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歸途 --西北靈工團的十架道路

石問帆

本文原刊於《舉目》13期

        最近多次觀看《十字架》這部電視片時,深受大陸家庭教會的見證激勵。尤其第二集《血種》和第三集《苦杯》中,記錄了1949年以後,大量老中青傳道人委身、事奉、受苦的實況。他們所承傳的,正是古今中外無數聖徒所走的十架歸路。

傳回耶路撒冷運動

        早在1940年代,在抗戰的硝煙烽火中,已有許多中國基督徒,立志將福音沿經古代絲路,傳回耶路撒冷。較早的是1943年成立的“遍傳福音團”(註)。1946年,另一個持同樣異象的“基督教西北靈工團”,也在山東濰縣成立了。

        西 北靈工團的創立者,是張谷泉和李石瑛。張谷泉曾在華北、西北作巡迴佈道、培靈事工。後與李石瑛在山東濰縣設立靈修院。學生有四十多人,很多來自“耶穌家 庭”。張谷泉也深受“耶穌家庭”的影響,主張破產、濟貧、捨己、從主。他每次在講台上一定流淚,聽的人也隨之流淚,因此他自己取名谷泉(《詩》 84:6)。

       據洪保羅弟兄回憶,“1946年當靈修院全体禁食禱告時,聖靈說:要為我分派劉淑媛、張美英兩人去新疆,作我召他們所作的 工。”于是這二位姊妹不帶金錢,只拿著一個包裹,包著幾件隨身衣服就啟程了。第一批兩位先到甘肅,第二批陳邦千、黃得靈和李佩貞三人到武威會合,後來到酒 泉。這四女一男五人是開路先鋒。

      在往新疆哈密的途中,他們走路、坐羊毛大卡車,或坐在拉貨火車的車皮頂上,歷經坎坷,亦有盜賊、戰亂的危險,直到哈密。

       1948年,全校禁食禱告時,聖靈感動張谷泉放下靈修院,帶領全部師生及家屬,離開家鄉往新疆去。于是西北靈工團共一百一十五人,先後分八批到達新疆哈密。

      靈工團有楊紹唐牧師作顧問,他除了傳達異象外,也協助培訓有心去西北的弟兄姊妹。因此,他們的成員除了山東靈修院師生外,也包括其它省份的基督徒。

我們的道路在西邊

       西北靈工團如何將福音傳回耶路撒冷呢?在他們的不定期刊物《西北靈工》,第二卷第一期的卷頭語中,寫明“我們的道路在祖國的邊疆--新疆和西藏。我們的道路 也在祖國的西方--印度、阿富汗、伊朗、伊拉克、敘利亞、阿拉伯、帕勒斯坦。這些地方是神託付我們所要走的道路,是祂劃給我們工作的地界。”

       他們的步驟是先在哈密建立總站,于新疆各地設教會,分派工人進入西藏,再進入中東的回教國家傳福音,直到耶路撒冷,迎接主來。凡加入靈工團的人,必須有受苦的心志,撇下一切田地、房屋、財產跟隨主。各人必須學習一種生計,收入完全獻入神家,凡物公用。

       他們也承繼耶穌家庭的傳統,吃飯時將飯碗舔得乾乾淨淨,以免浪費。在哈密時,靈工團的男人一律光頭,女人頭髮梳成圓形巴巴頭,藍色衣褲,一上街當地百姓都可認出他們。

        兩年之間,他們親手蓋建了八間禮拜堂,信主人數約三百人,其中大部份原是回教徒。

我願流血秦國道

       1951 年起,逼迫來臨,喀什的同工首先被捕。1952年張谷泉等也被補。1956年9月23日,張谷泉死于獄中。這事工雖暫時停頓,薪火卻仍相傳。到了七十年代 末,有些靈工團的同工回到新疆,開始家庭聚會。當初傳向耶路撒冷的異象和使命,又再點燃。直到今日,當年加入西北靈工團的老同工們,仍有多人堅守在西北邊 疆地區。

        張谷泉師母在2003年(96歲時),仍能接受採訪,仍以禱告站立在崗位上。而全中國及海外各地,更有許多人積極預備自己,要跟隨先賢的腳步,在“無路的地方,開出一條活路” 。

       靈工團的主要同工之一趙西門,1951年在新疆吐魯藩戈壁沙漠所寫的《十字架歸路》那首詩歌,極能代表西北靈工團的心志:“認定十架的血路,這是我唯一歸途……我願流血秦國道,不願偷生在斯土。”

        這位2001年在新疆去世的老弟兄,和許多先後同工一樣,都走上一條在人看來終身受苦的“不歸路”。但他們自己卻深深知道,那才是一個委身者最美的、也是唯一的歸途。

註:遍傳福音團的見證,詳見2003年11月,台灣校園書房出版的《神國俠侶--西域宣教傳奇》一書;另可上網 www.backtojerusalem.com

附記:本文只是對西北靈工團的簡述,盼望海內外各地知道西北靈工團的歷史、發展沿革、見證、資料、照片者,提供給本刊蘇文峰牧師(editorial@cefocm.org),以便編寫更完整的報導。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