對人的影響。按統計,以基因可預測的同性戀行為不到1%,此數據低於一般實驗的誤差,故不具任何意義。所以,他們不能証明有導致同性戀行為的“同性戀基因”,只能作出結論:“能影響這種行為的因素很多,非常複雜,不能從基因作預測”。      

2016年,霍普金斯大學兩位專家——邁亞博士和馬克休醫師,發表了長篇的《性別與性向》報告(註3),確切地否定“同性戀先天論”及那些荒唐的性向政策。現在,伽拿及20位歐美學者專家用大數據分析,再次確認不存在“同性戀基因”,這是對“同性戀先天論”的重挫!      

的詭計

現代世俗敗壞,有不少人懷著“後真理”心態,沉迷於虛謊,不顧事實真相,只因“我喜歡”。即使找不到“同性戀基因”,他們也會强辯“或男或女,性向隨意流動(sexual fluidity),是他們的人權”。如此任性,已形成一種社會次文化及政治勢力。

近些年,在許多大城市,同性戀群體越發強勢,他們把他們的訴求,如男女同廁浴、取消性別稱呼及証明等,從學校教育推廣到各種法制政策,迫使全社接納同性戀或跨性者為“正常”。 

他們的行為如同幫派,遇到不“包容”的,就認為別人“反人權”及“仇恨”,並給他們扣上“法西斯”的帽子,辱罵恐嚇霸凌,甚至動粗、逼人屈服,在許多地方已形成寒蟬效應。他們常使用粗暴手段,蠻橫可比所多瑪、蛾摩拉 (參《創》19:4-9)。

同性戀集團的目標是“性無界限”,這何等可怕!他們訴求的性解放,是任性放縱,這些人迷了心竅,心甘情願成為撒但的俘虜。

結語

在動物界,遺傳基因定規了各種生物的生命,也導引其生活形態。然而,人比其他生物複雜得多。不少人使用遺傳基因,提出他們的社會訴求。但現在,科學家得到更多証據,證明不存在所謂的“同性戀基因”。也因此,我們可以知道,同性戀不是先天因素導致,而是後天的成長及環境所導引的。

但人任性妄為、強辯無罪,能平安麼?能逃避上帝公義的審判麼?聖經一貫都把同性戀定為逆性大罪,一再警誡世人,如: 

“因此 神任憑他們放縱可羞耻的情慾,……就在自己身上受這妄為當得的報應。”(《羅》1:26-27) 

“所多瑪、蛾摩拉和周圍城邑的人,也照他們一味的行淫,隨從逆性的情慾,就受永火的刑罰,作為鑑戒。”(《猶》1:7)

教會要按聖經真道教導,使會眾可以分辨謊言和假道,以真理抵擋撒但的詭計,不被世俗的虛謊誤導。

“務要謹守、儆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游行,尋找可吞喫的人。 你們要用堅固的信心抵擋它。”(《彼前》5:8-9)

註:  

1. “Large-scale GWAS reveals insights into the genetic architecture of same-sex sexual behavior” by A. Ganna 等21位作者,Science Vol 365, Issue 6456 (August 30, 2019);DOI: 10.1126/science.aat7693

2. “Harvard and MIT Scientists: There Is No Gay Gene” by B. Fischer, AFA (Friday, August 30, 2019) 

3.参阅《小心現代巴力:世俗“政治正確”的虛謊》張紀德,《舉目》官網2019.07.28 http://behold.oc.org/?p=42143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