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千古聖誕日期之謎

新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24期

        西方世界按照第4世紀羅馬帝國的約定俗成,在12月25日慶祝聖誕節。如今的公元年歷,是按照第6世紀一位天主教神父估算的耶穌誕生年,作為公元元年。但是耶穌到底在何年何月何日何時誕生,卻一直缺乏精確的解答。

       直到上世紀末期,恩尼斯‧馬丁(Ernest L. Martin)博士,對公元分界線前後的那段剪不斷理還亂的歷史,重新進行了深入細致的研究,再加上驚人吻合的天文學證據,對這個問題提供了新的合理的解 答(詳見其著作The Star That Astonished the World)。

       馬丁博士的解答,不僅澄清了對聖誕歷史的重要誤解,而且幫助我們更加深刻認識天啟神諭的救恩計劃,如何按部就班、有條不紊地實現在人類歷史里。本文把馬丁博士有關論著的要點提煉出來,與各位讀者分享。

4BC之前還是之後?

       雖然教會歷史初期的大多數聖經學者,都認為耶穌誕生在公元前4年(4BC)之後、公元後一年(AD1)之前,但我們現在通常听到的是,耶穌可能誕生在公元前4至7年之間。

        這種說法主要是基於猶太歷史學家約瑟夫的有關記載,推算出大希律王(King Herod the Great)死於4BC的春天。按照聖經《馬太福音》第2章,大希律王死前不久,從來訪的東方博士那里得知猶太新王誕生,便殺害伯利恆城里兩歲以內的嬰 孩。故而推知,耶穌可能誕生在大希律死前的兩三年間,即4BC至7BC年間。

       然而,對於大希律去世的日子與當時其它可考歷史事件的關聯, 約瑟夫沒有特別清楚記明;加上某些前後自相出入的記載,給研究公元交界期、史稱“黑暗十年”(6BC至AD4),帶來許多麻煩。約瑟夫只是記載,大希律死 於某個月蝕之後不久,安葬在逾越節之前。葬禮之後,繼位的兒子亞基老匆匆前往該撒利亞乘船,去羅馬接受亞古士督的正式加冕。那個月蝕之夜前的白天,大希律 還燒死了兩個猶太祭司,他們的罪名是唆使猶太年輕人在聖殿東門,搗毀希律所安置的一個金鷹像。那個神秘的月蝕日子到底在哪一天,就成為解破大希律去世日期 的關鍵之一了。

        馬丁博士根據多方面證據,提出新的看法,相當有說服力──大希律當在公元前一年(1BC)的元月底前後去世。因此,耶穌誕生可能在1BC與4BC之間。

       天文學家告訴我們,主前1至7年,巴勒斯坦地只有4次可觀察的月蝕︰1BC/1/10(月全蝕),4BC/3/13(月偏蝕),5BC/9/15(月全 蝕),5BC/3/23(月全蝕)。歷史學家原先認為,4BC的3月13日的月蝕,是約瑟夫所記載的那次。但其實這有很大的問題。因為那天離當年的逾越節 只有29天,遠遠不夠按照約瑟夫所記載的、從大希律病重到去世,以及籌備與舉辦一個隆重的國王喪禮的時間。

        馬丁博士按照歷史資料,估算如 下:從處死猶太兩祭司,到大希律病情開始惡化,到多方延醫治療不見好轉,花費一周左右的時間。此後大希律接受醫囑,離開他當時暫住的耶利哥城,往城東南 25英里外死海邊的一個金屬離子水池,開始幾天的離子水療。未果,他不得不返回耶利哥。這樣可能又花費了一周。

        知道自己不久於人世,大希 律開始為自己安排一個空前盛大的葬禮。為了讓猶太全地的老百姓在他死後呼天喚地的哀嚎,他設計了一個陰險的計劃。他差人到猶太各個城鄉,召集各地長老,齊 聚耶利哥,不從者立死。他吩咐自己要繼位的兒子亞基老,等他一咽氣,就屠殺所有長老,讓猶太全地哀哭。所幸亞基老後來並沒有執行這個命令。

u=2550437354,3375028433&fm=24&gp=0      耶利哥以北城鄉,遠達130多英里,來回召集長老,估計至少要花去一周時間。

        緊接著,大希律收到羅馬該撒亞古士督的批準函,可以處死他圖謀殺父的長子安提帕底(Antipater)。大希律立即執行了長子的死刑,以除心頭之患。五天後,大希律去世。這樣,又過去了一周時間。

        所以,從那個月蝕之日,到大希律去世,可能經過了4個星期,也就是28天左右,幾乎到了本來就只相隔29天的逾越節,根本不可能有時間籌備與舉辦一個盛大空前的葬禮。

        大希律的葬禮,繁瑣準備與送葬舉哀,得花去至少一個月的時間。按照約瑟夫的記載,送葬隊伍由軍隊護送,浩浩蕩蕩。跟隨在隊伍最後端香料的人,就達500之 眾。他們從耶利哥城出發,每天走8站(8 stades,合羅馬一里路),經過共約25天的旅行,到達希律宮安葬。棺木在途中每到一地,就停下供沿途的百姓瞻仰吊唁。途經耶路撒冷城時,很可能會停 放數日。

        總之,從月蝕之日到葬禮完畢,前後至少需兩個月時間。這樣看來,4BC的3月13日不可能是約瑟夫所記載的那個月蝕之日。

       一個更合理的可能是,那個月蝕日乃是1BC的元月10日,這樣就有3個月的時間才到當年的逾越節,足以滿足上述時間表。而5BC的3月與9月的兩次月蝕,分 別與下一個逾越節相隔29天和7個月,不是太短就是太長,也與大希律不可能死於5BC的史實沖突。所以,大希律在1BC年初去世的提法,更好地解決了以往 懸而未決的一些歷史難題。

        例如,公元1544年開始的傳抄錯誤,以及1700年以後越來越多的以訛傳訛,使得人們誤以為,大希律的兒 子、作王37年的腓力(Philip),死於該撒提比留第20年(即AD34)。反推回去,得出腓力即位於3BC。這和大希律去世的舊有公認日子(4BC 春天)相比不符。

        事實上,晚近歷史學家發現,大英博物館藏所有25卷、1544年以前的約瑟夫歷史抄本一致表明,腓力死於該撒提比留第22年(即AD36)。換言之,腓力是在1BC年初(而非4BC)大希律死後開始作分封王。這就自然解決了上述矛盾。

        可是,大希律另外的兩位兒子,分別繼位作國王與分封王的亞基老(Archelaus)與安提帕(Antipas),在歷史記載里,作王的年限,則都是從4BC算起。馬丁博士如何解釋這一明顯差別呢?

        約瑟夫記載大希律晚年曾失寵於該撒亞古士督。故此,大希律死前3年(4BC),他被迫與長子,亦即既定接班人安提帕底同時執政。後因安提帕底殺父陰謀敗露, 在大希律死前5天被處決。又因安提帕底也曾設計,要殺害兩位同父異母的兄弟亞基老與安提帕,所以按法理,這兩人取代被剝奪所有王權與榮譽的安提帕底。這就 導致了他們在歷史記載里,作王時間按慣例提前到4BC,即從安提帕底開始執政的那年算起。而他們的另一個兄弟,同父異母的腓力,因為未牽扯到此事,所以作 王時間仍按照實際繼位年份,從1BC算起。

        約瑟夫記載,如果從羅馬授權起,大希律作王37年;如果從殺了猶太祭司王安提哥那斯 (Antigonus)算起,大希律則作王34年。而大希律征服耶路撒冷城的日子,剛好是羅馬將軍龐倍(Pompey),在63BC的猶太贖罪日征服耶路 撒冷的27周年。故此,大希律當是在36BC的10月25日,征服耶路撒冷。次年(35BC),他殺了猶太祭司王安提哥那斯。作王34年之後,死於1BC 年初,而非4BC。

        約瑟夫記載,大希律死後不久的春夏期間,在加利利、猶太、以土買地區,爆發了一場大規模的“法如斯戰爭”(War of Varus)。但從羅馬歷史文獻可知,從7BC到2BC,羅馬天下空前太平,許多軍人復員退伍,沒有出現過任何大規模戰爭。那些有關2BC之前的羅馬歷史 的文獻中,也沒有這場戰爭的記載。

        但如果這場戰爭發生在1BC,則有不少考古資料佐證。戰爭的起因,正是大希律死前燒死兩位受人尊敬的猶 太祭司,導致猶太人反叛。在大希律死後的逾越節,三千反叛的猶太人,被大希律的接班人亞基老,屠殺在聖殿里。當時的敘利亞省長昆提流斯•法如斯 (Quintilius Varus),正當第二任期間(2BC-AD1),率領三營的軍隊前來鎮反。該猶凱撒(Gaius Caesar,死於AD4),也參與了最後的掃蕩戰役。戰爭結束後,兩千猶太人被釘死在十字架上,三萬人淪為奴隸。

3BC的報名上冊

       《路加福音》記載耶穌降生前,“該撒亞古士督有旨意下來,叫天下人民都報名上冊”(《路》2:1)。於是“眾人各歸各城,報名上冊”(《路》2:3)。不久耶穌誕生伯利恆。約瑟夫也記載,這次報名上冊,目的是要人民宣誓效忠羅馬皇帝該撒亞古士督。

       這是一次什麼樣的報名上冊?

       原來,當時羅馬國勢鼎盛,天下太平。2BC舉辦了該撒亞古士督登基25周年慶典(Silver Jubilee),也正值羅馬古城奠基750年周年慶。而且羅馬的元老院,在2BC的2月5日通過提議,授予該撒亞古士督“國父”(Pater Patriae,the Father of the Country)的崇高尊名。

        為了配合2BC的“普天同慶”,該撒亞古士督在前一年(3BC)下旨,讓天下人民報名上冊,羅馬公民要投票贊成“國父”之嘉譽,羅馬征服地的老百姓則宣誓效忠羅馬皇帝。

         這就解釋了為什麼這次的報名上冊,在時間上非同尋常,因為本來每20年(比如28BC和8BC),羅馬帝國舉行一次與征稅有關的報名上冊(人口普查)。其中 每5年,還有羅馬公民身分登記檢查的報名上冊。但3BC明顯不合上述時間表與目的。不但如此,3BC的特別報名上冊,很可能導致了2BC成為一個免稅年, 從而相應推遲了以後每2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事實上,公元後頭一次的報名上冊,就不在AD13,乃在AD14,離上次(8BC)相隔剛好21年。

        路加特別記載那次報名上冊的時候,“是居里紐作敘利亞巡撫(hegemoneuontos,意即ruling or administrating)的時候,頭一次行報名上冊的事”(《路》2:2)。這段經文曾經引起誤解,因為居里紐是在後來(AD6/7)擔任過敘利亞 省長。其實,巡撫(procurator)不是省長(governor)。這是路加刻意與他所寫的第2封書信中提到居里紐第2次(AD6/7)報名上冊相 區別(《徒》5:37),因為從40BC至AD6/7,羅馬政府沒有直接向猶太人征稅,巴勒斯坦地的猶太人是向大希律王及其繼位者納稅。AD6/7的報名 上冊,可能與這一納稅變化有關。路加所記載的,明顯是居里紐以特別行政官的身分,主持3BC猶太與敘利亞特別報名上冊之事。按照約瑟夫的記載,當時擔任敘 利亞省長的不止一位,還另有薩騰尼那斯(Saturninus)和弗路尼阿斯(Volumnius)。

       綜上推斷,耶穌誕生年很可能就是特別報名上冊的3BC。那麼,到底是3BC的哪個月份呢?

施洗約翰的出生年月

       《路加福音》記載了耶穌的開路先鋒施洗約翰的誕生,提供了許多非常重要的細節。施洗約翰的父親撒迦利亞,是“亞比雅班里”的一個祭司(《路》1:5)。“撒迦 利亞按班次在神面前供祭司的職分”(《路》1:8)。他正燒香的時候,天使告訴他,他會得到一個兒子,作為神的先知與主的開路先鋒(《路》 1:11-17)。

       《路加福音》進一步提示我們,施洗約翰大約早耶穌6個月誕生(《路》1:24-26,56-57)。如果我們能夠推算 施洗約翰的誕生月份,就可以了解耶穌誕生的月份了。如果耶穌在3BC誕生,那麼施洗約翰的母親懷孕的時間,一定是從15或16個月前的4BC或5BC開始 的。

       亞比雅班的“班次”,於是成為解碼的關鍵。根據舊約聖經關於祭司班次的記載(《《代上》》24:10),在24班次里,亞比雅屬於第 8班次。每個班次供祭司的職分一周,通常從上一安息日到下一安息日,一年中有48周,如此輪流。一年中的另外3周,有猶太3大節期(猶太宗教歷正月14日 逾越節後的7天無酵節,初熟節起7周之後的五旬節,7月15日開始的7天住棚節),則所有班次一同負責(如《代下》5:11)。

        這些班次里,第一班次從宗教歷正月(尼散月)初一日開始(《出》40,《代上》27:1-2),按公歷算,是在3、4月間。第一輪輪滿剛好6個月(24班次加頭兩 個大節期)。第二輪從宗教歷9月(提斯利月),即公歷9、10間開始。這樣算來,第8班(即亞比雅班),頭次輪職的時候,當在猶太宗教歷第3月初(即公歷 5、6月間),第二次輪職,當在年底的11、12月間。

       4BC的正月(尼散月)初一日,是3月29日(按猶太歷,從28日的日落算 起)。這年第8班(亞比雅班)的第一次輪職周,應當是5月19-26日。由此推測,如果天使顯現在5月下旬,那麼施洗約翰被奇跡般地懷上,應該就在5月 底、6月初的時候。正常平均280天胚胎發育完成之後,施洗約翰當在次年(3BC)3月10日左右出生。那麼,耶穌誕生的月份,就該在6個月後的9月份。

        如果天使的顯現是在下半年第2次輪職期間,那麼耶穌的誕生,就該在3BC的3、4月間。

        有人根據耶穌出生時,伯利恆的 野地里有牧羊人看守羊群(《路》2:8),推論耶穌誕生不大可能在比較寒冷的冬天或初春(12至3月間)。但暖冬季節里,野地夜里牧羊並非難事。我們畢竟 對耶穌誕生時的天氣不得而知。不過,因為3BC的特別報名上冊,不大可能發生在3BC春天的3、4月間,所以耶穌的出生,更可能在夏末秋初的時候。

        天象奇觀幫助我們進一步確定了耶穌誕生的時日。


u=2512300940,559943279&fm=24&gp=0千年難遇的天象奇觀

     在公元前1500年前,上帝藉巴蘭之口預告耶穌的降世說:“有星要出於雅各。”(《民》24:17-19)。公元前700年的先知彌迦,特別預告一位“根源 從亙古就有”的君王,會誕生在伯利恆(《彌》5:2)。同時代的先知以賽亞,則預告童貞女(未婚處女),懷孕生下一位代表上帝與人同在的君王(《賽》 7:14;9:6-7)。《馬太福音》第2章記載,東方(很可能是解夢與異象的先知但以理,生活過的巴比倫地區),有幾個博士(Magi,就是當時集天文 與佔星於一體的星象家,替皇帝看天文、解人文的人),因看見從東方升起的某個特別的星,特來耶路撒冷打听,繼而到伯利恆朝拜新生不久的猶太王。究竟這顆特 別的、被稱為“伯利恆之星”的神秘星體,是什麼?

       天文學家開普勒(1571-1630)發現了天體運行三定律,並試圖通過運算來尋找 “伯利恆之星”。他認為當年木星與土星連珠在某恆星附近時,即宣告耶穌的誕生。上世紀中,天文學家找到發生在7BC-4BC年間的一些天象,比如,7BC 的5月29日,9月30日,12月5日,木星與土星三度連珠於雙魚座。6BC的2月25日,火星與木星和土星呈小三角,集結在雙魚座。而中國東漢天文學家 觀察到,5BC的3至5月,有70天之久,新星出現在摩羯座,同年及次年又有“掃帚星”即慧星出現。

       但7BC-4BC期間的各種天象,比起3BC-2BC間9次連珠的千古奇觀(電腦算出),都實在遜色太多了。

       首先,木星與金星三度連珠。3BC的8月12日拂曉時分,木星如晨星升起在東方天幕,並與金星連珠於巨蟹座,與此同時,太陽、月亮、水星出現在獅子座里。 2BC的6月17日滿月之夜,木星與金星再度連珠於獅子座,從東方巴比倫望去,雙星幾乎合一,懸掛在西方巴勒斯坦方向的天幕上,蔚為壯觀。2BC的8月 27日,金木水火4星相會於獅子座,木星與火星幾乎重疊,月亮進入獅子座,而太陽剛剛進入處女座。

        同時期,有“君王星座”之稱的獅子座 中,有一顆被稱為“君王恆星”的頭等星Regulus,與“君王行星”木星,三度連珠,時間分別是3BC的9月14日清晨(當時太陽正在處女座),2BC 的2月17日黃昏前(月亮正在二星之間),2BC的5月8日黃昏後。這3次連珠的軌跡,如同“君王行星”在“君王恆星”的頭上,來回劃上一頂皇冠,引人注 目。

        有趣的是,頭等星Regulus在獅子座里,剛好位於獅子前腿之間。記得以色列先祖雅各,死前給兒子猶大祝福︰圭必不離開猶大,杖必 不離開他兩腳之間,直等細羅(賜平安者)來到,萬民都必歸順(《創》49:10)。從猶大支派出生的天國君王耶穌基督,在聖經里正是被稱為“猶大的獅子” (《啟》5:5)。

       此外,稍早的時候,水星、金星、木星,各兩度倆倆連珠:3BC的5五月19日深夜,水星與土星連珠。同年6月12日黃昏後,金星與土星連珠。3BC的8月31日午夜,水星與金星在獅子座連珠,而木星亦進入獅子座,開始與頭等星Regulus三度連珠。

        上述一系列不同尋常的天文奇觀,一定吸引了東方星象家們的注意。而公元前第6世紀但以理先知和其他猶太亡國的移民,也一定在星象家圈子里留下深遠的影響。特 別是在但以理先知所預言的天國君王與人類救主的出場時間(見《但》第2、9章),快要到來的時候,密集的天象奇觀就更加觸目驚心了。不難理解,一群勤於觀 天的東方星象家,不得不動身往耶路撒冷去朝聖了。

       《馬太福音》2:9有關伯利恆之星的記載,還有一個神秘之處,就是“在東方看見的那 星,忽然在他們前頭行,直行到小孩子的地方,就在上頭停住了”。就是說,當博士們離開耶路撒冷,朝南邊五英里外的小城伯利恆走去時,那星突然從雲層里出 現,在天幕上往南而行,而且在他們到達耶穌的房子時,就停住了!

       原來,2BC的12月25日黎明前夕(是星象家觀天的一個極佳時辰), 木星正在處女座中央地帶,開始進入下一次逆行運動。從地上看來,木星真真實實地“停住了”(stationary),而且停在子午線(Meridian) 上、天南68緯度的位置,即剛好在伯利恆之上。這一停達6日之久,直到12月30日逆行運動趨明朗化。

        無獨有偶,太陽在12月22日左右,進入“至點”。至點Solstice,由兩個拉丁字sol,sistere合成,字面意思就是“太陽停住”(sun stands still)!北半球一過冬至點(日照全年最短之日),白晝開始變長,夜晚變短。

        另外,2BC的12月23日,開始為期8天的光明節(Hanukkah),也是猶太孩子們接受禮物的節期。在這個不同尋常的日子里,天國君王耶穌接受博士們的真誠獻禮,也是應驗了先知以賽亞的預告(《賽》60:6)。

        施洗約翰出生後,他的父親被聖靈充滿,在禱告中預言,施洗約翰將成為至高者的先知與主耶穌的開路先鋒,因為神“叫他的百姓因罪得赦,就知道救恩;因我們神憐 憫的心腸,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里的人,把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路》1:77-79)。耶穌傳道時宣告︰“我是世界 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8:12)。伯利恆之星,傳神地表彰出從高天之上來到人間的真光(《約》1:1-18)。

        總之,從3BC至2BC,不到兩年期間,令人稱奇的天象奇觀連綿不斷,在羅馬帝國歡慶的日子里,上帝藉天象宣告了,天國君王誕生在從一開始就是為祝福全人類 而存在的猶太民族里(《創》12:1-3)。如今我們可以理解並欣賞,東方星象家博士們在留心觀察與合理解釋下而采取的朝聖行動了。

       那麼,耶穌基督到底在3BC的具體哪一天誕生呢?

《啟示錄》12:1-2的啟示

       “天上現出大異象來。有一個婦人,身披日頭,腳踏月亮,頭戴十二星的冠冕。她懷了孕,在生產的艱難中疼痛呼叫。”

        馬丁博士認為,這是一個隱藏的宣告,天上的婦人,代表十二星座之列的處女座(同時也代表耶穌的生母馬利亞)。當天國君王耶穌基督誕生時,太陽正按照黃道 (the Ecliptic),運行在處女座中間相當於從肩膀到膝蓋的披衣區段,而月亮正出現在處女座的腳底下面。天文運算清楚告訴我們,3BC只有在9月11日的 黃昏,從日落(6:15 p.m.)到月沉(7:45 p.m.)的90分鐘期間,才充分展現出這樣的大異象,稍早或稍晚一天都不行。奇妙的是,那天正是猶太宗教曆提斯利月的初一,即新月伊始的吹號節,同時也 是猶太人的新年!

       如此看來,按照馬丁博士的研究,耶穌基督誕生在3BC9月11日黃昏。

後記

       馬丁博士認為,3BC夏末秋初,約瑟和馬利亞去伯利恆報名上冊,並生下耶穌,8日後行割禮,40日後奉獻禮,3BC年底回拿撒勒(《路》2:39),次年春 夏間搬回籍貫地伯利恆。2BC年底,東方博士來訪後,他們全家奉天使的指示,逃到埃及,躲避大希律。到大希律死後,才又搬回拿撒勒(《太》第二章)。

        馬丁博士還認為,耶穌在AD27年的10月、11月間受洗,在AD28年的逾越節和五旬節期間開始傳道,在AD30年逾越節被釘十字架。筆者對此保留看法,因為那樣的話,耶穌傳道就只有兩年時間,少於福音書與傳統所講的3年多。

       筆者相信,耶穌傳道始於AD29的春天之後,因為開路先鋒施洗約翰出來施洗傳道,是該撒提比留作王第15年(《路》3:1-20),而該撒提比留是在 AD14的8月登基。耶穌稍晚於施洗約翰幾個月開始傳道,因此估計在AD29年春天之後。那時耶穌有31歲,正如路加記載︰耶穌開始傳道,年紀約有30歲 (《路》3:23)。到AD33的4月3日逾越節被釘十字架(《自然雜志》1983年底,第306期),耶穌傳道接近4年。

       神說︰“天上要有光體,可以分晝夜、作記號、定節令、日子、年歲”(《創》1:14)。

       詩人先知大衛王說:“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他的手段。”(《詩》19:1)。

       約珥先知預告︰“在天上地下,我要顯出奇事,有血、有火、有煙柱。日頭要變為黑暗,月亮要變為血,這都在耶和華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珥》2:30-31)。

        耶穌預告他再來的日子時說:“那些日子的災難一過去,日頭就變黑了,月亮也不放光,眾星要從天上墜落,天勢都要震動。那時,人子的兆頭要顯在天上,地上的萬 族都要哀哭。他們要看見人子,有能力,有大榮耀,駕天上的雲降臨。他要差遣使者,用號筒的大聲,將他的選民,從四方,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了來” (《太》24:29-31)。

        主耶穌啊,我願你來!

作者來自中國湖南,畢業於武漢大學生物系,獲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生物化學博士學位。現任職於新澤西某制藥公司研究所,並帶職進修神學。

編者按:本文為網路版,資料較為詳細,平面雜志所刊為濃縮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