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一腔怨恨終老——從舊約聖徒學寬恕和愛(高文超)2023.12.06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3.12.06

高文超

 

愛的能力

我在沒有悔改的幽暗日子,看過一個小男孩的故事。他生在中國,天生目盲,3個月大時被遺棄,7歲時,一對美國夫婦收養了他。一年後,他變得開朗活潑,與美國一家人相處融洽,愛笑,不怕陌生人,說一口流利英語。他說在新家發現了愛、善良、信任和關懷。

小男孩的養母在接受採訪時,流著眼淚說:“God gave me hope and faith that we could do this.”(上帝賜給我希望和信心,我們可以做到。)

不要說對陌生人,就是對家人,我也缺乏持久的耐心與溫柔,我不具備像他們一樣愛的能力。

20出頭時,我有一個愚蠢的想法:如果不對這個糟糕的世界保持憤怒,就是沒有良心。於是我常擺出一副討人厭的憤怒狀。我以魯迅的話:“不滿是向上的車輪”(出自魯迅文集《熱風》,編註)來為自己辯護。

我總能找到憤怒的理由,但憤怒不會讓世界變好,只會傷害人。

在我之前的幾代人,經歷了饑荒、戰爭以及漫長又殘酷的政治運動,靈魂早已千瘡百孔、傷痕累累,即使活到80多歲行將就木,還有一肚子苦水無處發洩。他們想要愛別人,但不可避免地以彼此傷害收場,並且總覺得自己受了委屈,最後以一腔怨恨終老。

我們不知道何為真正的愛,為什麼愛,如何愛。

但那位母親的話,讓我有了一個新的念頭:如果上帝能叫人有這般愛的能力,就值得跟隨。

後來,我認識了上帝,向祂認罪悔改,每天堅持讀聖經,心中漸漸沒有了憤怒和怨恨,嘗試著去愛從前恨的人。此時,我也發現,舊約中的聖徒並不像我原來以為的那樣苦大仇深,恰恰相反,他們有平安喜樂,有憐憫,服事人,寬恕人,愛仇敵。

 

約瑟的經歷

從前我不屑做家務,視炒菜、做飯、刷鍋、洗碗為浪費生命——雕蟲小技壯夫不為。及至成了基督徒,我喜歡上做家務,且越做越順手。我領悟一個道理,你必須懷著喜樂的心去服事家人才能把活兒幹好。就像約瑟被哥哥們賣到埃及,從來沒有怨恨他們。因爲約瑟沒有心理創傷,所以他能給波提乏做個好管家。

約瑟遭波提乏之妻誣陷,聖經記載了女主人的誣陷之詞,卻沒有提約瑟為自己申辯。我認為他很可能什麼都沒說,默默忍受冤屈。若他說出實情,等於公開宣稱女主人是淫婦,明明地羞辱她,有可能這是他所不願意的。

約瑟下到監獄,依舊服事人,給人帶去耶和華的祝福。他成了埃及宰相後,大權在握,那個誣陷他的女人下場如何?有一點可以肯定,約瑟不會報復她。上帝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羅》12:19)。上帝如何報應她是另一回事。

哥哥們來埃及買糧食,約瑟沒有要他們的銀子,白白地把糧食給了他們。雅各去世後,哥哥們為當年之事祈求約瑟寬恕,他說:“從前你們的意思是要害我。但上帝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許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創》50:20)

哥哥們害約瑟出於嫉妒,也出於魔鬼,魔鬼憎惡所有屬上帝的人,欲殺之而後快。但是約瑟相信上帝掌管萬有,他看到上帝的引領和拯救,雖身為奴隸,卻有平安和寬恕。

約瑟的受苦經歷讓我對過去的人和事也有了不同的看法。

在我不認識上帝時,當時那些幫助我、使我心懷感激的人,卻無意間帶我遠離了救恩;令我懷恨在心的人,卻可能使我遠離了過犯罪惡。不僅如此,現在想來,許多傷害過我的人,都是我的鏡鑒;換句話說,我就是那人,我也曾像他們一樣傷害別人。

往往傷害我們最深、讓我們念念不忘的,就是家人。同時,我們傷害家人也最深。聖經說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裡的人,又說要愛你的仇敵。上帝把傷害我們最深的人放在身邊,作我們的家人,是為了讓我們勝過怨恨,學會寬恕和愛。

 

摩西、亞綸、米利暗

如果用主耶穌說的“天國八福”來對照摩西的生命,會發現摩西幾乎全做到了:虛心、哀慟、溫柔、饑渴慕義、憐恤人、清心、使人和睦、為義受逼迫。進而言之,摩西的生命詮釋了耶穌的“登山寶訓”(參《太》5-7)。

聖經說以利亞與我們是一樣性情的人,摩西與我們也有一樣性情。登山寶訓並不是預先寫給摩西一個人的,而是給所有上帝的選民。對此,我只能慚愧地說,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願耶穌帶領我。

摩西為法老和埃及人禱告,也寬容和忍耐屢次要打死他的以色列人。姐姐米利暗和哥哥亞倫誹謗他,他沉默無言。上帝降大麻瘋給米利暗,他哀求上帝治癒她。“哀求”兩個字令人動容,說明摩西全然不記恨姐姐,卻體卹她處境可憐,感同身受。

《希伯來書》說,埃及的罪中之樂是摩西所不願的,與上帝的百姓同受苦害是他所願的(參《來》11:25);離其不願,得其所願,我想摩西自有其樂。他逃亡到米甸的曠野,從王子淪為平民,與葉忒羅一家同住。他放羊為生,良心平安,寧靜沉思,心裡甘甜。聖經說這是他“甘心”的。和合本“甘心”這個詞譯得真好,英王欽定本對應的英文詞是“content”,“content”包含著“happiness”(快樂、幸福)和“satisfaction”(滿足)的意思。以色列人出了埃及,岳父葉忒羅來看他,拙口笨舌的摩西滔滔不絕,把上帝的作為講給葉忒羅,渴望岳父因信上帝而稱義。葉忒羅不負所望,“得知耶和華比萬神都大”(參《出》18:11),並獻祭給上帝。摩西看到自己的親人得著救恩,該何等喜樂?

上帝給米利暗降麻瘋病時說,“她父親若吐唾沫在她臉上,她豈不蒙羞七天嗎”(《民》12:14)?這句話表明,上帝視米利暗為女兒,這對米利暗和摩西都是極大的安慰。

米利暗和亞倫見慣了埃及人屠殺以色列嬰孩,聽多了以色列母親哭泣,飽受法老和埃及人的欺壓和奴役。米利暗沒有成為《雙城記》裡的“復仇女神”,亞倫沒有變成“我花開後百花殺”(唐•黃巢,《不第後賦菊》)的起義軍首領,他們和摩西一起在上帝裡成了新造的人。

可拉一黨滅亡後,以色列會眾向摩西、亞倫發怨言,要攻打他們,這時上帝降瘟疫給以色列人。亞倫不怨恨剛剛還要打死他的人,冒著遭瘟疫的風險,跑去為他們贖罪,“他站在活人死人中間,瘟疫就止住了”(《民》16:48)。一個在埃及做了83年奴隸的人,生命更新為愛仇敵、不怕死的人。

 

回到能力的源頭

從開頭的那對美國夫婦,到約瑟和摩西,這些令人羡慕的愛的能力都來自於來自於上帝。

今天,上帝使一切在基督裡的人飽足,也賜給他們愛的能力。他們享受上帝的恩典,脫離了罪惡和死亡,良心得平安,有永恆的生命。他們若以上帝的聖言為食,就不再餓。上帝的靈在他們裡頭成為泉源,直湧到永生,他們不再渴。他們知道人的好處不在上帝以外,學會有衣有食就當知足,愛人而不圖回報。

在基督裡的新造的人,應當有耶穌的性情,而愛仇敵是我們的必修課,是一種生活方式。上帝成爲我們的盾牌,當情欲的毒箭射向我們,保護我們的盾牌遇強則強。我們的靈魂不會受傷,反而與上帝連合得更緊密,有更多耶穌的性情。

約瑟聽到哥哥們為罪良心受折磨,他哭了;摩西看到米利暗因罪長大麻瘋,他感到哀慟。人的敵意和傷害,不會減損他們的愛,卻使他們生出憐憫和同情。

還有,他們可以行出美好的見證,照亮別人的生命,與所愛之人一同得榮耀。約瑟的哥哥們認罪悔改,棄絕詭詐,變成誠實人,兄弟和睦同居。在摩西40歲時,只有他一個以色列人擺脫法老的奴役,到他120歲時,一群自由、彼此相愛、滿有喜樂的以色列民組成了一支浩大的耶和華的軍隊。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