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南韓人質事件說起

羅惠強

本文原刊於《舉目》28期

阿富汗綁架案

      2007年阿富汗時間的7月19日下午,23名南韓教會派出的義務醫療人員,乘坐一輛租用的公共汽車,從阿富汗首都喀布爾,前往南部重鎮坎大哈,途中被塔利班綁架。消息傳出,舉世震驚。

         其實阿富汗塔利班分子綁架人的事件不時傳出,今年以來,分別有記者、司機、醫務人員、士兵、排雷工作者、外國遊客甚或當地居民等被綁架。本次南韓盆唐泉水教會派出的義工醫療隊一行22人,以及一名導遊,全部被綁架,是阿富汗有史以來綁架人數最多的一次。

        塔利班分子以人質的生命,作為換取被阿富汗政府拘捕的塔利班成員的籌碼。但阿富汗政府強硬地表示,不再接受交換人質的條件。故塔利班分子先後殺害兩名南韓人質,更揚言要繼續殺死手上所有的人質。

        直到筆者截稿為止,除了兩名生病的女人質獲釋外,塔利班既沒有承諾不再傷害人質,也沒有讓身体不適的人質得到適當的醫療和藥物。人質生命的安危使人擔心!(註)

誰該負起責任

        人質救援事件經過三個星期還未落定,世界各地的關心者,從愛心的憂慮,漸漸轉向理性的省思,許多人問道:這次悲劇可否避免?誰要負責任?

        由於這次人質是一所南韓教會派出的醫療隊,該教會自然成了眾矢之的。許多人批評他們欠缺危機意識,才會派這些義工團体(他們稱之為短宣),到這些高危地區去作服務工作。又有人表示,伊斯蘭與基督教世界一向不和,南韓教會太急進的差人前去,屬於對生命不負責任,云云。

        相信南韓教會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團体,面對這不幸事件、人質家屬的查詢和社會大眾的言論,會有深入的省思。不過筆者認為,這次挾持人質事件,塔利班分子從未表示與南韓人質的宗教信仰和宗教活動有關。

        事實證明,這次事件徹頭徹尾是一宗恐怖活動,與人質屬何種國籍、何種宗教、進行何種工作,完全無關──就是穆斯林,在阿富汗也有被塔利班分子挾持、作為人質交換戰俘的可能(所以很多比較溫和的穆斯林,都不承認那些人是真的穆斯林)。

特別小心之處

        由於塔利班分子打著伊斯蘭神學士的旗號,引致很多人不禁問,伊斯蘭究竟是什麼?也有不少基督徒問,到底為什麼,伊斯蘭教與基督教之間產生這麼多的仇恨和成見?

        其實伊斯蘭世界興起時,正值崇尚基督教的拜占廷帝國衰落之際。所以在中東以至歐洲的歷史中,伊斯蘭與基督教之間充滿了兵戎相見的場面,不僅釀成了仇恨,也形成了許多牢不可破的觀念。因此,當我們進入伊斯蘭世界分享信仰時,確實有不少細節需要特別小心。

宣教士

        今天很多基督教會都努力遵行耶穌所頒佈的大使命,派出工人到創啟地區去傳福音。被教會差出的人總被稱為宣教士。但很多人不知道,在西方世界完全正面的“宣教 士”一詞,在伊斯蘭世界卻是完全負面的字眼,因為他們以為,“宣教”這一詞,是表示以美國為首的基督教國家派人進到他們當中,進行顛覆破壞的政治活動。所 以“宣教士”一詞,就等同間諜,或是美國的走狗!

        筆者認為,如果能用一個可減少誤會的名詞(如“福音工作者”之類)來代替“宣教士”,也許會有好處。

        為什麼伊斯蘭世界硬要把單純的宗教活動,與複雜的政治混為一談呢?政教不是應該分離的嗎?

        今天的伊斯蘭世界,仍有很多地區是政教合一的。而西方世界能理性地把宗教和政治分家,也是經歷了漫長的掙扎。由第一到第三世紀,基督徒經歷羅馬帝國的大逼 迫,到第四世紀時康士坦丁對基督信仰的好感和介入,基督教與政治共舞了1,500多年。直到馬丁路德的改教運動開始,宗教改革者才醒覺,宗教不能被政治影 響,否則就容易失去了純正性。

         不過,做到這點並不容易。比如加爾文在日內瓦地區推行“虔誠的城市”,又豈能沒有政治的後盾呢!

        基督教的政教分離觀念,到18世紀後,才漸漸在北美洲和西方世界實現。而在中東一帶,如東正教、基督教和天主教等之間,仍有強烈的民族分歧。對他們來說,宗教仍是民族身分的代表,與政治分不了家。

         而伊斯蘭自穆罕默德成功取得麥地那政權開始,1,500年以來,都是政治與宗教結合的。直到今天,仍然有不少伊斯蘭國家是政教合一的。所以他們把基督教的傳教工作視為政治活動,是很自然的。

         伊斯蘭教規的律法稱為伊斯蘭法,其中一條就是,褻瀆真主安拉或譭謗先知穆罕默德,要被判死刑。既是政教合一,又有這些宗教法,那麼基督徒的福音分享活動,甚至平時的言論都要非常小心,否則會被定為政治罪名,或觸犯死罪。因為改變信仰就等同叛國,傳教就等同煽動分裂國家罪。

        在早前聞得有些韓國的朋友,按常例要求穆斯林歸主者把過去所信的經典撕毀,結果引發大風波,幾乎招致殺身之禍,要連夜趕路離國。可見這些細節不可輕忽。

十字架

         十字架,對很多國家來說,是和平、救援和中立的代表。所以紅十字的標幟,甚至在很多戰爭中都可以自由往還。但伊斯蘭世界對紅十字的感受,就完全不一樣了。所以他們把紅十字改成了紅新月。

         因為當伊斯蘭興起時,南征北伐,所向披靡,中東地區的基督教聖地盡在穆斯林的權下。到第11世紀,騎士與教士在兩世紀內(1095-1285),發動了11 次十字軍東征,要從穆斯林的手中奪回聖地和聖城。他們的記號就是紅色的十字架。結果十字軍旅所經之處留下的破毀與傷害,伊斯蘭世界經十個世紀仍無法忘懷。

         而近年美國總統布殊,認為伊拉克製造了殺傷力巨大的生化武器,故入侵伊拉克,結果卻找不到該類武器。再加上布殊多次公開表示他對上帝的敬畏,結果伊斯蘭世界又把他算為21世紀十字軍的復活版!

         再加上,前南斯拉夫的塞爾維亞軍人(自稱東正教徒),清洗居住在波士尼亞的穆斯林。甚至有報導,塞爾維亞軍人有計劃地對當地穆斯林婦女進行集体強姦,迫使她 們懷孕……這一切都被穆斯林算在基督教的賬上。所以向他們分享信仰(傳福音)時,就要預備回答和承擔基督教與伊斯蘭千年來的新仇舊怨!

難堪事

         再看西方出產的以色情、淫穢、暴力、亂倫等為題材的電影,更讓穆斯林以為,美國(被視為基督教國家)街頭就是黑幫天下,家庭關係就是這樣的差勁。

         還有早前從天主教傳出的神甫雞姦案,同志神甫的醜聞,又有同性戀合法化等等,都足以使穆斯林誤解和瞧不起基督教。

         基督信仰者向穆斯林朋友分享信仰經歷時,這些歷史和社會問題,都常會被問及。在這方面,我們也應多做一點的準備。

註:本文付梓前,經韓國政府代表團和多方斡旋後,塔利班分子知道阿富汗政府不會讓步,了解到再殺害人質只會使人對伊斯蘭產生惡感,再加上韓國答應從阿撤軍,且不容國民到阿去從事傳教活動,傳聞韓國又為人質付出龐大的贖金等,韓國人質終於在8月30日全部獲釋,平安回國。

作者為專欄作家,在創啟地區生活。著有《愛你的弟兄──以實瑪利》,《愛你的鄰舍──讀新聞,學祈禱》等書。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