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福公寓

劉瑞潔

本文原刊於《舉目》35期

42166d224f4a20a4237fdc1090529822730ed080新來乍到

       還沒到這個城市,就聽說了“八福公寓”。接待我的姊妹說:“八福房子舊,房租便宜,處在好學區。為了孩子,很多華人都住在那裡。”

       這話正中我下懷。打電話問訊時,八福的經理說:“所有兩臥室的公寓都滿了。只有一臥室的,你要不要?”

        兩個孩子和我,怎麼能住一個臥室呢?我只好在附近另外一個公寓安頓下來了。

        新公寓學區的小學不錯,環境幽雅,設施齊備,是價廉物美的居所。居民區裡,有棕樹、巴蕉和各樣的植物。清澈的游泳池邊,有整潔的遮陽傘、躺椅、桌子等。好美麗的南國風光!

        公寓傍路臨河。我有時跟孩子們在河邊小路上散步、騎車,有時到路邊採野花,看魚兒游動、仙鶴駐足、海鷗盤旋。心中感謝神造萬物的美好。八福,也就置諸腦後了。

初見八福

        不久後的一個週末,我要開會,需要找人帶孩子,就想到了一家新認識的朋友。他們住在八福。這才發現,原來八福離我家很近,開車不過五分鐘。

        八福坐落在繁忙的街道邊,跟臨近參差不齊的建築物,一同蒙塵於都市的車流中。我對八福的第一印象是“陳舊”,大門前的柵欄、花壇、鐵門等,無不現出陳舊的氣象。

        進到裡面,一片密集的公寓,封閉於四合院中。住房之間,磚石水泥鋪地,有星星點點的草坪、花壇。花壇裡生機盎然,種的不是花,而是各樣的菜蔬。

        進了八福,就像進了中國村,只見許多中國的老人、婦女、孩子在院子裡遊玩。連辦公室的人,都講中國話。家家熟識,閒言碎語,甚至落入了我這過路人的耳中。

        我慶幸自己沒有住在這裡。

不解之緣

       然而從此,八福跟我有了不解之緣。這家搬走了,又換那家。八福,總是我的大後勤。

       為了孩子,此後幾年裡,我不斷地往來八福。既然這樣,何不搬來省事?還有,誰都看得出來,八福是一個傳福音的寶地。來來往往的中國人非常多,新來異國他鄉的人,心靈渴慕主,就近服事他們,占盡地利天時。為此,我無數次想過,要搬到這裡。

       然而,一想到要離開河邊那幽靜的住所,我便有些不捨了。我拿它跟八福比,想到散步、騎車、觀魚等,都要一一失去,心便堵了。

       八福陳舊的洗手間、窄小的廚房,是我所不喜歡的。還有居民的各種陋習,都讓我懼怕。

       我想:“主啊!恐怕我還沒有影響他們,自己就被淹沒了。沒有你的命令,我怎麼敢碰這個世界呢?”

       我又想,神何曾召我去呢?我不過是自己琢磨,發熱心罷了,搬家的理由是不夠的。於是,我就放下了。

       在禱告中,我常對主說:“我要聽你的話。父親,我凡事順服你,求你引領!”但八福既不取悅於我的眼目,我就把神在聖經中清楚顯明的旨意置於心門之外,故意充耳不聞了。

必須搬家

        丈夫從北方來了,全家團圓。我整頓自己的兩臥室小公寓,把多餘的東西送掉,一家四口,安頓下來。我想,神的旨意,何嘗不是如此呢──就是要我過簡樸的生活嘛!

        丈夫和我有心用家服事神,就買了一張大桌子,好請人吃飯。第一次請客,就帶領四個人信主。後來,回回蒙恩,越做越歡喜。但場地所限,每次只能請四人,不免遺憾。不過我想:一次服事四人也不錯啊!人少,可以“各個擊破”。神的美意,焉知不是如此呢?

        總之,無論怎樣,我總有不搬的理由──我實在是一個又聾又瞎的僕人!

        然而,大孩子要讀初中了,我發現自己的學區,初中很差。要讀好學校,只有兩個選擇:搬家或者讀私立中學。丈夫不肯付高學費,寧可搬家。這就成了我的聖旨。該拔營起行了!

失落伊甸

        於是,我憑著自己的喜好,尋找新的住處。

        由於跟八福理不清的結——我一直懷疑神要我去八福──我先給八福打了電話。他們說:“三臥室的公寓都客滿,你要不要二臥室的?”“不要。”

        我心下竊喜,對神說:“主啊!我需要三臥室,他們沒有,我只好到別處找了。”我想,神並沒有要我去八福,不然,怎麼沒有三臥室呢?

        我當然知道三臥室緊缺,很少有空閒的。但在神豈有難成的事呢?其實,若真有,我倒有點為難了,因為一年前,我看過他們的三臥室,實在看不上。

        既然不去八福,廣闊天地,任我選擇了!

        我在外面開車轉了一天,興沖沖地收集了許多信息。可是,心也失去了平安。我想,我為什麼要選擇這裡,或者那裡?只為了美麗的景致嗎?只為了大一點的舒適的空間嗎?難道將來的十年,只為了孩子、為自己活嗎?

        我想到八福,許多中國人擠在一起,多麼熱鬧!孩子們可以有玩伴,從小學習服事主,也懂得貧苦的生活,体貼窮人的心。

        但心中又有一個聲音說:“你住在八福,怎麼服事同事呢?”是的,同事們多住在華美的房子裡。八福太沒門面了,似乎沒法讓他們落腳。要想服事同事,似乎應該住個体面點的地方。

       我到底該服事誰呢?

c8f6a9130b295771304e15ae 終聞神旨

      窮途末路之際,我跪在主的面前祈求:“求你讓我在這件事上摸著你,抓到你的手。求你救救我,因為我不知道當如何行!”

       禱告中,我看見,在找房子時,我都以肉体和眼目的喜好為依據,並沒有以基督的心為心。故此,我失落了。

        我呼求說:“主啊!我要貼近你的心,我要摸著你。告訴我,哪塊地是你喜歡的,你看為好的?哪裡是得人如得魚的地方?”

        “八福!”這就是主的回答。

        我向主認罪:“主啊!求你赦免我的罪,我要撇棄我一切的喜好,愛你所愛!”

        當我站起來的時候,我的裡面更新了。喜樂湧流出來。眼目的喜好離開了我,變為糞土一般,不再有吸引力。

        我歡歡喜喜到八福走了一圈。帶著情人般的眼神,我看見了她一切的美麗。

        我的心中充滿感動,不住地說:“主啊!這是你要帶我來的地方。謝謝你!謝謝你!”

        我看見八福裡的人、建築,無不可愛。天地是明亮的,許多人跟我打招呼。真的,眼光一變,什麼都變了。難怪人說,情人眼裡出西施呢!

        我告訴工作人員,什麼時候有三臥室了,就給我打電話。我等著。

疑惑復起

        我開始為八福編織明天的夢,越編越著迷,都割捨不開了,天天等著八福的消息。

        我不挑剔,幾臥室都行。但需要明擺著,要有聚會的空間,好接待人。沒有三臥室,我就跟經理商量,租兩套公寓,中間做一道門,這樣,空間就夠大了。但計劃來計劃去,總是欠妥。最後我發現,其實,我只需要三臥室公寓。有了三臥室,什麼都解決了!

        我停了一切的努力,讓主來預備。我想,這事只有他能做。就讓這作為他讓我搬進來的憑據吧。

        一晃幾個月過去了。其間,我打過幾次電話,經理掰著手算一下,沒有一家三臥室住戶要搬遷的。我相信在神沒有難成的事,但不免疑惑:難道是我搞錯了?他其實沒有要我進去?

        有一天,我給中學打電話,問什麼時候開始申請入學,發現只有一個多月了。再問八福,連二臥室公寓都沒有了!

        神會帶領人走一條不通的路嗎?我想:“如果神沒有要我去八福,那就不要傻等著了,趕緊找別的房子吧!”

        我告訴幾位年長的姊妹,她們都說,你在基督裡已經有完全的自由,只要你以神為大,怎樣做都可以。雖然不免失望,我還是打起精神,重新開始尋找了。

過約旦河

        我墮入了從前的黑暗中。我摸不到神了,選擇的唯一依據,就是肉体的喜好。我失去了平安,幾乎陷入絕境。

        他是我的拯救,只有他能解決我一切的疑難。我跪在主的面前,再一次呼天喚地:“求你讓我在搬家的事上摸著你,抓到你的手!去哪裡都行,只要摸著你!”

        我禱告了一整天。晚上,繼續找房子,依然不得平安。

        凌晨三點半,我從睡眠中醒來,極大的平安喜樂臨到我心。那是天父同在的記號。我像嬰孩,偎在母親懷裡,半睡半醒中,享受著愛的溫馨。

        忽然,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過約旦河的故事,進到我心裡。那時,約旦河的水漲溢兩岸,正是不可跨越的時候。神以大能的手,使約旦河水斷流,在遠處立起成壘。以色列人浩浩蕩蕩從河底走了過去。

        我想,約書亞看到河,沒有就退回去,說:“大概神沒有呼召我,不然,怎麼能有這河呢?”約旦河,是約書亞的第一個考試,他如果過不了約旦河,就不可能征服迦南地!因為前面的戰爭,都不是人力所能打的。

        我忽然明白:八福的鐵門,就是我的約旦河!這是我的第一場考試。我若是過不了這鐵門,怎能在八福作神的工呢?神的手,當日使約旦河的水斷流,難道今日,不可以擊開這封閉的鐵門嗎?

擊開鐵門

        早晨,喜樂的靈充滿了我。我再一次清楚地看見,八福是神要我去的地方。是的,我要等候他,等候神大能的作為!

        在上班的路上,我想到,神一切的應許,無論有多少,在基督耶穌裡都是“是的”,總沒有“是而又非”的(《林後》1:18-20)。這話在我裡面極有能力,不斷地重復著。

       到了辦公室,我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動,給丈夫打電話:“是八福,神要我們去八福!我們要禱告神,用大能的手擊開鐵門。”丈夫說:“我本來就沒想去別的地方。”

       喜樂恢復了。平安再度掌權。我要仰望獨行奇事的神,單單仰望他!

       當天下午,離開辦公室的時候,我打開手機。裡面有留言說,八福三臥室公寓已經有了,下個月就可以搬進來。我驚得目瞪口呆,只能說:“我的主!我的神!”

兩手相握

       此後許多天,我的眼前一直浮現著兩隻緊握著的手。一隻是神的,一隻是我的。一隻是從天上伸下來的,一隻是從地下伸上去的。

       我的心滿足了,喜樂湧流出來。我握著這隻手,全能天父的手,不住地親它。全世界我都不要了,我只要這隻手!

       我覺得,住哪裡,吃什麼,穿什麼,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在這迷茫的世界上,抓住這隻生命的手。失去它時,我就不知道往何處去;得到它時,我就得到了一切。

       我不知道在八福,我和我的一家能做什麼。但是,我來了,是天父把我安置在這裡的。這,已使我心滿意足了。

       現在,我知道,單單犧牲我的喜好,順服他的旨意,是不夠的。我還要喜悅他的旨意,讓他的喜好成為我的喜好(《箴》23:26)。他不要勉強的、不甘心的奉 獻,他要的是甘心的祭、喜樂的靈。他耐心地等著我心意更新,等著屬肉体的人,棄絕肉体的喜好,尋求屬靈的法則。他等我,實在等得太久了!

       當我轉到對的方向時,他是以何等快速的手,施下恩惠與獎賞啊!

       我相信,施恩召我的神,必在八福賜下他無限的恩惠。

作者現居紐約州特洛伊市,為全職母親。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