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溫室

姬翔

本文原刊於《舉目》13期

       今年一月份去芝加哥市工作,讓我較擔心的不是工作,不是工作中要經歷的各種考試,而是尋找教會。從一月到四月,我一直在試不同的教會,希望找到一個充滿活力,年輕,而又溫暖的團契。

         芝加哥是個華人很多的大城市,華人教會自然也多,找起來也真的好辛苦,有時跟神禱告說:神啊,為什麼你要給我這樣多的選擇?像以前在勞倫斯市(Lawrence) 一樣就好啦,只有一間華人教會,想換都沒的換。

         其實,如果在芝加哥可以找到像我在勞倫斯那樣的教會,我就不會辛苦地試來試去了。每一個我試過的,我在裡面都是最年輕的,沒有同齡人,也很少有人在我第一次去時和我講話,讓我有一種很失落的感覺。

        想到以前在勞倫斯的教會,第一次來就有很多人和我講話。下一次如果沒有來,一定會有人打電話問我,是不是生病,生活有什麼需要,甚至一直問到我有逆反心理。在芝加哥,真的很想有人會這樣問我,至少可以讓我知道,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

        終于等到這樣的人,可又和她找不到共同話題;或者有共同話題,但是教會離我家又要一個小時的路程…… 挑來挑去,終于找到一間距離我家只有十分鐘的教會。我挑得太辛苦,于是決定定下心來,待在那教會。

        開始的時候,還是很少有人和我講話,即使有,也都只是打招呼 ,大概一個月以後,慢慢熟起來。感覺好了一點,但新的問題又來了。

         瞭解了我們的團契之後,就奇怪:以前我在勞倫斯的教會,大家總會有聚餐,還經常一起消磨時間, 可為什麼這裡的教會卻很少有這樣的活動?大概是因為大部分人都有家庭,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所以沒有時間去關心周圍的人。我覺得弟兄姊妹之間,沒有我希望的那樣親密。

        我問神:“我該怎麼辦?我是不是又該跳槽了?”

        這個問題我問了兩個星期。在這兩個星期間,神藉著各樣事情,有時藉弟兄姊妹,教了我一個很重要的功課:謙卑,順服。

        神告訴我,教會是一群不完全的人的組合,就是因為人,所以只能是人,不能是神。祂讓我看到,我對教會很挑剔,對弟兄姊妹很挑剔,是因為我習慣了勞倫斯 的教會,習慣了那樣一種生活模式,習慣了和一群年輕人唱歌,禱告,燒烤, 開生日派對, 習慣了心血來潮偶爾去一下弟兄姊妹組織的探訪組,習慣了順手從教會拿一本《福情線》,也習慣了接受弟兄姊妹的關懷和愛。

        但是我付出了什麼呢?在勞倫斯三年,我一直是接受的,而不是付出的那一方。沒有組織過什麼教會的活動,沒有加入探訪組,沒有幫忙編輯過《福情線》……原來神在這三年裡給了我那麼多恩典,藉著那間教會,藉著那群愛主的弟兄姊妹!

        現在,神讓我走出這個搖籃,讓我學習成長。我決定繼續留在這個教會,因為我相信,神在讓我學習謙卑、順服。我要做那個組織活動的人,我要做那個和新朋友講話的人,我要做那個關心人的人。但我知道最重要的,是我要和神有非常親密的關係。

       雖然我想多參與教會的事奉工作,但和一些弟兄姐妹聊天時,他們問我想做什麼,我又答不出來。我唱歌一般;文字工作又沒做過;探訪活動倒可以參加,但又沒有勇氣去帶領探訪組……幹點什麼呢?

        在我還在尋找答案時,神藉著聖經對我說話。《羅馬書》12:6-8節說:“按我們所得的恩賜,各有不同:或說預言,就當照著信心的程度說預言;或做執事,就當專一作執事;或作勸化的,就當專一勸化;施捨的,就當誠實;治理的,就當殷勤;憐憫人的,就當甘心。”

        原來神給我們這樣多的選擇,不是只有當同工才可以事奉神。我們每一個人都有祂給的恩賜,都有機會可以事奉祂,可能通過講道、傳福音或在教會做同工。如果這些都不能做,那麼還可以去關心人。另外,把本職工作做好,在公司也可以為主做見證……

        哦,是了,我有口,我可以傳福音;我有健康的身体,我可以幫助別人;我有神的愛,所以我可以去愛別人。

        感謝神,把我帶出勞倫斯這個溫室;感謝神,藉著現在的教會讓我看到自己的不足;感謝神,在我信心動搖的時候對我說話,給我加添力量;感謝神,因為無論我如何,祂從來不曾離棄我。

作者于1999年,從中國天津到 Lawrence, Kansas。現在Chicago 從事精算工作。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