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許萬常)2023.10.24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專欄2023.10.24

許萬常

 

“成功”這個詞是由兩個字組成的:一是成(finish),二是功(merit)。成功的定義是有成有功。

凡事做成了不見得有功。譬如說,我把老師指定的作業做完,這是做成,但是,作業的分數由他來定奪。成功是把作業完成了,並且得著好成績。

我們可以努力把事情做完,至於事情的功過,並非我們所能決定。本質上,做完事情是盡人事,事情的成果是聽天命。

“上帝啊,我來了,為要照你的旨意行”(《來》10:7)。我們如果凡事按照主的旨意行,成就是功。一個人的生命是否成功,由主來決定。

有句話說:“如果你沒有目的地,不論走哪條路都是正確的。”沒有目的地的路,走完了不見得是功成。保羅卻說:“我奔跑不像無定向的。”(《林前》9:26)因為他一生的奔跑有清晰的方向,因此,保羅在人生的最後,能充滿信心地宣告:“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提後》4:7)

人生的成是:跑盡當跑的路;人生的功是:“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後》4:8)

這一生,人人都在跑,成功的定義是得“能壞的冠冕”——這個桂冠是樹葉編織成的,一下子就凋謝了。我們成功的寫照是得著“不能壞的冠冕”——這個冠冕歲寒不凋,絕對經得起時間的考驗。

生命中,有多少完而不成的事,因為所做完的事,並非主要你做的,而是自己要自己做的。這樣人勞碌一輩子,卻徒勞無功。這種生命並不是完成,而是浪費一生的光陰。

在人類史上,最感人的事件是主耶穌被釘十字架;在歷史長廊中,最動聽的一句話是:“成了!”(《約》19:30)這是成功真正的定義:有成又有功;有苦勞,又有功勞。

米開朗基羅有許多瑕疵的未完成(The unfinished)作品,這些作品或是他失敗的累積;他最終的完成是完美的“大衛”。由人的角度看,“大衛”是藝術家的成功,“未完成”是藝術家的失敗;但是,由上帝的觀點來看,不見得是如此。

世人所謂的成敗都是相對的:“未完成”只是相對的失敗,“大衛”不過是相對的成功,兩者的本質沒有多大不同。

艾略特在名詩《四個四重奏》寫道:“對我們而言,這些僅是在嘗試。除此之外不是我們的事。” (For us, there is only the trying. The rest is not our business.)

我們畢生的盡力是盡力地嘗試,盡力地把事情做完。至於事情成或不成,有功或無功,“不是我們的事”。

清晨,我又吞吞吐吐地,有一搭沒一搭地,耗力地把這篇短文給寫完。誠如同個詩人所說:文字的嘗試僅是一個“征服”的過程,“藉由能力與順服” (to conquer by strength and submission)。

這是我的小順服,也是我的小完成;成倒是成了,有功無功,我倒是不在意。這種事,只有主知道。

我想,生命成不成功,只要主知道就好。

 

歡迎您上網  behold.oc.org  閱讀更多好文。《OC舉目》面對當代挑戰,與教會同行,和跟隨基督的您一起成長。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