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性成熟與心理健康是兩回事──回應〈抑鬱是心靈問題?是身体疾病?〉

徐理強

本文原刊於《舉目》20期

          謝謝張逸萍的文章,我的簡單回應如下:
一、既然聖經說人人都有罪,當然抑鬱症的病人也是有罪的。只是我認為大部分的抑鬱症,並不是病人犯罪直接的後果。不過,我也沒有一口咬定:犯罪從來不會引起抑鬱症。

           二、 文章中提到一個已婚婦人與鄰居行淫,以致35年後患抑鬱症。嚴格來說,她抑鬱的成因是揮之不去的內疚。這婦人一定曾經犯過別的罪,可是這些數不清的其它的 罪卻沒有引起抑鬱症。所以,引起抑鬱症不是因為行淫或犯罪,而是揮之不去的內疚。為什麼有些罪會引起揮之不去的內疚,而別的罪不會,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 題,不過不在本文範圍之內。

           三、新紀元運動或行邪術會否引起抑鬱,我實在不知道。雖然我每周看三至五個新病患(大部分是抑鬱症),但我卻 從未碰到此類病患,大概這種信仰的人不會來向精神科求助,或者他們找的精神科醫生不是我。可是嚴重抑鬱症的病人,往往有幻聽與幻覺。這些幻聽和幻覺,很多 時候會涉及邪靈、魔鬼(譬如覺得邪靈對他們講話)。還有些病人會幻覺自己犯了許多不得赦免的罪。經過治療之後,這些幻聽幻覺就消失。

           四、治標還是治本,是治療的程序問題。藥物治療是為了改善腦介(neurotransmitter,或作神經遞質)功能,但是心理治療,也可以改善腦介的功能,因為生理和心理是互動的。換言之,標和本也是互動的,沒有完全的標,也沒有完全的本。

           舉例說:一歲上下的嬰幼兒因感染導致高熱時會引發“高熱驚厥”(febrile convulsion),會有全身痙攣的現象。主要的治療是降溫和終止痙攣(所謂治標)。待体溫得到控制,身体自然克服產生高溫的病菌,病人也就痊癒。

          五、 張姊妹提出以聖經輔導治療抑鬱,這建議可以從理論層面及成果層面討論。理論層面牽涉甚廣,把兩個不同的理論系統連在一起,有很多問題需要整理(見下面第九 點),就如提議用針灸治療抑鬱症一樣,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楚,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看《心理學與基督教》一書(註1)。

          六、從結果成效的 層面,我所知道的只有一個研究報告,蔡茂堂醫生(現在是蔡牧師),曾追蹤了40個被劉富理牧師以“全人治療”的方法治療過的人(註2)。其中有23人有心 理和生理的毛病,餘者有家庭、靈性等問題。據蔡醫生訪問的結果,23人中只有5人獲得痊癒(22%)。全人治療最叫人得益的是:60%的受追蹤者得到心靈 的釋放和更新;30%受追蹤者則得到人際關係的改善。換言之,聖經輔導主要是改變人的屬靈光景,醫治心理上的毛病似乎不十分有效(藥物或心理治療抑鬱症, 成效一般在60%以上)。

          七、靈性成熟和心理健康是兩回事。很多非基督徒心理上非常健康,很多靈性成熟的信徒卻患上抑鬱症,如司布真,馬 丁.路德,以及Fuller神學院第一任的校長Edward J Carnell。所以,信徒在抑鬱中還是可以榮耀神的。我們所傳講的,不是“成功福音”、“健康福音”、“財富福音”。聖經輔導主要是叫人靈性成熟,未必 是身心健康(參見第六點)

           八、神造人大腦的奇妙,還需要很多的研究,才可以有比現在清楚的理解。所以,醫學,包括精神科,需要不斷的研 究。張姊妹所提到的ADD或Hormone Replacement Therapy,現在的看法和以前已有所不同,就是研究改善的結果。我們都是罪人,也是有限的,只有在神的恩典中不斷追尋,才可以有進步。

          九、“聖潔丸”有沒有可能,是相當複雜的問題。但戒煙丸卻已經有,也相當有效(如Wellbutrin或Zyban);戒酒丸則有三種(FDA認可的),但成效不大;戒賭丸則未見。

          心理和生理的互動,不能忽視。蔡茂堂醫生的論文指出,“全人治療”的療效機制,不能排除寬心丸的效用(placebo effect,一般同意其效用在20%-30%左右)。有些人認為這理論屬世而不屬靈。可是,最近的研究發現,寬心丸之所以能減少疼痛,是因其影響了大腦 感應疼痛的部分。更令人詫異的是,這(感應疼痛)部分的大腦,也是管理人與人間產生共鳴和同感的部分。可以說,比較容易與他人產生共鳴或同感者,更容易有 寬心丸的效用。“心理作用”和“生理作用”已經是不可分開了。

           十、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雖然對治療抑鬱沒有顯著的療效,但在某些情況下, 心理分析複雜的理論還是有用的,譬如“移情”(transference)和“反移情”(counter-transference)。在面對教會對心理 問題的漠視,或者固步自封的成見,我有時心裡會十分激動。這是“移情”的表現,和我自己家庭與教會成長的經歷有關。這“移情”的理論,可能是弗洛伊德最偉 大的思想文化遺產,也是每次我討論這些問題的時候,必須在神面前小心面對的。

註:
1. Psychology and Christianity, Editors: Stanton Jones and Eric Johnson. IVP, 2000.
2. Matthew M Tsai, An Analysis of the Participants’ Perception on the Relationship of Faith, Experience, and Effects in the Faith Healing Ministry of Rev Felix Liu, 2002. Deerfield, Illinois.

作者為精神科醫師,來自 香港。現為塔夫茨大學醫學院(Tuft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精神病學教授,兼波士頓亞裔精神病門診中心主任(Director of Asian Psychiatry Clinic at Tufts-New England Medical Center)。

1 Comment

  1. 其实,有时候听到,灵性好的基督徒不该有抑郁问题啊,这一类的问题时,我就好奇。那灵性好的基督徒会不会脱发,会不会有皱纹,会不会有便秘,会不会……再进一步,会不会早死呢?

    我们到底觉得灵性好的基督徒,该怎么样呢?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基督徒,也还只是在这个世间生活的人。上帝确实保护我们,但并不代表别人生病我们就不生病,也不代表基督徒天生就免疫力好,运动能力好。我们就是凡人。只不过我们受的苦可以不是无意义的,我们哭的时候,有温柔双手环绕着我们,给我们擦眼泪。圣经里,深深痛苦惊惧忧伤过的,大卫,耶利米,耶稣,都是吧。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當教會裡有人患上抑鬱症-大雨头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