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美的聲音(許萬常)2022.05.05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專欄2022.05.05

許萬常

(音頻製作/華僑福音廣播中心)

 

敲鑼打鼓不過是前奏而已,為要製造一個熱鬧的氣氛,好吸引人的注意,好戯通常都在鑼鼓喧囂之後。

小時候,農村沒有擴音設備,倘若村民有什麼大事宣佈,得從莊頭走到莊尾,邊敲鑼邊說話,鑼聲只是陪襯,話語才是主題;光是敲鑼打鼓而無信息宣傳就是噪音,只有鬧埸沒有大戯,就成了鬧劇。

這就是莎劇《麥克白》所說的:這(生命)不過是白癡說故事,充滿噪音和怒氣,毫無意義可提。(It is  a tale. Told by an idiot, full of sound and fury, signifying nothing.)多年來,我像個戯子在舞臺上裝模作樣,若有其事地說了這麼多話,出了這麼多聲,充其量,只不過製造一些噪音罷了。

人若不是先知,也不忠於啓示的經文,冒然地對群眾講論就是自焚;如果言語沒有愛心調料,話中無道,不過是失了味的鹽,著書立說肯定會讓後人踐踏。不就是如此嗎?“我若將所有的賙濟窮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燒,卻沒有愛,仍然於我無益”(《林前》13:3)。人無愛心,就是殉道也是自私。

“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語,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一般”(《林前》13:1)。縱使這些方塊的文字落地有聲,不過是沒有旋律的音響,也缺高低起伏的波瀾,雲霧凝不成露珠,悶雷無雨的裝腔作勢。

“我若說,我不再提耶和華,也不再奉祂的名講論,我便心裡覺得似乎有燒著的火閉塞在我骨中”(參《耶》20:9)。我從未以先知自喻,在骨中焚燒的不過是一些草木的荊棘,歲月成灰,燃燒的聲音不忍卒聽,好像鍋下燒荊棘的爆聲。

“我主,你知道”,我對主說,“求你添加愛給我,這些的聲音始終都是一些追尋,若能夠吸引人聽那大牧者的聲音就足夠了!”

 

歡迎您上網  behold.oc.org  閱讀更多好文。《OC舉目》面對當代挑戰,與教會同行,和跟隨基督的您一起成長。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