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史話5:耶路撒冷會議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1期

        福音從耶路撒冷傳開, 許多外邦人歸主加入教會,這對猶太人基督徒來說,是需要面對的難題。連使徒彼得進到外邦人哥尼流家裡,領其全家歸主,在耶路撒冷的教會都引起騷動。他們聽了彼得的見證,不能不承認:“神也賜恩給外邦人,叫他們悔改得生命了”(《徒》11:18)。後來,在安提阿的外邦人大批悔改信主,加入教會。不但如此, 安提阿教會差派保羅與巴拿巴出外宣教,在賽浦路斯與加拉太省各地,建立許多教會。在猶太地的信徒,如何看待外邦人悔改信主呢?

“割禮派”的由來

         在耶路撒冷的信徒,認為教會是神子民的團体,所以應在以色列人中向他們傳福音作見證。特別是那些原隨從法利賽教門的人,信主以後,仍是為律法熱心(《徒》 15:5;21:20)。他們承認:既然許多猶太人拒絕主耶穌,所以福音傳向外邦人,外邦人得以進入彌賽亞國度,直到數目添滿。但是,他們堅持這些進教的 外邦人必須受割禮,且遵行摩西律法,才能得救。

         然而,在耶路撒冷之外的猶太信徒,並未堅持外邦人信徒必須履行這些條件。彼得並未要哥尼流 全家受割禮,因為他已清楚知道“神所潔淨的,你不可當作不潔”(《徒》10:15)。當保羅與巴拿巴代表安提阿教會,將救助飢荒的捐款送到耶路撒冷時,他 們所帶的同工希臘人提多,是沒有受過割禮的(《加》2:3)。顯然,安提阿教會並未要求外邦人信徒,受割禮或遵行禮儀律法。也未要求後來新建立的外邦教會,必如安提阿母會一樣。

        當時有些猶太人,認為只需要明白割禮的屬靈意義,不需在禮儀上受割禮,例如提摩太從小並未受割禮(《徒》 16:1-3)。約瑟夫Josephus在《猶太古史》中,就記載了外邦人進猶太教不需受割禮的例子。然而,大多數的猶太人,甚至包括思想希臘化的人(如 亞歷山大的斐羅Philo),都認為割禮的施行是不可廢除的。在耶路撒冷的猶太信徒,有不少人堅持外邦信徒必須受割禮,這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此問題關係 重大,若不是有睿智的領袖溝通疏導,公開討論而定案,則非常可能導致教會分裂成兩大陣營:耶路撒冷與猶太地的教會,安提阿與外邦各地的教會。

在安提阿的爭論

         後來,有些從猶太的弟兄來到安提阿,他們是“割禮派”,教訓弟兄們說:你們外邦人若不按摩西的規條受割禮,就不能得救。他們視割禮為得救的必要條件。保羅和巴拿巴清楚明白人得救是藉著相信主耶穌,並非藉著受割禮守律法。這些“律法主義者”所講的,與聖經所說的救恩之路背道而馳。所以,保羅與巴拿巴大大的與他 們爭辯(《徒》15:1-2)。這些割禮派的門徒,不與未受割禮的外邦人來往,自然不與外邦信徒一同吃飯,更不與他們同領聖餐。如此一來,在實際生活上, 猶太信徒與外邦信徒不能同桌共餐,不能同享聖餐主內團契。這給安提阿教會帶來極大的難處。有些人反對“割禮派”的“受割禮才得救”的謬論,但卻不願擴大爭 端,就不與外邦信徒同桌吃飯團契,以息事寧人。

彼得的妥協

         當這些耶路撒冷“割禮派”門徒來到安提阿時,彼得正好也在安提阿。原先彼得來到安提阿,與外邦信徒一同吃飯,但是當這些“割禮派”的猶太弟兄來了之後,他就避開退去,與外邦信徒隔開,只和猶太人信徒同桌。原因何 在?彼得是否忘了他在約帕看見的異象?他在該撒利亞進了外邦人哥尼流家,並且與他們一同吃飯。顯然彼得不贊同“割禮派”門徒的講法,然而,這些從耶路撒冷 來的弟兄,被稱為是從雅各那裡來的。其中一人很可能帶了雅各的口信(讓彼得知道耶路撒冷教會情形),或者那人自己加油添醋遊說彼得一番,使得彼得注意此敏 感問題,導致他出此下策,與外邦人隔開。理由是為了在耶路撒冷“割禮派”弟兄們的軟弱良心,遷就他們,怕讓他們跌倒或無事生非。

保羅面責彼得

         但是,彼得身為使徒領袖,他的妥協退讓,無論對猶太人或外邦人信徒,都帶來極具破壞性的後果。不僅讓“割禮派”門徒得寸進尺,也讓外邦人信徒低聲下氣。當時 其餘的猶太人(包括保羅親密的同工巴拿巴)隨從彼得,不與外邦人信徒同桌吃飯。保羅蒙神帶領,看出彼得的作法,雖然是避開了暫時的紛爭,但是長遠來說,蒙 蔽了福音的真理:救恩是神賜給我們的白白恩典,藉著信靠基督領受的,不是藉著受割禮。“主內團契”是“主內得救”的必然結果,假如將“受割禮”作為“主內 團契”的先決條件。則不啻是宣告“受割禮”是得救的必要要求。如果遷就“割禮派”的講法,則外邦人信徒不能與猶太信徒同領“主的晚餐”,不能同領主基督的 餅與杯,這等於表明外邦人與猶太人並未合為一体(《林前》10:16-17)。難道已經被拆毀的“中間隔斷的牆”又要重建嗎?(《弗》2:14-22)

         彼得的妥協迴避是嚴重的錯誤,所以保羅就“當面抵擋他”。雖然彼得在內心知道割禮不是得救的條件,可是他的外在行為所暗示的卻是如此。所以保羅說彼得是“演戲裝假”。

加拉太省眾教會

         安提阿事件之後不久,“割禮派”門徒到了加拉太省的各教會。這些在保羅與巴拿巴宣教旅程之後所新建的教會,是屬靈上的嬰兒,被“割禮派”門徒的異教之風吹得 飄來飄去。不少信徒聽從“受割禮守律法”的教訓。消息傳到安提阿,保羅大吃一驚,立刻寫了一封緊急書信,給他所帶領信主的加拉太人,即著名的《加拉太 書》。書信開宗明義說:“我稀奇你們這麼快離開那藉基督之恩召你們的,去從別的福音。那並不是福音,不過有些人攪擾你們,要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 (《加》1:6-7)。整封《加拉太書》洋溢著使徒保羅的“愛之深,責之切”:對“加拉太人”諄諄告誡的叮嚀,對“律法主義者”痛心疾首的駁斥。《加拉太 書》可說是中流砥柱力挽狂瀾,闡明“唯獨信靠基督才能稱義”的福音真義。

        割禮派在安提阿與加拉太眾教會引起這樣的爭端,安提阿教會見事態嚴重,就差派保羅、巴拿巴與幾位代表,上耶路撒冷去見眾使徒和眾長老,以作定奪。

主的兄弟雅各

        主後44年希律王囚禁彼得,後來彼得蒙主拯救獲釋,避難他處時,他交代說:“你們把這事告訴雅各與眾弟兄”(《徒》12:17)。可見雅各在當時已是耶路撒 冷教會的主要領袖。很可能,從四零年代起,彼得與眾使徒經常出外旅行佈道,而雅各一直在耶路撒冷留守坐鎮,率領眾長老治理教會。當保羅悔改信主三年之後, 他上耶路撒冷去見彼得,也見到了主的兄弟雅各,並沒有見到其他使徒(《加》1:18-19);後來,他與巴拿巴將救助奉獻帶到耶路撒冷時,他們見到了在耶 路撒冷教會被稱為“柱石”的三位領袖:雅各、彼得、約翰,與他們行右手相交之禮。值得留意的是:雅各名列首席。顯然,雅各已經是耶路撒冷教會的首要領袖。

        當安提阿教會代表團到了耶路撒冷,他們首先向使徒與長老們報告,安提阿教會與加拉太眾教會的景況。有法利賽人背景的“割禮派”門徒,起來主張:必須給外邦人 信徒施行割禮,吩咐他們遵守摩西律法。使徒和長老們就召開會議來解決此項爭端。此即著名的“耶路撒冷會議”,時約主後49-50年。

開會的過程

         可想而知,“割禮派”人士提出許多辯論,彼得起來說話(很可能從保羅對他的指正學到功課),提醒大家:神使用他到哥尼流家中,領外邦人歸主;外邦人得救與猶 太人一樣,都是本乎恩藉著信;不要將猶太人都不能負的軛,加在外邦人身上。保羅與巴拿巴也起來述說神藉著他們在外邦人中傳福音,他們與猶太人一樣蒙恩得 救。最後,雅各(割禮派可能原先以為雅各會支持他們)作結論說:很明顯的,神已經揀選外邦人歸在自己的名下,正合舊約先知阿摩司的預言,因此不可難為外邦 人信徒。雅各的定案,成了大會的決議:凡信靠基督的外邦人信徒,不需另外加上任何其它事項,作為得救或與猶太信徒團契的條件。

        主要真理原則已經確認,然而,生活實行上仍有需注意事項。在外邦各教會所在的城市,都有猶太人居住,在“會堂”裡誦讀傳講摩西的律法;也必有猶太信徒在外邦城市的教 會中。這些猶太基督徒,自幼以來成長的背景是遵守食物潔淨條例,不與外邦人往來。雖然外邦人信徒不需受割禮,不需守禮儀潔淨條例,但是為了猶太弟兄們的良 心軟弱(不是每個猶太信徒都像保羅或彼得,立時得到釋放),只要在不違背“福音真理”的大原則下,外邦人信徒應當尊重猶太弟兄的生活方式。所以,大會根據 雅各的定案,決議訂出“生活守則”給外邦人信徒作為指南,眾人皆以為美。

生活守則

          “生活守則”的內容共有 四項禁戒:(1)祭偶像的物--不吃祭拜過偶像的食物;(2)血--不吃血;(3)勒死的牲畜--因其肉中帶血;(4)姦淫--外邦人的放蕩惡俗。這四項 禁戒,在《利未記》17-18章有清楚的敘述,自古以來,猶太人都要遵守的。外邦人社會道德鬆散,祭拜偶像與姦淫時常發生,需要提醒信徒不沾染惡俗;不可 吃血的條例早在“挪亞之約”中已明訂清楚(《創》9:4),猶太人認為普世的人都應遵守。總而言之,外邦人信徒要遵守此四項禮儀潔淨條例,因為外邦的社會 環境邪惡。另外,藉此尊重猶太弟兄的良心,且避免猶太人誤會基督徒,以利向他們傳福音。

         使徒與長老們將決議寫下成正式信函,揀選猶大與西拉為代表,伴隨保羅與巴拿巴到安提阿教會說明。書信的用語是以愛心說真理,沒用命令的口吻,乃是熱誠安慰之言(見《徒》15:23-29)。安提阿教會眾人聽見信上的話,就皆大歡喜。

結論:主內合一

        “耶路撒冷會議”意義非凡,為日後數次“大公會議”奠定了根基與榜樣。所爭議的問題“如何接納外邦人信徒”,在主後70年耶路撒冷被毀之後失去熱度;主後 135年耶路撒冷教會也成為外邦人教會(羅馬皇帝Hadrian驅逐所有猶太人離開耶路撒冷,重建之為外邦城市)。雖然時過境遷,但是此次大會的決議仍為 亞細亞省的眾教會所遵行(見《啟示錄》2:14,20)。根據優西比烏的《教會歷史》記載,高盧(今日法國)的教會在主後177年時仍遵守奉行。其實,最 重要的是爭議與決議的背後,即福音的核心關鍵:在基督十架上,“猶太人與外邦人中間隔斷的牆”已經廢去。“耶路撒冷會議”在聖靈帶領之下,重申“不分猶太 人外邦人,因為我們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為一了”(《加》4:28)。

作者現在北加州基督之家第五家牧會,並在海外神學院教課。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