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三日三夜,或是三天兩夜?

陳瑞,蔣宏 本文原刊於《舉目》13期      于是,每年三月末或是四月初的一個星期五,就是受難節,接著的主日就是復活節。如此誤解聖經,直到如今。      這個傳統一定不是當日史實,因為主明明地說:“約拿三日三夜在大魚腹中,人子也要這樣三日三夜在地裡頭。”(《太》12:40)而從上述天主教的傳統推測,主在地裡卻只有三天二夜,這看來不協調之處,在教會歷史中,一直提不出圓滿的解釋。(參考書1及3)      關于主耶穌和使徒們吃最後逾越節晚餐,和主被釘十字架的日期,《約翰福音》與前三本福音書,似乎有不同的記載。前三本福音書記載最後的晚餐,似乎即是逾越節 晚餐,而主耶穌則是在逾越節的那一天被釘十字架。逾越節應是猶太人宗教月曆的一月十五日,但猶太人的一天是從頭一天的傍晚開始(《創》1:5),亦即正月 十四日黃昏(《利》23:5)開始的。     《馬可福音》告訴我們,“除酵節的第一天,就是宰逾越節羊羔的那一天,門徒對耶穌說,你喫逾越節的 筵席,要我們在那裡去預備呢?”耶穌給他們指示之後,“到了晚上,耶穌和十二個門徒都來了”(《可》14:12-17)。因此馬可福音告訴我們,最後的晚餐亦即逾越節的筵席,而主被釘十字架就是在逾越節那日。《馬太福音》、《路加福音》也是這樣記載。      但問題是,正月十五日也是除酵節第一 日,必須守聖會,乃是個大日子,什麼工作都不可以做(《利》23:7)。猶太人怎麼會要求這天將主釘十架呢?而且十四日晚已進入逾越節,黃昏就已進入除酵 節的安息,此時主又怎麼會被那些披著敬虔宗教外衣的猶太人逮捕呢?(《太》26:47)可是,《太》27:15;《可》15:6;《路》23:17告訴我 們“這節日”指的是逾越節。      如果主耶穌是在一月十五日被釘,此時主耶穌和使徒們已吃過了逾越節的筵席,也就是最後的晚餐。根據前三本福音書的記載,主耶穌的確是在一月十五日被釘的。但是另一方面,《約翰福音》卻十分肯定地說,耶穌是在逾越節前一天被釘,其最後晚餐的記載是這樣的:“逾越節以前”(《約》13:1)。猶大離開閣樓,門徒以為他是去買逾越節所應用的東西(《約》13:29)。     彼拉多坐堂審判主耶穌的那日,是預備逾越節的日子(《約》19:14),有很多猶太人在場。而猶太人是不敢在逾越節進衙門的,恐怕因此不潔而不能吃逾越節的筵席。(《約》18:28)如此說,主耶穌是在正月十四日被釘十字架,不可能吃逾越節的筵席。       所以到底主耶穌和門徒吃了逾越節的筵席嗎?四本福音書之間有矛盾嗎?(參考書2)         自從1947年死海古卷發現後,根據一些新的資料(註4-9),謎底終于揭曉了!根據死海附近山洞所得的資料,早在1965年就有法國聖經學者Annie Jaubert發現(註5),原來當時在耶路撒冷城,有兩班人──以法利賽為主的猶太人,和以愛色尼人(Essenes)為主的猶太人,分別在不同的日子,紀念逾越節。         那些愛色尼人集居在耶路撒冷的馬可樓附近,他們是守獨身主義者,過團体集居生活,住在一大樓(《可》14:15),凡物公用,不能有私人財產,不接納女性,所以男人要自己打水(《可》14:13;《路》22:10)、燒飯。他們清心等候彌賽亞的降臨,生活非常嚴謹,勤讀聖 經,謹守神的話,不參與政治,與世無爭,不服羅馬帝國統治。       根據法利賽人的傳統,逾越節是正月月亮最圓的那一天,因而有時是週三,有時是 週四,每年不同。主被釘那年,法利賽人法定的逾越節是週五,但愛色尼人不同意這算法,他們認為應根據日曆,即The book of Jubilees。(該月曆以三百六十四天為一年,正好一年有五十二星期,所以每年的節期都在同一天,算出來每年的逾越節都是週三。       所以,當時在耶路撒冷有兩個逾越節,撒都該人和法利賽人紀念的逾越節是法定的日子,而愛色尼人卻在每年正月中的同一個週三慶祝。因此,他們在週二太陽下山後,就吃逾越節的筵席。       因此,在看這四本福音書時,好像它們之間有矛盾,其實,前三本福音書的記載,是以愛色尼人的逾越節算法來敘述的;而《約翰福音》卻以法利賽人的方法來敘述。所以四本福音書所記載的,都是當時的史實,只不過是出發點不同。       還有一點,如果根據傳統的說法,主耶穌真是在星期四夜被捕,而又在第二天一早被判死刑的話,中間只有約十個小時,在這短短的十小時內,主耶穌在不同的地方七 […]

No Picture
事奉篇

死在中國的心志(書正)

在我信主、事奉乃至獻身的過程中,宣教士的傳記對我有很大的激勵。其中,中國內地會(China Inland Mission,現改稱海外基督使團OMF International)宣教士,對主徹底委身的生命,最使我敬佩和羨慕。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走出溫室(姬翔)

今年一月份去芝加哥市工作,讓我較擔心的不是工作,不是工作中要經歷的各種考試,而是尋找教會。從一月到四月,我一直在試不同的教會,希望找到一個充滿活力,年輕,而又溫暖的團契。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嗷嗷待哺(鴯璇)

這位弟兄告訴我,這間美國教會,是由當年剛從神學院畢業的牧師夫婦和四個家庭開始的。三十年來,會友增加到一千多人。按外表,這位牧師並無特殊魅力,聚會方式也很傳統,牧師只是忠實地、有系統地傳講神的話,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神的話讓人心靈飽足,教會自然增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