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魚、小星、小月和小溪(下)

小羊

本文原刊於《舉目》14期

u=3900618058,3698090183&fm=24&gp=0

小月

       小月是我的姨媽,住在無錫。我去無錫,原是想能夠帶領姨婆,也就是小月的母親信主。誰知小月阿姨來看我,一聊便聊起了基督和基督教。在那個冬日的下午,我們兩人對坐在空冷的客堂裡,卻一點不覺得冷。

          最後,小月問我:"那麼,怎麼才能成為一個基督徒呢?"

          做基督徒若是平時不裝備好,聽到這樣饑渴慕義的問題,還真有點措手不及呢。

          我帶領小月阿姨做了決志禱告。唯恐禱告不純全而影響她的得救,便把所有的基要真理都絮叨了一遍。

          後來,我倆便定期打電話查聖經、禱告。

終於說出了口

          大約在七、八年前,我從一個基督徒同事那裡,瞭解了一點基督教的情況,知道了世界上還有福音這麼一回事。但是我一直都還是持著半信半疑的態度。

         後來我因工作調動,來到了無錫,沒有人再來給我提聖經裡的事情,我也就慢慢淡忘了。

         前兩年,表姐從新西蘭回來,她已經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了。她又給我傳福音。那時,因我對聖經瞭解有限,聽著表姐對我說聖經裡的一些故事,看著表姐帶來的一些宣傳的小冊子,我還猶猶豫豫,辜負了表姐的一番心意。

          表姐走後,其實我的內心久久不平靜,有一份歉疚,同時也有了一份渴望。沒過幾個月,表姐的女兒,也就是我的姪女,從新西蘭回來了。她也同樣又給我傳福音。這次我不再徘徊,終於說出了:“我相信……”

          從此以後,姪女每個星期從上海打電話幫我查經。隨著對聖經的逐步瞭解,我和神也越來越親近了。特別洗禮後,我真是有了脫胎換骨的改變。

          現在,我每天都會向神祈禱,學會感謝。

――小月

小溪

          小溪是我中專的同學,又是同寢室的室友。因為興趣相投,經常同出同入。但當時我都還沒有認識主耶穌,于是我們就像兩隻刺蝟,離開太遠覺得冷,靠得太近又容易互相扎痛。畢業後,我去了新西蘭,小溪攻讀完大學後回到母校教書,兩人多年未通音訊。

         第四次回國前,我和她通了一次電話。回國後,又聯繫了一次。我本想等自己安頓下來再見面,誰知心裡有一種感動,迫使我第二週就去看她。回想起來,那一定是聖靈的催促。神已經預備好了接受福音的土壤,只等著順服聖靈感動的人與祂同工。

         那時,小溪懷孕三個月,因為第一個孩子流產,所以她心裡充滿了憂慮和害怕。她的外婆用禁忌迷信告誡她,千萬要把懷孕的消息保密。她的媽媽也勸她多去廟裡燒燒 香、祈祈福。當我和她談起耶穌的時候,她略顯悲觀:"你是不是自己相信了,才這麼說?我記得我們讀書那會兒,你是不信這個的。"

         我說:"那是因為根本沒有機會聽到福音。"

         于是她告訴我,她小時候,跟一個鄰居女孩進教堂聽過道,但每每聽到"人人有罪"之類的話,就心生厭惡,恐懼不願接受。

         "那你在佛堂得到平安了嗎?"我問。和國內親友接觸多了,我已知道很多自稱是佛教徒的人,只是出于從眾心理,而非真正信仰。一旦刨根問底,就會顯露出"不知所信的是誰"的茫然。

         果然,小溪說:"那倒也沒有。那些去廟裡的人,求的都是為了做生意、發財。但是我剛回到佛教,認定了師傅,你又來跟我談耶穌,未免太不巧了吧。我小時候在教 堂裡聽的道,不能吸引我;那些和尚,也不見得精通佛理。佛經我看不懂,聖經,我也看不懂。其實,這些都不是真的,不過是些人間哲學而已。"接著便說起她在 廟裡看到、聽到的攬財送禮的世俗現象。

         然而,當她聽到信耶穌可以得永生時,內心卻非常地受吸引,因為生與死一直是她心裡沒有打開的結。最 打動她的是我表姐小星的見證,我告訴她,"我表姐以前也拜佛,還燒過頭香,但是從來沒有得到平安。但她信耶穌的第一天,心裡就充滿了平安。"小溪那時最需 要的,莫過于能順利平安地生出一個健康的寶寶。

          最後她終于說:"好吧,反正我對我的大和尚也挺失望,就來見識見識你的耶穌吧。"從那天起,我請她一起看《神州》的光碟,送她遠志明在新西蘭的佈道培靈會的錄音,並約她來參加我們的查經小組,她奇蹟般地找到了家裡的舊聖經以後,我們又開始了一週一次的電話查經。

          "你既然問,為什麼只能信耶穌,那咱們就來查《羅馬書》吧!"古爾德牧師告訴過我,如果一個人用心靈和誠實去讀《羅馬書》,讀到第八章,若還不信主,這個人一定是鐵石心腸。

         果然,神的話像兩刃的尖刀,深深剖析小溪的靈和骨。在大陸看到很多社會現象的小溪,終于能夠理解,為什麼神說"人人有罪"。她也不再懼怕這樣的說法,因為聖經明確宣稱,神在定罪的同時,已給人類預備了救恩。

          每次查經,我都能感受到,小溪深深地被神的話打動。當我闡明神的公義和慈愛的時候,她從不質疑神有審判和贖罪的權柄,反而連聲稱是。甚至有一次,我向她解 釋,為什麼主內的可以稱姐妹,主外的只能稱朋友的尖銳問題,她也完全能接受,同意我所說的:"我之所以還不能稱你為姐妹,並不是我不願意,而是你沒有認同 一位神為父。只有從同一位父親生的才能互稱弟兄姐妹。"

          一次,查完當日的經文,小溪就問:"怎麼才算得救了呢?"

          我心中一陣欣喜,便帶領她在電話中做決志禱告。第一句話才出口,我自己先被神的愛感動得流淚了。因為這次查《羅馬書》,對我也是極大的考驗。雖然在新西蘭的小組也查過《羅馬書》,但那時覺得非常枯燥深奧,所以幾乎沒有什麼收穫。

          這次為了帶領小溪,唯有先求神的帶領。而我們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祂按不同的需要供應活水甘泉。祂讓同一冊書,同一段話,對不同的人,在不同的環境,顯出了不同的亮光。

         在小溪入住產房的前一週,我們查完了《羅馬書》。從開始查這本書到查完這本書,正好是小溪十月懷胎的過程,也是她從不信到相信、從相信到確信的過程。我明顯地感覺到,小溪身上越來越有基督的生命。她不僅在電話中學習向天父開口禱告,還經常向身邊的人傳講耶穌。

          有一次,小溪跟我說起,小區內經常有鄰居圍觀她家的狗,踐踏她門前的草坪,甚至讓孩子在她家院子裡撒尿。"……一想到要愛鄰舍,而且要愛他們如己,不論斷人,我也就不和她們爭了。"這真是極不容易的忍讓。

          還有一天,我們在電話中說起了宇宙洪荒,小溪問我:"宇宙是無限的,我實在想像不出什麼叫做無限,無限以外又是什麼?宇宙存在之前又是什麼樣子?一想到這個問題,我就害怕。你小時候有沒有想過這種事情?"

          我深有同感地回答:"想過,想過很多次,一想就覺得腦漿不夠用。不僅害怕,而且頭疼。想也想不過來,索性不想了。"

         同窗同室四年,我們沒有討論過這個問題。因為這樣的問題太大、太玄奧,明知對方也沒有答案,提出來豈不徒增傷感?但是今天,我們都認識了創始成終的真神,雖 然我們仍然無法用有限的頭腦去想像祂無限的能力,卻確信,祂創造並洞悉宇宙中的一切奧秘。因而我們無須害怕,不再尋找。

          得知小溪的決志,小組裡的弟兄姐妹都很為她高興。小星、小魚和我,都是年輕媽媽,可以經常安慰、幫助小溪。大腹便便的小溪和大家一起受了浸水禮,她腹中的嬰孩和她一起領受了從天上來的祝福。下面是小溪的見證:


玄奧之大問題

          我是在無神論的教育下長大的,所以我很怕死。因為無神論的觀點就是:物質決定一切,那就意味著:人死了,就什麼也不存在了。那麼,人在這世界上所做的一切,所擁有的一切,還有什麼意義呢?從虛空來,最終回到虛空,那麼生命本身有什麼意義呢?

          為了尋找答案,我接觸過許多哲學理論,但沒有一位哲學家能真正解決我的問題。“生、老、病、死”,難道真的是人的宿命,人最大的悲哀嗎?

         另一方面,我看見了周圍人的變化,隨著中國的開放,這種變化越來越明顯了。我的親戚、朋友大多追求著紙醉金迷的生活,白天上班,晚上或休息日就是逛街、購物,或是把時光都消磨在舞廳、酒吧、卡拉OK,再或是泡在賭桌上。沒有錢的人想著有錢,有錢的人想著有更多的錢。

         我以為佛教能讓我減少對死亡的恐懼,能使我們的靈魂得到安慰。所以,我經常去寺廟燒香拜佛。可是,我始終沒有尋找到我想得到的東西,卻越來越迷茫了。

         直到有一天,我的中專同學羊從新西蘭回來了,通過她,我漸漸認識了主。現在,我相信是主把她從遙遠的地方帶到我身邊的。我第一次去她家參加查經聚會,就被深 深吸引住了。那氣氛是多麼安詳、平靜啊!當我們唱起讚美詩和閱讀聖經時,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平安、幸福的神情,充滿著慈愛。單單是這種氛圍,這種神情就 可以安慰我的心靈。而這是我在普通人群中從未看到過的。

         我開始自己讀聖經,聽大家講聖經。雖然,有許多話語我不能完全理解,但是我漸漸開始相信主了。

         每一次在做禱告時,我真的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平安和喜樂。而我的生活也有了一些變化。以前常常困擾我的那些關於死亡、關於金錢、關於未來的問題,似乎都不再是問題了。因為只要我的內心得不到平安的時候,我就會默默地禱告,而每一次,主都會幫助我,安慰我。感謝讚美主!

        2003年3月8日那天,我受了洗禮,開始了我新的生命,永恒的生命。
――小溪


生日

         洗禮那天,我們唱詩、禱告,仍然是古牧師講道,我傳譯,一如在新西蘭的時候。當年,我們相聚在海外;現在,我們相聚在上海;將來,我們還會在其它需要我們的城市相聚,在神州大地無數條山間小道上相聚。

         我家的浴室,多次被人按上海的家居標準,批評為"浪費空間"。然而,用這個超大間的浴室來做洗禮的聖所,卻是再合適都沒有。神的預備多麼奇妙!

         一位也是從新西蘭回來的弟兄,為受洗的姐妹買了一個大蛋糕,上寫:"一個新生命"。用中英文唱完〈生日快樂歌〉,有人問:"四個人受洗,為什麼只寫'一個新生命'?"老理不慌不忙地回答:"所以還有四支彩色蠟燭嘛!"

         想到,雖然受洗的是不同的人,領受的卻是同一個新生命,那就是耶穌基督死而復活的生命。主是葡萄樹,我們是枝子,不論是四個人受洗,還是四十個人,四百個人,都能在神那永恒的生命中合一。

         送給每人的重生卡,是我從新西蘭帶來的畫著小羊羔的卡片,小羊羔的身上用挖雲的工藝拼著一塊羊毛,十分逼真。

         打開卡片,是《約翰福音》中主耶穌的教導:"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在這句聖經下面,我送給小魚、小星、小月和小溪一段話,謄錄在此,與讀者弟兄姐妹共勉:

         今天是你重生為神兒女的日子,願好牧人主耶穌的恩惠慈愛跟隨著你這頭新生的小羊一生一世;也願我們彼此扶持,同行天路,直到見主面的那一天。

作者現住新西蘭。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