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去留之間

一勤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又一個週日,6點多起床。我決定,這是最後一次去教會! 不是不信主了,我的意思是換一個聚會的地方,不再去通州的教會,在我所住的社區就近參加敬拜。 我在燕郊(屬於河北省)住。雖然緊挨著通州(屬於北京),但每次去教會總要倒三趟車,花上一個半小時才能到。路上的堵車、擠車,讓人忍無可忍,一次次地熬練我的耐心。 我在通州的教會快4年了。自信主起,我就在那兒聚會——是通州教會的弟兄姊妹帶我信的主。這4年來,我雖然換了許多住處,都堅持去:我愛通州這個教會,愛裡面的弟兄姊妹。 可是,這是我最後一次去了。其實,距離遠還是次要的,主要是感覺不到昔日的愛了。我們疏遠了。 我想,不是因為大家變了,而是一種無奈。拿陳軍弟兄和文惠姊妹來說,不管我對教會、對弟兄姊妹有多少意見,我都得承認,他們夫婦是十分愛主的。在我們這個沒有駐堂牧師的小教會,他們就像牧者和師母。一個個孤單的節日,他們邀請我去他們家做客、吃飯。一次次我徬徨無助時,他們聽我淚眼傾訴。 然而,現在想起來,那像好久以前的事了。是他們變了嗎?沒有。因為他們生孩子了,而且生了兩個,自然把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放在家庭上。甚至有時週日都見不到他們,因為孩子生病了。 我為他們迫切禱告,希望這樣一個愛上帝的家庭凡事順利、蒙祝福。然而,我們還是疏遠了,我總是在別的弟兄姊妹口裡,聽到他們有種種需要的消息。 教會的弟兄姐妹也不能理解我的感受。他們只是向我提出一個又一個的要求,卻從不問及我的需要。一次次要我參加週三晚上的查經聚會,卻不想想,我為什麼不再去?我懷念曾經的查經,像是回家一樣讓人溫暖。而現在變了,變得只是喊口號,一次次說些不切合實際的大話,我們應該這樣,應該那樣……而參加查經的信徒,卻還是老樣子,甚至不如從前。 當初我們這教會有一個習慣,聚會完大家都不願回家,一直聊天,說啊、笑啊,其樂融融。 現在大家各自事多了,年輕人大多結了婚,得想著另一半的需求。結婚的又有孩子了,得想著孩子的生活規律。所以通常恭誦完主禱文沒多久,大廳就空了。 上週日,我最後一個走,居然硬生生地把門撞上,反鎖了。週日大家再來時,開不開門,進不去,最後找了開鎖公司,用上了電鑽,才開了門。我落了一身不是。 道個別吧,以後就不去了。在顛簸的公車上,我的眼裡浸出淚來。 夏天的車裡,炎熱而擁擠,像極地獄的一角。好吧,再忍這一次。我寬慰自己。 走進教會所在的社區。想著把鑰匙給文惠,再走過場似的給陳軍道個歉,等聚會完就可以回家了。然而,一看到大家,竟不捨,打算好的遲遲做不出。 這次敬拜的詩歌,有我最喜歡的一首。“只因為我們都是同路人”,只這一句歌詞,便唱出了我的眼淚,讓我想起了從前。我們是怎樣一路攙扶著走到了現在啊!真的要走嗎? 一個聲音,一遍遍地在我耳邊說著:你怎麼捨得?怎麼捨得? 聚會完,正猶豫去留,陳軍朝我走來,要我一起去買菜。我這才想起來,這週是月末,有愛宴。以前一直是我負責跑腿買菜的。我不好意思拒絕,跟陳軍一起下了樓。 路上,陳軍說:“不好意思呀,上週我態度不好。” 我先是一愣,心中繼而一暖,說:“沒,是我不對。沒檢查原因,關不上硬關,居然把門給反鎖了。” 我忘了又說了什麼,只記得一句句話全暖在心裡。明亮的陽光照透了我陰沉的臉。說不上為什麼,只這麼短短幾句關切的話,最留人。走到教會單元樓下時,仿佛聽到有人在唱“這裡有神的同在呦……”心頭又一陣感動。 這次一起吃飯的人最多。大家一起做、一起吃、一起收拾,一邊分享這一週的生活,好像一家人。說著張弟兄終於可以吃點麵食,不鬧肚子了;趙剛準備從廣州回來了,下週就來教會;結婚不久的小琴姊妹也準備要孩子了…… 大家從心裡往外笑。我從來沒有吃得這麼多,吃得這麼香,說這麼多話,臉上有這麼多笑…… 和大家一塊兒走出教會好遠,還不捨,把“再見,下週見”說了幾遍。不斷回首、擺手…… 坐在回去的車上,雖然擠、熱,我臉上卻帶著笑,眼中泛著悔意的淚,盼著下個主日快來。 作者全職寫作。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各種的紛爭

史畢德·理亞斯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盡早處理教會的衝突,可以預防將來導致分裂的衝突(參《箴》17:14)。 很少有人會喜歡衝突的經驗。工作上關係愈緊密,越可能產生衝突。但是如果有效地解決衝突,會使你們的關係更親密。以下是存在於大多數教會中的5種層次的衝突,以及在每一個層次中應對的策略。 第一層次:困境 第一層次的衝突,當事人的主要意向是解決問題。第一層次的爭論者僅專注於問題,而不會指控他人。大體上說,衝突的雙方對問題採取開放的態度,沒有一方會恐懼或懷疑對方,雙方都假設對方持有善意,也不會不公開擁有的信息。 直率程度是這個衝突層次極好的指標。因為此層次衝突處理的很順利,有些人不以為是衝突。當衝突留在這個層次,可以完成許多事:問題得到解決,彼此有更好的瞭解,關係改進,彼此有更深的信任。 第二層次:意見不同 第二層次的衝突,當事人的意向有一些轉變:雙方自我保護的程度加強。他們仍然想要解決問題,但他們關切,問題解決後仍保有臉上的光彩。 在第一層次,當事人探討對方不正確的事是為了辨別真相。第二層次的當事人比較關切在衝突中得分,及展示智力。當一個衝突顯示出競賽的跡象時,要達到共識就更加困難。 第二層次的人開始不信任教會領袖們會協助他們解決問題。他們會尋求其它的幫助。他們在教會裡向他人訴說他們的擔憂。他們把問題帶回家和配偶朋友討論。 有如第一層次,這是大多數教會的典型衝突;這個層次需要一些耐心和規劃,就會有好的結果。 可行的方法: 1.幫助雙方當事人瞭解挫折的特定來源。 2.在恩慈裡,讓雙方溝通他們所看到的實情,和他們當時的情緒。 3.幫助雙方找到解決衝突的可行方案。 第三層次:競爭 在第三層次,衝突已轉變成競爭:參賽者不會關切問題本身和臉面好不好看;他們要贏,要照他們的方式做。比較不容易讓人清楚又正確地看到真正的情況,這些可從他們的言語中反應出來。有幾個常見的扭曲的現象: 1.二分法:二分法看事情只有對錯,黑白之分。只有很小或根本沒有空間,去探討其它可行的方案:“要嘛是青少年的牧師辭職,要嘛我們家離開!” 2.普及法:當我們泛泛地談論時,就無法正確地描述教會目前的情形。我們會用“每個人”,“沒人”,“永遠不會”和“常常如此”這類的詞:“這個教會從中分為兩半,每個人都選擇自己那邊。”概括性的說辭很少是真的,且這些說辭會使人們的看法更加扭曲。 3.誇張:當我們誇大時,我們假設對方的動機是惡的,也暗示我們的動機是正義的:“他們一點也不關心這教會!” 4.只憑感覺。意指只注重人的感覺,而不是問題的真相。 在第三層次,小圈圈和小團體形成。這些尚未成為第四層次的黨派,但這一種衝突,會腐蝕會眾。因第三層次做的決定是基於扭曲的想法,通常不會解決問題,反而造成更多問題。 一般來說,目標是把衝突從第三層次降低到第二或第一層次。以下是可行的方法: 1.加強當事人之間清楚、直接的溝通。這是降低第三層次衝突的要素。當事人需要開會瞭解彼此顧慮的事。要讓他們在會議中感到安全,必須先:     a.確認誰參加會議     b.確定議程     c.確定基本遵守的原則 2.幫助當事人尋求共同協議的範圍。在他們把注意力集中在不同觀點以前,先嘗試建立共同點。 3.協助當事人發掘更深的益處。兩邊的當事人所提出的顧慮和解決方案看起來可能不相容。然而背後也許有尚未說明白的益處。這種更深的關切,也可成為另類解決問題的基礎。 第四層次:爭鬥/逃開 在第四層次,當事人的主要目標是斷絕關係,或是自己離開或是使對方撤退。衝突的目標從議題和情緒轉移到原則。當事人為永恆的價值相爭——真理,人權,正義。通常當事人討論的議題,都是關乎解決問題,且可以找到行得通的答案。然而,如果要解決的問題與永恆原則有關,要達成決議是非常困難的。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劉志遠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前言 國慶紀念日,我和兒子一起吃早點。言談間,我提到某類人的作風,用了一個詞,“These people ”(這類人)……小兒子立刻鄭重其事地糾正我,“Dad, don't use these terms.”(老爸,不要用這些詞)我才意識到,我又犯了把人歸類的毛病。 我的3個兒女,成長在後現代的環境。他們對那些不妥的表達方式,非常敏感,也常常給我適時的提醒。這讓我不斷改進,可以與年輕一代保持溝通。 今天的北美華人教會,處在兩種文化之間。我們這一代,早年留學歐美,受現代主義文化的薰陶,思維通常是偏理性、實用, 也容易有自以為是的心態,不善換位思考。反之,我們的下一代受後現代文化薰陶,比較感性,重視人與人的關係勝於實用價值,比較能換位思考,但不那麼看重責任、後果。 這兩種思維方式各有優劣,而且包含深廣,不能三言兩語概括。當然,也不能以一概全,認為按年齡必偏向某種思維。 一般而言,北美華人教會的領導階層,多停留在現代主義的思維方式裡。而後現代文化思潮,已席捲全球。教會中有大量的年輕人受其影響。這其中,自然包括在北美土生土長的華裔下一代。他們在英文事工的領域,漸漸成為教會的領袖,或多有不滿現狀,自創教會,興起多元化的教會。且因和傳統華人教會有溝通上的困難,輕則漸行漸遠,重則教會分裂。 這是教會內部的隱憂。主耶穌即將離世的禱告,語重深長,切盼教會合一 (參《約》17章)。兩千多年的教會歷史,內鬥、分裂多於和睦。我們能不重視這個問題麼? 筆者因此想藉《舉目》以簡短的篇幅,分享一下本人這方面多年的心得,盼引弟兄姊妹關注這一問題。     一、底線 主盼望教會合一 :“從今以後,我不在世上,他們卻在世上;我往你那裡去。聖父啊,求你因你所賜給我的名保守他們,叫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一樣。”(《約》17:11)保羅在《以弗所書》裡面,也特別談到教會、弟兄姊妹的合一:“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弗》4:3) ‬‬‬‬‬‬ 主耶穌還告訴我們,別人看到我們彼此相愛,就曉得我們是祂的門徒。所以我們的合一,是榮耀上帝的見證,並且要為此“竭力”。 從這兩節聖經裡,我們能感覺到,教會合一並非易事。那麼,我們應當如何做?合一有底線嗎? 首先,我們要知道,聖經所謂的合一,並非統一。保羅清楚地表明,這是“心”的問題,所以這個“合一”講的是心靈層面。保羅的合一,是身體彼此聯絡的合一 ——肢體可以不同,但是目標和心態應當合一。 保羅講到合一的重要底線:“身體只有一個, 聖靈只有一個,正如你們蒙召同有一個指望。 一主,一信,一洗,一上帝,就是眾人的父,超乎眾人之上,貫乎眾人之中,也住在眾人之內。”(《弗》‬ 4:4-66‬)‬‬‬ 這個前提,就是“一主,一信,一洗,一上帝”。如果我們問自己:我們這些人相信同一個主、同一個上帝嗎?我們在同一個聖靈裡受的洗嗎?答案若是,我們就具備了合一的條件,我們就必須“竭力保守合而為一的心”。 保羅這個底線,真的是低到不能再低。我們只要認識同一個主,在同一個聖靈裡受洗,我們就沒有藉口不合一。 這個前提,讓我們知道,現代和後現代不同的思維,不應該是基督徒不和、互相攻擊的藉口。雖然,現代和後現代思想方法的不同,導致對上帝、上帝的話語 ,對福音,產生理解上的嚴重分歧。然而,現代和後現代的基督徒,仍有保羅所說的合一的前提,因此無須彼此攻擊、互相排斥。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若上帝不抹平人的個性……

陸加 本文原刊于《舉目》70期。 微博上有一句話,概括了國人“一切皆可食”的特點:“好吃的叫食物,難吃的叫中藥。”(@feelinglucky) 然而對於我,中藥一點兒都不難吃。我不僅喝苦藥湯的時候,可一飲而盡,甚至還很喜歡某些藥丸或是咳嗽糖漿的味道。兒時,我因此被大人誇獎為“不怕苦”,搞得我感覺極好。我覺得那些吃中藥嫌苦的人,都太嬌氣! 後到醫學院讀書,在一個偶然的遺傳學試驗中,我發現自己幾乎是個“苦盲”——我對苦味的敏感程度,比一般人差千百倍!所以, “不怕苦”的光環是不存在的,我對苦比較木納是真的。 我就此反省——我因為不知道個體之間的這種差異,所以多年來,認為我的感覺就是別人的感覺,而且很習慣用自己的感覺去評判他人感覺的對與錯。 其實,這麼做的,遠不只我一個人。在教會生活裡,也有不少人忽略了個體間的差異,不自覺地以自身的特性、感覺為中心,去看待其他事物。於是,信徒間產生隔閡、張力,甚至衝突。 祖孫三代,不同的帶領 從聖經裡的記載和描述,可以看到個體間明顯的性格差異。我覺得,其中最有代表性(也是篇幅最長)的,當屬《創世記》對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祖孫三代的故事。 ×亞伯拉罕  亞伯拉罕是開拓型、敢闖敢幹的。負面的表現就是莽撞、性急。 做事毫不遲疑,不怕冒險:上帝呼召,他即起身離開本族、本地、本家,走時還不知去哪;遇到饑荒,馬上就離開迦南,去了埃及;羅得一家被擄,亞伯拉罕馬上帶家丁殺敗四王,救回羅得一家。 不習慣等待,立刻要解決問題。所以,可以做成大事,也易出差錯,惹出麻煩:險些丟掉撒拉;生下以實瑪利等。 上帝對亞伯拉罕的帶領是“呼召與等候(Calling + Waiting)”。祂呼召這樣一個個性鮮明的人,賜他應許,但又常常讓他長久等候——他75歲才出吾珥。這時開始建立家族,已經夠晚了,結果又讓他等了25年,才有兒子。上帝磨去他的急躁、魯莽,幫助他建立信心,一步一步地實現上帝的計畫。 ×兒子以撒 以撒與他父親亞伯拉罕正相反。他的事蹟雖然記載不多,但是個性很明顯:穩健、溫和,避免衝突。他是被環境逼著走。 消極、被動。比如非利士人搶水井,搶他一次,他就被迫挪動一次,從不主動尋找解決之道。直到非利士人見他蒙上帝賜福,找他立約,他還問:你們不是恨我們嗎? 順服。他跟亞伯拉罕上山,開始時縱然心裡疑惑,也不問祭物何在,不反抗。 常犯糊塗。他要給以掃祝福,結果犯糊塗,上了雅各和利百加的當。他雖然眼睛不好,但耳朵還好,明明知道聲音是雅各的,還是糊裡糊塗地把祝福給了出去。 上帝對以撒的帶領,是推動與賜福(Pushing + Providing)。環境變成上帝的工具,從後面推(逼)著以撒走,直逼他到寬闊之地、經歷上帝豐富的供應、承受到上帝應許的福氣。 ×孫子雅各 以撒的兒子雅各,精明,善算計,能抓,會使計謀。但是他也很能幹、肯幹,會巧幹。 精明、算計。用一碗紅豆湯,騙得了長子權;與母親合謀,騙來父親的祝福;與拉班鬥智;回迦南的時候,與以掃斡旋…… 偏心。對自己的兒子厚此薄彼,偏愛約瑟。 信心足。在困境中,靠著上帝走出低谷,並且使家族(12個兒子)和產業昌大起來。 上帝對雅各的帶領,是矯正與昌大(Correcting + Expanding)。上帝揀選了他,不因他的劣跡拋棄他,但也重重地修理他。上帝用自己的計劃,取代雅各的個人打算。又使用雅各的能力,開創以色列民族。 這祖孫三代都蒙揀選,都豐豐富富地經歷上帝,但是上帝帶領他們的方式卻大相徑庭。聖經多處提及,“耶和華是亞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上帝”(見《出》3:6、 15-16、《太》22:32;《可》12:26;《路》20:37)。我們也許可以從中窺探,上帝在人的個性差異之上,豐富、奇妙、獨特的作為。 […]

Uncategorized

爲何”想愛”而不”相愛”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原標題:老鼠愛大米 華欣 彼此相愛是人際生活的最高原則。這是耶穌走向十字架前,對門徒的臨別贈言:“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 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約》13:34-35) 彼此相愛,多麼簡單高尚的理念,應該沒有人不懂、沒有人會反對吧?為什麼耶穌要如此鄭重地以唯一的新命令來發佈呢?因為在“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世界裡,彼此相愛成了不自然的,違背人本性的行為。 最能體現人們價值觀念的,莫過於夫妻之愛和父母對孩子的愛了。聽聽現在的情歌怎麼表白吧:“我愛你,愛著你,就像老鼠愛大米!”曾幾何時,愛情不再是“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那樣的細膩含蓄,也不是陽光親吻草地,清風追逐白雲那樣的浪漫,竟如此物質化、商品化了。 1994年10月底,美國南卡的一位年輕母親 Susan Smith,報警說被人劫了車。她兩個3歲和才14個月大的男孩,也在車上被劫走了。母親在電視鏡頭前聲淚俱下,讓眾人焦急幫著尋找。但揭開的真相卻震驚全國:原來這位母親為了追一位高富帥,自己把車和孩子沉到了湖裡!母愛敗給慾望,感情輸給利益。 離開上帝,人的本性墮落了;人的愛,靠不住。 我曾聽一位資深的長老說,“教會中最難解決的,就是同工關係的問題。”在教會裡,常常是愛不信主的人容易,愛信主的弟兄難!在同工中,因不同意見起爭執、生摩擦,就有了傷害。當傷害在心中沉澱、積存成為苦毒的時候,彼此相愛的心就淡漠了,同工成了“同攻”。 使徒約翰信主前脾氣火爆,人稱“雷子”。後來完全改變,成了“愛的使徒”。他晚年住在以弗所,寫信給亞西亞省(土耳其)教會,反復重申主基督彼此相愛的命令,披露了追求彼此相愛的三個秘訣。 密訣一:彼此相愛從認識上帝開始 “親愛的弟兄啊,我們應當彼此相愛,因為愛是從上帝來的。凡有愛心的,都是由上帝而生,並且認識上帝。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上帝,因為上帝就是愛。”(《約壹》4:7-8) 愛是上帝的永恆屬性。上帝既是愛的起點、源頭,又是愛的本體。與人的愛不同,上帝的愛不是以利己為目標,不是靠利益來維繫,而是無條件的、不改變的,是犧牲、捨己的愛。 愛是上帝的歷史性禮物。上帝差祂的愛子耶穌到世上來是為了我們可以得到生命,祂的兒子來為我們的罪作挽回祭,這是愛的本質。愛就是為了對方的好處而捨棄自己,這是上帝的愛的含義,是我們彼此相愛的起點。 一次佈道會,我講完信息下來和一個剛剛決志的弟兄擁抱,發覺他身上濕嗒嗒的。屋裡冷氣十足,他怎麼會出這麼多汗吶?原來10年來,他有一段深仇大恨,一直深埋在心底。復仇的意念緊攫他的心,讓他的生活暗無天日。在上帝就是愛的信息中,聖靈如火在他心裡燃燒;在大汗淋漓中,仇恨的冰融化了,淚水綻出笑容。當他轉向上帝,接受耶穌基督作自己的主的時候,他赦免了那個傷害過自己的人,不僅得到了寶貴的救恩,更是在上帝的愛中得了釋放、得了自由! 彼此相愛不是在談人際溝通技巧或情商,而是生命的問題。 若不在認識上帝上長進,學再多技巧也沒用!認識上帝,才能有赦免和寬恕的心,這是彼此相愛的起點。 密訣二、彼此相愛靠與主相交培育  “從來沒有人見過上帝,我們若彼此相愛,上帝就住在我們裡面,愛祂的心在我們裡面得以完全了。上帝將祂的靈賜給我們,從此就知道我們是住在祂裡面,祂也住在我們裡面。”(《約壹》4:12-13)    彼此相愛靠的是與上帝聯合,活在上帝的愛裡。住在上帝裡面是相愛的能力,也是相愛的結果,更是聖靈運行的證據(參《羅》5:5)。 已經去世的老牧師 Walter Wilson 讓一個小女孩背誦《約翰福音》3:16,小孩兒一慌,把“永生”(Eternal Life)說成了“內生”( Internal Life)。牧師沒有批評她,反而在講道時強調,信了主,就有新的內在的生命,因為上帝住在我們心裡了。 彼此相愛不是知識的問題,而是與主的關係的問題。 彼此相愛不是期待對方改變,別人對自己更好一些。而是眾人一起追求住在主裡,也就是追求每個人自己與主親密的關係——這是基督信仰與其他宗教最大不同處。與上帝的關係和彼此相愛是一個信仰的兩面,不可分割。 彼此相愛靠的是效法基督,“因為祂如何,我們在這世上也如何。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約壹》4:17-18),這是新約聖經中唯一的一段經文,直接告訴我們怎樣才能在上帝公義的審判台前不害怕。在救恩裡有與主親密的關係,才會有 無可撼動的“安全感”,這種安全感是良好人際關係的基石。 盼望我們每個人,每一家,在一天結束的時候,都能來到上帝的面前,向祂禱告謝恩,也反省自己,我這一天與上帝的關係好嗎?與人的關係好嗎?若是心裡對什麼事、什麼人有怨恨有不滿,就在上帝面前悔改,求主饒恕。如此每天更新我們與主的關係,常常住在上帝裡面。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舉目》68期目錄一覽

                (主題:認罪蒙福) 主題文章 3罪該萬死?!/陳濟民 在中國文化中長大的人聽到這個真理,都難免會覺得: 我不是聖人,當然偶爾會犯一些錯誤,但不致於嚴重到要下地獄…… 6不是我的錯!/范學德 我第一次聽到“世人都犯了罪,每一個都是罪人”,真是氣壞了!這簡直是羞辱人,胡說八道!我犯了什麼罪?怎麼成了罪人?瞎扯! 10看在我裡面——認罪悔改基本功/蘇文峰,高青林 李成在理性上相信有上帝,也籠統地知道“我們都是罪人,耶穌是救主”,但這些似乎與他現實的生活無關……怎麼辦? 14不再作奴隸/吳迦勒 如果我們和罪藕斷絲連,遲早會被誘惑,再次成為罪的奴隸。我們只有靠主恩典,用四種方法、兩種力量來勝過罪。 16曠野的呼喚/小剛 我們身上的一些隱惡不除,如我們裡面的一些山窪不填平,就會使我們每天受魔鬼的控告,失去道德的力量和說話的底氣,使我們整個人站立不起來。   透視篇 ‧生活與信仰 19 愛,死亡不能隔絕/謝榮生 王媽媽追憶結婚57年的王伯伯:“雖說不上濃情蜜意、如膠似漆,卻也相知相惜、互敬互諒、同甘共苦、相伴偕老。 20 再見了,Fonda弟兄!/徐建紅,常永靜 在2013 年聖誕,驚悉他因車禍英年早逝…… 21墓園/羽軒 從來不曾想到過,墓園居然正是一個向死亡誇勝的地方…… ‧時代廣場 22千山萬水,我不獨行──葛培理的生命秘訣/吳蔓玲 […]

Uncategorized

再見了,Fonda弟兄!

徐建紅,常永靜 本文原刊於《舉目》68期 Fonda弟兄,服事於某海外宣教機構。我們夫婦與他一家情同手足。不料在2013年普世歡慶聖誕之際,他因車禍英年早逝。我們悲痛至極,雖知他歇了世上的工,現在父懷裡好得無比,然而思念之情卻無法抑制。特記錄成詩,以為慰藉。   你來了 有如一股清風 談笑中帶著剛毅 行動裡帶著果敢 困難時,你充滿了信心 成就前,你謙恭感恩   還記否 你用真理話語 帶領多少徬徨青年 走出世界的纏累 進入光明的國度 你藉著上帝賜的智慧 幫助了多少域內的宣教士 脫離危險完成天上託付的使命   忘不了 在華彩國際公寓擁擠的小屋裡 我們一起查經 那群高山原住民孩子 用眼淚唱出 那 “一雙看不見的手” 他們對上帝的眷戀和信靠 也讓我們 在艱難中得到激勵     在“文魚鄉”的餐桌上 我們與眾宣教士一同 紀念感恩節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鄭重聲明

親愛的讀者:                                               我們以非常難過及沉重的心情,發出這份聲明。           《舉目》68期印刷發行後,經游冠輝弟兄指證,《唯“獨”聖經,或唯“讀”聖經?》一文是抄襲《教會》雜誌2010年9月號總25期他所寫的《“唯獨聖經”與“只有聖經”——從宗教改革的角度看聖經與傳統的關係》。經我們查證,《舉目》上刊登的此文已經過不知情的編輯再三修改,而顧海華投來的原稿可以說是和游文完全一樣。因此我們決定將此文從《舉目》官網、臉書、博客、微信、PDF檔等相關媒體上撤除。           這是[海外校園機構] 成立22年來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我們總共已出版了235期的雜誌,約6,000篇文章)。在此,特鄭重向游弟兄致歉,也向所有讀者致歉。《舉目》作為大眾媒體,負有社會責任,有義務說明此事。 同時,顧海華已按照我們提出的要求,正式向游冠輝道歉,並已取得了游弟兄的原諒。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舉目》67期目錄一覽

                (主題:不懈禱告) 主題文章 3不懈禱告/陳宗清 如何才能體會禱告的甘甜,脫離“履行宗教義務”,進而享受上帝的同在? 5禱告基本功/蘇文峰,高青林 你認為“禱告”是什麼?不是什麼?事奉者的禱告應該是什麼樣的? 8傳球給上帝/星余 禱告就是傳球給上帝!禱告就是向上帝承認,祂才是主人、 才是專家、才是球星! 11花開時刻——一個80後在祈禱中的突破/陳思 一天晚上,我和室友的關係再次陷入了僵持。在無比沮喪中,我出門禱告…… 12禱告——每天都是感恩節/李修遠 在我看來,去教會、和兄弟姐妹一起查經、按時完成慕道班的作業……我已做了該做的!我唯獨忘了好好禱告。 13以禱告迎向挑戰/露水 每次練習、服事前,我都真誠地禱告。然而服事結束後,我卻總是沮喪與難過!   透視篇 ‧流行文化 15古典≠骨灰——中國80後鋼琴家“現象”/王星然 郎朗、王羽佳、李雲迪等中國80後鋼琴家,正代表一種新的社會價值,傳遞出某種文化信息。他們成為一種世界性的文化“現象”。 ‧時代廣場 20愛是唯一的出路——評《冰雪奇緣》/彭加榮 除了壓抑和放任,難道就沒有第三條路可走了嗎? ‧生活與信仰 22餐廳裡的一幕——一個90後對親情的感悟/鄔桐 我未上學時,父母便分開了。父親犯下錯誤,回不了頭,另組了家庭。母親怨恨父親,與我相依為命,因而我也極少與父親見面。這些年,才明白了父親的不易。 23我的前途在何方?——神學生的掙扎和感恩/嫣然 […]

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答案已在,汝欲何问?

答案已在,汝欲何问?   美国《时代》周刊刚刚出笼了九月头两周的双期特刊,里面罗列了长达五十一页的答案,针对许多有必要知道但不一定知道要问的问题。比如,为何心脏不生癌症,美国最危险的街道与城市(我所居住的新泽西州竟然榜上有名,两个我想不到的城市分列最危险地域冠军与季军),美国人收入统计,作息习惯,战争花费,监狱开支,城市城郊生活,嗑药变迁,爱情把脉,孩子领养趋势,各色宠物狗的来龙去脉,哪些人将决定下届美国总统(亚裔有份),中国何年在经济上赶超美国(预计2019年),抚养一个孩子长大需要花多少钱($245,340),哪些公司钱囊丰厚(苹果首当其冲,有存款高达一千五百八十八亿美金),何日找到外星人,表达好棒的英文俚语如何随时代变迁,等等等等。   我们正生活在一个史无前例的资讯量爆炸增长的全新时代。《时代》称之为第二个理性时代。好像什么问题都有答案在网上,只要你知道如何问问题。那么,我们该问什么问题呢?   两千三百年前楚国诗人屈原在长诗《天问》里问了至少一百七十个问题,举凡天文地理人生,一应俱全。近两千年前,至少有两个犹太人问耶稣如何得永生。九百多年前,宋代词人苏轼不经意问了一个要等八百多年才有部分答案的问题(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约两百年前德国天文物理学家奥伯斯问了一个人们习以为常的严肃科学问题:黑夜为什么黑?   今年是我们大学同学毕业三十周年。大会筹委会在六月份的时候建立了同学全年级与各个班级的微群,许多人三十年不见,一见如故,交换心得,更新记忆。纪念册的编辑同学正在紧锣密鼓地收集同学资料中。我也按要求寄送了个人感言,个人与家庭照片。我的团聚感言由两部分组成,左边是三十年前毕业自我留言(生乎自然,顺乎自然,归乎自然,是自然也),右边是三十年后的团聚自我期许(本于上帝,倚靠上帝,归向上帝,荣耀上帝),来自新约圣经中使徒保罗写给罗马教会的书信里的一句祷告。   我的相隔三十年的两则感言,以答案的形式试图回答人生三问:人生何来,人生何去,人生何故。我先后给出不同的答案,但都针对同样三个唇齿相依的人生大问题。这不无类似美国ABC电视秀Jeopardy!的竞赛方式,主持人念出答案,需要竞赛者给对问题。有时候,不同的答案针对同样的问题。如果在行完人生旅程的最后时刻,我们可以问最后的问题,你想问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