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史話16:至死忠心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22期

u=575573417,2421018184&fm=24&gp=0        在主後第二世紀初期,基督教會在羅馬帝國境內如雨後春筍般增長擴張。皇帝特拉建 (Trajan)任內(主後98-117年),雖然帝國繼續逼迫基督徒,但是基督徒的數目有增無減。地方官員處理審訊控告基督徒的案件,日益增多,達到非 常棘手的地步。這從庇推尼省的狀況,可以得知。

庇推尼省
        庇推尼省位于小亞細亞(今日的土耳其)的西北部,南邊是亞西亞省,東邊是本都與加拉太省,北臨黑海。教會歷史中著名的大公會議地點,如尼西亞與迦克敦,都在庇推尼省。

        使徒保羅在第二次宣教旅程中,曾想從弗呂家與加拉太一帶,沿西北方進入庇推尼省傳福音,但是聖靈引導他們直接向西進到歐洲,至馬其頓(《徒》 16:6-10)。福音如何傳入庇推尼省,雖然細節不詳,但是到了六○年代左右,當地的基督教會已經成長茁壯,面臨逼迫。因此使徒彼得寫《彼得前書》時, 特別提到在庇推尼的基督徒(《彼前》1:1)。

        普立尼(Pliny the Younger)于主後112年出任庇推尼省的總督。他也是出名的作家,留下《普立尼書信集》傳世。他曾多次上書皇帝特拉建請益,請其裁決難處理之政務。 普立尼發現基督徒在庇推尼省的人數愈來愈多。身為總督,主宰其境內居民的生殺大權,只有羅馬公民才有上訴皇帝的權利。

普立尼書信

        普立尼在其任內初期,處死了數位基督徒,因他們拒絕離棄基督信仰。後來他發現庇推尼省有為數眾多的基督徒,處死他們也不是辦法。于是他決定上書皇帝,請特拉建裁決如何處理。在《普立尼書信集》第十卷中,收集了普立尼與特拉建的書信往返,其中有些片段摘錄如下。

*普立尼上書特拉建:
       “有人被控告為基督徒,解到我這裡時,以下是目前我的作法。我問被告,叫他們自己回答說是不是基督徒;如果他們說“是”,我就再問他們第二次,第三次,警告他們刑罰為何;如果他們仍執迷不悟,我就下令將他們交付行刑處死……

        後來,有匿名信呈到我眼前,這黑名單上有許多人名。其中有些人否認他們是或曾經是基督徒;我就吩咐他們照我所指示的,呼求神明,向您的像燒香獻酒(我將您的像與其他神明偶像並列,我刻意下令將神像擺設在此);他們也咒詛基督;並且我得知真基督徒是不可能作出這些事的。

       另一些人……說他們曾是基督徒,但是已經放棄了信仰……他們說:當我公佈禁止私人集會(根據您的指示)之後,他們就放棄了。所以,我覺得這必須更進一步嚴加 審訊事情真相,就吩咐嚴刑逼供兩位女僕,她們被稱為“執事”;然而,我所找到的,不過是全然失控的扭曲迷信,僅此而已。

        為要向您報告請示裁決,因此,我就延緩更進一步的調查。據我看來,此案件應該諮商,特別因為被告的人數。因為每一年齡、每一階層,不分男女,都有許多人被控告,人數繼續在增加中。此具傳染性的迷信,不只是在城市蔓延,鄉下農村也是如此……”

*特拉建回覆普立尼:
        “…… 關于那些被控告為基督徒,在你面前受審的人,你所依循的程序是正確的。的確,無法定下判案的總原則,無從立定一套固定條例來審理他們。不可搜獵他們;如果 他們被控告與定罪,一定要處罰,但是任何人若否認他是基督徒,又藉著呼求我們的神明提供實際證據,則不論過去有任何值得懷疑的根據,藉此否認就可贏得赦 免……”

        從這兩封書信可看出:普立尼從羅馬法律的眼光來看,不知如何拿捏尺度來審理基督徒;連皇帝特拉建也沒有指出先前的法律判例,可讓 普立尼依循辦理。普立尼的信中還透露:偶像廟宇因基督徒人數增多而放棄置閒;與偶像獻祭有關的市場生意,落至乏人問津的地步。這暗示了基督教會的興旺,導 致庇推尼省中的宗教與經濟受到很大影響。

        普立尼的調查審訊,至少澄清了一項事實:指控基督徒亂倫與吃人肉的謠言,是毫無事實根據的誣告。 然而,對他來說,雖然基督徒沒有這些“犯罪惡行”,但是拒絕聽從他的吩咐離棄基督教信仰,抗拒羅馬官長的命令,這本身就是該受死刑的大罪。顯然,這也正是 皇帝特拉建的看法,即羅馬帝國官方的普遍作法。

特土良的回應

        羅馬皇帝特拉建逼迫基 督徒的作法,事實上是不合理的。教父特土良(約166-225)在其名著《基督教的辯護》(Defense of Christianity)中,直接批評特拉建的作法,說:“這是什麼決定,真是毫無希望、自相矛盾!他說不可搜獵他們,暗示他們是無辜的;他下令要處罰 他們,暗示他們是有罪的!”特拉建的作法的確是自相矛盾的,然而他自認這在當時環境,是合理的權宜之計:如果基督徒被定罪,又不肯放棄他們非法的集會,則 必須遭受應得的刑罰;但是不應特別花功夫,去侵襲騷擾他們,因為他們對于帝國並未造成那樣的危險威脅。

伊格那提的殉道

        在皇帝特拉建的任內殉道的基督徒中,最有名的是伊格那提(Ignatius)。根據史家優西比烏(Eusebiu)的《教會歷史》書中記載:他是敘利亞的安 提阿城之第三任主教;安提阿是有名的大城,門徒被稱為“Christians”(基督徒)是從此處起始的(《徒》11:26)。這位安提阿的主教,也是歷 史上第一位開始使用“Christianity”(基督信仰,基督教)此字的。伊格那提約于主後108年被捕,由十位兇暴士兵解送羅馬城,殉道于競技場野 獸口中。他被定罪的細節不詳,但是他至死忠心,留下極美的見證。

        他從安提阿起行赴羅馬,在押送途中,受到各地基督徒的接待關愛。他在示每 拿停留期間,受到當地主教波旅甲(Polycarp)以及鄰近地方眾教會的熱情接待。在那裡他寫了四封書信,前三封分別給在以弗所、麥格尼西亞 (Magnesia,距示每拿約15英里)、特拉里斯(Tralles,距示每拿30英里)的教會,勸勉他們;第四封是寫給在羅馬的教會,請求他們不要與 羅馬當局交涉,以致攔阻他為主殉道的心願。後來,他到了特羅亞,又寫了三封信,分別給非拉鐵非教會、示每拿教會、波旅甲主教。然後,經由馬其頓等地,最後 經由海路解送羅馬。在羅馬受刑殉道,實現了他的願望:為基督的緣故,成為野獸口中“一粒麥子”。

        伊格那提在沿途所寫下的這七封書信,影響 深遠,是“使徒後教父”(Apostolic Fathers)文獻中的傳世名著。他的書信中(特別是《致羅馬教會書》)洋溢著對主基督的熱愛委身,視為主殉道為他最大的榮譽。在書信中,他也強調基督 的完全神性與完全人性,警告信徒防範“幻影說”(docetism)異端(否認基督的道成肉身,在《約翰壹書》已經提及);他認為“主教”是保障基督真理 與教會合一的重要職分,信徒應該順服主教的領導。

黑德良與安東尼時期

        特拉建之後的 皇帝黑德良(Hadrian,主後117-138)與安東尼(Antonine,138-161),蕭規曹隨依循特拉建的政策,繼續逼迫基督徒。優西比烏 在其《教會歷史》書中記載:黑德良曾在主後124年寫信回覆給亞西亞省的總督方達納(Fundanus),指示他如何對待基督徒,與〈特拉建回覆普立尼〉 所說的如出一轍。

        總的來說,雖然羅馬皇帝的一貫政策,都是“依法辦理”對待基督徒,但是“法律”已經定基督教為非法宗教,基督徒聚會是非 法集會。雖然羅馬政府已經知道基督徒並非邪惡之輩,不應根據謠言取締嚴打他們。但是,帝國要求百姓敬奉國教的神明,並且要尊敬皇帝為神,以此來表明對政府 的忠貞。基督徒雖是善良忠誠之百姓,但是他們不肯向皇帝神像上香致敬,他們拒絕呼喊“該撒是主”的口號,因為這口號是表明承認皇帝是神明。基督徒深信“我 們只有一位主,就是耶穌基督”(《林前》8:6;《提前》2:5)。這是當時許多基督徒在羅馬官員手下殉道的主要原因。

波旅甲的殉道

        有關許多殉道過程的記載,其中最著名的是示每拿的主教波旅甲(約主後69-156年),他是年高德劭、受人尊敬的主教,又是碩果僅存的“使徒後教父”(使徒的學生或有關連的教會領袖);他曾受教于使徒約翰,他收集並保存了《伊格那提書信》。他是亞西亞省眾教會的最高領袖。

        約在156年2月,亞西亞省的公共(異教徒)節慶中,反基督徒的遊行愈演愈烈。暴民大聲呼叫“捉拿波旅甲”,警察部隊就逮捕了他。警察隊長見他如此年紀老邁 (至少86歲),又要受到如此殘酷的凌辱,想放他一條生路,就在路途中對他說:“為何呢?說一句‘該撒是主’與上一束香,就能救你自己,這有何妨呢?”。 但是波旅甲拒絕其勸告,繼續被押、走向競技場。到了那裡,亞西亞的總督親自出馬,想要勸服他,說:“為你自己的年紀著想,奉該撒的神名宣誓;悔改並且說: ‘除去無神論者’”(註:因為基督徒不信羅馬國教的神明,所以被稱為“無神論者”)。波旅甲向異教群眾揮動他的手,莊嚴的說:“除去無神論者”。總督繼續 逼他,說:“宣誓吧,我就放你走;辱罵基督。”然後,這位老人作出他最後的信仰告白:“我已經事奉祂八十六年,祂從未虧負我;我怎麼能褻瀆我的救主與王 呢?”言盡于此,多說無益,波旅甲被綁上火刑柱,至死忠心。

        波旅甲的殉道見證深入人心,民眾的反教情緒頓時降溫。在亞西亞省爆發的逼迫,隨著他的死而平息下來。大約在這時候,皇帝安東尼(同前任的黑德良一樣)下令給帝國東部一些城市,禁止官員縱容暴民攻擊基督徒,務必按法律程序來審理。

結論

        在《啟示錄》第2章,主對示每拿教會說:“你務要至死忠心,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得勝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 害”(2:10-11)。波旅甲是示每拿的主教,想必熟悉此段經文,並且遵行主話,靠之得勝。“殉道”就是至死忠心,為主作見證。正如“亞伯”是第一位殉 道的血證士(《創》4:8;太23:35),同樣的,伊格那提、波旅甲與成千上萬殉道的基督徒,“雖然死了,卻因這信仍舊說話”(《來》11:4)。今日 的教會,凡有耳的仍應當聽此“至死忠心”的見證!

作者現在北加州基督之家第五家牧會。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