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史話28 :金口約翰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34期

          教會從第四世紀末至第五世紀初,在東西方教會,皆有幾位傑出的領袖興起。在這些對後世有深遠影響的教父們中,西方有舉足輕重的安伯若修(339-397),而東方教會在“加帕多家三傑”之後,最重要的領袖則是屈梭多模(347-407)。

安提阿的約翰

           屈梭多模(Chrysostom)的意思是“金口”(golden-mouthed)。他本名約翰,是敘利亞安提阿的長老。由於他講道大有能力,所說的皆是金玉良言,被大眾稱為“金口”,因此自第六世紀起,被稱為“約翰.屈梭多模”。

          約翰在347年生於安提阿,是傑出的軍官之子。母親安淑撒(Anthusa)是早期教會著名的敬虔婦女之一。約翰從小受母親的薰陶,學習聖經真理,在心靈中 埋下真理敬虔的種子。後來,約翰在修辭學大師萊巴尼(Libanius)門下受教,是其最優秀的學生。萊氏並未信主,但他於395年過世之前,被問及他希 望誰繼承其衣缽。他回答:“是約翰”。這顯示他終生不忘,曾為其得意門生的約翰。

          約翰成為出色的修辭學家後不久,就獻身學習神學,在安提 阿主教米力提(Meletius)門下受教三年。他原想離群索居,成為修道士,但是母親以眼淚挽留他,留在安提阿事奉。米力提主教按立他為聖職人員。 370年,約翰原可被按立為主教,然而他推辭並推薦其友巴西流(加帕多家三傑之一)出任此職。

修道與牧會

          約翰在母親過世之後,得償宿願,退隱至敘利亞曠野。在安提阿郊外的修道院中,他跟隨院長狄爾多(Diodorus)修習神學,靈修、默想、禱告。但是因採取 過度嚴格的修道生活,傷了腸胃,不得不在380年回到安提阿教會事奉。他於386年出任長老,開始他的講道事奉。由於他有講道的口才,更是忠於聖經的解經 講道,能針對聽眾的需要與問題,故吸引了許多群眾。

          387年,安提阿城因稅收太重,引發民眾暴亂,暴民將皇帝皇后及皇太子的雕像拆下損 毀,並示街遊行。當時的皇帝提爾多修,以火爆脾氣與嚴厲刑罰者著稱。在皇帝威脅要毀滅安提阿城之際,安提阿主教親赴京城,請求皇帝從輕發落。約翰在此時期 (復活節前40日)連續傳講21篇信息,呼籲市民認罪悔改歸主。城中大批異教徒,因他的講道悔改信主。果然,皇帝回心轉意,從輕發落。從此,“金口約翰” 聲名大噪。

康堡主教長

          提爾多修於395年過世,其子雅卡迪亞(Arcadius)繼任帝國東部皇帝,在康士坦丁堡即位。康堡主教長聶克泰瑞(Nectarius)於397年離世,主教長職位出缺。康堡皇室覺得“金口約翰”是最佳人選,於是將他從安提阿綁架到康堡,出任主教長。

           康堡是帝國東部的首都,政治地位逐漸凌駕古羅馬之上。而康堡在教會界的地位,也因381年的“康堡大公會議”,被確認為“新羅馬”。此舉不僅惹來西方羅馬主教之不滿,更招來東方亞歷山大主教之嫉妒。原本在東方教會為首的亞歷山大,當然不願意看見康堡取其位而代之。

           亞歷山大當時的主教是提阿非羅(Theophilus,385-412),曾盡力佈局推薦手下人選,出任康堡主教。當“金口約翰”被皇室挑選為康堡主教時,提阿非羅在開始時與他合作。但是後來關係惡化,他處心積慮要推翻約翰。

屈梭多模的改革

          約翰.屈梭多模於398年2月來到康堡,他的講道大受歡迎,立刻吸引許多民眾。出身修道士、有敬虔背景的他,看見康堡散漫的屬靈光景,即開始大規模的改革。 前任的聶主教,為人溫和、順應潮流,寬鬆對待聖職人員,所以其屬下習慣了悠哉生活。聶主教所按立的一些同工,呼召不清楚又閒懶不結果子。屈梭多模斷然將他 們革職,引起他們的憎恨,樹敵不少。聶主教常常大開宴席招待屬下同工,而屈梭多模主教則是過著修士般的儉樸生活,又因其腸胃不佳,常常獨處吃簡單食物。如 此尖銳的對比,使得他的敵人造謠生事,說他孤僻行事,獨享奢侈生活。

           由於屈梭多模身居主教長要職,其它地區主教想求其幫助升官募款,都為守正不阿的他所勸阻,難免招惹他們的不滿。一些亞細亞省的主教,為了職位的晉升,向以弗所的教區主教行賄。屈梭多模以康堡主教長身分嚴懲這些主教,將他們開革。如此一來,敵人又攻擊他越區行事、自我擴權。

          屈梭多模也得罪了康堡的權貴階級,他在講道中常指責他們奢侈放蕩。忠言逆耳,自然招惹憎恨。但是他真切關心貧苦大眾,將其薪俸的大部分捐助濟貧。其敬虔清廉的生活見証,贏得市井小民的衷心愛戴。

高大弟兄會

         亞歷山大主教提阿非羅,在埃及境內面臨修道團体之爭。修士分成兩派:“俄利根派”與“反俄利根派”。俄利根(Origen,約185-254)是早期東方教 父中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他的思想受到希臘哲學的影響,所以有些不合聖經的論說。賽浦路斯的撒羅米主教依皮芬尼(Epiphanius,約 315-403)致力於清除教會中的異端思想。自375年起,他盡心竭力揪出俄利根的錯誤(例如靈意解經),他還刻意點名批判在埃及的“俄利根派”修道團 体。

          在埃及的“俄利根派”修士們,由於起始領導的同工們身材高大,被稱為“高大弟兄會”(Tall Brothers)。到了約399年,在埃及的“反俄利根派”修士們得勢,提阿非羅主教就將“高大弟兄會”修士驅除出境。他並且獲得羅馬主教的同意,正式 定罪“俄利根派”的教義。後來“高大弟兄會”修士長途跋涉來到康士坦丁堡,尋求康堡主教長的庇護。屈梭多模向來與“俄利根派”修士們保持友好關係,如今又 接待他們,這引起提阿非羅的不滿。所以,提阿非羅決定扳倒屈氏,以鞏固亞歷山大的領導地位。

橡樹宮會議
提阿非羅看到屈梭多模遭到康堡聖職人員的反感,權貴階級的憎恨,認為下手的機會來了。首先,他告訴依皮芬尼,屈氏在掩護俄利根派的異端。依主教就從賽浦路斯 來到康堡,指控屈氏,所提出的皆是未經証實的謠言。“高大弟兄會”修士們告訴依主教:雖然他們私下景仰屈氏的著作,但是屈氏從未閱讀他們的著作。依主教明 白真相之後,離開康堡,死於航海返鄉途中。

           後來,提阿非羅親自出馬,於403年6月來到伯斯普魯斯海峽區域,表面上是來辯護其定罪“高大 弟兄會”修士的理由,事實上是想來定罪屈梭多模。他在康堡對岸迦克敦的“橡樹宮”召開會議,召聚那些對屈氏不滿的人,對屈氏提出控訴。他正式要求屈氏前來 答辯,然而屈氏拒絕參加此不懷好意的會議。果然,“橡樹宮會議”作出罷免他的決議。

康堡皇室的反應

          如果屈梭多模當時與皇室關係良好,則“橡樹宮會議”的決議起不了什麼作用。皇后猶氏(Eudoxia)原先景仰屈梭多模,她曾請屈氏為太子施洗,當太子生病 時,也請屈氏為之代禱。但是到了403年6月時,皇后已經對屈氏產生極大反感。由於她以不正當方法取得產業。屈氏在一篇講道中,以惡后耶洗別(亞哈王的妻 子)為例,指責強取豪奪之罪,大家聽成他在指責皇后。

           所以,憤怒的皇帝雅卡迪亞批准了“橡樹宮決議”,下令放逐屈梭多模。屈氏面對擠滿教 堂的會眾,大膽直言地傳講一篇臨別信息,明顯將皇后比喻成耶洗別與希羅底(希律王的妻子),然後開始其放逐之旅。就在其離去後第二天,京城遭大地震,擁護 屈梭多模的市民,認為這是天譴的兆頭,所以聚集在皇宮前抗議。皇帝與皇后趕緊召回屈氏,恢復其主教長原職。

          然而,數月之後,皇后的銀雕像 落成,樹立在聖蘇菲亞教堂,宮廷大肆慶祝。屈梭多模不表贊同,這在皇后眼中又是一大侮辱。就在此時,提阿非羅主教又火上加油,著文惡劣攻擊屈氏,助長皇后 的怨恨。屈氏知道情勢不妙,卻不向強權低頭,反而在講壇上回應說:“希羅底又熱情跳舞,要求施洗約翰的頭。”皇帝決心開革這位不受約束的主教,下令再次放逐屈氏。

           屈梭多模遂上訴羅馬與米蘭等地的主教。羅馬主教印諾森(Innocent)深表同情,不顧亞歷山大的反對,盡力營救屈氏,但徒勞 無功。屈氏被放逐至亞美尼亞地區,然而仍以書信與其支持者保持密切聯繫。宮廷為了避免後患,決定將他遣送至更偏遠的邊疆。屈梭多模於407年9月,死於艱 苦難熬的押解旅途中。他臨終時所說的是:“為這一切感謝神”。

典型在夙昔

           屈梭多模的殉道,是教會歷史上的悲劇。皇室權貴的貪婪腐敗,與教會內部的派系鬥爭,導致了他被逼死於放逐之旅。他守正不阿、為主殉道,成為東西方教會所記念的聖徒。他的遺骨於438年被迎回,安置在康堡的“使徒教堂”,即主教長與皇帝們同葬之地。

          屈梭多模遺留後世的著作,最出名的是其《講道集》,超過600篇,都是精彩的整卷解經講道,樹立典範,影響深遠。他年輕時的力作《祭司職分》,是靈修神學的 上品。他也寫了許多神學與倫理文章,論述基督徒信仰與生活。他的書信有242封傳世,幾乎都是在他放逐年間(403-407)所寫的。他也改進了當時的崇 拜儀式,東方教會直到今日仍用其所編的“崇拜儀式”。總的來說,屈梭多模是教牧典範,講道與靈修的大師。

結論:“忠心傳真道,清心求聖潔”

           屈梭多模從“修道,傳道,行道,直到殉道”,是至死忠心的善牧忠僕。他身居高位,卻不為名利所惑,並非在於“金口”,乃在於“聖心”。“口若懸河”是特殊的 恩賜,並非人人皆有;但是“聖潔的心”是靈命的關鍵,是我們不可或缺的。今日教會多為世俗潮流所牽引擺佈,妥協真理迎合大眾。教會領袖忠心講解聖經者寡, 追求世俗方法者眾;操練生命聖潔者少,追求神蹟奇事者多。

          我們學習教會歷史,是要看什麼呢?要看那些隨世俗之風飄搖,風吹動的蘆葦麼?要 看那些爭名奪利,穿細軟衣服的人(《太》11:7-9)麼?“金口約翰”的生命見証,如同“施洗約翰”一樣:他為主耶穌所作的見証,是真實的;他也因為主 耶穌作見証,而忠心殉道。“金口約翰”跟隨“施洗約翰”的腳蹤,“約翰一件神蹟沒有行過;但約翰指著主耶穌所說的一切話都是真的。在那裡信耶穌的人就多 了。”(《約》10:41-42)

          唯願我們靠主恩典,痛定思痛悔改歸正,以屈梭多模“忠心傳真道,清心求聖潔”為榜樣,在至聖的真道上造就自己,活出真理的仁義聖潔,才能在這彎曲悖謬的時代裡,為主發光且明光照耀,將生命之道表明出來,直到主來。

作者現在北加州灣區《聖經歸正教會》( http://www.biblerc.org/ )牧會,並在《基督工人神學院》兼課。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