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與普世宣教

李秀全/林靜芝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u=4097934327,2939200280&fm=24&gp=0        身為“中國人”,這不是一件“小可”的事:五千年悠悠歷史、浩浩疆土、加上芸芸十三億人民。單以這些時間、空間、人口的數字就足以傲視全球了。

        面對這樣一個“巨人傲立”,兩千年來,基督福音曾數度進入它緊閉的門檻:第一次是藉著唐朝的景教,第二次則透過元朝的也里可溫和天主教,第三次是明末清初的 天主教,雖然每一次進入,都得到不少信徒,但至終卻如花凋謝,福音在中國仍然無根。第四次,於公元1807年,基督教英國倫敦會的馬禮遜(時年25歲)終 以堅毅不撓的決心、歷經重重的艱難,再度把福音傳到中國。這一次,福音在中國的土地上生根、結實而且開花。一轉眼,中國人享受福音的好處快滿二百年。

中國人,你在那裡?

        “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可》16:15)是復活的主耶穌在升天前向祂的門徒所頒佈的大使命,因此,“普世宣教”是每個基督徒的責任。

        兩千年來,歷世歷代均有基督徒願意起來,順服主的命令出去宣教。從近代西方教會歷史中,可以看到宣教的趨勢:十八世紀是德國人海外宣教的世紀,十九世紀是英 人宣教的世紀,廿世紀則為美國人海外宣教的世紀。這些西方宣教士為了福音的緣故,離鄉背井,遠渡重洋,歷經艱險,把福音帶給遠在異邦,素昧平生的異族,以 致,到今天,全世界最大的宗教信仰族群是基督信徒,約佔全球六十億人口的百分之三十二。

        主耶穌又說:“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太》24:14),可見,當福音傳到地極、當“大使命”完成,基督就要第二次再來。然而,據宣教學者的統計報導,今天全世 界,尚有二十三億人,從未聽過福音,他們是所謂的“福音未及之民”(Unreached People),是誰該去向這些人傳福音?難道還是西方信徒的責任?難道中國人對異邦異族的失喪無動於衷?難道在“普世宣教工場”上,中國人仍然缺席?

        三十年前,一位從美國到台灣宣教的牧師,深深感到“中國人”應當起來接手這“傳福音”的棒子。於是,他寫了“中國人,你在哪裡?”一文,大聲疾呼中國人起來 獻身事主,這篇文章讓我們感動,也讓我們中國人羞愧,這位宣教士就是內地會創辦人戴德生的曾孫--戴紹曾牧師(Rev. James Hudson Taylor III)。

        快二百年了,西方宣教士把福音帶給我們中國人,中國人白白得到福音的好處,白白享受成為神兒女的福份,然而在普 世宣教的工場上,中國教會只是“蒙恩的教會”,只有“接受”沒有“施與”;什麼時候中國教會才能成為“有福的教會”?能從“接受福音”進入“施與福音”? 因為“施”比“受”更為有福!(《徒》16:31)

中國人,得天獨厚

         有人問:“為什麼全世界中國人最多?”回答說:“因為神最愛中國人。”基督徒說:“因為神要用中國人。”

        在神永恆的計劃中,我們深信中國人是完成大使命的最佳人選。因為,中國人得天獨厚﹕中國人不但有聰明的頭腦、語言的能力、還有吃苦耐勞的天性。往往為了謀求 生存,或為了追尋更好的生活品質,中國人可以在最困難的環境中刻苦奮鬥、自立更生、白手起家、開創事業。中國人在南洋各地的成功,可見一般。因此,一個有 目共睹的事實是﹕“全世界只要有海水的地方,就有中國人。”

        試想想,一百年前,當1900年時,中國人帶著不怕苦、不怕難的精神,飄洋過 海到北美奮鬥,當時的中國人所扮演的角色,是被人輕看的鐵路工人、礦坑工人、洗衣工人,他們辛辛苦苦、揮汗流淚為後代積攢錢財。而今,一百年以後,進入廿 一世紀,大部份中國人在海外,成為被人刮目相看的科學家、工程師、醫師、教授、電腦專家、商界鉅子、行號老闆。這一百年來,中國人身份的轉換,豈是偶然?

        這不禁讓我們想到舊約聖經中的以斯帖:一個猶太弱女子,搖身變成古波斯帝國的王后,豈是偶然?原來,這一切都在“歷史的主”手中,誠如以斯帖的養父所說的:“焉知妳得了王后的位份,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

        得天獨厚的中國人哪!

        難道我們今天的成就沒有更高的意義?

        難道我們今天成為基督徒,僅是偶然?

中國人,現今機會

        1998年7月,我們夫婦去南非參加“華人非洲事工諮詢會議”,登上這片全球人口增加最快速的土地上,聽到黑人牧師向我們中國代表們發出的挑戰,心中的震撼難以言 喻;他們呼籲:“請你們中國人派宣教士過來幫助我們,因為一般非洲人不歡迎有優越身份的白人宣教士,而我們非洲人可以與黃皮膚的中國人認同,我們都是曾受 欺壓、曾被侵略的民族,所以你們可以了解我們,而且,你們看重家庭倫理、敬老尊賢,也與我們非洲文化相近,過去,你們中國人來非洲為我們修橋鋪路,希望你 們也能來為我們修屬靈的橋、鋪屬靈的路。”

        在非洲十二億人口中,將近一半是兒童;根據1999年的統計:“非洲每年有九千五百萬的兒童得瘧疾﹔六個非洲兒童中,只有一個能活到五歲‥‥‥”在非洲,至少有十八個國家,以英文為官方語言﹔而21世紀的中國人,正拼命在學英文,為了什麼?難道沒有更高的目的?

        此外,23億“福音未及之民”中,最大、最難傳福音的族群是12億回教徒﹔至今回教世界仍對外封閉,這些“不可能進入”的地區,卻可以透過“專業”、藉著 “帶職”的方式進入;雖然在回教地區不可以公開傳福音,但可以用“生活見證”、“友誼影響”的方式,將福音“潛入”回教徒的心中。

        21世紀,學有專長的中國基督徒,比比皆是,豈是偶然?豈能不把握“現今的機會”,把福音帶到遠方?

中國人,該起來了

        以基督徒人數而言,今天全世界基督徒人數最多的地方是在中國,據估計中國至少有五千萬基督徒。近數百年來,西方宣教士在普世宣教工場上,捨己犧牲、奮力耕 耘、前仆後繼,用他們的生命寫下輝煌的宣教歷史。進入21世紀,該是我們中國人回饋的時候了;最近,一位退休的美國宣教士,魏德凱牧師(Rev. Dick Webster),寫了一本書:《起來,接棒》(Seize the Baton),提醒我們中國基督徒,不要再自我中心,只忙於個人今生短暫的計劃,應當起來順服主的大使命,接下這“福音的棒”,投入普世宣教工場。

        但願中國人如同主葡萄園中最後進去工作的僕人。雖然在後,卻因忠心竭力、迎頭趕上,與最早進去作工的僕人一樣,滿足主的心意,得到主人同樣的報償(《太》20:1-16)。

        西方宣教學者預言:21世紀是中國人宣教的世紀,他們預計到公元2025年,全世界差派宣教士最多的國家,將會是中國。事實上,如果五千萬中國基督徒中,每 一千人有一位肯降服基督、遵守衪的大使命,中國便有五萬位宣教士人選,它將會是何等龐大的神國軍隊!顯然,這項預言是一定會實現的。

        中國人,該起來了!因為中國人得天獨厚,又擁有全世界最大的宣教人才庫。

作者現任美國校園團契/海外校園海外事工部主任。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