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鞍峰教會被逐之女牧師風波(趙炳林)2023.05.17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3.05.17

趙炳林

 

將馬鞍峰教會逐出宗派

2023年2月21日,美國最大的福音派組織——美南浸信會,因為按立女牧師的問題,將美南浸信會中最大的,也是全美最家喻戶曉的教會——馬鞍峰教會(Saddleback Church)逐出宗派。全美輿論一片譁然。

馬鞍峰教會創建於1980年,是美國歷史上第一家受洗人數超過5萬的教會(註1)。創立者華理克(Rick Warren)牧師,其暢銷書《標杆人生》銷量超過5000萬本(註2),成為近百年來基督教出版界的奇跡。

更難而可貴的,是華理克牧師的逆向十一奉獻(Reverse Tithe)的原則。他在收到高額的版稅收入後,不但返還過去教會幾十年給他的薪水,而且將收入的90%投入到慈善事工;並承諾,不用這上千萬美金的版稅,來改善自己的物質生活(註3)。

然而,這樣一位有愛心、有影響力、成績斐然的北美福音派領袖,卻因為在2021年按立了3位女牧師,而陷入多事之秋。

在2022年的美南浸信會年會上,華理克牧師懇切地呼籲:“當西方文化越來越黑暗、邪惡、世俗化時,我們必須決定:是要把對方當成盟友,還是敵人?”(註4)希望美南浸信會把關注的重點放在傳福音上,不要在按立女牧師等旁枝末節(Secondary Issue)問題上鑽牛角尖,從而導致宗派的內傷。

這一年,華理克牧師選定迴聲教會(Echo Church)的Andy Wood牧師,為自己的接班人。Andy就任後,任命太太Stacie Wood為教會的教導牧師(Teaching Pastor)。此舉觸碰了美南浸信會高層的底線。

2023年2月,美南浸信會的執行委員會認定,馬鞍峰教會的做法,與宗派的信仰宣言(Baptist and Faith Message 2000)不符。鑑於馬鞍峰教會有女性擔任教會的牧師職分,美南浸信會決定將馬鞍峰教會逐出宗派(註5)。

2023年3月,《今日基督教》的首席主編Russell Moore,採訪了華理克牧師(“Rick Warren Reflects on his Legacy”,註6)。在訪談中,華理克牧師說明,有3處經文使他得出女性可以出任牧師的結論:

第一處經文,是《馬太福音》28章19-20節。華理克牧師認為,大使命適用於每一個人,無論男女。大使命中包含了4個動詞:去、作門徒、施洗和教導。他認為,姐妹也應該去踐行大使命的4個方面;女性也可以去教導,不單單只有男性。而且這個權柄是耶穌所賜予的,無人可以反駁。

第二處經文,是《使徒行傳》第2章。五旬節當日,教會誕生之時,聖靈也充滿了女性,女性也向當時的人講道。如何得知呢?華理克牧師指出,當時彼得覺得有義務要解釋,所以引用了《約珥書》的經文:“在那些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我的僕人和使女,他們就要說預言。”(《徒》2:18)

第三處經文,是《約翰福音》20章17節。耶穌讓抹大拉的馬利亞把主復活的消息告訴門徒。華理克牧師指出,耶穌選擇女性,抹大拉的馬利亞,作為第一位傳遞此福音的人,而對像是當時的男性使徒。

在查考了300多本解經書之後,華理克牧師相信,按立女牧師並不與聖經產生衝突。而且,他還收到了300封來自美南浸信會各教會的信。寫信的牧師都很害怕:如果宗派發現他們也按立了女牧師(註7),會不會也把他們逐出宗派(註8)?

華理克牧師在採訪中坦誠,他原本無意為被逐之事上訴,但為了那些教會,他願意在2023年美南浸信會的年會中挺身而出。

 

教會按立女牧師的情況

按立女牧師,在華人教會已經不再是禁忌話題。

根據2022年3月4日的一份內部資料來源,中國女信徒的比例,佔基督徒總數的2/3,而女性牧師佔牧師總數的四成以上。根據香港教會的普查,男女教牧的比率,越來越接近1:1。2019年,女教牧大約占46%(註9)。女性不但是華人教會成員中的多數,也在牧養事工中發揮著巨大的作用。

在北美的西人教會中,各個宗派對於按立女牧師的態度,大相徑庭。

2019年9月,研究機構“生命之道”(Lifeway Research)對1000位基督教牧者進行問卷調查。結果顯示,76%的主流教會(註10),以及44%的福音派教會,允許按立女牧師。衛理公會贊同按立女牧師比例最高,達到94%。五旬節宗是78%。長老會/改革宗為77%。路德會為47%。而贊同按立女牧師比例最低的,是浸信會,僅有14%(註11)。

2017年,巴納研究(Barna Research)對1023名美國人進行問卷調查,詢問他們對於女性在社會中當權的看法(What Americans Think About Women in Power)。在福音派的圈子裡,77%的基督徒可以接受女性CEO,73%的基督徒可以接受女性總統。然而只有39%的福音派基督徒,可以接受女性牧師(註12)。

 

神學上的分庭抗禮

在神學上,互補主義(Complementarianism)和平等主義(Egalitarianism),在女性按牧的問題上分庭抗禮,為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的兩方,輸送著堅實的炮彈。

      ×組建各自的聯盟

平等主義認為,男人和女人在所有方面都是平等的。在婚姻、家庭和教會中,男性沒有特權,男女之間應該互相順服。女性可以擔任男性在教會中一切的職分,包括牧師、傳道人、長老、執事。

互補主義認為,男人和女人在尊嚴、價值、本質、和人格方面是平等的。然而在婚姻、家庭和教會中,他們通過不同的角色和責任,來相互補充。女性應該順服男性的權柄;牧師、長老只可以是男性。

猶如漫威宇宙和DC宇宙在超級英雄世界中的勢均力敵,互補主義和平等主義也組建各自的聯盟,捍衛自己的神學立場。其中不乏華人教會熟知的、份量十足的神學家和牧者,加入“聯盟”,著書立說,支持己方的立場。

互補主義的神學大本營,叫作“聖經男女角色協調委員會”(The Council on Biblical Manhood and Womanhood)。由神學家古德恩(Wayne Grudem)把守助陣,其著作《系統神學》(Systematic Theology),在中英文世界都十分暢銷,基督徒家喻戶曉。

平等主義的神學大本營,叫作“基督徒的聖經平等”(Christians for Biblical Equality)。由系統神學大師艾利克森(Millard Erickson)保駕護航。其《基督教神學》(Christian Theology)在Best Commentaries系統神學的榜單上,力壓群雄,常年位居榜首。

兩方都有多位如雷貫耳的牧師和神學家。

在互補主義的陣營中,有《渴慕神》(Desiring God)的作者約翰•派博牧師(John Piper),救贖主長老教會(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的提摩太•凱勒牧師(Tim Keller),恩典社區教會(Grace Community Church)的約翰•麥克阿瑟牧師(John MacArthur),維真神學院(Regent College)的已故神學大師巴刻博士(J. I. Packer),福音派神學協會主席(Evangelical Theological Society)的卡森博士(D. A. Carson),改革宗神學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的院長雷根•鄧肯(Ligon Duncan),南方浸信會神學院(Southern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的院長莫勒(Albert Mohler),改革宗神學大師史普羅(R. C. Sproul),等。

而在平等主義的陣營中,也不乏重量級的基督教領袖。包括:現任三一福音神學院(Trinity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的華人院長鮑維均博士(David Pao),知名的新約學者和前聖公會主教賴特博士 (N.T. Wright),已故的新約大師戈登•費依 (Gordon Fee),貝勒大學(Baylor University)倫理學教授奧爾森(Roger E. Olson),亞斯伯里神學院(Asbury Theological Seminary)新約教授克雷格•基納(Craig Keener),已故蘇格蘭知名聖經學者布魯斯(F. F. Bruce) ,前戈登康威爾神學院(Gordon Conwell Theological Seminary)院長華德•凱瑟博士(Walter C. Kaiser Jr.),三一神學院的釋經學大師格蘭特•奧斯邦博士(Grant R. Osborne)等。

從以上提到的牧者和學者可以看到,平等主義和互補主義難分伯仲,均有重量級的選手。

      ×努力做同一件事情

在北美教會中,一些持守平等主義和互補主義的基督徒,因立場不同而大打出手,互相攻擊。

互補主義者認為,平等主義是受女權主義的影響,是世俗思潮對於神聖教會的滲透。平等主義藐視上帝話語的權威,有意模糊性別的界限。有甚者認為,今天基督徒離婚率高居不下,就是因為沒有持守聖經中男女的次序,弟兄沒有很好地作頭,以至於讓姐妹騎在頭上,婚姻不蒙上帝的祝福。

平等主義者認為,互補主義是對古代父權制度的捍衛,是性別等級制度的餘毒,是限制女性發展、導致厭女情結(misogyny)的真兇。有甚者認為,今天教會之所以常有性醜聞的事件發生,信徒選擇出走,就是因為教會的領導層面缺乏女性的制衡,姐妹的聲音得不到充分的重視。

其實,平等主義和互補主義的神學陣營,都在努力做同一件事情,就是忠心地傳講及解釋上帝的話語。只因為釋經的角度不同,導致不同的結論。

互補主義重視性別角色在具體經文中的含義,採取歷史文法(historical-grammatical)的解經,認為聖經真理是固定不變的,解經的任務是發掘經文原始的意思。然而平等主義的基督徒,更多考慮經文寫作時的社會及歷史背景,研究聖經中更廣泛的平等和公正議題,以及反思當今教會實際的挑戰和需要。

 

平等主義的聖經根據

平等主義的基督徒認為,《創世記》1章26-27節表明,上帝在起初創造的時候,是希望實現男女全方面的平等。因為男女都是按著上帝的形象和樣式所造的,不單單在本質上平等,在功用上也是平等的——無論男女,上帝都賦予了管理世界之責。後來出現的不合理的等級制度(Hierarchy),是始祖的犯罪和墮落所導致的。而上帝起初的心意,並不是這樣。

《創世記》3章16節對女人的咒詛表明,由於罪的緣故,女人要順服和戀慕自己的丈夫,而男人則要管轄自己的妻子。而這種不平等的關係,通過耶穌基督得以修復。《加拉太書》3章28節說:“(信基督的),並不分猶太人、希臘人,自主的、為奴的,或男或女,因為你們在基督耶穌裡都成為一了。”平等主義者認為,在上帝的國度裡,男女沒有地位上的區分。

平等主義者反對將《創世記》2章18節中夏娃為幫助者,解讀為女性是男性的從屬。因為,在希伯來語中,“幫助者”(ezer)一詞,最常被用來指代上帝對人的幫助(舊約中,這個字出現了19次,其中12次指耶和華,6次指軍隊士兵,只有一次提到女人)。顯然,上帝在任何意義上都不從屬於祂所幫助的人。

平等主義者認為,“幫助者”一詞原來是相配同盟的意思,絕對沒有次等的意味。而且《哥林多前書》12章11節指出,上帝按照祂的旨意,將屬靈的恩賜分賜給祂的百姓,而性別並不是領受上帝恩賜的先決條件。例如《哥林多前書》11章5節,即提到女人講道。

不但如此,在以色列的歷史上,出現了許多女性領袖。儘管以色列人很大程度受到父權制度的影響,但是上帝仍然使用女先知米利暗(參《出》15)、戶勒大(參《王下》22),和女士師底波拉(參《士》4-5)。其他在以色列歷史上的重要女性角色,還有以斯帖、路得和拿俄米……

並且,在初期的教會,女性積極參與耶穌的事工(雖然不能被當時的文化所接受,卻被耶穌所接納)。比如,一些婦女為耶穌和門徒提供財物(參《路》8:1-3)。馬利亞像其他男性門徒一樣,來到耶穌腳前聽道,受到耶穌的贊許(參《路》10:38-42)。迦南婦人的信心被耶穌稱讚(參《太》15:21-28)。

華理克牧師還提到的,耶穌選擇婦女,而不是彼得或其他男性使徒,作為見證祂復活的第一批人,證明耶穌信任婦女足以把重要的信息準確傳遞給別人(參《太》28:1-10)。百基拉和亞居拉接待亞波羅,將上帝的道給亞波羅講解得更加詳細(參《徒》18:26),可見百基拉作為女性,行使了教導的恩賜。並且《使徒行傳》記載此事時,將百基拉(女性)的名字,放在亞居拉(男性)的前面。

保羅也稱讚女執事非比(參《羅》16:1),稱讚猶尼亞安(Junia。越來越多聖經學者,認為她是女性)在使徒中是有名望的(參《羅》16:7)

 

互補主義的聖經根據

互補主義者認為,上帝創造男女的時候,本質上是平等的,但是角色上有所分工。因為從伊甸園開始,上帝就呼召男性,負責宗教方面的職分。在舊約中,亞當、諾亞、亞伯拉罕、以撒、雅各,還有以色列的十二個支派首領,摩西、約書亞、大衛,以及男性的先知和祭司等等,都證明上帝對男性有特別的呼召,在以色列中作領導的工作。

耶穌無懼挑戰人的習俗和傳統,但是在有婦女跟隨的情況下,主耶穌仍沒有讓任何女性擔任十二門徒,乃是沿用舊約的模式。而在保羅的書信中,要求長老/監督/牧師,只作一個婦人的丈夫(參《提前》3:2;《多》1:6)。互補主義者認為,由此可見,只有男人可以擔任牧師。

《哥林多前書》11章1-16節,《以弗所書》5章22-33節,《提摩太前書》2章8-15節的經文,都表明,無論是在教會,還是家庭,上帝都賦予男性權柄,在兩性關係中扮演著帶領的角色。妻子要以教會順服基督的榜樣,來順服自己的丈夫。

保羅把女人在教會中的順服,與上帝創造的次序聯繫起來。因此,互補主義者認為,這不單單適用於初期的教會,也普遍適用於所有的教會。

互補主義者認為,從創造的角度,即能看出上帝對男女角色的區分(Role differentiation)。在《創世記》第2章中,有4方面的體現:

首先,從創造的次序來說,男人早於女人的被造。

其次,在創造夏娃之前,上帝就指示亞當,不要吃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參《創》2:16-17)。這意味著,亞當有責任教導他未來的妻子,不可違反上帝的禁令。

第三,上帝造夏娃成為亞當的幫助者。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1章8-9節解釋到:男人不是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為男人造的。女人應當在頭上有服權柄的記號。

最後,亞當給夏娃命名——在舊約的文化背景下,亞當對命名的對象有權柄。值得注意的是,亞當給他的妻子起了兩次名字,第一次稱為女人,因為夏娃是從亞當身上取出來的(參《創》2:23)。第二次是在他們犯了罪之後(參《創》3:20),亞當給女人起名叫夏娃。

互補主義者認為,即使在犯罪之後,亞當仍然對夏娃有正當的權柄,這是對平等主義核心論點強而有力的反駁。

而且在《創世記》3章1-7節,夏娃被蛇引誘犯罪,吃了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還把果子給了亞當。儘管夏娃先犯罪,但是上帝卻在他們犯罪之後,先找亞當。說明亞當作為一家之主,要對他們犯罪的後果負最終的責任。

保羅知道是夏娃先犯罪(參《提前》2:14),卻很清楚地說:罪是從亞當一人入了世界(參《羅》5:12;《林前》15:22)。顯然,上帝和保羅都認為,亞當要承擔罪人之首的責任。這說明上帝在創造人的時候,男女的角色分工是不一樣的,男人要擔任帶領的職分。

 

結語

在過去這100年裡,聖公會、信義宗、長老會、衛理公會,都曾經因按立女牧師的問題,導致宗派分裂。因此有人斷言,任何宗派陷入到按立女牧師的問題上,便很難全身而退,勢必兩敗俱傷。

華理克牧師在採訪中說:他不需要美南浸信會,而是美南浸信會需要他。因此有許多人預測,華理克牧師有可能會另組宗派,團結其他打算按立女牧師的浸信會教會。他也實在具備了這樣的號召力。

9年前,我還是平信徒的時候,娶了傳道人為妻。因此有好一些牧者同工,問我對女性按牧的看法。坦白說,在神學上,我傾向於溫和的互補主義。然而在實踐上,我傾向於平等主義。

我認為,教會應該給予姐妹充分事奉的空間,包括教導和講道。而且我大膽預測,以後教會大概會出現更多的女性牧者,尤其是在(非血肉的)人工智慧高速發展的時代,女性具備先天的優勢,可以在這充滿創傷的時代中,傳遞人們所需要的豐富情緒價值。

17世紀德國神學家梅爾德紐斯(Rupertus Meldenius)說:在基要的事上要合一,在非基要的事上要有自由,在一切事上要有愛心(In Essentials Unity, In Non-Essentials Liberty, In All Things Charity. 註13)。

按立女牧師當不是基要問題,所以請彼此尊重,保留自由的空間。

 

註:

1. https://relevantmagazine.com/faith/saddleback-church-has-now-baptized-50000-people/.

2. https://www.simonandschuster.com/authors/Rick-Warren/39904606.

3. https://www.ted.com/speakers/rick_warren.

4. https://www.christianheadlines.com/contributors/michael-foust/rick-warrens-church-remains-in-sbc-for-now-after-debate-over-female-pastors.html.

5. https://www.christianitytoday.com/news/2023/february/saddleback-church-southern-baptist-sbc-disfellowship-female.html’.

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vxKe5E4TNA.

7. 美南浸信會的原則是:教會的體制是民主(democracy)和自治(autonomy),教會與宗派之間沒有上下級關係,各教會有權去按立自己的牧師。

8. https://baptistnews.com/article/scripture-changed-his-mind-on-women-in-ministry-rick-warren-tells-russell-moore/.

9. 梁國全,《時勢牧言:按立女牧師、女傳道領導角色的問題》,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Hong Kong Church Renewal Movement (HKCRM),2023年3月6日。https://www.hkchurch.org/post/%E6%99%82%E5%8B%A2%E7%89%A7%E8%A8%80%EF%BC%9A%E6%8C%89%E7%AB%8B%E5%A5%B3%E7%89%A7%E5%B8%AB%E5%8F%8A%E5%A5%B3%E5%82%B3%E9%81%93%E9%A0%98%E5%B0%8E%E8%A7%92%E8%89%B2%E7%9A%84%E5%95%8F%E9%A1%8C 。  

10. 主流宗派(Mainline Churches),通常指歷史悠久的新教團體,比如聖公會、長老會、信義會、衛理公會等宗派。一直到20世紀中葉為止,這些宗派的人口加起來,占了美國人口的多數,同時也在政治和社會議題上具有影響力。然而1960年代之後,這些宗派的人數開始減少,影響力日漸衰微。

11. https://research.lifeway.com/2022/08/23/leadership-roles-of-women-divide-protestant-denominations/.

12. https://www.barna.com/research/americans-think-women-power/.

13. https://www.ligonier.org/learn/articles/essentials-unity-non-essentials-liberty-all-things.

 

作者為紐約市美南浸信會傳道人,同時服事YouTube頻道“信服真道”。

3 Comments

  1. 加入一個宗派之前必須承認自己接受該宗派的倫理告白,因為自己愛心極大,解經獨到就倒逼宗派改變立場,還不如自己退出另立宗派。舉目此文罔顧倫常,偷梁換柱,實在令人擔憂。

    • 先生言重了。這篇文章重點是探討按立女牧師的各方不同立場。用來做引言的事件報導,不是為了要評論美南浸信會內部的誰是誰非。至於美南浸信會對您所提的:應該“接受該宗派的倫理告白”,則早已經做了宗派自己的決議和處理,我們外界人士不可能(也無興趣)如您所說的“倒逼宗派改變立場”。

      若您願意,也歡迎您以您的愛心和解經來稿,在基督裡以理、以情、以靈與我們一起探討、交流不同的立場。

      到底,舉目不是服務單一地方教會或宗派。整體基督教會(即各地地方教會的總和)尋求的是奠基在同樣的基要真理上的合一而不是統一。而合一,有時需要經過大量的溝通(包括描述、討論、澄清、證明……)才能達成。至於按立女牧師與否(如您所說,這是倫理部分),應該不算是等同於 三位一體、耶穌道成肉身、受死、復活,等等的基要真理。(參:https://behold.oc.org/?p=7557

  2. 两边的论述都有引用,怎么算是“罔顾伦常”呢。

    “要求長老/監督/牧師,只作一個婦人的丈夫(參《提前》3:2;《多》1:6)。互補主義者認為,由此可見,只有男人可以擔任牧師。”
    按照此段经文,如果保罗所说的就是完整的伦常,那么保罗是不能做牧师的。
    因为,他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也没有家庭。这段经文,保罗说overseer必须是一个妇人的丈夫,对家庭管理得井井有条。

    既然保罗的话并不是没有漏洞的,保罗作为人类弟兄,即使是圣徒,也不是全善全美的。就像摩西的经书,将保罗的话作为神的旨意去解经,那就是对灵的洗礼神的恩典没有信心,是以律法来要求在主内的兄弟姐妹了。

    如中国大陆的情况,倘若不允许女牧师存在不允许女性讲道,要女性在教会安静的聆听丈夫的教诲,只怕教会是难以为继的。当男性基督徒人数不够,男性不愿意站出来时,神说会立那些本来臣属的柔弱的来彰显神的大能与荣耀。

    如今欧洲教会并不是一人牧教,而是团体领导。也许美国还是有不少的一人权威性教会?比如Ravi Zachariah。越是属灵成熟的教会,越是男女共同领导,而非某一性别凌驾于另一性别之上。男性保护女性,女性尊重男性(不凌驾男性之上)。并不违反哪怕是保罗所写的内容。

    非常赞同您非基要问题互相尊重,相信其他教会也受圣灵指引,如无圣灵启示他们不会任意妄为,求同存异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