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驚有險有恩典(竹心)2021.08.27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1.08.27

竹心

 

去年3月底的一個午後,我和先生出門散步。藍天白雲下,綠草青青,湖水悠悠。整個世界,空曠而安靜。

我說:“我們大德州天高地闊,人煙稀少,抗疫不費吹灰之力。”先生附和道:“方圓百米不見人影,上哪兒去感染病毒?”

那時,我和兒子剛從疫情氾濫、鬼城般恐怖的紐約,逃回德州鄉下。彷彿從戰事激烈的前沿陣地,撤退到了大後方,我們覺得安全又安心。

 

惡狗傷人

正悠閒自得,突然從側面的小徑,躥出一條狗,越過社區馬路,吼叫著狂奔而來。環顧四周,未見他人。這是一條沒有主人管束的狗,可謂野狗。我本來就很怕狗,一般情況下能躲便躲。彼時突然遭遇野狗,躲無可躲。而且狗在眨眼間衝至我們身邊,狂吠著,向我們衝擊。

我嚇得失魂落魄,六神無主,思維凝固,意識模糊,耳邊只聽見自己聲嘶力竭的尖叫。在與狗的對峙中,不明就裡被狗撲倒,眼鏡也掉落在地,右胳膊摔破出血。先生一邊躲避狗,一邊保護我,不慎也被絆倒,右膝蓋著地。

終於,傳來呵斥聲,原來是狗的兩個主人駕到。先行而至的女主人神態悠閒,未發一言,看戲一般地看著我們。我憤怒至極,大聲喊道:“你們違反了社區規定,沒有拴狗繩!”後腳趕到的男主人,滿臉歉意地過來問候。然而他未戴口罩,我又擔心被病毒感染,況且我們並未被狗咬到,便在驚魂未定中,趕快回家了。

回到家,酒精消毒,塗抹消炎藥。驚魂甫定之後,隨之而來的是更大的驚恐——與未戴口罩的男主人有過不足6英尺的近距離接觸,雙方都說了話。又不知地面是否乾淨,有無新冠病人的殘留物,我的傷口不會無正好接觸到吧?……

彼時,新冠的傳言鋪天蓋地,人人自危。而病毒確如同詭詐的魔鬼,遍地肆虐。人類毫無抵抗力,一旦被病毒攻擊,只能束手赴死……庚子年的春天,世界猶如末世般混亂、恐怖。

末世,不就是主再來的日子嗎?這樣一想,我心裡篤定起來。“你們只當說:‘主若願意,我們就可以活著,也可以做這事,或做那事。’”(《雅》4:15),這節經文,無數次地鼓勵、安慰和陪伴過我,使我得以度過一個個的人生危機。這次,我也將自己全然交交託,由主來掌管。

過了3天,破口處慢慢結痂。兩個星期後,身體未有任何異常症狀。哈利路亞!“要敬畏耶和華我們的神,使我們常得好處,蒙祂保全我們的生命,像今日一樣。”(《申》6:24)

 

膝有碎骨

本以為,一切如一場噩夢過去了。怎曾想,先生的右膝蓋卻一直隱隱作痛,1個月後仍未見好轉。

冒險去看了骨科醫生,照了X光。未見骨裂。醫生開了止疼和消炎藥,說如果沒有大問題,假以時日,疼痛會慢慢消失。前後看醫生、照片子、買藥,自費花了將近200美元。

被狗追咬之後的第2天,社區管理處給每一戶居民,發了一封電子郵件,重申:根據法律和社區的規定,居民在外遛狗必須拴狗繩。我想,或許是我們的慘狀,被路過的鄰居看見,報告給了社區。

先生一直塗抹消炎藥,效果甚微。隨後遵醫囑做了MRI(核磁共振檢查),顯示膝蓋內有碎片。這是引發疼痛的根源。為了根除隱患,骨科醫生建議手術清理碎片。

彼時的德州,感染人數開始飆升,直衝全美第一。學校關閉,商店歇業。人們足不出戶,街道空曠,人人自危,談新冠而色變。醫院也只看急診。這個時候去做手術,是否會被病毒感染?可是如果不做,隱隱作痛的膝蓋,確實影響了先生的日常活動。而且,據說會越來越嚴重。醫生說,做比不做好,早做比晚做好。

醫生解釋完畢,把決定大權交在我們手裡。做,還是不做,各有利弊,我們左右為難。權衡再權衡,最後還是決定冒險做手術,因為被感染是個概率問題,而不做手術卻是既定麻煩。

 

如履薄冰

手術當天,醫院只允許病人入內,我被擋在大門外。

那天陰天,氣溫不算太高,有風,後來還飄起了小雨。把車停在冠蓋如雲的老橡樹下,打開車門,微雨隨著清風飄進車裡。拿了一本書,卻怎麼也讀不進去。手機上的新聞掃了一遍又一遍,每條新聞都脫不開可惡的新冠病毒。

煩躁之下,索性關了手機,閉上眼,專心禱告。要在從前,我一定會祈禱手術順利,眼下卻更祈禱不要感染可怕的新冠。兩害相權取其輕,突然間就理解了處於戰火中的人的心情:活著,就是最大的希望。

“我在急難中求告耶和華,祂就應允我,把我安置在寬闊之地。”(《詩》118:5)先生在醫院整整一天,手術非常成功。以後幾個星期的恢復,亦非常順利。

幾次進出醫院,我們皆小心翼翼、全副武裝、如履薄冰,如同冒著槍林彈雨走向未知的戰場。然後在觀察、自測,忐忑不安中,度過了14個晝夜,確定平安無事。

“保護你的是耶和華,耶和華在你右邊庇護你。白日太陽必不傷你,夜間月亮必不害你。耶和華要保護你,免受一切的災害,祂要保護你的性命。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今時直到永遠。”(《詩》121:5-8)。我們雖然沒有躲過野狗的攻擊,卻有驚有險地躲開了新冠。

 

怨恨不止

手術過後大概1個月,就在先生的復健卓有成效之際,我們陸續收到手術、麻醉等各類醫療帳單。加上之前支付的檢查等費用,除去保險公司所付,算下來大概自付2000美元。

無需隱瞞,最初我的心裡是憤懣的,甚至充滿了怨恨。對狗,對不遵守法律和制度的狗主人,尤其是傲慢的毫無同情心的女主人。

然而,怨恨帶來的快意轉瞬即逝,隨即而來的是無止盡的懊惱、沮喪、羞愧和自責。因為“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殺人的。你們曉得凡殺人的,沒有永生存在他裡面。”(《約一》3:15)。聖經的教導明明白白,可行出來卻比登天更難。

我千百次地自責,又千百次地自辯。自辯後的紓解和寬慰,短暫得像一陣風,倏忽飄走。深深的、長久的不安,如釘子一般插在心裡。我總是處在天人交戰的負面情緒裡面,難以自拔。

一日,靈修讀《出埃及記》。古代以色列人恰似一面鏡子,照出了我的影子和光景。我發現自己自怨自艾,試圖在對狗主人的抱怨中尋求心安理得的著力點,實際卻在彌漫負面情緒的無垠曠野裡打轉。

我意識到,若走不出對狗主人的責備、怨恨,就難以進入上帝應許的迦南美地,無法獲得心裡的平安。殊不知,在神的眼裡,不遵守法規的狗主人的過錯,與我對他們的怨恨之間,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狗主人的過犯,不能成為我怨恨的理由。

不遵守規定,與怨恨,在神的眼裡都是過犯,都是罪。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承擔後果。“你們不要論斷人,就不被論斷;你們不要定人的罪,就不被定罪;你們要饒恕人,就必蒙饒恕。”(《路》6:37)

 

再生懊悔

神的話語光照之下,我不敢再生怨恨的心,但是又不時有後悔的念頭冒出來。諸如“如果當初留下狗主人的電話等信息,及時報告社區和警察,現在醫療費或許可以追回?冒險做手術既吃了大虧,但金錢上總不該再吃虧吧”等等。

當我如此糾結時,先生卻說:“我們不能計較太多,唯有感恩!”一語驚醒夢中人。是啊,疫情肆虐的3月中旬,沒有口罩和任何防護品,我們裸奔般地乘飛機從紐約回德州,卻平安無恙。第一次看醫生時,平日裡車水馬龍的街道空無一車,停車場空空蕩蕩,我們以奔赴火線的心態走進診所大門,也平安無恙。“我的心哪,你曾對耶和華說:‘你是我的主,我的好處不在你之外。’”(《詩》16:2)

神保守我們剛剛行過死蔭幽谷,對於金錢的算計便開始了。人心裡的原罪,總是在每一個不經意間冒出來。前一秒還在感恩讚美主的守護,後一秒便在心裡計較世界的得失。金錢利益面前,人總是習慣性地自我謀劃、自我籌算。

 

尾音

時光悠悠,去歲又今朝。回首過往,一次次地走過死蔭幽谷,一次次地脫離險境,屬世旅途有驚有險有恩典。

一次次地犯罪,一次次地懺悔,一次次地被主從偏離之路救贖。屬靈旅途亦是有驚有險有恩典。

“因為,祂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祂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詩》30:5)

 

 

作者來自大陸,現居美國。願意用文字為主傳福音。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