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滾列車

撒母耳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遊樂場上

      幾年前的一個夏天,我們闔家到美國旅遊。在Six Flags(六旗魔術山)的遊樂場中,我們乘坐了翻滾列(Roller/Coaster)。當列車翻滾讓人突然失重時,遊人本能地發出驚叫,但卻沒有恐 懼。因為人們知道,乘坐翻滾列車是安全的。但是,在高速公路上開車時,人們可不願意經歷這種“翻滾”或其它的驚險,因為那種經驗是沒有安全保障的。

         在生活中我們也常經歷一些驚險,因不知是否能安全通過,我們就有許多恐懼和抱怨。但我們若深知作為神的兒女,我們是生活在神的愛中,生活在神的日夜看護之中的,我們的心裡就有平安。雖然在突發事件來臨時,我們仍會本能地驚慌。但想到神不變的慈愛,我們便能安然度過。

林中靜思

         因為北美經濟的衰退,大批高技術人才下崗。我也在2001年10月,從電訊公司中下崗。我雖然知道神對我有新的帶領,但心理和生理上都對突然的失業有較大的反應。
恰好在我失業後的第一個週末,加拿大校園團契和《海外校園》雜誌社在渥太華舉辦“靈命塑造營”,在這個營會中,我有許多時間安靜默想。

         我獨自坐在樹林中思考自己的捆綁,並禱告求神將其一一拿去。但是我的禱告,就像是平時的謝飯禱告那樣膚淺,也沒有覺得我的捆綁消失。

         當我來到河邊靜靜地思考我的家庭、工作和事奉時,一位教會弟兄來到我的身邊說:

        “你有很多重擔。”並且用手扶在我的肩膀上安慰我。他走後我問自己:我有重擔嗎?仔細一想,我的確有許多重擔。家裡有八口人,其中一個還是未出生的嬰兒。我是家庭的主要經濟來源,四個多月後將失去收入,靠著失業金是不夠生活的。

         我雖然靠著主,常在弟兄姊妹和慕道友面前表現得很堅強,並且在自己失業時還能安慰其他失業的同事。而現在我在神面前有什麼可隱瞞的呢?面對微波粼粼的水面,我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

         就在神面前我承認自己的軟弱時,包在我心上的硬殼碎掉了,神的真光照進了我的心。

        思考著自己的捆綁,它們已經在暗暗地破壞我的家庭、工作和事奉。雖然人們看到我是個不錯的基督徒,也有好的見證,但我內心裡的東西只有神才能看到。在神的真光照耀下,我看到自己心中的黑暗面,深深感到自己對神的虧欠。

         我在主的面前失聲痛哭,祈求主的赦免。此時我親身体會到了《路加福音》7:36-50節中,那個女人如何用眼淚給耶穌洗腳。耶穌對那個女人說:“你的罪赦免 了。”這話也是對我說的,我感到這些捆綁已經不再纏繞我了。我用先知以賽亞的話對神說:“神啊!求你用紅炭沾我的心思意念,潔淨我,差遣我!”

結局起伏

        我本想這樣的禱告是討神喜悅的,因此,我就期望神會很快賜下新的工作,讓我不要失業。但紅炭是燙的,沾在心思意念上是痛的。不經歷實在的痛苦,是學習不到功課的,我也不能被神所用。

         我開始了找工作的過程。我首先參加了一些轉換職業的訓練課程。學習如何分析自己的長處,如何寫履歷、如何面試、及如何商討薪水,等等。

         因我有多年做醫學軟件的經驗,我便瞄準渥太華的醫學公司。神的確有預備,一個月後我便得到了一個公司的聘書,但薪水比我原有的薪水減少了許多,我反復禱告,問神是否可以與雇主重新商討薪水,並且希望神可以幫助我。禱告後感到很平安,我便試著使用課堂裡學到的樣板,和雇主商討薪水。但萬萬沒有想到,雇主因此而聲明聘書作廢。

        這樣的起伏對我是個傷害,因我感到被拒絕。我沒有做錯什麼事,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後果?

         理性上我相信,神愛我,神既然允許此事發生,一定有祂的美意。但實際經歷起來也不容易。

         聖誕節期間我很難過,渥太華各家醫學工業公司都不聘人,其它各公司也都關門放假。我只好緊縮開支,待在家裡。

        這期間我更多地思考神的話語,並且禁食禱告,長時間與神親近。聖經的話語給了我安慰:“你們是有大喜樂,但如今,在百般的試煉中暫時憂愁,叫你們的信心既被 試驗,就比那被火試驗仍然能壞的金子更顯寶貴,可以在耶穌基督顯現的時候,得著稱讚、榮耀、尊貴。”(《彼得前書》1:6-7)

         神也帶領我更多地思考,如何將身体獻上當作聖潔的活祭,作為理所當然的事奉(《羅馬書》12:1)。

特別聘書

         我沒有擔憂吃什麼穿什麼,因為堅信神會供應我的生活所需。教會弟兄姊妹的禱告,也給了我很大的精神支持。有些基督徒朋友願意無息借錢給我,但我仍然相信,神會通過幫助我找到工作,來提供我的生活所需。

         我求神賜給我智慧,並開始在全北美找工作。但是,我若在外地工作,如何照顧妻子的生產和老人的生活,這便成了我擔憂的事。

         因為一直讀經、禱告,因各公司都凍結招聘,我只好等待。在等待工作期間我生活得很充實。

         時間月復一月地過去,眼看儲蓄將用盡,失業已經將近四個月了。也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公司聘請我作醫學軟件顧問,大部份時間我都可以在家裡工作。這項工作也能完全使用我的技術專長。神為我預備的是超出我所求的。

         從這件事,我体會到神的恩典不是叫我們一帆風順,而是在我們經歷艱難時給我們力量,使我們的生命更加成熟。

作者來自中國,現住加拿大渥太華,從事醫學軟体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