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中的Baby

霖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22期

臂中嬰孩

        最近幫一位朋友 照顧她4個月大的baby(嬰兒),一週到她家3天,好讓她能去上班。這個baby平時是喝母奶的,我在時只能餵他奶瓶。起初還沒有什麼問題,漸漸 地,baby會想念母奶,就不肯用奶瓶喝了。我必須想盡辦法連哄帶唱,每次都掙扎半個小時以上,直到他真是餓壞了,在精疲力竭的半睡眠狀態下,他才肯喝完 那奶瓶。

       有一次,我看著他在哭過一陣之後,乖順地在我懷中喝奶。我用手臂緊緊環抱著他,免除他在初睡之時可能有的突如其來的驚嚇。

        這時我腦海中想到,我的神也是如此一直用祂的膀臂環繞著我,“祂必像牧人牧養自己的羊群,用膀臂聚集羊羔抱在懷中,慢慢引導那乳養小羊的。”(《賽》40:11)

       我知道我在祂大能的膀臂中,是安全的,飽足的。祂的眼目一直眷顧著我,不論我在缺乏時,或困難時,祂都了解我的需要。祂總不撇下我們。

山坡小屋

        記得1987年夏天,我剛從神學院畢業,準備和一組同學到菲律賓短宣一個多月。那一趟是我人生初次離開舒適熟悉的台灣及家人,搭飛機前往一個完全陌生的地 方。然後我深深記得,當飛機在白雲上端飛行時,我的心享受極大的平靜安寧。正如《詩篇》131:2所說“我的心平穩安靜,好像斷過奶的孩子在他母親的懷 中。”

        當我們一組短宣隊來到馬尼拉,經過兩週甜美的團隊服事之後,我們就被兩個兩個分派至各個“山頂”(鄉下)的教會去實習。不過在距離馬尼拉約八小時車程一個最北邊的教會,只需一位女隊員去。神感動我,我便自告奮勇,願意單獨一人前往那裡實習。

        于是由當地一位年長的牧者,帶著我及另外一對夫婦,搭車北上。途中,因路途遙遠,我們就在那對夫婦要實習的教會先停留一夜。那一夜,我一個人單獨住在教堂後 面小山坡上的一間小屋裡。向來過慣了台北市燈火通明、熱鬧通宵的生活,突然那晚只剩下我一個人,在黑漆漆的房間,四周聽到的只有蟬鳴蛙叫。牆壁和天花板還 爬著好幾隻那種軟綿綿的熱帶特產“壁虎”,不時的對我發出“咯咯”的聲音。

        靜悄悄的房間裡,我可以聽到的只是自己好響的心跳噗通聲,我全身肌肉汗毛全部都警覺地豎立著。整夜我坐在床沿上,絲毫不敢躺臥下去,深怕天花板上的壁虎,萬一跌落下來,明早就會睡在我的胸口上。

        我開始懷念起短宣隊裡那群姐妹們了,更後悔不該“裝沒事”,要一個人來這裡。

        時間真是難捱,我想到乾脆就一整夜都讀聖經吧!那本聖經,是我那時唯一的“良伴”。

        藉著一盞小燈,我專心地讀著。突然,一行字躍入我的眼簾,深深觸摸到我的心:“你躺下,必不懼怕;你躺臥,睡得香甜。”(《箴》3:24)是主親口對我說 話,祂在保護我,祂與我同在,叫我只管安然入睡。神的平安立時湧入我的心,我趕緊向祂感謝,闔起聖經和疲憊的眼皮,我無憂無驚,睡得像個嬰孩。

涉海越洋

        那一年在神的引導下,我和同隊的一位男同學,明白神對我們的旨意與帶領。隔年我們在學校師長校友的祝福下,一起同心走人生的道路。婚後,我們再度去菲律賓,在牧會和植堂上,繼續經歷神用大能膀臂相伴攙扶。

        我們經歷在他鄉異國,數次被搶、被偷,人卻安然無損;曾面臨語言溝通、文化思想隔閡的困難,但神一直在我們的右邊,使我們不致灰心失望;也曾在風雨雷電交加 的夜晚,我因水土不服,上吐下瀉,幾乎已經虛脫。我無處可找醫生,只有禱告。在主的保守看顧下,安然度過一夜。翌日,丈夫送我進醫院,已全然無恙。

        一眨眼十數年了,這當中我們全家人涉海越洋,從菲律賓回到台灣,從台灣到美國。不論在哪裡,神的慈愛從未間斷,祂的膀臂從未縮短。初到美國的頭兩年,丈夫是 學生身份,準備完成他的博士論文,一家四口全靠神奇妙的供應。住洛杉磯,還未買醫療保險,孩子就生病、牙痛,幸有愛主的基督徒醫生幫助照顧。

        當丈夫完成學業,面臨前面道路的抉擇,我們夫妻帶領兩個小孩,一起手牽手在客廳裡跪下來,向神唱詩讚美,祈求祂引領。孩子雖然小,也學著和我們一起開口禱告。全家人一同經歷神慈愛雙手托住。祂不但為我們開了寬廣的道路,並以祂大能的話語安慰了我們。

       “你不要害怕,因為我與你同在。不要驚惶,因為我是你的神。我必堅固你,我必幫助你,我必用我公義的右手扶持你。”(《賽》41:10)。
       “堅心依賴你的,你必保守他十分平安,因為他依靠你。你們當依靠耶和華直到永遠,因為耶和華是永久的磐石。”(《賽》26:3-4)

作者來自台北,現居美國北卡羅萊納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