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歌之時的歌聲

曉欖

u=1273768436,2484000866&fm=24&gp=0我怎能當主編?

     2002年初,我被邀請參與教會期刊的服事,承擔主編的職責。參與文字事工,我願意,可是作主編,我卻是一百個不願意幹。掙扎了約兩個月,一天,神給了我三段經文:《哥林多前書》1:27-29,《哥林多後書》12:9-10,和《民數記》32:11。

          尤其讀到《民數記》的那段經文時,像有錘子敲在我心上:你若不專心跟隨神,就會像倒斃在曠野的以色列人一樣,斷不得進入神的安息。于是,我心不甘、情不願地決定全力參與這服事。

         在服事的過程中,神用祂的大能大愛遮蔽我,扶持我,使我經歷了許多恩典,信心也有成長。編輯團隊的同工,也對我非常支持和包容。我經歷過高峰,有過非常感恩、自豪的時候,也不斷遇到挑戰、挫折,有許多軟弱和掙扎。

         因缺乏一個主編最基本的能力和素質,我常常不得不面對自己能力的極限。主編是一個領導者,這更是我最怕的。每想到要走到人前,暴露在眾人的目光之中,我內心就產生一種極大的恐懼。

         雖然神不斷地用祂的話語鼓勵帶領我,我也清楚知道,這是神的事工,我所要做的只是順服。我還是從心底裡不願意幹,常常抱怨。尤其是當遇到挫折時,更是怨氣連天。

         我想不通既然神那麼愛我,為甚麼專要我做我最怕的事。我對神說:"神啊,你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你明知我最怕的是什麼,明知我的個性和素質都不合適,你又不給我作領導的恩賜,卻偏偏讓我作主編。你不是專門和我過不去嗎?"常常是越想越委屈、越沮喪。

          有一陣,因在工作、家庭和服事中,不斷遇到不順心的事,我漸漸陷入非常抑鬱的狀態。各種負面的想法不斷湧現,糾纏不休。上班時,必須強迫自己集中精神,才能夠把工作完成。

         從理念上我相信神的應許,也盡力堅持每天的讀經、禱告和靈修。但我感覺不到神的同在,所能看到的只有困難,感覺到的只有痛苦。我好像被重重黑霧包裹著,見不到一點亮光。

不如死了算了

         一天下班的路上,我想著遇到的困難、委屈,越來越喪氣,覺得自己活得太累,已是筋疲力盡了。我對神說:"神啊,你讓我死了算了!"但得不到回答。

         突然我想到:如果我不作基督徒,就可以不做不喜歡做的事,處理人與事也可以隨心所欲,豈不活得輕鬆痛快得多嗎?於是我決定第二天就打電話辭去主編職位,以後不再去教會、團契了。這樣想著,心情竟平靜下來了,就開始計劃怎樣找工作離開新澤西。

         正在這時,我突然想到:如果離開教會,離開神,將來呢?豈不是要下地獄嗎?我想了想,下了決心:"下地獄就下吧,這個基督徒我是不當了!"然而,像是黑暗中 的一絲微光,《希伯來書》7:25出現在我腦海裡:"凡靠著祂進到神面前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因為祂是長遠活著,替他們祈求。"看來,這個地獄我是下不 了啦!我想,無奈中,也覺得一點輕鬆。

         接下來的主日崇拜中,神藉著詩歌和信息安慰鼓勵我。但是詩歌我不敢放聲唱,牧師帶領大家做願意跟隨神的禱告,我一個字也不敢講。在全知、聖潔並掌管我的神面前,許這些我做不到的願,有什麼意義呢?

         我非常難過。一方面,發現過去在神面前和人面前所說的一切豪言壯語,那些自以為堅強的信念,如同美麗的肥皂泡,輕風一吹,就破碎消失得無影無蹤了。我曾自以為信得很認真、很虔誠,也認為自己很堅強,實際上卻是這樣不堪一擊,就敗得這樣徹底。

         我的自信,轉眼之間就崩潰了。同時,我開始意識到自己蒙了多大的恩典:如若不是神的憐憫,我已走在沉淪之路上了。雖然我悖逆失信,神卻信實,要救我到底。這愛給了我希望和走下去的一點勇氣。

         神實在是非常憐憫我,不斷地用聖經的話語、信息、見證、詩歌、書籍等,鼓勵支持我。我的心情漸漸好起來,卻開始面對一些問題:我失敗了,神到底怎麼看我?我存在的價值何在?我為什麼活著?活著的意義是什麼?等等。

         這些問題不只像亂麻般沒有頭緒,還結成一張網,把我越纏越緊。我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但這些道理卻和我實際的生命連接不上。我覺得自己信仰的基礎,甚至存在的根基,都在動搖。

         我的情緒又開始起伏不定,到年底時再次進入低谷。我越來越覺得自己虛偽,是個兩面人:外面看來很成熟,信心很強,講出來的都是一套套漂亮的大道理,但心裡卻 越來越乾枯。我所說、所行的,不是生命的流露,而是外在的包裝,要掩蓋自己的真實面目。我覺得離神很遠,與神之間有跨越不過的阻隔,使我非常痛苦。

無歌時的歌聲

         節期的忙亂過後,我情緒更加低落,常有一股深深的悲哀突然襲來,使我想要大哭一場,但又實在不知道要為什麼而哭。

          2003年初的一天,我在上班的路上聽一盤新錄音帶。其中的一首歌,從第一句話起就抓住了我的心:

         在我懼怕的時候,
         經過的每一分痛苦,每一滴眼淚,
         那裡都有一位神始終以信實待我。
         當我筋疲力盡,心中已沒有歌,
         在愛中祂的信實向我彰顯。
         祂應許的每一個字,我認為不可能的事,
         都看到我的神成就了。

         回顧以往,看到的是祂的慈愛和憐憫,
         雖然我在心裡質疑,不願相信,
         祂還是以信實待我。

         當我心已游離,甚至不能禱告,
         祂還是我的神,仍以信實待我。
         當我自私地度日,追隨私欲而行,
         即使在這時,我的神還是以信實待我。
         每當我回轉歸向祂,
         祂都張開雙臂等候著我。
         我再次看到,祂始終以信實待我……(註)

         詩歌作者所描述的每一個場景,我都經歷過。聽著詩歌,神一次次的帶領和諸多的恩典,在我心中閃過,眼淚止不住地湧出來。

         神讓我看到,我存在的價值是在神的恩典之中,神已在愛中完全接納了我。

         因此,我可以面對真實的自己,不需要活得那麼累,拼命要在人前、在神前表現得好一點。神早已知道我的一切,我何必再掩飾、偽裝?

         我本是從火中抽出的一根柴,本就卑賤,又經煙燻火燎,污穢不堪、傷痕累累。但神已定意清理雕琢,把我造成可以榮耀祂的器皿。祂以恩典遮蔽我,視我為寶為尊,我憑什麼不接納自己,小看自己?我為什麼還要緊緊捂住這些污穢和傷口,拒絕神的工作?

         神還讓我看到,我的信仰基本上是以自我為中心的。我向神祈求的,大多是為解決我的問題、困難,為滿足我心靈、生活等各方面的需要;讀經、靈修,大多是在自己有時間、心情好,或是想要做的時候;服事也是選擇自己喜歡的、自認為適合的。

         我的追求中,摻雜了許多自私的東西,譬如,追求與神同在那美好的感覺,弟兄姊妹的認可接納,神賜的福氣等等。我的自我中心,注重我的感受,我受的委屈,我的成功或失敗,我的事奉,我的恐懼等等,是造成我的痛苦的重要根源。

         當我的目光轉向神的大愛和信實,轉向十字架;當我不是憑著一時的感動和激情,而是心甘情願、全心全意地再次對神說,我願意把自己獻在祂的祭壇上,願意和主同死在十字架上的時候,我就活在神的恩典和能力的遮蔽之下了。

         于是,最終我發現,每當我放棄一點自我,主就用祂自己來補償。還有什麼比得著主更值得我追求的呢?還有什麼樣的生命,能夠比完全活在主裡面,更自由豐盛呢?

         我開始明白,為什麼保羅說"我喜歡誇自己的軟弱",並以"軟弱為可喜的",因為我就是在自己失敗和軟弱中,經歷到神的恩典、真實和復活醫治的大能。軟弱是大 部分人要躲避的,因為在這處境容易被傷害,有時會被傷得很重,很痛苦。我一直不願意順服、不願意做主編的主要原因,就是要逃避這種處境。

         但是神卻偏偏要把我放在我覺得軟弱無奈的境況中。然而正是在這時,我開始真正地認識神。過去,神的神性、神的名對我而言,多是聖經中的描述和理性上的概念。而在軟弱困境中,所有這些描述和概念,成為了真實。

註:譯自詩歌"He's Been Faithful" by Carol Cymbala, The Brooklyn Tabernacle Choir。

作者現住美國新澤西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