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好人嗎?沒有,連一個也沒有。——默想《詩篇》第14篇(健新)2022.05.09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專欄2022.05.09

健新

 

在《詩篇》第14篇中,大衛一開始就說:“愚頑人心裡說:‘沒有上帝’”。在第53篇中,他也寫出了同樣的詩句。

 

道德上的缺陷

當今之世,人們不必在心裡嘟囔了,他們公開說沒有上帝,並且認為這是聰明。反過來,相信有上帝的人才是愚蠢至極。

其實,大衛說的愚頑人,大概也就是今天的“聰明人”。

“愚頑人” 一語是“惡人”的同義詞。他們主要不是理論上的無神論者,而是實際上的無神論者:主動地積極藐視上帝的存在,違背上帝賜下的戒律,拒絕按照上帝的心意去生活。

他們不相信,有一天一切人都會被上帝審判。

《以賽亞書》第32章5-7節,具體地描述了“愚頑人”:

“愚頑人不再被稱為高尚,惡棍也不再被稱為大方。因為愚頑人說的是愚頑話,他心裡所想的是罪孽,慣行褻瀆上帝的事,說錯謬的話攻擊耶和華,使饑餓的人仍空著肚子,使口渴的人仍無水可喝。至於惡棍,他的手段是邪惡的,他圖謀惡計,用虛假的言語毀滅困苦的人,即使在窮乏人講公理的時候,他也是這樣”。(新譯本)

在《詩篇》第14篇中,大衛用3個關鍵字來形容“愚頑人”:邪惡、行可憎惡之事、拒絕行善。

最近幾年,中國大陸流行一句名言,出自于朋霍費爾(潘霍華)的《獄中書簡》。依據高師寧的譯文:“愚蠢是一種道德上的缺陷而不是一種智力上的缺陷。” 但在許碧端的譯文中則是:“愚昧的道德方面的缺憾是比知識方面的缺憾多。”

我深信,作為牧師並且非常熟悉並喜愛《詩篇》的朋霍費爾,他的觀點就是從《詩篇》裡來的。

他告誡世人:不要同愚頑人講道理,你無法同他們爭論,因為這不僅是無用的,並且十分危險。特別值得注意,愚頑並不等於愚笨,智力不發達。有些人智力低下,但並不愚蠢;而有些人儘管絕頂聰明,但卻是地地道道的蠢貨。因此,愚蠢是缺陷。愚頑是雙重的缺陷,是知識上(常識上)的缺陷,同時也是道德上的缺陷。但主要的更多的是“道德方面的缺憾(缺陷)”(註1)。

綜合兩個譯本,我把朋霍費爾的話意譯為:“愚蠢主要是道德上的缺陷而不僅僅是智力上的缺陷。”

所以,大衛強調,愚頑(愚蠢)有一種主動的性質:它在理性上否定上帝的存在,在實際的行為中拒絕服從上帝的律法。

自稱壞到極處的保羅則說:“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羅》3:23)

上帝看人與人看人不同。人無論怎麼看,他只能看到人外表的行為,看不到別人的內心,並且,連自己的內心也常常不清楚。但上帝看到的不僅是人外表的行為,更是內心。

唯有上帝能看到並且看清楚人的內心。

那麼,上帝看到了什麼?聖經宣告:“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耶》17:9)

主耶穌當年教導他的門徒時指出,能“汙穢人”的邪惡是從心裡出來的:

“難道不知道一切進到口裡的,是進到肚腹,然後排泄到外面去嗎?但從口裡出來的,是發自內心,才會使人汙穢。因為從心裡出來的,有惡念、兇殺、姦淫、淫亂、偷盜、假見證和譭謗。些才會使人汙穢,不洗手吃飯卻不會這樣。”(《太》15:17-20,新譯本)

“沒有上帝”,這是人心“壞到極處”的集中表現。它是一切“惡念”之根之源之本。它不僅使自己為惡,並且,為一切邪惡的肆意妄為打開了大門。正像陀思妥耶夫斯基所說的那樣:“若無上帝,孰不可為!”

是的,“沒有上帝”,一切就都是可以允許的了。

 

連一個也沒有

在《詩篇》第14篇2節,大衛宣告了上帝視野:

耶和華從天上垂看世人,

要看有明白的沒有,

有尋求上帝的沒有。

注意,這裡說到的是“世人”,一切人,每一個人。上帝看人的心思,他們中間有沒有明白上帝心意的人?上帝也看人的行為,他們中間有沒有走在正路上的人?

請特別注意,無論是從內心還是行為,上帝看的不僅僅是一時,也不僅僅是一念、一事,而是每一分,每一年;是每一念,每一覺;是每一件事,每一個行動,所有的行動。

有沒有這樣的一個人,在所有的時間中,他從外表的行為,到內心,全都符合上帝的標準。他純潔無暇,至始至終、完美無缺、盡善盡美!

有這樣的人嗎?

沒有!“連一個也沒有!”(《詩》14:3)

世人都偏離了正路,一同變為汙穢,虧缺了上帝的榮耀。

保羅在《羅馬書》中再一次重述了大衛的基本觀點:無論是猶太人或是希臘人,都在罪惡之下,正如經上所說:

“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沒有明白的,沒有尋求上帝的;人人都偏離了正道,一同變成汙穢;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他們用舌頭弄詭詐,他們嘴裡有虺蛇的毒,滿口是咒駡和惡毒;為了殺人流血,他們的腳步飛快,在經過的路上留下毀滅和悲慘。和睦之道(平安的路——和合本),他們不曉得,他們的眼中也不怕上帝。”(《羅》3:9-18,新譯本)

 

我就是其中的一個

我們都是“背道者”,是浪子,是逆子,叛逆上帝,這是我們的罪性,又是我們罪行。

我就是其中的一個。

但多年來,我從不承認這一點,在那個特殊年代和環境裡長大,我認為,根本就沒有上帝。至於上帝的律法,耶穌基督,我從來沒有聽說過。後來聽說還有信上帝的人,我嗤之以鼻,認為他們思想落後,是“封建迷信”。

直到有一天,我接觸到了來自基督信仰的資訊,那是我第一次認真反省,難道我真的有基督教所說的“罪”(sin)嗎?一開始我是否定的,即使有點那些東西,我覺得只是一些缺點,比如驕傲自滿。

直到有一天我信了主耶穌基督,我才承認,我是一個罪人,我犯了罪,得罪了上帝,也得罪了人。邪惡就在我心裡,有時我意識到它們,有時我並沒有意識到它們,有時即便認識到了,但往往用各種理由為自己的邪惡辯護,使之合理化。

我沒有尋找上帝。

我早已經偏離了正路。

汙穢就在我心裡。

不必說上帝要世人所行的善我沒有去行,就連我自己追求的善,我往往也沒有行出來。

感謝主耶穌基督,祂將我從罪惡中救贖出來,使我成為上帝的兒女,因為,我就可以像大衛一樣地說:“雅各要快樂,以色列要歡喜。”(《詩》14:7)

 

註:

1、參《獄中書簡》,高師寧 譯,四川人民出版社,1997,7-8;許碧端 譯, 基督教文藝出版社,香港 1990,163。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