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史話23:持守真道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29期

          主後325年的“尼西亞會議”,是教會歷史上劃時代的里程碑。會議的主要目的,是要處理“亞流派之爭”,結果亞流派被定為異端,保守了基要福音真理。此外,“尼西亞會議”討論了如何使埃及“米利都派”與“大公教會”復合,制訂了20條教會法規,並統一了“復活節”日期。

米利都派之爭

           埃及米利都(Melitius)派的紛爭,與北非迦太基的“多納派之爭”相似。多納派痛斥那些在政府逼迫之時“交出聖經者”,而米利都派則是非難那些順從政府命令停止聚會的主教。

          在 戴克理先大逼迫時,亞歷山大的主教彼得逃離教區,停止聚會。埃及南部的來可波立(Lycopolis)主教米利都來到亞歷山大,見聚會停止又無人牧養,就 接管教會按立同工。彼得主教聞訊,視米利都此舉為越俎代庖,竊奪其職,就急忙返回亞歷山大,開除米利都教籍。米利都帶領跟隨他的會眾,另組“米利都派”教 會,分庭抗禮。

          雖然後來彼得主教也為主殉道,但是並未挽回分裂狀態。

          米利都派認為只有他們才是在逼迫中至死忠心的真教 會。此紛爭雖然並未鬧大,但是持續到尼西亞會議時。顯然在皇帝康士坦丁盼望合一的努力下,尼西亞會議裁定雙方妥協和好方案:米利都派的聖職人員仍保有其事 奉,但必須順服亞歷山大主教亞歷山德(Alexander)的權柄;如果同一區域的大公教會主教離世,則米利都派的主教可承接其職。

         雖然此和解方案用心良苦,但是並未解決實際問題。雙方仍然對立,維持分裂狀態,給後來在328年繼任的亞歷山大主教亞他那修(Athanasius)帶來難題。

20條教會法規

          尼西亞會議制訂“教會法規”,這是首次超出地方會議之上,在大公會議制訂教會的行政規則。主要目的在於將地方堂會與主教納入教區体系。“尼西亞會議”定規: 主教不可自行更換教區職位,以防其隨己意調升;同一省分內的主教們組成主教會議,來處理該區的聖工;主教按立,應由在該省分內所有主教們一同按立(如果有 困難,至少要有三位主教來按立);該省分的大都會主教,對該區內的主教選任與按立,具有否決權。

          如此一來,鞏固了原有的地方教區制度,並 加重了大都會主教的中央權責。此外,尼西亞會議又依照自古以來的慣例,正式承認“羅馬,安提阿,亞歷山大”三大都會的主教為“主教長” (Patriarch),他們的裁判權延伸到周圍的其它省分。尼西亞會議又特別尊榮耶路撒冷主教區,這使得其主教在451年獲承認為“主教長”。由於康士 坦丁建立“康士坦丁堡”為帝國的新都,所以其主教在334年也獲承認為“主教長”的地位。到了主後第五世紀時,整個帝國共有五大“主教長”。

復活節日期的統一

          在第二世紀時,教會慶祝復活節當在哪一日,有兩種算法:在小亞細亞的多數省分,是根據猶太曆法,在尼散月14日記念主基督的受死與復活;其它地區(包括羅馬 教會)則是以主日來記念慶祝。換言之,“十四日派”是以該月第14日來守節,不論那日是否為主日,而其它教會皆是以“七日的第一日”來慶祝,不論那是該月 的哪一天。

          尼西亞會議為了使各地教會都在同一天記念復活節,就裁定遵從大多數教會的作法,統一以“主日”為復活節。大會指派“亞歷山大教 會”根據陰曆計算,每年都事先通告各地教會,該年的復活節是在哪一日。所以,每一年亞歷山大主教要發出此著名的“復活節文告”(Festal Letter),告知所有主教當年的復活節日期。所以,當亞他那修出任亞歷山大主教時,他就把握機會在每年的“復活節文告”中,討論與普世教會有關的議 題。例如在其所寫的“367年復活節文告”中,提到新約正典27卷書目,表示當時普世教會皆已認信新約正典。

優西比烏的反擊

           雖然“尼西亞會議”定亞流信仰為異端,但是“亞流派之爭”卻未告結束。康士坦丁在位期間,“尼西亞信經”是正統信仰的準繩。然而,亞流派卻能在政治上東山再 起,主要是因為他們有一精明傑出的領袖,尼哥美地亞的主教優西比烏(Eusebius of Nicomedia,圖一)。他利用其身為皇帝行宮主教的優勢地位,以政治手腕一步一步剷除異己。雖然他在325年夏天簽署了“尼西亞信經”,眾人皆知他 不是真心真意。一個月之後,他竟然在尼哥美地亞接納亞流,同領聖餐。此舉令皇帝大怒,立刻將其放逐。但是不久之後,他獲釋召回,出任皇帝首都主教。

          優 西比烏此後獲得皇帝信任,成為教會事務的主要顧問。他致力於對付堅守“尼西亞信經”的三位主將。首先中箭下馬的是安提阿主教游斯塔(Eustace),被 控行為不檢,又批評皇帝母親,所以,約在330年經由當地主教會議開除,皇帝判其放逐終生不得返回。第二位要對付的是亞歷山大主教亞他那修,這對優西比烏 來說,較為棘手。

對付亞他那修

          亞他那修於328年被選立為主教之後,就收到康士坦 丁信函,說亞流已經悔改,簽署了尼西亞信經(除了少許個人的保留),應該被接納回亞歷山大,恢復交通。亞他那修堅持立場不肯妥協,拒絕接受未全心歸正的亞 流。皇帝召見亞他那修,要他說明拒絕的理由,聽了之後,為亞他那修守正不阿的品格所感動,就不再堅持其要求。

         但是亞他那修在埃及面臨麻 煩,因其嚴格對待不服權柄的米利都派。米利都派抱怨控告他,優西比烏抓住機會,於335年在推羅,由優西比烏黨羽把持的主教會議,革除亞他那修的教職。亞 他那修赴康士坦丁堡上訴皇帝,但是無效。因為優西比烏與其同黨的作証,控告亞他那修曾說:如果皇帝不支持他,他就要發動罷工,禁運埃及穀物至康士坦丁堡。 皇帝大怒,未經查証就信以為真,下令放逐亞他那修至德國萊因河流域的特瑞爾(Trier)。

          優西比烏要對付的第三位,是安卡拉的主教馬吉 羅(Marcellus)。在335年亞他那修被定罪的同年,皇帝邀請帝國東部的所有主教,到耶路撒冷參加他所興建的“聖墓教會”獻堂典禮,同時也慶祝康 士坦丁登基30年,計劃在典禮中將有一隆重儀式,歡迎十年來歸順“尼西亞信經”的亞流派人士。馬吉羅不願違背良心參加,就立刻被優西比烏黨羽,控告為對皇 帝不敬,又被冠上異端之名,在336年康士坦丁堡的會議中被革除教職,慘遭放逐。
亞流派的真相

         優西比烏領導的亞流派,在剷除上述三位尼西亞的主將之後,在政治上取得絕對優勢。雖然亞他那修在335年被放逐,但是因為對他沒有任何教義上的指控,所以康 士坦丁並未剝奪其教職。而埃及的主教們與民眾,總的來說仍是忠於被放逐的亞他那修,仍然拒絕亞流回歸亞歷山大教會。亞流只好回到康士坦丁堡,孤苦伶仃被人 遺忘,不久之後(336年)過世。亞流死前,就不滿優西比烏黨羽不再支持他了。

          其實,“亞流派”人士並非擁護亞流本人,他們並不認為自己 是亞流派,他們曾說亞流只不過是一名長老,主教們怎麼會是被長老來領導。所謂“亞流派”,是指支持亞流的“隸屬論”(Subordinationism) 思想(認為聖子隸屬於聖父,與聖父本質不同),反對尼西亞信經的“聖父與聖子同一本質”的信仰。所以,最後連亞流自己也明白,他早就被亞流派人士遺忘了。

         康士坦丁於337年5月過世,死前穿著初信者白袍,由優西比烏為其施洗。康士坦丁死後,葬於康士坦丁堡的“眾使徒教堂”。令人欷噓扼腕的是:雖然康士坦丁召 開的尼西亞會議,禁止了公開形式的亞流主義,但是到康士坦丁死時,亞流派人士在政治上得勢。東方教會中的亞流派,繼續得到繼任皇帝們的支持。

政局變遷

           康士坦丁死後,國土由其三個兒子繼承:長子康士坦丁二世(Constantine II),治理西部(不列顛,高盧,西班牙);次子康士坦提二世(Constantius II),統治東部(小亞細亞,巴勒斯坦,埃及);么兒康士坦司(Constans),統領中部(義大利,北非)。三分天下的局面不能持久,340年康士坦 丁二世與康士坦司終於兵戎相見,康士坦丁二世戰死,康士坦司統一了帝國的中部與西部。

          當康士坦丁大帝過世,三個兒子即位時,容讓被放逐的主教們回歸,所以亞他那修於337年末,回到亞歷山大。然而,亞流派領袖優西比烏獲得東部皇帝康士坦提的青睞。

          優西比烏於339年從尼哥美地亞調任康士坦丁堡主教長,更加助長其在東部教會的領袖權位。他運用影響力,促使康士坦提下令放逐亞他那修,改派一位亞流派人士貴格力(Gregory)出任亞歷山大主教。但是民眾不服,只有派兵押陣,護送他上任。

亞他那修在羅馬

          亞他那修逃往羅馬,獲得羅馬主教朱里雅(Julius)的同情與支持,不久之後安卡拉主教馬吉羅也逃難到羅馬。在朱里雅的眼中,東方教會被亞流派領袖操縱, 愈來愈遠離尼西亞信經。由於康士坦司在340年成為帝國中西部的共主,朱里雅獲得康士坦司的支持,就挺身而出召開主教會議,宣告亞他那修與馬吉羅的革職判 決是不公的。東方教會的領袖對西方教會此舉大感不悅,認為羅馬主教干預東方教會的事務。他們懷疑亞他那修與馬吉羅,是用“尼西亞信經”來遮掩“神格一位 論”(Monarchianism)異端(認為神只有一位格,具三形態)。所以,他們被革職的判決是合法的。

           所以,341年東方教會有 97位主教在安提阿開會,宣告他們並非亞流派,否認羅馬主教有權做為東方教會的上訴法庭。他們制訂了三份信經,來補充並修正尼西亞信經,定罪“神格一位 論”,特別指出馬吉羅的看法為異端。他們還寫了一信仰告白,呈獻給西部皇帝康士坦司,因為康士坦司要他們解釋其立場。如此一來,東西方教會瀕於分裂。

東西方失和

          由於康士坦丁堡主教長優西比烏是亞流派,只要他在領導東方教會,羅馬主教就不會相信“安提阿會議”的解釋。到了341與342年冬,優西比烏過世,康士坦丁 堡繼任人選兩派內鬥,造成東方教會內部危機。然而,西部皇帝康士坦司國勢增強,開始向東部皇帝施加壓力,要東方主教們與西方合一。康士坦司在朱里雅的建議 之下,勸服了康士坦提一起來召開東西方主教大會,以解決爭端。

           在343年秋,會議終於在撒狄卡(Serdica,今保加利亞的蘇非雅)召 開,西方主教堅持要亞他那修與馬吉羅在場,東方主教們(人數較少)就退席抗議。西方主教們繼續進行會議,制訂教會法規,確認羅馬主教有權處理東方教會的爭 議,並且還通過容易招致東方主教誤解的“信仰宣言”(亞他那修勸阻他們,但是他們並未聽從)。此次大會不但沒有達到目的,反而加深了雙方的裂痕。

          面對這樣的困境,兩位皇帝決定東西雙方各讓一步,來尋求和解。當347年亞歷山大主教貴格力過世,東方同意讓亞他那修返回亞歷山大,恢復原職。因為亞他那修 信仰純正,且受百姓歡迎愛戴。西方同意不再擁護馬吉羅,不再要求回復其安卡拉主教之職,因為馬吉羅的信仰確有可議之處。如此一來,東西方的爭議暫告平息。

結論

          亞他那修在埃及民眾熱烈歡迎中,回到亞歷山大。這位曾被放逐兩次的主教,終於回到家鄉任職。這位在亞歷山大事奉,親身參與尼西亞大會的神學家與牧者,最洞悉 亞流異端的底細,是堅守尼西亞信經的主將。他深知若容讓亞流派貶低主基督的完全神性,將使得我們失去救恩唯一的中保。他為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竭力爭 辯,所以他遭受仇敵多次多方的攻擊與迫害。然而他不畏強權絕不妥協,守正不阿死守善道,所以被史家稱為是“正統信仰之父”。

作者現在北加州灣區聖經歸正教會( http://www.biblerc.org/ )牧會,並在基督工人神學院兼課。

相關文章:教會史話22 尼西亞大會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