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象(許萬常)2021.06.22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專欄2021.06.22

許萬常

(音頻製作/華僑福音廣播中心)

 

經文:“我故此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徒》26:19)

 

異象是異常的景象,人要閉上眼晴才能看見。

這是保羅在往大馬色途中所見的異象:他見到了大光,聽見了聲音,然後眼睛立刻就瞎了。

人藉著肉眼,看見物質世界,但是肉眼所見的事物是短暫的;世上除了肉眼所見之物以外,還有另一個層面的存在,這要藉著屬靈的眼睛才能看見。

“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哥林多後書》4:18節寫道。

“美麗的事物是永恆的喜悅”,這是詩人濟慈的詩句。真理是永恆的,美麗最重要的特質是永恆,美若稍縱即逝,只會帶來無限的感傷和遺憾,是叫人愈吃愈餓的小甜點。

在那最親密的時刻,我們都會情不自禁地閉起眼睛。猶如在那面對面的瞬間,兩顆心的近距離,近到看不見,心跳合鳴,這是相愛中的不見,禱告中的閉眼,這是無比的神秘與親密。我們見主、聽主,如見異象。

很多事情的開始,人都無從解釋。譬如愛人,或是愛神,兩者都始於一個不尋常的異象,無法以邏輯來歸類,等事情發生之後,我們再回頭找原因,而這異象的理由,要用人的一生來解讀。

“我故此沒有違背那從天上來的異象”,保羅說。這時候,他已進入生命的晚年。

“沒有異象,民就放肆”(《箴》29:18),放肆就是任意妄為,如《士師記》的描述:“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17:6)。世人無主,就無異象,沒有異象,就沒有方向,路在腳上,人被腳拖著走,生命如無的放矢,隨處劃靶。

在這一生中,真正的看見,都發生在閉眼的時刻:在那愛上的瞬間、在那禱告的良辰、還有異夢的啓示,這些都是“瞎眼的得看見”。

“你要我為你做什麼?”主耶穌問瞎眼的人說。瞎子回答:“主啊,我要能看見”。(《路》18:41)是的,主啊,我要能看見。

 

因此,像是傾聽美好的旋律、或是面對脫俗的美麗——這是我們禱告的時分,是沉思默想的時辰,這時候,我們便能體會有如以賽亞在聖殿的經歷、以及保羅眼中刺眼的光芒、還有彼得屋頂上的看見。

這時候,我們不自禁地對主說:主啊,謝謝你使我能看見。

 

禱告:主啊,除非你開我們的眼,否則我們就是瞎眼的;除非你讓我們看見你的異象,否則我們就失了方向。謝謝你成為我們一生的異象,阿們!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