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受難日隨想

李洪軍

本文原刊於《舉目》30期

        “聖潔真實的主啊,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等到幾時呢?”(《啟》6:10)。

          自從主耶穌宣告“神的國近了”,和他被釘死、埋葬、復活、升天,至今已經快兩千年了。敗壞的世界一天比一天黑暗,屬靈的爭戰一天比一天激烈。神榮耀的國度何 時才會完全掌管世上的萬有?神公義的審判何時才會徹底消滅一切的罪惡?這不僅僅是數千年來為神的道、並為他們所作的見証而被殺之人的靈魂所發出的呼喊,也 是每一個屬神的子民,特別是在被逼迫中恒久忍耐,與在爭戰中奮力拼搏的神的兒女們,都一直在求告的問題。在這個紀念主受難的季節,讓我們再度回到新約的時 代,看主耶穌所帶來的是何等確實的盼望,以及對我們的提醒是什麼。

耶穌在世的工作

          如果總結耶穌道成肉身以後在世上的工作,大概可以分成兩部分。這兩部分工作的轉折點,分別記載在《馬太福音》第16章,《馬可福音》第8章,和《路加福音》第9章,就是耶穌對門徒提出的問題:“你們說我是誰?”

第一部分:顯明身分

        “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路》 4:18-19)。路加記載了主耶穌傳道的開始,他在自己家鄉的會堂,向眾人宣讀了這段《以賽亞書》上的預言。這段舊約經文,清楚地講到當彌賽亞來的時 候,天國的福音將臨到人間,神將對人類施行完全的醫治和拯救。路加記載到,當耶穌讀完這段舊約經文之後,對會眾說:“今天這經應驗在你們耳中了。” (《路》4:21)

          主耶穌的這一宣告,拉開了他在世上工作的序幕。從那以後,“耶穌走遍加利利,在各會堂裡教訓人,傳天國的福音,醫治百姓各樣的病症。”(《太》4:23)。福音書的作者們,將主耶穌在地上所說所行的,準確地記載下來──

          耶穌一面傳講天國的福音,一面將人帶進天國的實際。他所行的,一件件印証著他所說的那句話:“今天這經應驗在你們耳中了。”

          在天國, 人們將不再受疾病的纏擾,所以耶穌在地上的時候就醫治人的疾病;在天國,人的罪將得到赦免,所以耶穌在地上的時候就赦免人的罪;在天國,神將永遠與人同 住,所以耶穌在地上的時候就與人一同坐席;在天國,魔鬼毫無立足之地,所以耶穌在地上的時候就驅趕魔鬼的爪牙;在天國,死人都要復活,所以耶穌在地上的時 候就讓人從死裡活過來……

           這一切,都在向那些熟讀舊約預言的猶太人傳遞一個非常清楚的信息:耶穌就是歷世歷代的先知們所預言的彌賽亞,今天他已經來了。以色列人盼望已久的神悅納人的禧年,今天已經到了。天國已經降臨了。

         這是主耶穌在世上的第一部分工作,主要目的是讓世人確認他彌賽亞的身分。然而被罪惡和私慾挾持和捆綁的文士和法利賽人,睜眼不見耶穌所行的神蹟,充耳不聞耶 穌所講的真理,卻反覆試探和刁難。耶穌教訓他們說:“你們知道分辨天上的氣色,倒不能分辨這時候的神蹟。”(《太》16:3)。

          當耶穌行了各種神蹟,回答了文士和法利賽人各樣的挑戰和問題以後,開始對日夜跟隨他的門徒發出提問:“你們說我是誰?”

          彼得一聲“你是基督”,喊出了神對人期待已久的正確答案,標誌著從人類自墮落以來,世人對神的拯救計劃作出的第一個正確回應。

          因著這樣一聲回應,耶穌立即宣告:“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之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太》16:18)這一宣告,標誌出主耶穌在世上第一部分工作的圓滿結束。

          兩千年過去了,主耶穌的這一宣告,已經在世界各地開花結果,神的國從彌賽亞降臨之後、在地上奠基之日起,已經在聖靈大能的推動下,向地極迅速擴展。哪裡有人承認“你是基督”,哪裡就有神所設立的教會。

第二部分:顯明作為

          當人們迫切希望這位從天降臨的彌賽亞帶領他們復興以色列國的時候,耶穌卻說出了令他們非常吃驚的話:“從此他教訓他們說:‘人子必須受許多的苦,被長老、祭司和文士棄絕,並且被殺’”
(《可》8:31)“從此”二字,表明耶穌工作重點的轉折,從顯明他的身分,轉向顯明他的作為。

          很明顯,受難的彌賽亞是常人很難接受的,彼得急忙出來攔阻,被耶穌嚴厲地斥責。彼得的表現代表了門徒們的普遍心態。儘管門徒們認出了耶穌的身分,卻仍然不明 白他來的目的,他們對彌賽亞的認識僅僅停留在“醫病趕鬼,行神蹟使人得飽”的階段,而不知道受死替罪才是他降世的真正目的。如果門徒們到處宣講的只是醫病 趕鬼的“福音”,將對神的救贖計劃帶來極大的危害。所以耶穌禁止他們去外面亂講(《可》8:30)。

           當耶穌向門徒講完他來世的目的以後,便一步步走向耶路撒冷,走上十字架,用他的身体為人類鋪平通往天國的道路,用他的血為神與人的和好設立了新約。

         “出 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這古老的詩句,常常會使人聯想到耶穌的死是一場悲劇,然而實際上,他的死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喜劇。在耶穌向門徒預言自己 將要被害的同時,也宣告了他將戰勝人類最大的敵人──死亡。因為他將在被殺之後,“過三天復活”(《可》8:31)。不僅如此,他還預言將與眾天使在榮耀 中再次降臨,到那日,神的國將在地上徹底掌權,神的榮耀將充滿遍地。為了這一日,耶穌向他的門徒發出了邀請:“若有人要跟從我, 就當捨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來跟從我。” (《可》8:34)

“勢不可擋”的大山

           在耶穌被賣的夜晚,他向門徒做了臨行囑託,要他們彼此相愛,完全合一。主耶穌一方面應許賜下聖靈保惠師引領和保守,另一方面把前面所要遭遇的苦難預先告訴了他們。“他們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們。”(《約》15:20)。

          在當時的世界,有三座勢不可擋的大山。

          (1) 猶太宗教──根深蒂固,連羅馬政府都要禮讓三分。

          (2) 羅馬軍隊──所向披靡,銳不可擋。

          (3) 希臘文化──博大精深,獨領風騷。

          而耶穌的門徒,在世人眼中不過是十幾個無知的小民。然而復活以後的耶穌,用他掌管天上地下一切萬物的權柄,伸出可以扭轉乾坤的大手,向這些弱小的門徒發出了號令:“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太》28:19)。

          於是,十幾個血肉之軀,按著命定,面對擺在他們面前的三座大山,向黑暗的世界發出了“神愛世人”的呼喚……

u=1100101545,4045066390&fm=24&gp=0第一座山

          在 猶太教眼中,這些耶穌的門徒是一群離經叛道的異己份子,因此猶太人第一個起來要絞殺這些人。從耶穌釘死的那日(約30-33 A.D.),直到64 A.D.,逼迫基督徒的主要力量,就是猶太的宗教勢力。耶穌的胞弟雅各,就是在這段期間被害。迫害的結果使基督徒四散逃命。也正因由此,福音反倒“在耶路 撒冷、猶大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傳開了。猶太教的逼迫不但沒有壓倒這群人,反而加速了福音向普世的傳播。

第二座山

           當猶太人的逼迫鞭長莫及的時候,羅馬的軍事和政治力量又對基督徒伸出了黑手。早期的羅馬政府不瞭解內幕,以為基督教是猶太教的一個分支,所以基督徒可以享受 和猶太人一樣的“優待”──可以不向羅馬皇帝下拜。但是當發現他們不是猶太教以後,羅馬人就開始對這個不向羅馬皇帝低頭的“新興勢力”特別關注。尼祿 (Nero,54-68 A.D.)當政其間,羅馬政府首次對基督教施行逼迫。使徒彼得和保羅,在此期間先後遇害。

          公元250年以前,幾 乎所有的羅馬皇帝都對基督教進行過不同程度的逼迫。但是,大部分逼迫還沒有形成法令,範圍也只限於羅馬城。在多米田(Domitian,81-96 A.D)執政期間,使徒約翰被放逐荒島。在特拉建(Trajan,98-117 A.D.)執政期間,逼迫開始向羅馬城以外蔓延。耶路撒冷教會的主教西門(Simon),和安提阿主教伊格那提(Ignatius),在此其間被殺害。奧 熱流(Marcus Aurelius,161-180 A.D.)對基督教的迫害超過所有他的前任,從他開始對基督徒實施主動的清洗,著名的護教者游斯丁(Justin)和他的同工,在奧熱流執政期間被殺害。

          公元250年以後,羅馬政府對基督徒的逼迫行動,從程度和範圍上不斷升級擴大。在德修(Decius,249-251 AD)執政時期,羅馬政府不僅要限制基督教的發展,更要把基督教徹底清除。所以德修下詔,一面無條件處死教會的主教和神父,一面強迫平民必須拜羅馬的神, 違者必誅。羅馬政府向朝拜偶像者發行“參拜証書”,沒有証書的人將受到嚴懲。在短短三年內,大批主教被殺,平信徒因為拒絕參拜偶像而被大規模殺害。很多人 在被逼之下,用錢買“証書”,向政府交差。這些信徒,後來被教會視為“變節”。如何對待他們,成為教會後來爭議最大的問題之一。

           瓦勒良(Valerian,253-260 A.D),是第一個對基督徒下寬容令的羅馬皇帝,但是基督教仍然是“違法”的宗教,雖然平信徒可以免遭死罪,但是教會領袖卻仍不能倖免。

           公元284至305年,是歷史上最黑暗的時期。執政者戴克里安(Diocletian)是一個異教徒。本來對基督教持寬容態度的戴克里安,因為在一次占卜儀 式中出現了“凶符”,便把罪責全部推到當時在場的基督徒身上,導致他發動了有史以來對基督教最殘酷的迫害。公元303年,他連續在一年之內簽發四道手諭:

         (1) 終止基督教活動場所,拆毀教堂,燒毀書籍。

         (2) 關押一切神職人員。

         (3) 對神職人員施以嚴刑,逼迫他們拜羅馬偶像。

         (4) 對所有基督徒實施迫害,對寧死不拜偶像者,殺無赦。

          然而巨大的逼迫,不但沒有阻止基督教的發展,反而使基督徒在烈火和熱血中更加成長。正如教父特土良(Tertullian,165-235 A.D.)所說:“殉道者的血是教會的種子。”(The blood of the martyrs is the seed of the Church)

           這場大逼迫一直持續到戴克里安退位。經過幾年的角逐,康士坦丁(Constantine)在獲取皇位中獲勝。公元313 年,康士坦丁在米蘭簽署了米蘭諭令(The edict of Milan)。從此基督教才成為羅馬的“合法”宗教,開始享受和其它宗教同等的待遇。不久,這位羅馬皇帝歸信基督,並將基督教定為羅馬國教。

           羅馬帝國,這個曾用鐵蹄征服了世界的強者,終於跪倒在這片被殉道者的血染紅的土地上,向耶穌基督這位萬王之王俯首稱臣。

第三座山

          兩座大山都先後倒下了,剩下的是希臘文化。

         其實在耶穌傳道的日子,希臘文化就已經開始起來抵觸。當猶太的宗教逼迫和羅馬的政治迫害威脅基督徒肉体存亡的時候,希臘文化一刻不停地在思想上,對基督教進行著“溫柔”的逼迫。兩千年來西方哲學思想的發展和演繹,幾乎沒有停止過對基督教思想的攻擊。

          理性主義試圖用邏輯証明或証偽基督教神學,經驗主義試圖用科學和對表象的觀察否定神的存在,人文主義試圖用文學和歷史批判挑戰聖經的權威,異端思想試圖用各種錯誤觀念取代正統的基督教信仰。

          然而,以理性主義和科學主義為標誌的摩登時代(Modern Era)已經過去了,基督教信仰不但沒有在唇槍舌劍的思辯中動搖,反而藉助於科學和理性的發展,而建立起完整的基督教神學和基督教護教學。在人類社會步入 後現代的今日,各種後現代思想仍然會從新的角度挑戰基督教信仰,逼迫將以新的形式繼續下去。

           曠士奇才奧古斯丁,在《上帝之城》一書中,把整個人類劃分在兩座不可見的“城”裡面。一座是“世界之城”,如巴別塔一樣,屬於這座城的人,他們最終的目的是要將一切榮耀歸於自己;

           另 一座是“上帝之城”,如聖城耶路撒冷一樣,住在上帝之城的人願意將一切的榮耀歸於真神。自從人類墮落以後,世界之城的人,一刻不停地攻擊、逼迫、殘害著上 帝之城的子民,從該隱殺害亞伯開始,到世人將神的獨生子釘死在十字架上,這樣的逼迫會一直繼續下去,直到主耶穌在榮耀中再來的日子。到那日,罪惡和死亡將 被徹底消滅,神的國將在地上完全地得勝。

我們的必經之路

          雖然,“他們若逼迫了我,也要逼迫你們”,但耶穌卻同時清楚地告訴門徒:那些聽了你們的話就信的,有福了。因為當神國在地上完全得勝的日子,所有跟隨耶穌的人,都將從死裡復活,在榮耀中進入神的國度,得享永遠祝福。

         為了這些“有福的人”,耶穌不但親自走過了Via Dolorosa(受難之路),他同樣邀請跟隨他的人,也和他同走這條受難之路,從萬人當中把那些在創世之前就被命定為有福的人呼召出來。我們由此而得 救,成為天國的子民;我們為此而蒙召,成為跟隨耶穌的人。為了在萬人中繼續尋找這些有福之人,這條Via Dolorosa,也同樣是我們的必經之路。

          當保羅即將走到這條路的盡頭時,將接力棒交給他的學生提摩太,囑咐他說:“我在神面前,並在將來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憑著他的顯現和他的國度囑咐 你: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免人。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 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並且掩耳不聽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語。你卻要凡事謹慎,忍受苦難,作傳道的工夫,盡你的職分。”(《提後》4:1-5)。

           在這耶穌受難之日,願這段經文成為我們彼此的勸勉﹗

作者來自中國,機械工程師,現居佛羅里達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