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重與真誠 ──試析北美大陸人事工中所遇雙重人格之問題

劉同蘇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9期

生存之道

u=1118564252,2444719883&fm=24&gp=0        七十年代,我父親在第二次被“打倒”之後,發配到山西最窮的一個縣去蹲點。在那裡,他見到了他從前聞所未聞的現象:一方面,從縣,公社,大隊,生產隊到小隊 和社員,每個人都在極力聲討資本主義的個体經濟和自由經營;另一方面,每一個集日都有成千上萬的人,在集市上自由買賣他們個体經營所得的物產。

         當他帶著祕書前往這些集市調查時,車剛一離開縣城,便有人從縣裡打電話通知公社,而公社書記立即用高音廣播,通知趕集的人準備“歡迎”省委領導視察。于是,每次視察的結果是,僅見到一些冷清的國營商店和收購站。

        這種表面文章與真實生活的反差,使這位共產主義的忠實信徒極為震驚。但是,對于生活在那個時代的小人物而言,那不是司空見慣的常態嗎?

        那時的社會環境以強制的形式,要求人們按照其方式生活。在這種壓力之下,每一個人都不得不面對生存困境:如果我不接受此生活方式,我就不能生存;如果我接受了,我就不能作為我而生存。

        結果,人類的生存智慧使人們產生了一種實際的態度,來應付這種生存困境:人們接受此生活方式,從而,使自己得以生存;但人們在接受的同時,又把它虛化為一種 表面的官樣文章,由此,原自我生存方式也得以保存。在這種雙重人格的生活方式裡,真正的生活是在表面生活方式之下的生活方式中展開。

        有多少人在接受基督信仰時,也只是在接受一種外在語義体系呢?有多少人僅僅學會了言說而生命卻無實際的改變呢?在北美華人教會中,“能說”是大陸人的一大特點。即使是剛來教會兩三個月的慕道友,其捕捉教會慣用詞彙的迅捷和使用屬靈語言的熟練亦常常令人驚訝不已。

        然而,那就是信仰嗎?我們以往的文化背景,使我們習慣性地抓取和總結教會裡的外在語義体系,以為只要把握了這一套,就可以在教會中生存。但是,真正的信仰是 生命本身,而唯有有生命者才真正生活在教會之中。如果一個人只是接受了外在的体系而內在生命沒有受到任何觸動,那麼,他僅僅是一位偽信仰者,只在外表上生 活在教會之中。

        可怕的是這種表面抓取來的外在語義体系,不僅可以分離于內在的生命而存在,更會掠奪性地自我發展,並由此壓抑和窒息內在生 命。許多牧者感到教導我們大陸基督徒如同刀砍棉花,無論使多大勁兒,結果只是表面砍進去了,實際上卻甚麼也沒砍斷。該現象的原因之一,就是此種雙重語義体系的存在。

        一旦穿戴上獨立存在的外在語義体系,此体系立即成為外殼自我保護。這種外殼具有過濾的功能,當面對生命的供養時,它會濾去實在 的生命內容,而僅僅吸取徒具形式意義的外在語言。由于此種過濾系統,教導得越多,附在表面的外在語義体系就越厚。而又由于該体系的阻隔和掠奪,內在生命反而越少得到滋養。

晉身之階

        過去很多年來,由于接受統一的外在語義体系,已經成為在中國社會中生存的條件。最佳的例證就 是某國家領導人。在文化大革命中,他先是被打倒。1972年,儘管結束文革、施行改革的藍圖已經朦朧地成形于心,他在為復出而呈給中央委員會的檢討書中, 仍然使用文革式的官樣文章,讚美當時已經開始走下坡路的文化大革命。雖然在1976年,他再一次被解除職務,但是,他在此次復出期間主持國務院工作的政績,不僅為他的再次崛起而且為中國未來的改革,奠定了基礎。

        不過,此類正面的個例並不足以改變整個制度的惡劣。雙重語義体系的存在,不僅 肯定了人固有的虛偽,而且刺激了政治野心家和阿諛奉承之輩的說謊風氣。例如,大躍進原本不是一個謊言,但是,當脫離實際生產、迎合上層路線的浮誇報告不斷 得到肯定及獎勵時,大躍進就變成了一場浮誇語言的遊戲和吹牛撒謊的競賽。這種事例屢見不鮮。

        不少大陸基督徒就是以此種政治眼光看待教會, 他們以為事奉就是使用官樣文章的藝術。一位大陸基督徒在聽一位老傳道人講道時評論:“我只要再讀兩本書,肯定比他強!”這種觀點在我們大陸基督徒裡面頗具 代表性。還有不只一位大陸基督徒向我自荐,說他自己特別適于作傳道人。他們所謂適于作傳道人的資質是甚麼呢?就是“能說”。對于他們,傳道不是傳生命,而 是賣弄語言。只要精通官方的語義体系,能做政治報告,就是傳道人了。

        許多大陸基督徒專在套話上下功夫,把握了幾套解經程式,模仿了幾個禱 告套路,就以為自己足以作同工,甚至傳道人了。之所以有那麼多靈命淺薄的大陸基督徒敢看不起傳道人,或是初出道的大陸傳道人輕視前輩牧者,就在于他們因把 握了外在語義体系而驕傲,卻沒有理解,信仰和牧養的實質在于屬靈生命本身。

言下之意

        小道消息是中國社會環境下的另一個奇特產物。一方面,小道消息因對抗官方文章獨霸常規媒体而產生;另一方面,官方文章又成為小道消息的重要來源。小道消息往往是對官樣文章的破解,傳播的是“大道消息”的言下之意。

        例如1970年10月間,小道消息傳當權、當紅者陳伯達(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組組長)要倒台。當時,連廬山會議(九屆二中全會)的大多 數與會者,都尚未看清陳伯達與毛澤東在會上衝突的真實原因。而北京的政治嗅覺敏感者,已因在官方媒体報導陳伯達露面“國慶”慶祝活動,做出負面推測。

        另外一個更著名的例子,是批林批孔運動。小道消息破譯出,表面上對林彪這隻死老虎和孔夫子這個古人的批判,實際上是針對當時握有重權的周恩來。因此,小道消 息實際上是雙重語義体系間的破譯遊戲。與本文“生存之道”與“晉身之階”所描述的相比,小道消息具有大得多的政治侵蝕力。因為在前兩種情況下,人們只是以 自己的虛偽應對可能是真實的政治制度;而在小道消息的事例中,人們已經認定,在官方表面之下尚有另一種語義体系。由此一來,個人的虛偽得以合理化,因為他 只是以個人的虛偽應對官方的虛偽。

        不幸的是,有人把小道消息的分析方法也帶到教會中來,在原本真誠的教導下面,發掘另一套語義体系。如果 教導“十一”奉獻,他就分析出貪財的意味和斂錢的動向;若是教導對屬靈權柄的順服,他就發現專權的企圖和獨裁的跡象;談悔罪的問題,他說這實際是針對某某 人的,要整某某人了……

        任何教導對這一類人都完全不奏效,因為他們只把屬靈教導看作掩蓋私利的偽裝。他們的全部注意力,都用于尋找教導背後的隱藏動機──一旦確有發現了“私利”,他們就能心安理得地拒絕屬靈教導而仍舊活在自己的罪中。

        真誠者視人真誠,偽善者視人偽善。一個雙重人格的人即使到了教會中,也會習慣性地在每一個人背後,臆造出一個陰暗的世界,並以傳播自己的臆造來鞏固自己的陰暗世界(誰還不都那樣?!)。

        小道消息的破壞力在于傳播。小道消息不僅鞏固了傳播者自己的偽善,更可怕的是,廣泛地侵蝕了他人的信心。

真誠之道

        沒有真誠就沒有真理;沒有真誠就沒有生命;沒有真誠,一切事工都只是無用功。無論學習甚麼真理,如果只是虛偽地學,就只能學到偽真理。

        真誠是北美大陸人事工所急需的。目前事工有許多塌陷之處,正與生命的不真誠有關。對于實際牧養,筆者有兩條建議:

        1、不要太急于根據大陸基督徒的外在語言安排事奉和職務,以免強化僅在外在語言上下功夫的趨向;寧願慢,以求內外生命的一致。

        2、不要鼓勵那些面上、人前的事奉(諸如領會),而要強調私下的真實面對神和自己(諸如內室的禱告)。

        牧養的經驗告訴我們:那些在外在語言上下功夫的人,會有表面的突飛猛進;而那些真誠對待神和自己的人,卻會有真實的生命轉變。

作者來自中國,現為紐約新生命華人宣道會牧師及NYACK宣道會神學院特約研究員。

Leave a Comment

Filed under 事奉篇, 校園與海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